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

沒有理會這些人,極強的力量在方圓500米內凝聚,似乎是到達了一個頂點,這股無形的力量瞬間爆發,凡是在這個範圍內與人類士兵作戰的怪物統統炸成了齏粉。

一名士兵正持槍射擊前方的破音者,但是由於增強后的破音者擁有護盾,所以普通槍械子彈很難擊破它的護盾,更別說對其造成傷害,就在這名士兵犯難的時候,眼前的破音者彷彿受到了什麼力量,突然化為無數細小的碎塊。

「什麼情況!」

「不知道啊」

「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在幫助我們,你們看,周圍其他的怪物也一樣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聽到這句話,士兵們紛紛向周圍觀察,發現確實如此,這種詭異的情形讓這些士兵既興奮又緊張。

「會不會是他」,人群中,一名士兵突然指向空中的宋江陽道。

「應該是吧」

「覺醒者哪有這麼強的,我們軍隊里最強的覺醒者也緊緊只能擊殺最弱的八腿蛛,這個也太誇張了吧!我懷疑是一股神秘力量」

「也是,覺醒者哪有這麼強的力量,我也認為是一股神秘力量,畢竟這都末日了,出現再怎麼離奇的事都很有可能」

「好了,別管這些了,我看遠處還有怪物,快去支援他們」

就在眾士兵前往別的地方支援其他人時,半空中的宋江陽突然化為一道殘影向遠處飛去,所過之處,方圓500米的怪物無論多強都統統化為無數齏粉,此時的他就好像一柄利劍,在戰場上馳騁,而給人類帶來無盡絕望的怪物在這柄飛劍下統統化為碎片。

「果然是他!隊長,我猜的沒錯!」

「真…真的…是他」

「覺醒者有這麼強大嗎?」

「……」

宋江陽化為一道殘影消失后,原地的眾士兵目瞪口呆,如果說之前他們寧願相信是神秘力量幫助了他們消滅眼前的怪物,那麼此時的他們確信無疑是空中的那個人類救了他們,一瞬間,這些士兵激動無比,彷彿是見到了人類反抗怪物的道路,看到了絕境處的希望。

隨着宋江陽加入戰鬥,車隊第二部分的戰場上,人類逐漸處於優勢地位,宋江陽眼看周圍的怪物被自己處理的差不多,一片黑霧突然從他身體冒出,黑霧掩蓋住宋江的身體,隨後宋江陽和黑色煙霧一同消失在原地。

……

車隊最前方,也就是坦克陣線處,原本的300輛坦克以及500多輛的重火力裝甲車此時已經所剩一半都不到,光靠這些僅剩的坦克和裝甲車,要阻擋幾乎望不到盡頭的怪物潮顯然是不可能的。

雖然宋江陽在離開之前解決了車隊第二部分處的大部分怪物,隨着前方坦克防線的失守,後方的怪物只會越來越到,而這裏的所有人都終將會面臨怪物的圍剿。

指揮中心前3公里,坦克陣線后2公里處,一隻身高60多米的暗夜巨人正繼續向車隊的後方跑去,很顯然前方的坦克和裝甲車沒有能力阻擋這隻怪物的步伐。

巨人邁著巨大的步子向後跑着,地面隨着巨人的腳步發齣劇烈的震動,路面上的車輛搖搖晃晃。

「這是什麼怪物!」

「快攻擊!」

噠~噠~噠~

子彈不要錢的飛向奔跑者的巨人,然而這些密集的子彈連巨人身體周圍的護盾都沒有擊穿,更別說擊傷這個龐然大物了。

「撤退!往後撤退,槍械沒有效果!」

「該死,烈焰戰隊呢,他們不應該對這個怪物進行轟炸嗎?」

「隊長,他們應該擔心會誤傷到我們吧」

「快跑!該死,只要殺死它,就算連我們一塊炸死也都值了,讓它深入車隊後方,那50多萬的倖存者該怎麼辦!」

「小心!隊長」

一隻巨掌從天而降,一把抓起地面上一邊撤退一邊向他開火的幾十名士兵,巨人抓起這些士兵隨手扔進它的巨嘴,而這些掉向巨人嘴巴的士兵紛紛發出驚呼,隨着士兵們進入巨人的嘴巴,咀嚼了幾下后,再也聽不到這些士兵的驚叫聲。

一名士兵親眼目睹這場悲劇,他癱坐在地上,放棄繼續射擊怪物,渾身透露著絕望的氣息:

「都死了…都死了,我們根本打不過怪物,這場戰役根本沒有希望,從一開始就是一場註定必敗的戰爭,沒用的,我們都會葬身於怪物的腹部,戰友都死了,父母應該也…」

士兵的士兵突然一變死灰,他麻木地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頂在自己的腦門上,看着眼前向他衝來的一隻八腿蛛,他突然笑了。

砰!

