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是。」

青羽嘴上答應著,只要小姐肯順著老爺和夫人,別生出事來,她也少擔些驚嚇。

「輕歌,你沒事吧。」

鳳輕歌剛走出院門,隱藏在牆後面的燕昊就閃身擋住了她,並送上關切的問候。

對於他的出現,鳳輕歌先是一愣,繼而揚臉瞅他,彷彿在提醒著什麼。

燕昊忙把頭一低,「大小姐。」

鳳輕歌這才收回目光,從他身邊穿過,就在這時,虎飛嘯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到了燕昊,他想提醒鳳輕歌提防這個人,但他現在說不了話,只能又將眼睛閉上,想著等他恢復之後,就一掌劈死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當她抱著小貓來到前廳的時候,看到鳳靖峰正與坐在正位上將喝過的茶碗往桌子上放,見到她進門,手在空中停了一下,而坐在他對面的莫清婉立時起身迎了下來,渾身上下充滿了虛情假意,原本立在她身旁的鳳君敏則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白眼。

莫清婉迎上她,原本還陪著一二分的笑意,但鳳輕歌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就從她身邊穿過去了,倒把她給曬在那兒了,笑意在臉上僵了一下,隨之斂去,轉身。 就在她轉身的瞬間,正看到鳳輕歌毫不客氣的在她坐過的那個位子上坐下了,這讓她跟鳳君敏都頗感意外,這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居然如此的自高自大。

「喂,鳳輕歌,就算你要做王妃了,但這府里的規矩總還要遵守一些吧?」鳳君敏閃身面對著她質問。

「就算我不守規矩了,也輪不到你這個庶出的女兒來指責我吧?」

鳳輕歌原本就對她加害自己而耿耿於懷。

「大小姐,說話可得憑良心呀,就在剛才,可是我們家君敏救了你的命呢。」

莫清婉故意提醒著她,她當然知道自己的女兒絕不會那麼好心的,無非就是想讓鳳靖峰看清楚這個女兒的恩將仇報罷了。

「你不說我倒忘了。」

鳳輕歌的身子在椅子上挪動了下,轉向鳳君敏,「多謝妹妹的救命之恩,它日我一定會好好的報答你的。」

故意把報答兩個字語氣加重。

「誰稀罕你的報答?」

鳳君敏冷冷的側過臉去不看她,「我只是不想因為你的死,而給鳳府帶來災難罷了。」

「身為將軍府的大小姐,未來的虎王妃,為了一隻貓而不顧兇險,成何體統?」

鳳靖峰責怪著她,他可不是擔心女兒的安危,而是這個時候鳳輕歌萬一有個什麼意外的,他擔不起這個責任。

「還好我們家君敏,否則呀,可就……」

莫清婉故意引鳳靖峰注意鳳君敏這個救了他女兒的大功臣。

鳳靖峰果然看向莫清婉身後的鳳君敏,點了點頭,別的不說,就是那看兩個女兒時的眼神就不一樣。

「二夫人,你還是管好你的女兒吧,就她這個樣子,保不齊哪天就把小命給玩兒沒了。」

鳳輕歌已經決定要好好的給她點教訓了。

「爹,你看她還抱著這個丑東西,要不是它,也不至於掉到池子里去。」

鳳君敏用手指著鳳輕歌抱著的小貓,看樣子,鳳輕歌很在乎這隻丑貓的,能讓鳳靖峰下令將小貓丟掉或弄死,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鳳靖峰兩隻鼻孔重重的呼出氣體,目光落到了小貓身上,要說此時的虎飛嘯的確是夠丑的,身上的毛有一塊,沒一塊的,如同一隻癩皮貓,虧向來愛乾淨的鳳輕歌還能將之抱在懷裡,不嫌噁心嗎?


「來人啊!」

鳳靖峰都不願意多看小貓一眼。

「老爺。」

廳外馬上進來一名家丁,在他面身躬著身子等候吩咐。

「把大小姐抱著的這隻貓丟出府去。」

好歹自己也是個大將軍,而且馬上就要與皇家結親了,府里怎麼能養一隻讓人看一眼就倒胃口的東西呢,還差點為此讓鳳輕歌丟了性命。

「是!」

那名家丁答應一聲,轉而走近鳳輕歌,「大小姐,給我吧。」

「滾!」鳳輕歌斜睨了他一眼,兩隻白皙的玉手在小貓的身上,越發顯得白凈。

莫清婉心中暗喜,鳳輕歌越是這樣,才越不得鳳靖峰的喜愛,她這個做後母的不好當面中傷,便向女兒鳳君敏使了個眼色。

鳳君敏會意,馬上就轉到了鳳靖峰身邊,「爹,你看她什麼態度呀,為了一隻貓,居然敢違背父命,若真做了虎王妃,還會把您放在眼裡嗎?」 「好呀,那就把婚事退掉吧。」

鳳輕歌輕描淡寫的說出這句話,彷彿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鳳靖峰一副嚴肅狀,似乎對這個女兒也無可奈何,但還要擺出家長的威嚴來,「就算是做了虎王妃,難道還不認我這個父親了嗎?把這隻貓丟掉!」

竟然用了命令的口吻。

「那就把我一起丟掉吧。」

鳳輕歌站起身來,目光冷冷的劃過父親,在這個家裡,她不過就是一個與皇族結親的工具,誰又真正的把她當人看過?

