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是不是靈果的事情?」無塵小聲的道。

「這只是其中之一!我在太白山遇到了奇怪的事情,想請師父幫我解解惑!」金清石苦笑著道。

「走!我們回房間再說!」無塵說完立即關了爐火,然後拉著金清石來到了二樓的房間里。

金清石將房門鎖好后,立即帶著師父進到了空間里。

「啊?變化也太大了吧?」兩個人一進空間,無塵立即吃驚的大叫起來。

「師父!這裡靈氣的濃度比以前增加了近一倍,而且還多了二十座大山,山上的靈藥又增加了二百多年!」金清石指遠處的一片群山道。

「好!好!真是太好了!這裡的藥材足夠我們用一輩子的了!」無塵激動的道。

「師父!藥材是小事!我在太白山的一個寶藏里,得到一套盔甲、一把長劍和龍案、龍椅!這有一個神秘的聲音跟我說了一些奇怪的話!」金清石苦笑著道。

「哦?那些東西呢?」無塵聽完連忙問道。

「我這就帶你過去!」金清石說完立即拉著師父瞬移到了自已的寶庫里。

「這..這..這些都是在寶藏里得到的嗎?」無塵看著一捆捆兵器和一箱箱的金銀珠寶,他聲音顫抖著道。

「是啊!師父喜歡什麼儘管拿!」金清石優微笑著道。

「我拿它幹什麼!這些可都是文物,如果有機會還是要捐給國家才行!」無塵瞪一眼金清石道。

「我準備在東陵島建一個博物館,然後將這裡的兵器和金器全部放到博物館里去!這樣也可以為小島增加一個旅遊景點嗎!」金清石微笑著道。

「嗯!這樣也行!不過一定要保護好這些文物!如果損壞了那就太可惜了!」無塵點了點頭道。

「師父!先別管這些東西!趕緊看看這個!」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將無塵帶到了放著龍案和龍椅的地方。

「好盔甲!好寶劍!」無塵看著龍案上的金龍甲和盤龍劍馬上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師父!你先看看龍案上面的字!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將金龍甲拿了起來。

無塵看完龍案所刻的字,皺著眉頭道:「殺神白啟留下這段話是什麼意思呢?難道他真的成神了?」

「師父!這白啟不過是他的一個替身!他送了我二百個影冥衛,這些人可以跟著我修為的提升而提升……….!」金清石將前前後後所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的跟無塵說了一遍。

「啊?你殺了那麼多高手啊?這件事情我一定要跟你師爺說一下!要不然你可要大禍臨頭了!」無塵急著道。 「師父!我不是有那些影冥衛嗎!就別麻煩師爺了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扯蛋!這些人不過是先天中階!他們可以殺死高階的高手,可是萬一人家有大乘期的高手找過來怎麼辦?這些影冥衛能保護得了你嗎?」無塵急著道。

「師父!這事先不急!你先幫我分析一下,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他說如果我有生命危險,可以去太白山的寶藏里找他!可是我我鬼影都沒有見到一個,我怎麼找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如果白啟跟影冥衛一樣,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一個成仙得道之人!聽他的意思這是想收你為徒吧?不過這九五之尊離你也太遙遠了吧?」無塵想了想道。

「師父!我也沒想過當他徒弟啊!而且更沒想過當九五之尊!我只想知道他是那路神仙!沒事折磨我幹什麼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廢話!如果他是真心的想收你為徒,你當然要答應了!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可以傳授給你的了,再找個師父這是很有必要的!」無塵瞪著眼睛道。

「師父!可是我只想陪伴在你的身邊!哪裡都不想去!」金清石拉著無塵的胳膊道。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石頭!師父也不能陪你一輩子!而且你如果突破到了大乘期,會有三百年的壽命,你身邊有幾個人能活這麼長的?最後慢慢的只剩下你自已!所以這個機會你一定要把握住!」無塵認真的道。

「師父!就是剩下了我自已,我也不會離開這裡!你在哪裡我就留在哪裡!」金清石堅定的道。

「傻孩子!你都當爹了!怎麼還總是纏著我啊!」無塵苦笑著道。

「我就是當了爺爺,也要纏著你!誰讓你把我撿回來的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臭小子!趕緊帶我去看看那顆大樹和水猴子!」無塵笑著道。

「好嘞!」金清石說完拉著無塵瞬間出現在了湖邊上,天空上的白霧更濃郁了,一大群娃娃魚和巨鱉從水中露出腦袋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中的靈氣。

突然「嘩啦!」一聲水響!水猴子雙手抓著一條四十多厘米長、活蹦亂跳的大鯉魚從水中鑽了出來,當它看到站在岸邊的金清石立即興奮的尖叫起來!

