2022 年 3 月 28 日

「有一說一啊,我這人最不喜歡別人威脅我了。」

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只允許美少女主動挑釁,不允許被挑釁者反擊」這種設定的。

尤其被人威脅這種事…

嘉神奈,還真不怎麼喜歡。

走到金髮少女面前。

他點着頭,露出無比殘酷的笑容。

然後…

拿起筆,在對方脖子後面寫了一個漂亮的「正」字。

接着後退回原來位置,輕輕打了個響指。

灰白色彩瘋狂消退。

整個世界迅速恢復正常流轉。

「當做你挑釁的懲罰好了。」

看着金髮少女氣勢洶洶離去的背影。

嘉神奈無比滿意的點了點頭。

接着有些疲憊的按了按太陽穴,轉身就同樣走出書店。

「好~該去吃晚飯了。」 日上三竿。

李家今天來的人比上次壽宴都只多不少。

這一次基本是李家九族都過來了。

所有人都很清楚,今天這個結果,代表的將會是李家未來的走向,關係到他們的生死存亡,不容他們不關心。

偌大府宅人滿為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議論不休。

而在李府後庭,李安廣端坐正堂,下方便只有李天一一人。

「爺爺,這一次可都拜託你了!」李遠端了一杯熱茶奉上,哀求道。

李安廣接過茶,寵溺的看着李天一,和藹笑道:「放心吧,這一次你做的確實不錯,出了個奇招抗住了怡紅樓的攻勢。」

「短短十天,流水接近一億,成績斐然啊!有了這些,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好辦多了!」

李安廣笑眯眯道,心中已然盤算起了待會兒如何行事。

他們兩個心裏其實都很清楚,這不過是表象罷了。

光是聘請那些大廚來所耗費的費用,就已經要是佔據了這些天利潤的大半,再加上雜七雜八的東西,甚至是入不敷出。

不過這財報上的利潤多與少,並不重要,只要勢頭造出來了,讓眾人知道絕味堂和怡紅樓旗鼓相當,就夠了。

其餘的東西么,還不是他李安廣一人說了算!?

咚咚咚。

房門被輕聲叩響。

隨即進來一個李家下人,輕聲道:「李遠少爺到了!」

李安廣輕聲嗯了一聲,吩咐道:「通知下去,在庭院當中匯合,家族大會即刻開始。」

那下人跑去通知,李天一也攙扶著李安廣不緊不慢的趕去,臉上掛着得意的笑容,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李家眾人在庭院當中匯聚。

楚楓和李遠赫然就在最前方坐着。

李遠四處張望沒瞧見李天一和李安廣兩人,心中就犯起了嘀咕,向楚楓詢問道:「楚哥,李天一和我爺爺都不在,你說他們會不會在搞什麼小動作吧?」

「他們要是不搞,那反而才奇怪呢。」楚楓淡笑道,顯然是對李安廣那個老狐狸揣摩的透徹。

「不用擔心,秋後的螞蚱,再能蹦躂也沒多久的光景!」

話音剛落。

李天一和李安廣兩人就一齊出現了。

眾人紛紛起身問候,唯獨楚楓卻是坐立如鍾,紋絲不動。

李安廣瞧見楚楓,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上次若不是楚楓的出現壞了事,哪裏會有現在這麼多破事!?

「李遠,這是家族大會,你帶一個外人過來什麼意思!?而且連半點規矩都不懂,見了爺爺連站都不站一下,成何體統!?」

李天一直接將罪責全推在李遠頭上,斥罵道。

李遠立刻怒聲回懟:「帶不帶人是你說了算嗎?你是個什麼東西?」

說完,更是啐了一口唾沫。

這可把李天一給氣壞了,眼看着就要大動干戈了。

李安廣緩緩開口,「這位楚先生是蒼龍基金會的人,又是個晚輩,總會有些傲氣,不拜也沒什麼!」

「而且別人還為我李家帶來了大單子,說起來我們還要感激他呢,天一你有些失了禮數了,給楚先生道個歉!」

李天一雖是不情不願,卻也是朝楚楓隨意的拱了拱手,算是賠罪了。

楚楓心底冷笑一聲,這李安廣哪裏是要李天一給他賠罪呢,這是變着法的罵他沒教養呢!

這老狐狸,句句綿里藏針,不愧是一大豪門之主,言語行事都是滴水不漏!

「李家主客氣了,我這次來李家也是穆總的意思。她心繫合作夥伴家族的發展,特讓我代她前來,若是有失禮的地方,那我大可以補上。」

楚楓輕笑道,嘴上如此說着,身體卻是沒半點要起身的意思。

李安廣神色一滯。

楚楓這是抬穆清影出來壓他了!

這話的意思是他來這猶如穆清影親臨,給他行禮,他還沒那個資格!

可他若是知道楚楓這可不是自抬身份,反倒是自降身份,而且還是降了一大截,估計就不可能再如此淡定了。

不過轉瞬間李安廣的臉色便恢復如常,依舊是笑眯眯的模樣,猶如一尊彌勒佛。

「楚先生說得哪的話,您是貴人,安心坐着便是!」

隨後朝李家眾人壓了壓手,朗聲道:「大家也都坐下吧,大會現在開始!」

眾人落座,一片寂靜。

李安廣掃視了一圈,方才繼續開口:「十天前,在我的壽禮上,定了一個比賽,想必大家都很清楚。」

「時光荏苒,十日之期已至。這十天裏,兩個小輩的努力都是很值得稱讚的,旗鼓相當,不分上下!取得的成績也都是十分優異的,這些也都是有目共睹的!」

「今日召開家族大會,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當眾對比最終結果,以利潤高低決定李家未來的繼承人,一切保證公平、公正,公開!」

言罷,李家眾人紛紛鼓掌。

楚楓卻是嗤之以鼻,這李安廣一手表面文章還真是做的夠好的!