一聲槍響過後,士兵的身子躺落在地,而那隻飛馳而來的八腿蛛也將其鋒利的前肢刺穿了他的屍體。

巨人在吞下幾十名士兵后,巨大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滿足和貪婪之色,隨後他不在管周圍零零散散的士兵,而是看向遠方,那裏有一股致命的誘惑在吸引着他。

吼!!!!

巨人興奮地咆哮了一聲,隨後提起它的巨腿,就要再次跑向那個充滿誘惑力的地方。

這時,巨人頭顱面前的領空,一道黑霧突然出現,巨人望着這突兀出現的黑霧,眼睛中閃過一絲疑惑。

當煙霧徹底消失后,一道身影顯現了出來。

沒錯,來人正是宋江陽,瞬間移動是他的能力之一,似乎宋江有的異能他都有,宋江沒有的他還有。

巨人兩隻巨大雙眼緊緊盯着眼前這個突然憑空出現的人類,他能感受到眼前渺小的生物體內暗藏着巨大的能量。

此時的宋江漂浮在巨人的面前,就好像一顆豌豆,就單單巨人的一直眼睛都可以裝下十幾個宋江陽。

這一刻,雙方默契的都停了下來,形成對峙。一方是人類當前最頂端的覺醒者之一,另一方是怪物中的一方霸主,

宋江陽望着眼前的巨人,猩紅的眸眼眸越來越詭異,他嘴角上揚勾勒出一幅詭異的笑容道:「似乎…很強」

「不過也只是體積大的廢物而已,剛好拿你練練手,也不知道經過宋江同意后,掌控這具身體能發揮我幾層力量」,宋江陽撇了撇嘴鄙夷道。

吼!!!

似乎感受到宋江陽的鄙夷,這隻體型巨大的暗夜巨人朝浮在空中的宋江陽怒吼一聲,巨大的聲音發出一陣衝擊波向宋江,然而宋江卻如泰山一般絲毫未動。

看到眼前渺小的人類沒有任何受到影響,巨人率先伸出它的手臂向宋江陽拍去。

巨大的手臂在空中帶着呼嘯聲向懸停在半空中的宋江陽拍去,而宋江陽依舊靜靜地漂浮在空中,看着那急速而來的巴掌,嘴角微微勾起,一股極強的戰鬥慾望從心底爆發。

「往往先動手的都會是輸的一方,你,也一樣!」 夜玖一回到家,先是倒頭睡了一覺。

睡起來后,腦袋昏昏沉沉的,甚至還有些頭疼。

她摸了摸額頭,有些燙。

可能發燒了,夜玖忽然想起來,自己前幾天天冷的時候,作死洗了一個涼水澡。

難受……

她一頭扎進被子里,身體疲憊,根本起不來,從被子里摸出向嵐要的備用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夜玖:「喂,隊長,今天我不去訓練了。」

一大早給夜玖打電話打不通,謝淵本來在著急的時候,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一接聽沒想到正好是夜玖。

謝淵:「你怎麼了,我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

夜玖悶悶道:「我手機丟了,這個是別人給的備用機。」

謝淵緊皺眉頭:「你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怪。」

夜玖:「嗯,發燒了。」

這一聽,謝淵頓時心頭一緊:「去醫院了嗎?有葯嗎?」

夜玖:「不想去,我睡一覺就好了,先掛了。」

沒等他說什麼,夜玖就掛了電話,睡了過去。

一切都很安靜,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夜玖的家門被打開了。

謝淵站在玄關處,一眼望去,散落一地的東西,客廳茶几上的酒和零食,餐廳上的碗盤,他眼底劃過一抹無奈。

現在也不是收拾的時候,將鑰匙放在柜子上,越過那些七零八散的雜物,直奔卧室。

一進卧室,就看見趴在床上的人。

「夜玖?夜玖!」

謝淵叫了幾聲,卻沒有任何反應,他心頭一緊,摸了摸額頭,很燙。

都這麼燙了,還不願意去醫院。

三天兩頭失蹤,又三天兩頭生病,謝淵也是極為無奈。

打電話跟教員說了一聲,就抱著夜玖出了門。

離這裡最近的醫院大概要二十分鐘的車程,在挂號的時候,他把夜玖放在椅子,摸了摸腦袋,還是很燙,接著他又匆匆去挂號。

一旁的女人看了直羨慕,她對身旁的同伴悄悄道:「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唉,為什麼好男人都有主了。」

