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最終還是沒能避免被淘汰的結局么?」譚紫心暗自想到。

而在譚紫心的一番掃視之後,如今還能按時趕到此處集合的勢力,已經從當初參戰的二十家,銳減到了現在的十二家,其中,有兩家算是被任寒所滅,還有兩家則是被譚紫心所滅,剩下的三家死於各種對戰,最後的一家便是暫時還沒有趕到的大無天境。

「既然各家勢力都已經到齊了,那就聯手破陣吧,這血瞳皇洞府中所布置的幽靈大軍實力強橫無比,絕非依靠個別武者的能力便可擊破,所以,還請各方勢力中的所供奉的戰魂師,能夠大展神威,同心協力,共度難關。」譚紫心安排道。

此言一出,下方的各大勢力首領也是連連點頭,而一眾戰魂師則是摩拳擦掌,一臉傲氣,就連地藏王自己都無法在幽靈大軍面前討到便宜,其他人就更別想了,到了這個時候,啟動大規模軍團作戰,還真少不了戰魂師出力。

「地藏王殿下,能否再多等一等?」就在此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卻是突兀的響起,引得眾人側目而視,都是隱隱含著怒氣。

「本王沒有認出的話,閣下應該是鳳棲山的羽王吧?不知羽王此言何意?既然各路大軍都已到齊,為何還要再等?」譚紫心倒是沒有表現出什麼生氣的模樣,淡淡的問道。

「因為,因為大無天境的寒王還沒有到!」羽王佟瑤猶豫了片刻,終究是大聲的回答道。

「大無天境?恐怕早就被淘汰了吧,地藏王殿下約定十日之期,便是考慮到了各方勢力之間的情況,眼下,能趕來的都已經趕來了,還沒趕來的那便是只有一種情況,無非就是死無葬身之地,羽王在這個時候提大無天境,是不是有點不合時宜。」不待其他人說話,那曾經在任寒手下吃了大虧的長明府的洛王便是率先毫不客氣的說道。

「洛王說這話,可是要拿出點證據來,就連你洛王殿下都能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寒王又怎麼可能會遭遇不測呢?試問,聚集在這裡的哪一家勢力親手將大無天境的人馬給滅了?」羽王也是爭鋒相對的說道。

「哦?這麼說來就連羽王和洛王也和寒王交過手了?」一來二去的,望月閣的青妖王七夜也是饒有興緻的參與了進來,言下之意很明顯,他自己也是已經和寒王照過面了。

這一下子,倒是真的把眾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來,這個寒王似乎是有點來頭啊。

「哼,當日長明府的洛王聯手靈修宮的疾風王,想要將我鳳棲山和溟水王率領的溟水軍一網打盡,幸虧寒王及時趕到,救下了本王和溟水王,而且逼走了洛王,斬殺了疾風王,洛王臨走之前,還被寒王給狠狠的敲詐了一筆,此事本王絕對不是拿來開玩笑,是真是假,溟水王和洛王都是可以一辯真偽,所以,憑寒王的實力,就算最終難逃淘汰的命運,卻也不可能這麼早就銷聲匿跡。」羽王一口咬定道。

「逼走洛王,斬殺疾風王?溟水王,可有此事啊?」青妖王好奇的問道。

「不錯,確有此事,若非寒王及時趕到,本王和羽王的兩路大軍必定灰飛煙滅,難逃一劫。」溟水王點頭說道。

「如此說來,這寒王的實力可是有些強啊。」青妖王感嘆道,甚至有些慶幸,當初沒有和任寒動手,畢竟,連洛王都拿他沒辦法,青妖王自己可沒這個自信。

「當日本王之所以選擇撤退,不過是出於戰略考慮,不想過早的和一個不值得本王出手的門派消磨實力,何況,當初那個任寒之所以能斬殺疾風王,還是仰仗了羽王和溟水王的力量,至於他自己,卻是沒有什麼奇特之處,天台山脈到處危機重重,即便是沒有遇到中州界的各大勢力,被實力強大的神獸種族給滅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洛王面色不善的說道,顯然,被羽王當場揭起疤痕,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爽。

