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既然是合作關係,我自然要將利益最大話,如果我的合伙人你……從吳局長變成吳市長,會不會更有利於我們今後的合作?」

季蘇菲丟出的誘惑徹底的震驚了吳東清,他原本只是想要將劉長山和那幾個排擠他的高層幹掉,那樣就不會做個空有頭銜的警察局局長。


卻沒想到,季蘇菲會有這麼大的野心,市長……會不會太虛幻了?

「你有把握?」吳東清盯著季蘇菲的眼睛炯炯有神。

季蘇菲端起果汁喝了一口,「不是我有沒有把握,應該要有把握的人是你,畢竟市長這個位子,不是我來坐!」

吳東清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想都不曾想過的事,談什麼把握?

「我知道你後面也有自己的一部分勢力,如今青市局面越混亂,對我們越有利,等到黃龍和劉副局長還有宋市長之間有了猜忌時,我們再動手不遲!」

季蘇菲在等,等這些往日的「同盟軍」狗咬狗,那時候他們便是坐收漁翁之利。

「如今劉長山還有宋軍(現任青市市長)都已經焦頭爛額了,我看他們最近火氣特別大!」

想到過去擠兌自己的那些個人最近上火糟心的模樣,吳東清就覺得解氣。

「稽查隊隊長和你的關係如何?」季蘇菲漫不經心的問道。

「一般!」吳東清想了想,「不過稽查隊隊長顧寶龍這個人,我有些看不透,說好聽了就是有自己的原則,說難聽了就是牆頭草!」

「你要出手,要麼就是讓上面派人幫你,要麼就是出動自己底下的人,可目前看來,警察局的人多是聽劉長山的話,對你多是敷衍,稽查隊隊長有帶人搜查的權利!」

「你的意思是……」

「太圓滑的人有時候更難對付,找個機會和這個顧寶龍挑明了,讓他站穩隊伍,若是他繼續這樣搖擺不定,直接划入對方的陣營,然而向上面求助!」

「若是向上面的人求助,只怕沒那麼容易出手!」吳東清也有自己的考量。

「所以顧寶龍的態度很重要!」季蘇菲淡淡的說出這麼一句話,吳東清也算是明白了。

「宋軍橫霸青市這麼些年,他的後台也是很硬的!」吳東清擔憂道。

「他的後台被拆了!」季蘇菲的話讓吳東清心驚,看季蘇菲的目光里多了幾分懼意,這個少女果然狠,幸好自己不是與她為敵,若不然只怕下場也會這般悲慘。

季蘇菲和吳東清又談了一些話,終於在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吳東清起身笑道:「晚飯時間到了,走,吃飯去!」

「不了,謝謝,我得回家去了!」季蘇菲婉轉的拒絕,「家裡人還在等!」

吳東清可不願意就這麼放走季蘇菲,他希望能抓住季蘇菲這顆「大樹」,自己兒子與她年紀相仿,這樣的女生若是能進他的家門,便是上輩子燒了高香。

想起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吳東清就來火,帶回來是什麼女生?

「談好了?」李麗看到兩人走出房間,笑盈盈的說道,「就等你們吃完飯了,快來坐,蘇菲,這邊!」

李麗對著季蘇菲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位置,季蘇菲抱歉的笑了笑,「謝謝你的好意,家裡人還等著我回家吃飯,這次月考成績不錯,我爸給我買了螃蟹做獎勵,我不能拂了他面子!」

聽到季蘇菲說家裡有螃蟹吃,吳東清的兒子吳晶發出一聲嗤笑,明顯的是對季蘇菲的不屑和鄙視,就連旁邊的女朋友也輕蔑的笑了。

李麗瞪了兩個人一眼,笑呵呵的說道:「原來你喜歡吃螃蟹,早說啊!」

季蘇菲沒有說話,無聲的拒絕已經讓吳東清和李麗明白了她的堅持,吳東清也不再勉強,既然他和季蘇菲建立了合作關係,那麼來日方長。

「那過些日子你可要來走動走動,阿姨給你做螃蟹吃!」李麗起身送季蘇菲的時候,又囑咐了幾句。

「吳晶,送蘇菲一下!」吳東清命令道。

「我很累,為什麼要我送……她自己會走……」吳晶的話在吳東清厲色的眼神下終於退縮了,不甘的起身去送人,他的女朋友害怕一個人面對吳東清夫婦,起身說要一起去送。

三個人走在樓梯上,吳晶的女朋友小慧怨毒的瞪著季蘇菲的後背,她妒忌這個女生,更害怕季蘇菲會搶走吳晶,吳晶是她好不容易勾引到手的,知道吳晶的家境背景后,她就使出渾身的手段勾住了吳晶。