聽到鳳輕歌的這句放,原本縮在她懷裡,還有些暈乎乎的虎飛嘯剎那間的清醒,著實感動了一下,但很快就又處於迷糊之中了,那兩隻眼皮再也抬不起來了。

「難不成,你要帶著這麼個東西嫁進王府?」

鳳君敏斜著眼瞅她,「雖然虎王眼睛看不見,但讓人知道你帶著這麼個丑東西出嫁,知道的是你執意如此,不知道的還道是將軍府有意而為之,丟得可是將軍府的臉,你說是不是呀父親?」

往鳳靖峰身邊又湊近了些。

鳳靖峰向來都對二女兒疼愛有嘉,感覺從她那張嘴裡說出來的話都是對的,自然而然的就站在她這一邊的,「君敏說的沒錯,我將軍府絕不允許養這種東西,拿走!」

說完,給了那名家丁一個嚴厲的眼神。

家丁不敢再耽擱,過去就要搶鳳輕歌手裡的小貓。

鳳輕歌把眼一瞪,射出兩道寒光,將那家丁嚇退,怔怔的如同嚇傻了一般,半晌才求救般的看向鳳靖峰。


「父親的話你都敢不聽?」

鳳君敏意在火上澆油,激怒父親,看她鳳輕歌還有好果子吃。

鳳靖峰也對她這樣公然違抗自己而惱火,原本在她出嫁之前不想惹她的,但當著府里的這麼多人,公然的頂撞自己,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哪還有面子?

「給我!」

鳳靖峰驀然站起,向鳳輕歌伸出了一隻粗壯有力的大手。

鳳輕歌身子一轉,正對著父親,嘴角微微的展開,流露出冷笑,彷彿在提醒他:不要以為是她的父親就可以為所欲為。

她居然一點都不怕自己?

鳳靖峰暗自吃了一驚,儘管他對於這個女兒向來不聞不問,但也知道她向來膽小怕事,近來卻為何屢屢頂撞繼母,連自己都不放在眼裡,難道真的是因為即將要成為虎王妃,而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心裡這樣想著,眼神里流露出恨意,若是任其縱容下去,自己這個做父親的還有尊嚴可言嗎?

「我說過了,要丟了它,就把我一併丟了!」

鳳輕歌的聲音很輕很慢,彷彿生怕對方會聽不清似的,絲毫沒有被對方的威嚴震懾住。

「你在要挾我?」


鳳靖峰越發的火大,略微眯起的眼睛如同要噴出火來一般。

鳳輕歌反而發出了一聲冷笑,「你要怎麼想,是你的事!」

鳳輕歌輕蔑的目光掃過他,慢條斯理的邁開步子向外走去,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在仇視著她,她亦不想面對,無神所有人,傲然的高昂著頭。

「站住!」

鳳靖峰的聲音低沉而憤怒。

鳳輕歌原本走的就很慢,在聽到鳳靖峰的聲音后,除了嘴角浮現了一抹冷笑之外,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鳳輕歌,你沒聽到父親的話嗎?」

鳳君敏一副打抱不平的閃身擋住了她的路,迫使她停下來。

鳳輕歌抬眸看她,嘴角那抹冷笑讓鳳君敏越發的氣惱,如果不是當著父親的面,她一定會衝上去抽這個不識抬舉的姐姐耳光的。

「君敏,不得無禮。」

一旁冷眼旁觀的莫清婉表面是在呵斥女兒收斂,實則是既讓鳳靖峰看到自己的賢惠,讓他自己看著辦。

鳳靖峰果然被激怒了,在這個家裡,身為一家之主,被頂撞,被無視,已經讓他忍無可忍,無數雙眼睛正盯著自己,如果就這樣放縱她離開,會成為府里的笑柄的。

鳳靖峰邁開步子,向她走去,鳳君敏往旁邊一閃,鳳靖峰站到了她站過的地方,與鳳輕歌面對面的站著。

鳳輕歌低垂的眼皮,根本就不看他,這一神情讓鳳靖峰越發的激怒他。

「啪」的一聲,就在所有人都注視著他們,在心裡猜測著即將要發生的情況時,鳳靖峰揚起的巴掌打在鳳輕歌的臉上,發出了一聲脆響。

如果鳳輕歌有所防備的話,這一巴掌絕不會打到她身上,當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時,她後悔自己太大意了,在這個家裡,幾乎所有的人都是站在敵對立場的。

她抬起手,手指在被打紅的臉頰上輕摸了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笑了,在別人看來,如同被打傻了一般。

「老爺息怒,大小姐馬上就是虎王妃了。」

莫清婉假裝好心的過來勸解著,隱藏著的卻是得意與對鳳輕歌的鄙視。

「就是做了虎王妃,那也是我鳳靖峰的女兒!」

鳳靖峰在說話時,兩隻眼睛是瞪著鳳輕歌的,這話表面上是在對莫清婉說,實則是說給鳳輕歌聽的,目光下垂,落到了她抱著的小貓身上。

鳳輕歌如同做好了防備,將小貓抱得緊了一下,用兩隻手護住了它,以防被鳳靖峰突然出手搶走。


「你是自己把它丟掉,還是交給別人處理?」

鳳靖峰每個字都不容反駁。

原本還處於迷糊中的虎飛嘯忽然又清醒了,在鳳輕歌的懷裡動了一下,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到鳳靖峰那張由於生氣而鐵青的臉。

這老傢伙怎麼了?