「洛王這話倒也不假,寒王當日的確是藉助了本王和羽王的軍隊,寒王是一名修為高深的戰魂師,當日駕馭三軍,凝聚戰魂,所向披靡,威風至極,現在想想,還是令本王心血澎湃。」溟水王張這話,雖然是看似在幫洛王說話,然而,卻是又趁機爆出了任寒戰魂師的身份,而且點名了他修為高深,所向無敵,這就更加加重了任寒的籌碼,眼下正是用人之際,尤其是戰魂師,更是讓人仰仗,這時候拖一下時間,等一個修為高深的戰魂師,可就是完全能夠接受的事情了。

不過,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得等地藏王拍板。

「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吧,血瞳皇洞府的幽靈大軍強悍無比,唯有修為高深的戰魂師能夠與之匹敵,所以的話,即便再耗費一些時間,也是值得一等。」地藏王面色淡然的說道。

殊不知,地藏王譚紫心的心中此時別提多高興了,任寒果然沒死,別人或許還天真的以為大無天境的主將是無名王,可自從那天晚上在鬼市相遇,譚紫心便是已經確認,任寒一定是大無天境的主將。

「如果本王沒記錯的話,這個寒王就是前些日子名聲在外的任寒吧,沒想到大無天主這一次竟然能一反常理,連最為依仗的無名王都是放棄,反而是選擇了一個初來乍到的小子,不過,現在看來,這個任寒的確是有讓大無天主信任的資格了。」見地藏王發話,擎天殿的東天王秦川也是耐下心來等待,同時又將話題引到了任寒身上。

與此同時,羽王佟瑤和溟水王對視一眼,都是長出了一口氣,這一次,算是替任寒辦了一件大事,如果此時不等,即便任寒隨後趕來,也一定會因為沒有參與各大勢力聯手破陣而遭到排擠,到時候,非但血瞳皇洞府內的寶貝輪不到任寒插手,搞不好還要面臨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面,那樣的話,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區區一個八氣神皇,即便渾身是鐵,又能碾碎幾根鋼釘,居然對其如此重視,怕只怕到時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啊。」關於要不要等任寒的風波剛剛有了定論被壓了下去,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卻是再度響了起來。

這一次,挑起風波的人,是青妖王七夜麾下的戰魂師供奉徐堃,徐堃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個任寒到底何德何能,修為低微,出身低賤,又是為一個眼看就要被淘汰的勢力賣命,憑什麼要讓這麼多人對他如此重視。

「你給本王閉嘴!」

徐堃蠢,青妖王七夜可不蠢,這個時候,可輪不到他徐堃說話,這不無疑於是給青妖王吸引仇恨么?情急之下,直接是一聲厲喝,毫不客氣的對著徐堃當頭棒喝。

「看來,閣下應該是望月閣的戰魂師供奉了,你剛才說,寒王的修為只是八氣神王?」這次發問的,是昭武盟的長平王。

「不錯!上次遇到大無天境的人馬時,那任寒的修為便是八氣神皇境界,放眼聚集在此處的諸王,哪個不是晉入九氣神皇多年,再者說,又有哪個參加天台山之戰的王級高手不是九氣神皇修為?再看看這個寒王殿下,的確是有些不夠看。」昭武盟可是在中州勢力中排名第三的強者,有長平王問話,徐堃自然是底氣更加的足,就連青妖王的呵斥也不放在眼中了。

… 「洛王,你就是被這麼區區一個八氣神皇逼退的?還是說這位寒王殿下的戰魂師修為實在是出神入化無人能敵?」長平王唯恐天下不亂的問道。


「哼,長平王連一個無名小卒的話也信?本王可以確信,寒王絕非八氣神皇,而是貨真價實的九氣神皇,如若不然的話,你以為整個大無天境自上到下都是傻子嗎?把大無天境的命運交給一個八氣神皇來主宰?」洛王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因為他完全可以確信的是,只憑自己貢獻而出的那一千萬滴至尊神髓,任寒都是有把握能夠晉入九氣神皇了。