任何一個女孩都有灰姑娘的美夢,她也是,吳晶就是一個白馬王子,家裡有錢有權有勢,是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對象,當初她勾到手以後,在一幫姐妹面前得意了好一陣子。

眼前這個叫季蘇菲的明顯很得吳東清夫婦喜歡,看得出來他們甚至有心要撮合季蘇菲和吳晶。

不行,她絕對不能讓任何人毀掉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她不要再過那種什麼都沒錢買的日子,她要做少奶奶。

這樣想著,小慧下台階的步子快了一些,意圖踩住季蘇菲的後腳跟,裝作不小心把她推下樓梯。

季蘇菲眯起眼眸,在身後人靠近的時候,突然側身讓到一旁,小慧只覺得腳下一空,整個人都撲出去了,直接趴著從樓梯上滑下去了,最後狼狽的趴在平地上。

「小慧!」吳晶明顯是嚇了一跳,趕緊下去扶起小慧,「你沒事吧?」

此時的小慧狼狽不堪,雖然受傷不嚴重,可胳膊和小腿上也擦破了幾塊皮,只見她淚眼盈眶,「疼……沒事……是我不小心摔倒的,你別怪她……」

小慧嘴上說著善解人意的話,心裡卻是咬牙切齒,太丟人了,這種姿勢滑下來,她又穿的裙子,幸好現在沒有別人,若不然她就太丟臉了。

又是這種無辜的裝逼白蓮花!

季蘇菲完全無視了兩人,漫不經心的從他們面前走過,一步一步的繼續下樓。

「你站住,道歉,給小慧道歉,你推到了小慧!」吳晶怒喝一聲。

------題外話------

推薦好友的新文《無敵空間之權少的狂妻》:

【劇場之養女成妻】

再一個某日——

「凰兒,咱們都已經這樣那樣了,是不是把該辦的都辦了?」

「不是已經都辦了么,昨晚上?」

「我說的是咱們的關係該變一變了。」

「不是已經變了,難道你還想讓我叫你老子?」

「…」某少黑線,「我是說領個本本,上面寫上咱倆的名字,然後蓋個戳!」

某女點頭,「這個可以有。」

於是,某少歡天喜地領著某女去領證,當紅本本拿到手,某少眼珠一轉,開始盯上了小妻子的肚子。

於是,經過各種纏綿不休,三個月後…


「權戰天,我跟你沒完…嘔…」

某少低頭哈腰,一張妖面陪足了小心:「好好好,等你生下了咱們的寶貝,老公隨你搓圓捏扁。」 季蘇菲完全沒有要理會吳晶的意思,繼續走著自己的步伐,吳晶何時這般被人無視過,原本今天回到家面對父母那態度,就是一肚子火,此刻看到季蘇菲這樣無視自己,更是惱火。

吳晶蹭得跳起來,衝上前一把拽住季蘇菲,「給小慧道歉!」

季蘇菲停下腳步,回眸冷漠的看著吳晶,那眼神涼薄的彷彿是在看一個死人,「她說是她不小心摔倒的!」

吳晶一頓,粗聲粗氣道:「小慧那是善良不和你計較,我可不會放過你!」

吳晶說白了心裡也明白剛才季蘇菲走在前面,怎麼都不可能是季蘇菲把小慧推下去的,但是他就是想要借題發揮,出一口惡氣。

「吳晶……算了,我沒事的……」小慧又開始發揮她的楚楚可憐。

季蘇菲甩開吳晶的手,吳晶幾乎都沒有察覺到季蘇菲是怎麼將自己的手臂從自己的手中抽出的。

季蘇菲走到小慧的面前,每一個腳步都讓人毛骨悚然,好似死神的腳步,小慧驚恐的看著季蘇菲的眼睛,來不及掙扎,呼吸便是被季蘇菲扼住了。

吳晶驚恐的看到小慧整個人被季蘇菲掐住脖子提起來,定在牆壁上,「自作孽不可活,我要殺你何須玩這種小動作?」

正在這時候,樓梯口傳來吳東清呵斥聲:「吳晶,你幹什麼? 魔情障 ?」

季蘇菲抬眸看到吳東清下樓了,這才鬆開手,小慧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吳東清心裡的石頭也落下,這一刻吳東清才感覺到,對這個少女的恐懼。