看診室里還有一個人。

「夜玖?」那溫潤的男人看著他懷裡的夜玖,叫了一聲。

謝淵疑惑:「你認識小玖?」

楚離微笑的點了點頭。

看診醫生看了看他懷裡的夜玖,又看了一眼謝淵,眼眸微冷。

謝淵覺得有些奇怪,那看診醫生似乎對他有點意見。

「把她放在那床上。」醫生指了指帘子後面的床。

謝淵將人放在床上后,正好手機響了。

「喂,隊長,教員帶回來了一個候補隊員,說這人不錯,教員說讓你回來看看。」

謝淵皺了皺眉:「現在很急嗎,我還有事。」

「很急啊,要不然為什麼叫你來,而且快要比賽了,隊長你也知道s神那性子,要是比賽的時候人又沒了,那我們可去哪哭啊。」

謝淵頭疼。

隊里的事他又不能不管,眼下夜玖的事他也不能不管。

這時,楚離出聲道:「你去忙你的,她我來看著就行。」

謝淵掛了電話,疑惑看向他:「你?」

楚離眼眸帶笑,一臉的正人君子:「我知道她家,治好了我會帶她回去的。」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穆劍靈背著雙手,一雙銳利的眼眸,在季柚、沈長青、楚嬌嬌等人的面前,慢慢道:「沈長青,出來。」

聽見自己的名字,沈長青一時有點發愣,但還是條件反射的站出來:「老師……」

穆劍靈淡淡點頭:「嗯。」

沈長青心懸著,不知道接下來面臨的挑戰,該是什麼。

穆劍靈突然道:「先笑兩下。」

沈長青聞言,努力擠出笑。

穆劍靈抬手扶額,嘆口氣道:「笑得比哭還要難看,這種演技,你能騙誰呢?」

騙?

沈長青一愣,一時大著膽子,問:「老師……我們為什麼要學會騙人?」

身為一個戰士,要做的,不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引得每一場戰鬥的勝利嗎?騙人?如果靠騙人,就能取得勝利,那麼演藝圈的那些影帝、影后,不都得是強大的戰士了?

在沈長青心裡,評判戰士的強大與否,歸根到底,還是要落在真正的實力上。

穆老師,竟然讓他們學著騙人?

沈長青不解。

沈長青這個問題一出,圍觀的學生們,都覺得肯定會引來穆劍靈老師一頓冷嘲熱諷,不想,穆劍靈並沒有出口譏諷,反而認真道:「沈熾將軍作為作為軍團的統帥,戰力很強,但更強的是他的指揮能力,一位合格的、優秀的將帥,需要具備全方位的能力,武力強大隻是其一而已。」

說著,穆劍靈看向沈長青,問:「你難道只希望做一個岳棲光這樣的蠢貨武夫?」

岳棲光:「……」

考核失敗后,蹲坐在一旁鬱悶不已的岳棲光,這會兒被拉出來『侮辱』了一遍,心裡越發的鬱悶了。

沈長青聞言,沉默不語。

穆劍靈接著道:「人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驚……每個人表現情緒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最直觀、最簡單的是哭、笑、怒……這屆網路賽中,為什麼4444號季柚每一次比賽,她的體質並不出眾,根本無法打持久戰,但她為什麼能靠著騙人,給自己爭取到喘氣的時機?」

其實,話說到這裡,在場的學生都不傻,也不蠢,哪怕是岳棲光這樣不愛思考的,此時也明白了穆劍靈老師的用意……

學生們若有所思。

穆劍靈挑眉看向四周,道:「與其說是騙,倒不如說是偽裝。戰場中,不只是我們會偽裝,我們的敵人也會偽裝,一些高級別的星獸,也會偽裝……」

「而——偽裝情緒,只是最基礎,最基本的一種偽裝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