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最鼎盛的時期?是什麼時期?大陸全書的上面有記載?」

狄雲好奇的問道。

「大約三千五百年前吧。」

吳夙瑤如是說道。

「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時期?」

狄雲眯著眼問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人人氣壯如龍!」吳夙瑤眼露精光道:「令戰神大陸之外的諸天萬界,都眼紅的時期。」

狄雲倒吸了一口涼氣,可以想象當時的世界,是多麼的瘋狂。

可是,瘋狂之後,便是滅亡!

窗外,一萬五千億黃晶幣,人們似乎看到了來自北玄宗的誠意,所以,人人都閉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再競價。

就連因為生氣要花錢買東西的蘇尹娜,也不禁閉上了小嘴兒,不再競價。

這當然不是因為她沒有那麼多錢,因為……一萬五千億黃晶幣若是在她所繼承的那棵樹上長出來,也著實要生長一段時間呢。

蘇尹娜不想等,所以手中要多留一些現金,一萬億黃晶幣,真的已經是她的底線了。

她雖然不把黃晶幣當回事,也覺得人間的經濟體系實在太無聊了,可是沒有錢,顯然是萬萬不能的……

就是這麼任性,就是這麼糾結!

蘇尹娜這樣的女人,一般人都摸不透她心中在想什麼。

看到蘇尹娜都閉嘴了,徐廣第終於舒心的笑了出來,自言自語道:「一萬五千億黃晶幣,不僅能買下拍賣台上這個大禮包,也總算能讓世人知道知道,北玄宗的威嚴是不可輕易觸碰的了吧?」

「一萬五千億黃晶幣買個面子,也算是值得!」

旁邊剛才被徐廣第氣的不輕的空慧淡淡一笑,譏諷味十足的說道。

「黃晶幣這玩意,在我北玄宗的眼裡不過是一個數字,畢竟……大陸自被戰神開闢初期,便被種下了上千株黃晶樹,恰巧我北玄宗當時也得了幾十株,到現在,要多少黃晶幣還不是晃動幾棵樹的事情?」

徐廣第也不避諱,笑看著空慧賤嗖嗖的說道:「怎麼樣,嫉妒吧?羨慕吧?我聽說你們金龍寺以前也有,只不過三千年前被滅掉了!」

「阿彌陀佛!」

空慧面無表情的打了個佛號,不再說話。

「嘖嘖!」

徐廣第看到他的樣子就開心,搖著頭說道:「不遠萬里來到大晉帝國,玄佛珠沒得到,龍血礦也沒得到,玄靈石更沒得到,神龍的鱗片還是沒得到……哎,一無所獲啊,真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鳥用,圓寂了算逑!」

空慧俊朗的臉孔上,已經有顫抖的傾向。

「是不是想和我打一架啊?」徐廣第這老頭賤兮兮的說道。

便在這時,一個稚嫩的聲音忽然響起:「十萬億黃晶幣。」

「……」

「……」

「……」

台下一陣安靜中的安靜。

徐廣第的臉色也是一呆,馬上將目光投向聲音的出處。

「哈哈哈……」

旁邊的空慧和尚已經笑了起來,笑聲暢快淋漓。

他認識那位聲音的主人,妖域天羽族的小公主。

「天羽族可是妖域七大妖族之首,你區區一個被北玄宗的長老,似乎還沒有資格與其小公主爭奪台上這大禮包!」

緊接著,身邊又響起空慧幸災樂禍的聲音。

「關你屁事!」

徐廣第抽了抽腮部,狠狠剜了空慧一眼。

正在眾人全都愣住的這空當兒,天羽族的小公主曦兒扭頭對身邊的中年漢子說道:「對了,斑馬叔叔,咱們帶的錢,夠十萬億黃晶幣嗎?」

「……」

「……」

「……」

場內很是安靜,所以曦兒的聲音被其他人聽的清清楚楚。

斑馬叔叔也著實被小公舉的花錢手段給驚呆了,但是事到如此,他也只能順勢而為,流著汗說道:「殿下,咱們沒帶十萬億黃晶幣那麼多錢,只帶了八萬九千億黃晶幣。」

「恩……那就不十萬億了。」

小公舉聽完一愣,然後朝著台上競價道:「八萬九千億,我出八萬九千億!」

八萬九千億……

不少了。

也不少了。

台上的林彥聽完這話,倒吸了一口涼氣,多久了,多久沒有這麼刺激了,活了這麼久,似乎還沒刺激過吧?