季蘇菲涼薄的目光讓吳東清心咯噔一下,他不希望因為兒子的愚蠢和一個外人的闖禍毀掉自己的前程,他好不容易從季蘇菲身上看到希望,他不能讓季蘇菲對自己失望。

吳東清幾乎是衝下樓,劈頭蓋臉的給了吳晶一個耳光,「蘇菲,對不起,我兒子太不懂事了,你別和他計較!」

「沒關係,想來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季蘇菲點點頭,側身離開。

伊人淺笑醉雲州 ,「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打我?她是什麼東西?不會是你在外面養的小賤人吧?」

「滾!」吳東清更是窩火的吼出來,他是失望,對自己兒子的失望,他就不明白,這個兒子怎麼就這麼叛逆,和自己越來越遠,他越來越不知道如何管教這個兒子了。

季蘇菲沒有理會這對父子的矛盾,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她更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就破壞了自己和吳東清的合作,再者,吳東清心裡也有了數,以後會更加註意。

剛才那麼做,既是給那個女生教訓,也是殺雞給吳東清這隻猴看,不要妄想背叛她季蘇菲,否則,她殺他一樣可以易如反掌。

季蘇菲回到家時,一進門就聞到螃蟹的香味,原本冰冷的眼眸也柔和了許多,「我回來了!」

「回來了,準備吃晚飯!」大約因為明天是中秋節,大約因為季蘇菲考試成績很理想,季建平的心情十分的好,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意。

季蘇菲走到餐桌邊坐下,蘇美芬已經盛好飯菜上桌了,一個土豆絲、一個青菜豆腐湯還有一盤青椒肉絲,「吃飯!」

季蘇菲回頭看了一眼廚房,「螃蟹不端上桌嗎?」

季蘇菲心情很不錯,她以為父母是疼惜她,想把螃蟹留到最後給她一個人吃,一般來說,父母都會習慣把好吃的東西省給孩子吃。

季蘇菲正想孝順的表示好東西大家一起分享時,季建平和蘇美芬接下來的話讓她原本愉悅的心情瞬間冰冷了。

「買了八隻螃蟹,明天是中秋,帶四隻到你爺爺奶奶那邊一起吃,林瓏明天也去!」這是季建平說的話。

蘇美芬隨即補充一句,「這次國慶長假,宇成要去你外公家,我們到時候一起去,還有四隻螃蟹帶過去,你和宇成一起吃!」


蘇宇成,蘇美芬的侄子,季蘇菲的表弟,蘇美芬素來疼愛娘家這個侄子,大約因為那是蘇家的後代子孫。

季蘇菲盯著桌子上的菜,心底一片冰冷,怒火中燒,他們再次讓她失望了。

無論到什麼時候,他們都只會想到各自「娘家」的人,她季蘇菲才是他們的女兒,難道她就這麼沒用? 替嫁謀愛

若是前世,季蘇菲定是會火爆脾氣的發火將桌子掀掉,大聲指責他們偏心,但是這一世……她心寒了,片刻后,季蘇菲平靜的吃飯,沒有任何錶示。

原本以為季蘇菲多少會喊委屈的季建平和蘇美芬看到女兒這般平靜,心底反而一陣不安,蘇美芬喏喏的說道:「人不能自私,是不是!」

「我知道,我什麼也沒說!」季蘇菲淡淡的應了一聲,原本被擱下的那個計劃再次被想起。

自私?沒錯,季蘇菲承認,她是自私的!她從來都不是聖母瑪利亞,更不是善解人意的「白蓮花」。

人之本性就是如此,不是嗎?或許有人會說,有好吃的,本就該自家親戚一起分享,不該一個人吃獨食,獨食難肥!

