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11 日

「會不會是史前的生物?在北域不是有很多傳言,太古時代的北域並不是如此荒涼,非常適合居住。」

留守在此地的搖光聖地的修士不禁談論了起來,他們認為那塊巨石以及其中鑲嵌著的源就是曾經的太古生物。

同時他們也因此而發散了思維,在思考那個時候人類是否誕生,如果誕生了的話又處在什麼地位。

「靈見道友,你怎麼看?」宋鳴看著沉默不語的靈見,便走到了他的身邊詢問道。

這種妖邪的事情,太玄那邊的礦區發生過,而且更加嚴重,他想知道曾深入第一線的親歷者的看法。

「沒什麼太大的發現,不過若源內的手掌還有活性的話,那將是無價之寶。」靈見搖頭,這是真話,為了避嫌他沒有過近地觀察,有很多地方沒有窺見。

「無價之寶?我看不見得。」聽到靈見的話,一位搖光聖地的修士搖著頭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插嘴道,「只是一點血肉接觸了空氣就腐爛出了煞氣,道宮修士的法寶都無法承受,那一整塊要是全部取出,怕是催命符。」

「話也不能這麼說,若它還具有活性的話,隔著源也不是不能解析出秘術又或者是神力。」另一位搖光聖地的修士持不同的看法,認為靈見的見解不是毫無根據。

「或許都有可能。」靈見沒有加入爭執,在說完這句話后便離開了。

不過在離開前,他想到了太玄礦區發生的事情,以猜測的口吻警示他們挖出類人生物或許只是開始,下面可能有非常危險的東西存在。

聞言,留守在此地的搖光聖地的修士想到了什麼,面色皆變,謝過靈見的提醒。

因為太玄那邊發生的事情不是秘密。

接下來的幾日,第十五礦區平穩了下來,出事的那個礦井也沒有繼續發生妖邪的事情。

諸多采源人慶幸,認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風波將熄。

可搖光聖地的人卻越發覺得事情不會就此停止,畢竟按以往的經驗以及其他聖地、世家出現妖邪的事情的經歷來看,但凡封印有古生物的源的地方,必然不是善地。

果不其然,在某一日中,第十五礦區又發生了事情,而且就在那個出事的礦井之下。

「不會又是一地的白骨,是亂葬坑吧?」第十五礦區發生的事情很快就在搖光聖地的礦區內傳播開來,靈見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時間就變了顏色。

這是一場大震動。

因為在那片礦區的近千人只有三百餘人活了下來,就連搖光聖地的修士也有數人折損在那。

「靈見道友,你的警示成真了,那果然只是個開始。」當靈見來到第十五礦區后,宋鳴找了上來,他被嚇的不輕。

「你們在下面發現了什麼?」靈見示意宋鳴定神,舒緩下緊繃的心緒。

「白骨,到處都是白骨,密密麻麻,都風化成了化石。除此之外還有……鬼,長著三隻眼睛的鬼。」宋鳴吞了吞口水,艱難地回憶。

「果然。」靈見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了。

礦井之下有密密麻麻的白骨,發生了妖邪的事情,恐怕最底下也有著什麼特別的建築,如同太玄處一般。

他只能祈禱,那個特別的建築別像是太玄的一樣,不然的話真要挖掘出來,說不得就要發生更大的流血事件。

「現在情況如何了?」靈見等宋鳴緩了緩神后,繼續問道。

「不知道,沒人敢下去,不過已經有人去請太上長老了。」宋鳴回答道。

不多時,搖光聖地的一位太上長老還有七八位名宿快速趕到,第一時間詢問井下的情況,可惜很多人都無法真切地描述自己所見。

得不到有用的回答,這位太上長老只得自己動手,招呼所有人退到安全的距離。

下一刻,他並指如劍,震動粗大的劍光,將礦井徹底剖開,同時也將土石、礦井下的化石白骨清理了出去。

在此期間,自然避免不了震動礦井下的妖邪,那是某種血霧,竟能將粗大的劍光消融。

不過這位太上長老顯然不是無能之輩,只見他揮動大袖將血霧震散,隨後打向天穹,以天地之力煉化乾淨。

最終,礦井被清理乾淨,也完全露天,一切的樣貌都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那是……」

「天,是那個魔鬼!」

在礦井中,在那個露天的大坑裡,在血色的土石間,有數塊大如臉盆的源,只不過它們並不純凈,在陽光下可以看到內部都有東西。

「一根指骨,半面頭顱……」靈見咋舌。

從保存完整的源中以及骨骼化石可以看出,那根指骨的主人生有六臂,至於那半面頭顱的主人則生有一對巨大的骨翼。

很顯然,這絕對是史前的生物,它們在此發生了爭鬥,雙雙隕落,不過機緣巧合有部分軀體被源保存了下來,留存到了當世。

至於那堆積如山的白骨,可能分別隸屬於它們,就如同將對將、兵對兵一般,只可惜最終沒有贏家,全都落幕。

「轟隆隆!」

突然,就在眾人以為事情水落石出之時,在搖光的太上長老準備帶著數塊源連夜返回搖光聖地時,露天的大礦發生了塌陷,出現一個漆黑的大洞。

一瞬間而已,一股森然陰氣衝天而上,讓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如墜萬古深寒的冰窖之中。

。 「這是大五行滅絕神雷!」

隨着老天師高呼出聲,在場之人聽到這句話,無不是全場嘩然!