「吱吱………..」

「快過來!讓我看你長胖了沒有!」金清石微笑著道。

水猴子立即扔掉手中的大鯉魚,迅速衝到岸上,然後直接撲到了金清石的懷裡,雙手抱著金清石的脖子,一邊吱吱的叫著一邊晃動著腦袋。

「呵!呵!呵!你又重了!肚子也起來了!」金清石抱著撒嬌的水猴子大笑著道。

「石頭!這個小傢伙真的是先天中階的靈獸嗎?」無塵好奇的道。

「是啊!它不但很聰明,更是力大無比!現在可是我在水中的好幫手!」金清石微笑著道。

「嗯!以後你就是想吃鯊魚都沒有問題了!」無塵笑著點了點頭道。

「師父!水中的那顆大樹就是我從玉皇池裡得到的!不過上面的靈果已經全部掉完了,也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再結果!」金清石指著遠處的一大片樹冠道。

「如果你讓小金龍把那些發光的石頭吐出來,我估計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無塵笑著道。

「怎麼吐啊?恐怕早就都被它消化完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它也幫你突破了啊!你就知足吧!走!我們去那些大山上看一看!」無塵笑著道。

新增加的這二十座大山,不但山高林密,而且山上長滿了各種稀奇古怪的藥材,無塵一邊采著藥材一邊激動的道:「這些藥材在金塔的古書中都有記載!有了這些藥材,我可以煉出更多的靈藥了!」

「師父!那能煉出破天丹嗎?」金清石高興的道。

「現在還不行!不過我有信心讓每個人都能達到小先天的巔峰!」無塵開心的道。

「真是太好了!只要到了小先天的巔峰,那麼就有幾個人可以突破到先天了!」金清石激動的道。

「嗯!有了靈丹再加上靈果,明年沈雅應該就會突破了!」無塵點了點頭道。

「師父!那你是不是可以馬上突破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等你結完婚,我就開始準備突破!」無塵微笑著點了點了頭道。

「呵!呵!呵!用不了多久,我們一家人都是先天高手了!先天世家!多麼霸氣的名字啊!」金清石大笑著道。

「看把你美的!趕緊幫我採藥! 斗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 我還要給小晨晨泡澡呢!」無塵瞪了一眼美滋滋的金清石道。

在無塵的指點下,金清石將一支支新鮮的藥材小心翼翼的挖出來,在湖邊將所有的藥材清洗乾淨后,兩個人才從空間里移了出來。

無塵將四分之一的紫色靈果打碎,然後放進了給沈晨的藥液里,一股濃濃的清香立即從藥液里涌了出來。

「好香啊!師父!哥哥!你們做什麼好吃的呢?」這個時候煉完功的小虎衝進廚房高興的道。

「洗澡水你喝不喝啊?」無塵笑著道。

「啊?原來是晨晨的洗澡水啊!我還以為是在燉肉呢!」小虎撓著腦袋尷尬的道。

「無塵!你在藥液裡面加了什麼東西?聞起來怎麼跟以前不一樣呢?」這個時候釋素空走進來微笑著道。

「師父!我在葯里加了一種靈果,這樣藥性會更強一些!」無塵連忙回答道。

「哦!強性可不要太強了!萬一小晨承受不住就麻煩了!」釋素空點了點頭道。

「師父!剛剛石頭跟我說,他在太白山執行任務的時候,用炸藥炸死了不少門派的先天高手,你看這件事情該怎麼辦啊?」無塵苦笑著道。

「你是擔心那些幫派會報復石頭嗎?」釋素空微笑著道。

「是啊!石頭才剛剛突破先天中階,哪裡是那些人的對手啊!」無塵擔心的道。

「石頭!如果是那些老傢伙敢來找你麻煩,你就直接報上我的名字!這些人應該不會為難你的!不過如果來了年輕人,那你就自已解決吧!」釋素空微笑著道。

「師爺!他們都認識你嗎?」金清石好奇的道。

「一百多歲以上的人應該還會記得我!」釋素空想了想道。

「師爺!你當年是不是很霸氣?誰不服就削誰?」金清石小聲的問道。

「唉!霸氣是霸氣了!可是差一點把我逐出少林寺!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釋素空嘆了口氣道。