「洛王殿下怎可說謊!那寒王分明就是八氣神皇!」徐堃沒想到洛王竟是說出這樣的話來,下意識的驚叫道。

「本王是八氣神皇也好,還是九氣神皇也罷,都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突然,一道雷鳴般的暴喝之聲好似就在眾人耳邊炸響,遠處天空,一團黑雲也是以極快的速度狂飆而來。

「是寒王!」

「寒王來了!」

「居然真的來了!」

「總算是來了啊!」

隨著這一句暴喝之聲由遠及近的傳來,羽王、溟水王、青妖王乃至地藏王都是為之動容。

「寒王來了!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就知道是誰在說謊!」徐堃這個時候,腦子裡只有一件事情,要證明自己並沒有說話,然而,迎接他的,是無數嘲笑、鄙夷,如同看傻子一樣的目光,原因不言自明,任寒的確是貨真價實的九氣神皇,這一點,即便是修為低於任寒的,也是能夠從任寒流露而出的氣勢上判斷出來。

「到底是誰在說謊,現在你知道了嗎?蠢貨!」洛王轉頭呵斥道。

「不可能!殿下,你快為屬下證明啊,證明屬下沒有說謊!」到了這個時候,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的徐堃,卻是只能向青妖王七夜投去求救的目光。

「徐堃沒有說話,在最初我們遇到寒王的時候,他的確還是八氣神皇,其實這並不矛盾,很有可能是寒王在與本王分別之後突破的,或者,分明就是洛王在說話,而寒王恰恰就是在敲詐了洛王一筆之後,才突破的,各中情由,洛王、羽王、溟水王以及寒王自己,應該都是十分清楚,諸位用心一想,也是能夠分辨的清,徐堃的確是莽撞了一些,那是本王管教不嚴,不過無傷大雅,既然寒王已經到了,那麼,還是請地藏王殿下,來安排聯手破陣的事宜吧。」青妖王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狠狠瞪了徐堃一樣,直接是讓徐堃嚇得猛一哆嗦,旋即老成持重的說道。

「呵呵,還是青妖王識得大體,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打敗那幽靈大軍,進入血瞳皇洞府,至於寒王到底是何修為,實在是沒什麼意義。」長平王也及時的選擇了迴避。

「怎麼,諸位莫非都是在等待著本王?如此的話,倒是本王無禮了,我大無天境實力低微,先前又被一神獸種族纏住不得脫身,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擺脫了糾纏,因此遲到,還望諸王多多見諒。」任寒隨便找了個理由說道。

「原來如此,天台山脈危機四伏,寒王能及時趕來就好,也不必太過自責。」這最後收尾的話,卻是被地藏王自己攬了下來,其實,眾人都是清楚,任寒只不過是敷衍一番罷了,看任寒和天寒軍這副神完氣足的樣子,哪裡是剛剛與神獸種族惡戰之後的模樣,不過,也沒人願意再去計較,還是正事要緊。

「多謝地藏王關照。」任寒也是一語雙關的向譚紫心表達了謝意。

「寒王客氣了,眼下,我十三路大軍集合在此處,是為了聯手對付血瞳皇洞府內布置的幽靈大軍,此戰還得多多仰仗戰魂師之力,既然寒王與戰魂師一道修為頗深,還望寒王能夠率軍力戰,大破幽靈。」地藏王說道。

「明白,本王雖然實力低微,卻也一定儘力而為。」任寒鄭重說道。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就請各門各派中的戰魂師供奉出手吧,各位量力而行,其他手下沒有戰魂師的諸王也請出手破陣,大家齊心協力,必能戰而勝之。」地藏王鼓勵道。