若是真講公平,早在壽禮當天,這繼承人就已非李遠莫屬了!

「我也不在這多說耽誤大家時間了,直接進入正題。」

說完,李安廣輕聲喚了李天一和李遠一聲,發「將你們的賬本拿出來吧!」

兩人先後遞上。

李安廣將兩份文件拿在手中,笑道:「這裏面放的便是兩家各自呈上來的財報,我們現在就一起見證一下,誰,才是最後的贏家!」

李安廣先拆開的是絕味堂的檔案袋,他心中其實早已知曉具體內容,但還是裝模作樣看了一遍,隨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楚先生,你先過目過目?」李安廣笑呵呵道,將手中的報表遞了過去。

楚楓接過一看,神色卻是有了些變化。

李遠望着眉頭微皺的楚楓,疑惑問道:「楚哥,怎麼了?」

楚楓將文件遞給李遠。

當李遠看到最後數額之後,訝異道:「七千萬的流水,純利三千五百萬,這……這麼多!?」

此話一出,滿座嘩然。

短短十天,絕味堂竟然獲利三千五百萬,這直接破了他們李家所有店面的記錄啊!

「天一少爺,真是年輕有為啊!」

「第一次接手酒樓生意,竟然就破了記錄,未來我李家在天一少爺的帶領下勢必前途似錦啊!」

「就是,看來這繼承人之爭,沒什麼懸念了啊!」

眾人見風使舵,紛紛開始祝賀。

。 「我不信。」

「我也不信。」

「萬一葯死了呢。」

「呃,她現在的情況,如果沒有有效醫治的話,早就生不如死了,所以,既然現在有葯,我建議試一試,萬一有效了呢。」喻色實話實說。

「你這姑娘的意思是死馬當活馬醫?」一旁一個鄰居被她說動了心。

因為祝紅的情況喻色說對了,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活著。

不然之前她也不會選擇跳海自殺。

是真的經不起病魔的折磨了。

就是生不如死。

「嗯,而且我相信我這葯一定有效。」

「萬一是毒藥呢?」祝剛卻怎麼都不相信,誰讓他七點到了,以為喻色到了開了葯祝紅就能好起來,結果喻色沒來,祝紅反而是昏迷不醒了,所以,他現在越看喻色越不順眼。

喻色擰眉,再看一眼昏迷不醒的祝紅,隨即再也等不及的又拿了一包早就請藥店煎好並包裝好的葯,撒開一個口子,「咕咚咕咚」全都喝了下去。

喝完了,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中淡聲道:「如果有毒,我也會死。」

那個抱孩子的婆娘被喻色給震住了,推了一下祝剛,「反正沒毒,最多就是喝不死喝不好,還是試試吧,萬一她真如阿紅說的那麼厲害呢。」

祝剛猶豫了一下。

另一個領居看看唇角還掛著葯汁的喻色,「難為這姑娘那麼苦的葯一口都喝了,這麼誠心給阿紅治病,又是阿紅自己求來的人,說不定真有用呢,你還是給阿紅服下吧,不然阿紅要是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會後悔的。」

這人一說,祝剛沒再說什麼,黑著臉走到祝紅身邊,然後扒開了她的嘴,慢慢的還真的把葯給灌了下去。

眼看著最後一滴葯滴進祝紅的口中,喻色鬆了口氣,放鬆的坐到了床上,拍了拍胸脯,「還好還好,再晚一點,她就完了。」

「呃,明明還沒醒,你別把話說的太滿了。」祝剛還是不相信的瞪了喻色一眼。

不過,喻色直接無視了。

反正,她的目的是只要祝紅喝下她帶來的葯就好。

那是她親自去藥店抓的葯。

但只抓了兩副葯。

因為,她大腦里所有的關於祝紅的病症是那天在海邊見到祝紅時有的。

但是藥方是這幾天又透過墨靖堯的玉才搜索到的。

從知道祝紅的病症到得到藥方,中間間隔了幾天的時間。

但剛剛見到祝紅的時候,她發現祝紅的病症又加重了。

所以,她這個藥方現在只能是緩解祝紅的病情,並不能去根。

所以後續有些麻煩。

但是好在她今天來的及時,可保祝紅性命無憂。

接下來只要重新再給祝紅開些葯,認真調理一段時間,就能好了。

祝紅這病可以說是病入膏肓,都說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祝紅算是從她遇到墨靖堯后見過的病症最嚴重的病患了。

看到祝紅服了葯,小寶就蹲到了祝紅身邊,一隻小手在抹眼淚,另一隻小手則一直在搖著祝紅的肩膀,「媽咪,你快醒醒,你心心念念的喻姐姐來了,你不是說她很厲害嗎?舅舅給你餵了她拿來的葯,你怎麼還不醒?媽咪,你快醒醒。」

四五歲的小孩子,平常人家這麼小的孩子正是在大人懷裡撒嬌調皮的時候,但是小寶此時卻象個小大人似的關心著祝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