「師爺!你破了殺戒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嗯!大破特破!我滅了一門、二派、三閣!」釋素空點了點頭道。

「啊?師爺!那你殺了多少人啊?」金清石吃驚的道。

「也沒殺多少人!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就幾百人吧?」釋素空想了想道。

「這還不多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些幫派勾結日本人來禍害我們自已人,就是殺得再多我也不會手軟!」釋素空冷冷的道。

「師父!你殺得好!這漢奸、賣國賊就應該全部殺光!」無塵聽到釋素空這麼說,立即想起了自已的經歷,他瞪著眼睛道。

「冤冤相報何時了!那都是屁話!大丈夫就要快意恩仇!將危險消滅在萌芽狀態!」釋素空冷冷的道。

金清石看著激動的師爺和師父,心中暗暗苦笑著道:「這還是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的出家人嗎?」 「爺爺!爺爺!泡泡…泡泡!」這個時候沈雅抱著沈晨走了進來,沈晨揮著小手向著無塵咿咿呀呀的叫著道。

「呵!呵!呵!我的小寶貝!快讓爺爺抱抱!」無塵高興的將沈晨抱了過來。

「石頭!我給師爺和師父、小虎定做了幾套衣服,上午送過來的時候你幫著看一下合不合適,我今天要回集團開會,要晚上才能回來!」沈雅小聲的道。

「那你早點回來!晚上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金清石小聲的道。

「嗯!如果沒什麼事,我就早點回來!」沈雅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呵!呵!…..」小晨晨泡在木桶里一邊玩著一邊開心的咯咯的笑著。

「石頭!今天我們幾個人的父母都會過來,所以我們就先住到賓館去!如果你晚上有時間,我們幾家人一起吃個飯吧!」這個時候老廣走到金清石的身邊小聲的道。

「好啊!我來做東!你們安排地方!」金清石馬上高興的回答道。

「就訂在京城大飯店吧!大家都住在那裡,就不用跑來跑去的了!」老謝想了想道。

「老謝!你和涼爽怎麼樣了?現在可就差你一個了!」金清石笑著道。

「我給了那個村長五百萬!把梁爽給買回來了!」老廣笑著道。

「哦?你買梁爽?這是什麼情況?」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老謝是公務員,不好處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就替他出頭了!那個村長就是一個垃圾!剛開始還不同意,後來我直接拿槍頂在他的腦門上,問他要命還是要錢!他嚇得立即跪在地上求饒了!」老廣得意的道。

「你牛真叉!巴掌、甜棗一起上!那梁爽的父母呢?他們是什麼意見?」金清石笑著道。

「他們不願意離開那裡,畢竟所有的親屬都在那裡!不過他父母已經同意了這門親事!」老廣笑著道。

「靠!這是什麼時侯的事情啊?怎麼沒聽你們說過?」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剛剛搞定沒幾天!你天天忙得要命!這種事情就是跟你說了也是浪費電話費!」老廣笑著道。

「石頭!我跟幾個兄弟商量了一下,準備辦一個集體婚禮!小志那邊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老廣那邊的問題應該也不大吧!現在就差強子了!他的小學妹還是大學生,所以可以還要晚兩年!」老謝高興的道。

「小志搞定了?這小子怎麼沒跟我說呢?下手挺快的啊!」金清石驚喜的道。

「小志是先上車后買票!牛叉的很啊!」老廣小聲的道。

「啊?出人命了嗎?」金清石連忙問道。

「嗯!小志天天把女朋友向老佛爺一樣供著!已經把兄弟們全拋棄了!」老廣點了點頭道。

「小志是輕易不出槍!出槍就出命!比某個同志強多了!子彈打了一卡車,可是就是打不中目標!」老謝向著老廣奸笑著道。

「叼你!不是我的槍法不準,而是艾麗雅的事業正處在巔峰,她不想太早的生子!」老廣瞪著眼睛道。

「老廣!你的意思是可以結婚了嗎?她家同意了?」金清石連忙問道。

「她父母已經同意了!雖然還有一族人不同意,不過問題應該不會太大!等忙完你的事情,我就跟艾麗雅去她家裡提親!」老廣開心的道。

「好!好!好!你們終於長大成人了!師父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金清石高興的道。

「晚上吃飯的時候,你準備帶誰去?」老謝小聲的道。

「王瑩啊!要不然大家參加婚禮的時候看到的不是同一個人,那多尷尬啊!」金清石立即回答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你過去的時候記得把少將虎皮穿上!強子的父母現在還沒鬆口呢!你要幫他一把!」老謝點了點頭道。