很快,倖存的十三家勢力中所有的戰魂師都是齊齊出列,包括任寒在內,總數也是有著九人之多,而那一直站在地藏王身後的俊俏少年,也是赫然在列。

九大戰魂師,各自聚攏人馬,凝聚戰魂,擔當主力,各方諸王也是率麾下大軍隨後壓陣,隨著至尊金城的那位俊俏少年率先一步踏出,被布置在血瞳皇洞府內的幽靈大軍也是不出意外的結陣出現,鬼魅一般散發著幽森的氣息,睜大著一雙雙空洞無神的眼睛,令人不寒而慄。

「地藏軍,戰!」俊俏少年一步踏出之時,一具黑色骷髏形狀的戰魂也是早已凝聚而出,揮舞著手中的戰斧朝著面前的幽靈大軍怒斬而下。

與此同時,其他的八大戰魂師也是各自施展手段,拉開了聯手對抗幽靈大軍的戰幕,九尊造型各異卻都是威力巨大的戰魂同時爆出,再加上其他諸王的大招頻出,將整座血瞳皇洞府周圍都是攪的天崩地裂,充斥著狂暴的神力。

「嗯?」幾乎是剛剛操控著由天寒軍凝聚而出的光刀戰魂接觸到幽靈大軍的一瞬間,任寒便是心中一動,一股無法抑制的狂喜之情差點讓他忍不住仰天大笑。

「戰意之靈!這些幽靈大軍被擊殺之後,竟然會釋放出戰意之靈!而且這分明就是七絕一派戰魂師特有的布陣之法啊!凌霄府的指引果然沒錯!六-合殿的遺迹居然也是在這天台山脈之中!難道,這位傳說中的血瞳皇,還和六-合殿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聯繫?既然如此,那可就不能再刻意隱藏實力啊,這些戰意之靈,對提升戰魂師的修為大有助益,必須得全力爭奪才行!」任寒的心思飛快的轉動著,大有一種皇天不負有心人的感覺。

轟!

就在任寒剛剛打定主意要全力以赴出手搶奪戰意之靈的時候,卻是發現,其他的八大戰魂師都在同一時間突然一改相互試探有所保留的態勢,瘋狂的激發各自的戰意,催動著戰魂大肆絞殺這些幽靈大軍。

「都察覺到戰意之靈了嗎?果然不愧是中州各大勢力供奉的戰魂師啊,那就來比一比,到底誰才是九大戰魂師之中的至強者!」任寒目光陡然一凝,臉色也變得極其肅殺了起來,雖然周圍有著九大戰魂師一同出手,可任寒的眼神,卻是緊緊的盯著至尊金城的那位俊俏少年,很明顯,在任寒的感知中,他才是唯一可以和自己一較高下的人。


原本是一同出力,各有保留的聯手破陣,因為戰意之靈的突然出現,轉眼就演變成了九大戰魂師之間的相互鬥法,各個都在瘋狂的出手斬殺幽靈大軍,搶奪戰意之靈,在九大戰魂師的全力出手下,幽靈大軍果然是開始節節敗退,根本無從抵擋任寒等人的攻勢。

「這些傢伙在做什麼?」站在後方的長明府洛王莫名其妙的問道。

原來,在眾人一番大戰之後,那把守血瞳皇洞府的幽靈大軍已經是全數被剿滅,後方諸王已經紛紛停手,然而,沖在最前的九大戰魂師,卻好像根本不關注這場對決的勝利與否,反而是陷入了互相角力的狀態之中。

九大戰魂師一字排開,身後是各自勢力的十萬軍隊,此時,無論是戰魂師,還是麾下的戰事,都是全神貫注,戰意凜然,絲毫沒有因為幽靈大軍被滅而有所鬆懈。

在九大戰魂師面前,有一顆巨大的血紅色光團在閃閃發光,散發著濃郁的戰意,如果剛才九大戰魂師通過殺戮所搶奪的,是戰意之靈,那麼現在這顆巨大的血色光團,則是戰意之靈的源泉,無論先前有多少收穫,和眼前這顆戰意之靈源泉比起來,都是完全的微不足道,為了爭奪這一顆戰意之靈源泉,所有的九大戰魂師都是紅了眼,沒有誰會輕易選擇放棄。