但季蘇菲看來,若一開始就決定買螃蟹去鄉下一起吃,是一回事;借著獎勵她,把本該屬於她的東西拿去分享,就是另一回事!

季蘇菲並不是真的要吃螃蟹,以她現在的錢財,別說螃蟹,就是鯊魚,都一樣能吃到。

季蘇菲就是爭得一口氣,一口怨氣,哪怕他們說單獨留下兩隻在家裡給她一個人吃,她也不會這般生氣。

「今天我打電話問過林瓏的成績,她考的不錯,全班第四名!」季建平慢悠悠的說出這句話,語氣中有幾分得意。

季蘇菲這一刻知道,難怪季建平今天這麼心情好,一個是自己的進步,另一個是他們季家的「才女」再次為他們老季家爭光了。

------題外話------

推薦丫丫新文《空間億寵之鬼手萌妃》:

她是風家的恥辱,卻有幸靠八字翻身,成為一代沖喜王妃。

姨娘翻眼,聯合庶妹,明槍暗箭。

爹爹貪財,與自己不過錢上說話。

所幸,空間在手,一雙鬼手妖嬈,做得王妃,行的經商,更會妙手回春。

問夫君?

「少卿,想要當皇上嗎?臣妾助你!」

王爺道,

「愛妃,這萬里江山再美好,也不及你回眸一笑」 中秋這日一大早,季蘇菲一家便是出發去鄉下的爺爺家過中秋節,臨走時,季建平除了拎上幾盒月餅,還不忘將那四隻螃蟹裝好帶走。

蘇美芬開著電動車載著季蘇菲,季建平則是騎著一個自行車叮咚叮咚的跟在後面,家裡就這麼一輛電動車,季建平是唯一的男人,自然騎自行車的活兒落在他頭上。

蘇美芬一路上心裡十分不爽,便是和季建平絮叨著開始發牢騷,無非是覺得季建平太沒出息,他兄弟一家這會兒早就開著小麵包車到家了。

季蘇菲原本是不想來的,但最終還是想要看看季建平對自己的態度,這也許就是她放任自己給季建平和蘇美芬最後一次的機會了。

果然,到了鄉下爺爺家時,叔叔季建明一家已經坐在院子里聊天了,那輛小麵包車就停在院子里,引得不少鄰居羨慕。

老太太臉上有光,對叔叔季建明一家更是殷勤了,除了季建明一家到了,季蘇菲的姑媽一家也早就到了。

依著道理,這樣的節日,姑媽應該是隨著姑父去公婆家過的,可惜姑父上面的兩個老人早就死了十年,自然每年大大小小的節日,姑媽一家都是到娘家來過的。

「爸、媽!」季建平進來的時候便是打了招呼,一邊將螃蟹送到廚房去了。

老太太雖然笑著應聲,可眼睛里還是露出幾分瞧不起季建平一家的色彩。

「哎呦,今天可是不錯,還有螃蟹!」老爺子看到螃蟹的時候,眼睛都亮了,隨即對自己的大外孫說:「小安,你大舅給你帶螃蟹來了!」

洪安是老爺子的外孫子,和季蘇菲一樣大,老爺子和老太太卻是極寵這個外孫子,他們本就重男輕女,家裡偏偏沒有個孫子,這外孫子雖然不姓季,可到底也是個孫子。

「怎麼才四隻?」洪安素來被兩個老人寵壞了,說話也是從來沒有半點分寸,在這一點上,他們一家子怎麼都比不得二叔季建明一家的世故圓滑。

季建平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有些難看,他對這個大外甥並不喜歡,大約是因為和自己姐姐沒有什麼太多來往,再者,他腦子還是清明的,洪安說到底還是姓洪。

重點是,洪安這個人可謂是不學無術,成績差、沒禮貌,無論是季建平還是季建明,都不喜歡他。

「喲,瞧瞧,小安這嘴都拱起來了,喜歡吃螃蟹,下次舅媽買給你吃!」二嬸林紅素來會說話,這種哄人的空頭支票從來也不見實現過。

季林瓏看到季蘇菲來了,便是笑眯眯的迎上去,「蘇菲,你這次月考考的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