「沒問題!不過最好跟小志的父親也說一下!他可是一省之長!說話應該比我更有份量吧?」金清石想了想道。

「我都打過招呼了!到時候你別掉鏈子就行!」老謝認真的道。

「那我讓王瑩的父母也參加一下!兩個省長和一個少將應該夠份里了吧?」金清石想了想道。

「行啊!反正今天你做東!」老謝笑著道。

「那我趕緊通知王瑩訂一個大包廂,要不然這二十多個人怎麼坐得下啊!」金清石急著道。

「你看著安排吧!標準就按照國家元首的標準就行!」老廣點了點頭道。

「滾!」金清石立即瞪著眼睛道。

吃完早餐,大家開始陸陸續續離開別墅,金清石把沈雅交待的任務完成後,先是把沈晨送到了中南海,然後將車箱里裝滿煙和酒回到了總參的家裡。

王家這幾天一直人流不斷,王洪光的戰友、老部下;王志華一家三口的同學、同事都提前來到了王家,大家知道婚禮的當天送禮金不方便,所以都提前將禮金送了過來,不過,王洪光早就在別墅的大門上貼了一個公告:不收錢!不收物!只收心!

金清石剛剛走到別墅的大門口,突然發現一輛熟悉的武警車牌停在了大門口。

「怎麼回事?胡司令的車怎麼停在這裡?」金清石看著奧迪上掛著的武警總部的小號車牌,他心裡暗暗想道。

「參謀長好!」這個時候奧迪的前車門突然打開了,一個上校跳下汽車,立即向著金清石敬禮道。

「李參謀!你怎麼來這裡?首長呢?」金清石一邊還禮一邊微笑著道。

「報告!參謀長!首長去王總長家了!」李參謀連忙回答道。

「哦?首長跟王總長很熟悉嗎?」金清石好奇的道。

「我聽說首長以前是王總長的老部下!」楊參謀小聲的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你也別在車裡呆著了!跟我一起進去吧!」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我可不敢進去!進裡面的都是將軍級別的!」李參謀苦笑著道。

「這裡是我家!你跟著我進去還怕什麼?」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這..這…這是你的家?」李參謀吃驚的道。

「是啊!我老婆就是王總長的孫女啊!」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啊?原來參謀長就是王總長的孫女婿啊?」李參謀再次吃驚的道。

「你就別在里啊啊了!到了家門口,總要吃一顆喜糖吧?」金清石微笑著道。

「謝謝參謀長!這喜糖必須吃!」李參謀激動的道。 金清石帶著李參謀剛剛走進別墅里,就看到寬敞的客廳里坐著四個中將和一個上將,金清石連忙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的道:「首長好!」

「行了!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行了!這裡可是你的家!不用搞這些虛偽的東西!」胡德彬笑著道。

「司令!您可是真人不露餡啊!現在我才知道您和我爺爺是戰友!」金清石苦笑著道。

「如果知道了這層關係,是不是想讓我罩著你啊?」胡德彬微笑著道。

「司令一直都在罩著我!只是我沒往這方面去想!還以為我長得帥呢!」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哈!哈!哈!你是挺帥的!不過我對男人不感興趣!」胡德彬大笑著道。

「石頭!你把煙酒帶過來了嗎?」王洪光微笑著道。

「先拉了一車!明天我再拉一車過來!」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你先去拿十瓶和十條煙過來!」王洪不光點了點頭道。

「好的!」金清石立即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小李!你去幫一下參謀長!然後拿兩瓶酒放到車上去!」胡德彬向著李參謀微笑著道。

「是!首長!」李參謀立即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向著金清石快步追了過去。

「小胡!你回去跟大家解釋一下,這次是我們王家擺酒席,請的也都是王家的親朋好友,所以我也沒有讓他通知什麼人過來!」王洪光認真的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不過我可是一定要參加的!」胡德彬連忙回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