「既然沒有人願意主動撤出,那麼咱們就來比一比,看看到底誰才是最有資格佔據這顆戰意之靈源泉的人。」至尊金城的俊俏少年一臉傲色的說道。

「哼,即便是技不如人,此時又怎麼可能主動放棄?況且,到底誰強誰弱,那也要比過之後才知道!」緊接著發話的,卻是擎天殿的戰魂師供奉。

「既然是要在我們九人當中見個高低,那敢不敢公平的比?藉助各自勢力的人馬算什麼本事,要比就只比我們九個人,倒要看看誰才是中州界最厲害的戰魂師!」在中州二十大超級勢力中排名第三的昭武盟的戰魂師供奉也是毫不畏懼的開口說道。

「好啊,那就來公平的比,我喊一二三,咱們一同撤去軍隊,來一場真真正正的比試!」俊俏少年勝券在握一般的說道。

排名前三的勢力中的戰魂師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著,卻是完全沒有給其他六人留下任何插話的機會,在他們眼中,就算要一決高下,那也必然是在他們三人當中展開,其他人即便出手了,也不過是作為陪襯罷了。

… 「一。」

「二。」

「三。」

「一起撤軍!」

至尊金城的俊俏少年如同事先約定的那樣,接連高喊三聲之後,喝令眾人齊齊撤軍,而任寒等人也是完全按照俊俏少年的指示,切斷了與各自身後軍隊之間的聯繫,直接是要將局勢變成戰魂師本身之間的戰意比拼。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意外卻發生了。

望月閣青妖王七夜麾下的戰魂師徐堃,並沒有選擇像其他人那樣同時退兵,而是在眾人退兵的一瞬間,操控著青妖軍的戰魂將兵鋒指向了與他相隔不遠的任寒。

戰魂師在隔斷與軍隊之間的聯繫的同時,還要集中精力與他人做戰意上的比拼,本來就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需要全力以赴的對待,才能妥善轉化,而且這段轉換的時間,也是戰魂師本身最虛弱的空當。

徐堃自然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才選擇在這個時候突然對任寒出手。

在徐堃心中,這顆戰意之靈源泉的最終歸屬肯定不會落在他身上,遲早是會被排擠淘汰而出,但是此時此刻,卻是能夠利用這個機會,對任寒造成致命一擊,然後,即便是自己觸犯眾怒,又有誰會為了一個已經失去了主將,而且排名最末位的勢力而去得罪青妖王呢?即便是會給青妖王帶來一點麻煩,但是他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自從進入天台山脈以來,徐堃便是接連在任寒身上吃虧,尤其是今日,直接是讓他在各路人馬面前顏面盡喪,淪為笑柄,這樣的結果,徐堃怎能接受?就算是公然觸犯眾怒,也定要一泄私憤,將任寒給重創甚至是斬殺。

至於如果給青妖王七夜帶來了麻煩,徐堃可不打算為青妖王考慮什麼,因為在他心中,對青妖王的恨意,已經是僅次於任寒了,這恐怕是連青妖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混蛋,爾敢!」

這突然的變故,讓得場上的另外幾名戰魂師都是措手不及,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在意識到危險之後,下意識的出聲怒喝。

「哈哈哈,任寒,去死吧!」徐堃的表情幾近瘋狂,赤紅著一雙眼睛,尖叫道。

嘭!

徐堃的話音還沒落下,一道炫目的金光卻是突然綻開,強烈的光線讓所有人都是猛地閉上了眼睛,下意識的抬手擋在眼前,頭暈目炫之時,一聲巨響也是隨之響徹了整片天地。

咚!