一時之間,眾人皆是震驚無比。

沒有人能想到,大五行滅絕神雷,既然在今天,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我天哪,大五行神雷,看來林驚鴻這一次,對於這個軒轅劍,是勢在必得啊!」

「這不是沖着弄死咱們客人,殺人奪寶去的嗎?」

「這手段是不是太……唉,罷了罷了,既然是事先約定好,我們也沒有資格說些什麼。」

「要我看啊,這個秦風該認輸了,不管怎麼說,該保下一條小命吧?」

「保個鎚子!你們難道沒有發現,一直到現在為止,秦風都沒有祭出軒轅劍嘛?秦風根本就不需要用軒轅劍,來對付林驚鴻!」

「我靠,這是什麼神仙打架……」

「秦風一個在俗世間長大的人,這等實力,是不是太恐怖了……」

但不管怎麼說,縱然是秦風至今為止,沒有動用軒轅劍的舉動,奇怪非常,但林驚鴻的這一招大五行滅絕神雷,也足夠人們震驚!

大五行滅絕神雷,乃是傳說當中的存在!

因為威力太強,已經多年沒有出世了。

據說上一次出世,傳言是在千年前,那是當時紫雷神宮的掌門人,現在的紫雷神宮的祖師爺。

魔修當道,殺戮泛濫,民不聊生,百姓哀哭不止。

而,魔修為禍人間還不夠,偏偏還要上門挑釁那些隱世宗門。

偏偏這魔修不長眼,第一個挑的「軟柿子」,就是紫雷神宮。

紫雷神宮的祖師爺,發現自己的門人被宵小魔修騷擾,勃然大怒,當即殺上魔修所駐紮的萬潭山——

一個招呼都不打,直接動用大五行滅絕天雷,堪稱毀天滅地,直接將萬潭山夷為平地。

成千上萬的魔頭,在那一道大五行滅絕神雷之下,灰飛煙滅!

也是因為那一天,萬潭山正式更名——

葬魔崗。

而現在,大家雖然心知肚明,林驚鴻所能召喚出來的大五行滅絕神雷,威力是肯定不如當年,傳說中的那個紫雷神宮的祖師爺的。

可也差不了拿去!

即便隔着老遠的一段距離,但對於秦風頭頂的那道大五行滅絕神雷,在場眾人已經感覺到頭皮發麻!

彷彿只要沾染到絲毫雷霆之意,就會在頃刻間,被那大五行滅絕神雷,炸個粉身碎骨!

由此可見,林驚鴻的實力,一定是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居然能夠使出大五行滅絕神雷這一招!

實在是可怕非常!

年紀輕輕,就能有如此實力。

即便在場之人心知肚明,林驚鴻是以紫雷神宮全門派之力,享受着最好的資源所供養出來的少主,也依舊自嘆不如!

因為換做他們,享受同樣的資源,也未必能夠走到這一步!

而此刻,哪怕是龍虎山的大師兄公孫羽,被其他隱世宗門派出來的年輕一輩的翹楚,白素仙子和劍塵之流,此刻也在心中暗暗思忖這……

如果自己面對這一招,能扛下來嗎?

答案很明顯——

不能!

恐怕會直接敗下陣來!

所以說,這一次的秦風,不會是林驚鴻的對手!

林驚鴻心裏似乎也篤定了這一點,一派勝券在握的得意之態。

「喂,小子,如果你現在人數,交出軒轅劍,我現在還可以收回神通!」

「否則,此雷一出,那你小子可連一個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連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秦風聽見這一句話,只是想笑。

於是,秦風隨心而行,朗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

秦風的笑聲豪邁破天,震動寰宇,響徹九霄!

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豪氣凌雲,似撼天雄獅下雲端!

筋骨雷動,如撼地蒼龍臨座上!

如天上降魔神祇,似人間不敗至尊!

「這……秦風笑什麼?」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間拿不準秦風是什麼意思。

是嚇瘋了?

不可能!

在場眾人都不是庸碌之輩,都能看出來秦風的一招一式里,有什麼名堂。

何況現在,秦風的軒轅劍還不曾召出,想必一定是還有什麼應對之法,就算不敵,也不會放棄。

更何談嚇瘋了。

就連劍塵那如同冰霜所凝,萬古不變的冷漠表情,都出現了一絲裂痕。

沒人知道秦風為何而笑。

之知道,秦風這朗笑之聲,氣勢恢弘非凡!

就在這時!

「轟!」的一聲巨響!

自秦風體內,突然爆發出一股霸道卓絕的意志,直衝九霄!

甚至隱約在和大五行滅絕神雷所抗衡!

只是那抗衡之意,實在是太過微弱。

畢竟大五行滅絕神雷的威力,實在是太強盛了。

所以,眾人只是隱約感覺秦風此刻的意志,和大五行滅絕神雷有着抗衡之意。

但沒人敢確定,畢竟,用虛無縹緲的意志力,抗衡一招無上神通……

這,未免實在是太可怕了!

秦風雙眼冷冷,盯着那道紫電狂龍。

「豎子無知!」

林驚鴻對他不敬,他同樣亦是沒有興趣,尊重眼前的對手林驚鴻。

「就憑爾等雕蟲小技,也想讓我認輸伏誅,未免太小看我了!」

林驚鴻的嘴角抽了抽,額角青筋暴起:「小子,雕蟲小技?是你太看輕我們紫雷神宮了!」

秦風的嘴角勾起一抹輕蔑:「我曾身為天策戰神,與萬軍從中取敵將首級,毫髮無傷——」

「你區區喚出一道天雷,在我面前,不是雕蟲小計,又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