不過,上一輩觀音山的人,這麼刺激的事情似乎常有發生。

隨即,林彥繼續主持拍賣,朗聲道:「八萬九千億第……」

然而他這句話還沒喊完,小公舉曦兒忽然站起身來,指著後排的徐廣第威脅道:「北玄宗的那誰是吧……不要再競價了,不然的話我會讓我的保鏢殺死你的。」

這般赤果果的威脅對於紫曜花拍賣行而言,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

反觀此時的徐廣第,臉色紅的已經不成樣子,但卻遲遲沒有站起身來對小公舉進行反擊。

北玄宗與天羽族雖然淵源不深,可是天下第二高手一個玩法陣的傢伙,可是與這天羽族的淵源非常深,據說那個傢伙是天羽族的天王!

也就是天羽族的天後的丈夫。

兩人的結合,還是天羽族的首例與人類聯姻,而且牽扯到的男女還是雙方世界比較重要的人物。

既然天羽族與天下第二高手有如此深的淵源,那麼就和北玄宗有關係了。

天下第二高手乃是一個無名氏陣修,當初與北玄宗獨孤嶺於妖域北邊的冰川帝國大戰,只差半招,獨孤嶺便不是天下第一了。

而從那以後,獨孤嶺便閉關於北玄宗的禁地,至今未能出世。

徐廣第不知道那位無名氏的下落,可是聽獨孤嶺說,那人雖然也受了重傷,但是還活在世上,所以閉關前千叮嚀萬囑咐,招惹誰也不要招惹妖域的天羽族!

徐廣第怎麼也沒想到,今天會遇到天羽族的人,而且還是天羽族的公主殿下要與他搶奪這拍賣會的終極大禮包……

還能怎麼樣?

只能就此罷手……

徐廣第無奈的看了一眼那名「氣勢洶洶」的小公舉,最終只能抿了抿嘴唇,將目光收回,不再與其競價。

若是別人,拍賣台上的林彥早就叫喚起來了,嘿,嘿嘿嘿,那人誰啊,小嘎巴死的,屁大點孩子敢攪亂會場,找抽嗎這不是……

可是在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后,林彥立刻啞火了,沒招兒啊,人是天羽族的小公舉啊,天羽族的女后懷了多少年才給生下來,不能惹啊,真的不能惹!

看到徐廣第一副很識趣的樣子,小公舉這才坐下,但是旋即又站起身來,看著台上的拍賣師道:「拍賣師,你倒是快點呀,人家還要睡覺呢,都這麼晚了……」

「……」

林彥一陣鬱悶,可是又不敢怠慢,趕緊朗聲喊道:「八萬九千億黃晶幣第一次,台下的諸位貴賓,還有沒有比這更高的價格?」

「……」

台下一陣安靜。

「……八萬九千億黃晶幣第二次!」

「……八萬九千億……」

貴賓室里,狄雲都要興奮爆了,向吳夙瑤詢問道:「能不能告訴我,這天羽族是幹嘛的,我太喜歡這小傢伙了,居然硬生生塞給了我八萬多億黃晶幣!」

「妖域七大妖族之首,僅次於妖王金鵬魔王,但是實力已經足以與其披靡。」吳夙瑤頓了頓,如是說道。

「這麼厲害?」狄雲驚訝道。

「沒錯。」吳夙瑤點點頭道:「只是不知道,天羽族的小公主為何出現在紫曜花拍賣行!」

「當然是因為龍血礦什麼的了……」狄雲理所當然道。

「全書上記載,天羽族曾經是戰神大陸最富裕的種族,別說龍血礦,便是神龍的龍鱗,他們也是不缺的。」吳夙瑤淡淡的說道。

「管他呢,給我送錢的都是好人,幕後交易完之後,可以結交一下!」狄雲聳了聳肩一臉輕鬆道。


「不要玄佛珠了?」吳夙瑤翻了個白眼道。

「對了,得先拿到手玄佛珠才可以。」狄雲點了點頭說道。

話落,他想到了蘇尹娜的競價金額,三千億黃晶幣……

旋即,他臉上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有了那八萬九千億黃晶幣,這三千億黃晶幣簡直不值一提啊!