巨響之後,是一道人影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被狠狠的砸飛了出去,直接是撞到了血瞳皇洞府對面的峽谷山壁之上,讓得整道峽谷都是微微一顫,旋即那道被砸飛的人影頹然吐出一口鮮血,重重的摔墜在地,用滿是陰毒和不可思議的眼神,驚駭的望著前方。

「剛才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炫目的金光和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過後,眾人都是漸漸的反應了過來,便是赫然看到,被九大戰魂師一字圍在面前的戰意之靈源泉已經消失不見,而任寒則是愣愣的站在原地,雙眼緊緊的攥住,似乎在回憶冥想著什麼。

在任寒腳下,是一方塌陷、斑駁、被摧毀的異常厲害的土地,就連任寒自己,此時,也是站在一個張牙舞爪的大坑中。

「寒王!」在包括氣息奄奄的徐堃在內的八大戰魂師關注任寒的同時,十萬天寒軍也是在剛一反應過來,就爆發出了一聲巨吼,不由分說的衝上前來,將任寒腳下的大坑團團圍住,看到任寒此時此刻的模樣,卻是都有些莫名其妙。

「大哥無事,想必是在領悟一些什麼東西,才會露出如此神色,稍等片刻就好。」小傲朝大坑裡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冷冷說道。

「寒王無事?哈哈,寒王殿下被戰魂擊中,卻是安然無恙,天佑寒王!天佑大無天境!」驚喜萬分的天寒軍,分不出是哭是笑的大喊道。

「青妖王,你就是這麼管教下屬的嗎?在九大戰魂師事先有約定的情況下,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意圖謀害我大哥?」小傲得知任寒無事之後,緩緩的抬起頭,將陰冷的目光鎖定在了青妖王七夜身上,與此同時,也是朝被砸落在遠處氣息奄奄的徐堃走去,全身不知不覺的已經是被一團黑氣給層層籠罩。

「你最好是給我兄妹一個交代啊,否則的話,今生今世,無論天涯海角,我們兄妹必定血洗你望月閣,屠戮你青妖王滿門!」小傲煞氣滔天的說道。

「徐堃做出這樣的舉動,的確是本王管教不力,不過,如今寒王已經確定安然無恙,而徐堃卻是身受重傷,生死未卜,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了吧。」面對小傲的逼問指責,青妖王卻是面色淡然的說道。

「在這個時候,還要拼力維護一個如此不爭氣的屬下,青妖王你還真是令人佩服啊,不過,我大哥安然無恙,那是他的本領高強,徐堃身受重傷生死未卜,那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但是,徐堃意圖殺人之心卻是誰也無法掩蓋,既然殺人就得償命,徐堃得死,你望月閣,也得給我們兄妹一個交代!」小傲不依不饒的說道,與此同時,逐漸逼近徐堃的腳步也是絲毫沒有停下。

「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不可能安然無恙!我可以死!但是他也不能活!這不可能!」此時的徐堃,卻是全然沒有在意殺氣騰騰的小傲,而是拚命的掙扎著想站起身來,到那大坑裡去看一眼任寒現在的狀況,他不相信任寒可以在自己的蓄意一擊下,保持安然無恙。

「就算徐堃有錯在先,那我望月閣的人是生是死,也由不得你這個外人來插手,想在本王面前斬殺我望月閣之人,那就得先過本王這一關!」一道青影閃過,青妖王七夜追上了小傲,擋在了徐堃的前面,將其牢牢的護著,緊緊的盯著小傲。

「怎麼?青妖王是看我修為低微,想要逼我們放手么?那你倒是可以打聽打聽,我們兄妹想要做事的時候,可曾因為對方的強勢而畏懼放棄過。」又是兩道人影同時閃掠至小傲身旁,卻是隨後趕來的素心和小天,說話之人,正是素心。

「青妖王這般舉動,在我兄妹的眼中,可就是炎神島給我們的交代了,不過,這樣的交代我們兄妹可是斷然不會接受啊,而且,還會理解為青妖王對我們兄妹的蔑視和挑釁,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兄妹和望月閣,可就是不死不休了啊!」小天同樣不留半點餘地的說道。

「這三個傢伙,還真是凶煞的很啊。」面對小傲兄妹三人的殺伐凌厲,就連擎天殿的東天王秦川也是為止動容。

「早就有外界傳聞,他們兄妹四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必然會攪動起一陣腥風血雨,一旦與之敵對,那都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縱使以弱犯強,也要拚死一搏,這一次,青妖王不分原則對錯的包庇一個不爭氣的屬下,的確是失策了啊。」昭武盟的長平王接話道。