還在說把它丟掉的事嗎?

虎飛嘯又把眼睛閉上了,縮在鳳輕歌的懷裡,感覺是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反正這個女人會保護自己的。

他倒是心安理得了,卻沒有替鳳輕歌想過,她將面對多大的壓力。

鳳靖峰終於失去了耐心,不再等著鳳輕歌做出選擇,而是反手去抓小貓,這次鳳輕歌有了防備,不等他的手伸來,就一個閃身,原地轉圈,不但避開了父親的魔爪,還拉開了距離。

鳳靖峰一擊未中,如同傷到了自尊,身為大將軍,居然會失手,與此同時,鳳輕歌剛才的那個轉身,乾淨利落,儼然有高手之風,讓他不禁吃了一驚。

「你……」

鳳靖峰略微眯起的眼睛,如同在警告她不要惹火自己,否則後果自負。

鳳輕歌絲毫沒有被他震住,長期以來,在這個家裡,她就是一個受氣包,連下人們都不把她這個大小姐放在眼裡,就算她很快就要嫁人了,也要趁這個機會改變這一境遇。

見女兒如此的無視自己的憤怒和感受,鳳靖峰面子上更加過不去了,揮掌向她打去,在別人看來,如同要一掌將女兒擊斃一般的絕情。 鳳輕歌也想趁機試探一下他的武功,縱是自己的武功還沒有完全恢復,想必也不會慘敗的,因此,先是一閃身,避開了他的第一掌,緊接著就是接架相還。

「鳳輕歌,你居然敢還手?」

鳳君敏大叫著,巴不得父親一掌將她劈死方解心頭之恨。

廢話,不還手等死呀?

鳳輕歌在心裡嘟囔著,她可不想再死一回了。

鳳輕歌只能用一隻手來接招,另一隻手則要護著小貓,這樣一來,原本就沒有恢復的武功又打了折扣,縱是這樣,也讓鳳靖峰吃驚不小,一向柔弱的女兒幾時練就了這一身武功?

無論如何,鳳靖峰都不能輸在女兒手裡,那他這個大將軍將淪為別人的笑柄,因此,利用她護小貓的心思,一招緊似一招,越戰越勇,用一隻手迎戰,鳳輕歌有些力不從心了,要將小貓丟掉嗎?不,旁邊還有個虎視眈眈的鳳君敏,一旦小貓落到她手裡,必死無疑。

鳳君敏一直在伺機而動,她的手已經伸到了身後,握住了隱藏在腰間的鞭柄上了。

鳳靖峰看出她護貓心切,因此,將攻擊目標對準了小貓,一掌沖小貓擊去,鳳輕歌反手將小貓高高舉起,就在這一剎那,鳳君敏瞅準時機,抽出纏在腰間的長鞭向她舉在空中的手臂打去。

一個鳳靖峰就已經讓鳳輕歌疲於應對了,鳳君敏這忽然出手,讓她措手不及,為了躲避這一鞭,她不得不將小貓拋到空中,本想避開這一鞭后,馬上接住小貓,但鳳君敏顯然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搶先一步,縱身飛起,將小貓搶走了。

啊?

鳳輕歌的手落空了,小貓落到了鳳君敏的手中,而且她已翻身跳出圈外,正用手捏著小貓的毛略顯得意的向她示威呢。

「還給我!」

鳳輕歌不顧一切的向她衝去,完全忘記了還有一個鳳靖峰的存在。

就在她沖向鳳君敏時候,鳳靖峰不失時機的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反手扭在身後,隨即示意家僕將她綁上。


鳳家大小姐原本就不招人待見,既然老爺發話了,誰還會跟她客氣,馬上衝過兩名家僕將鳳輕歌扭住,給綁上了。

鳳輕歌的心忽得往下一沉,預感到自己正陷入危機之中,但她並沒有為自己擔心,兩個眼睛依然直直的落在小貓身上,在空中晃蕩著,只要鳳君敏手一松就會掉到地上,她完全相信,以鳳君敏的狠毒,絕對會在小貓落地的那一刻,再踩上一腳的,因此,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在替小貓擔心,自責自己害了它。

鳳輕歌被繩子綁住了,再加上那兩個見風使舵的家丁押著,根本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在鳳君敏手裡搖搖欲墜的小貓,一顆心也隨著它的搖晃而不安的跳動著。

「小姐——」

青羽從外面跑進來,「撲通」一聲就跪到了鳳靖峰的腳下,「老爺,求求你,放過小姐吧。」

伸手抓住了鳳靖峰的衣擺。

「滾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