沉默了片刻,他將目光投在了拍賣台上被法陣鎖定的玄佛珠上,眼底深處放出一縷賊光,然後對吳夙瑤說道:「你先在這等著,我去解個手。」

解個手?

吳夙瑤怪異的看了一眼狄雲,修為都到這份兒上了,還解手?


那還不得一paoniao把這個紫曜花拍賣行給淹了呀……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 走出貴賓室,狄雲來到一個隱蔽的角落,旋即運轉丹田之內的惡魔之果,霎時間,他的手足頓消,接著是身子,腦袋,最後全身化為了無形的透明顏色。


接著,狄雲試走了幾步,覺得還是從前那個感覺,便大起膽子,速度快了起來,接近一層會場的時候,縱身一躍,穿過了牆壁,直接向拍賣台飛去……

呼……

一陣無聲的落足,狄雲出現在了拍賣台上,然後徑直朝著玄佛珠走去。

玄佛珠通體金色,被一根紅繩串起,被安靜的放在一個七彩寶盤中,而七彩寶盤的周圍,乃是一個八角法陣,只要有人伸手觸動這八角法陣,手掌便會被直接絞成肉餡!

隱身之中的狄雲可以自由穿梭鐵牆,也不懼水火,所以他想要試試,自己能不能這樣簡單的得到玄佛珠……

這個時候,他的手掌已經探到了法陣之內,可是剛要觸碰到玄佛珠呢,他忽然頓住了,心道:「不行,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這般行事,不然的話,打草驚蛇了就不好了,事後若是被眾人猜測出和惡魔森林的羅剎谷有關聯,必定會驚動羅剎谷,從而讓他們輕而易舉的就能查探到北煌王府,如此一來……按照北煌王府現在的實力,恐怕要遭到羅剎谷的重創……自己現在並非孤身一人,可不能這般魯莽行事!」

想到此處,狄雲又將手掌從玄佛珠的身上收了回來,靜靜的等待著拍賣會的結束。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拍賣會上的人已經離開的差不多了,蘇尹娜一眾競拍成功的買家也陸續向後台趕去。

而狄雲,當然是跟在了他們的身後,距離蘇尹娜更近了一些。

「拿了玄佛珠以後趕緊離開這裡,不要再耍什麼花樣了。」

狄雲悄悄的跟在蘇尹娜的身後,只聽到蓮華鐵尺輕聲對蘇尹娜說道。

「你不說,我也會離開這個鬼地方。」

蘇尹娜冷哼了一聲,說道:「只盼你不要忘記你的承諾便好,幫我殺掉狄雲那個傢伙。」

「首先也得找到他吧?」

蓮華鐵尺有點後悔這個承諾,他不想在大晉帝國和人結怨,尤其是和大晉帝國的貴族。

「北煌王府抓幾個狄玉的家眷,自然能逼出狄雲現身。」

蘇尹娜輕聲建議道。

「好,就按你說的辦,玄佛珠到手,立即離開這裡。」

蓮華鐵尺沉默了片刻說道。

「想要錢吧?想要錢的話就收起你們的歪腦筋。」蘇尹娜一聽就知道蓮華鐵尺在打什麼鬼主意,完全不給對方几名長老面子的說道。

蓮華鐵尺沒有說話。

「好啊,蘇尹娜你這個小婊砸,竟然還要殺老子!」

跟在蘇尹娜身後的狄雲冷哼了一聲,暗中想到:「怕是殺了你你也不會想到,老子現在就跟在你的身後吧?」

確實,現在的狄雲想要殺蘇尹娜,完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得知了對方的目的,狄雲對她也再無興趣,將目光投向了天羽族的那位小公舉的身上,並且走向她的身邊,只見這小蘿莉看上去還不足十歲,但是臉孔卻已具備傾國傾城的雛形。

她的身邊,是一名身著斑馬紋衣服的中年漢子,看到這,狄雲還暗中輕笑一聲,這爺們,也真敢潮流,咋就不穿一身豹紋衣服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