「青妖王此舉,的確是有些不分原則對錯,可卻是為帥為將為主之人應有的氣魄,如果今日換了你我是青妖王,還不是會做出同樣的舉動,自己人就是再不爭氣,那也輪不到外人來插手啊,想讓青妖王當著眾人的面斬殺徐堃來給任寒一個交代,那也是萬萬不可能的!」東天王秦川說道。

「呵呵,這倒也是,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我等能插手的了啊。」長平王微微一笑,儼然是做好了袖手旁觀的準備。

「等等,徐堃當然要死,不過,卻是得有我親自動手,你們不是青妖王的對手,退下吧。」正在此時,任寒的聲音幽幽傳來,而他的人影,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從大坑中一閃而出,出現在小傲三人的身後。

「大哥醒了?」素心轉頭,高興的問道。

「有些許意想不到的信息要消化,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你們退下吧,青妖王交給我來,望月閣也可以引頸受戮了。」任寒一開口,卻是直接順著小傲三人的話,給望月閣判了死刑。

「寒王好大的口氣,我望月閣再不濟,卻也不是你想滅就能滅掉的!」青妖王眼神陰翳的說道。

「那你可以在九泉之下等著看,青妖王,要怪就怪你個不爭氣的屬下吧,若非此人搗亂,以你如今的實力,就算是躋身諸王前五之列,也是毫無問題,青妖王隱忍多年,想必也是為了在這次天台山之戰上有所發揮吧,只可惜,你的路,就只能到此為止了。」任寒冷冷說道。

「寒王,你在開玩笑吧,前五之列,豈是那麼輕巧便可以躋身的,本王可沒那個本事。」青妖王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開口說道。

「有沒有那個本事,你只需現在和我打一場,大家不就都清楚了么?」任寒微微笑道,而那笑容之中,卻是充滿了寒意。

… 「寒王且慢!那戰意之靈源泉是不是到了你的手中?」就在任寒和青妖王劍拔弩張之時,至尊金城的俊俏少年,卻是突然問道。

「這還要多虧了青妖王的這位屬下啊,戰意之靈源泉,乃是有靈之物,原本我們九位戰魂師是處在一個完全的平衡當中,只需比拼戰意,逐漸淘汰,最後便是可以抉擇出最終的歸屬,可是,卻偏偏有人想要破壞這個平衡,戰意之靈源泉為了維持平衡,自然要向破壞平衡的人發起攻擊,而且,直接是將最終的歸屬權判定給了本王。」任寒頭也不回的答道。

噗!


聽了任寒這話,原本就已經奄奄一息的徐堃,直接是又吐出了一口老血,現在,就算任寒不將他親手斬殺,他也活不了了。

「蠢貨,偷雞不成蝕把米,還要拉上我們七個同你一起吃虧,你還真是我們戰魂師中的人才啊!」俊俏少年陰仄仄的說道,而其他的六大戰魂師,也是一臉仇怨的盯著徐堃。

「戰意之靈源泉的歸屬倒也說的過去,不過,寒王殿下,又是如何被一尊戰魂擊中之後,還能安然無恙呢?」擎天殿的戰魂師問道。

「這一點,在場的諸位恐怕比本王還要清楚吧,幾十年前,我大無天主曾經在拍賣會上強行出手拍得一枚靈鍾戒,若不是為了這枚靈鍾戒,我大無天境也不會敗落至此,現在,這枚靈鍾戒在關鍵時刻,救了本王一命,也算是物有所值了,不是嗎?」任寒反問道。

「原來是靈鍾戒,沒想到大無天主竟然還將此物留在身上,而且還交付給了寒王,這雞肋一般的物事,居然也派上了用場。」擎天殿的東天王秦川恍然大悟的說道。

「因果輪迴,天道無常,果然如此。」昭武盟的長平王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