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5 月 9 日

「教授,學校不能用變形術懲罰學生!」弗雷德據理力爭,事情已經連累到自己了,他也無法再隔岸觀火了。

「這才剛開學,我們還什麼錯都沒犯呢!」喬治一邊說,一邊捅咕艾達,讓她趕緊想個辦法安撫住麥格教授。

麥格教授說道:「沒看出來兩位韋斯萊先生居然對校規這麼熟悉,可是你們犯錯誤的時候,你們爛熟於胸的校規記到哪裡去了?」

「下次再有任何事,我都會第一時間向您求助的!」艾達說道,認錯,堅決認錯,麥格教授一定會寬大處理的。

麥格教授果然滿意地點了點頭,她將課表遞給了艾達,然後對著雙胞胎說:「我看你們兩個校規背的很熟,所以下次再犯錯誤就是知法犯法,到時你們兩個就收拾收拾東西去貓頭鷹棚屋住吧!」

搞定了自作主張的艾達,又敲打了雙胞胎,麥格教授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她覺得只要穩住艾達和雙胞胎,今年就有希望爭奪學院杯,她可不想再看斯內普那得意的臉色了。

「她是不是更年期了?」弗雷德看著麥格遠去的背影小聲嘀咕。

「應該早就過了吧!」喬治想了一下說道。

「無論是媽媽,還是麥格教授,」雙胞胎一起看著艾達繼續說道,「還有艾達,女人果然都是可怕的生物。」

中午的時候,艾達去了圖書館,她要去刷學科進度了,這個暑假她已經落下太多了,這個學年她需要更加努力才行。

雙胞胎和李·喬丹一起離開了休息室,他們打算帶著加隆在城堡里轉轉,他們要好好地照顧加隆長大,等它長大的那一天,雙胞胎就帶著它去找洛莉斯夫人單挑,給這隻臭貓一個深刻的教訓。

加隆是拉布拉多犬,性格溫和沒有什麼攻擊性,雙胞胎還用牽引繩牽著它,其實是沒什麼危險的,但是艾達還是給加隆做了一個嘴罩,防止它意外咬人。

雙胞胎帶著加隆去了海格的小屋,海格很喜歡小加隆,牙牙更喜歡,它一直往加隆身邊湊合,要不是雙胞胎攔的及時,牙牙估計就給小加隆洗了一個澡了。

在他們離開的時候,海格還給加隆準備了一大包零食和玩具,這些東西都是牙牙的,但是牙牙一聲都沒叫,尾巴搖的更加歡快了,和三檔電風扇一樣。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艾達抱著一摞書回到了公共休息室,雙胞胎和李·喬丹圍著加隆,而加隆則是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和在寵物店時一樣。

她剛將書本放下,加隆一下就躥進了她的懷裡,委屈的直哼唧。

艾達也發現了,沒事的時候加隆完全不想理她,就好像她身上有味一樣,可是它一旦受到了驚嚇或者感到委屈的時候,就會跑來找自己,粘著自己。

抱著加隆的艾達一臉疑惑地看著雙胞胎,等待他們兩個的解釋。

雙胞胎對視了一眼,弗雷德開口說道:「我們下午的時候不是帶著加隆出去轉轉嘛……」

「還去了海格那裡,海格還送了好多東西。」喬治繼續說道。

艾達看著他們,看著雙胞胎怎麼往下編。

「回來的時候吧,剛好遇到了洛莉斯夫人。」

「就屬於是狹路相逢吧,然後就這樣了。」

懷中的加隆依舊在哼唧,顯然這隻幼犬沒打過身經百戰的洛莉斯夫人,雙胞胎滿心想著將來讓加隆教訓一下洛莉斯夫人,卻沒想到被人家先下手為強了。

怪不得委屈到來找自己了,原來是出師未捷啊!艾達想著,她舉起加隆查看了一番,發現它沒有受傷,估計只是被打的有點慘。

艾達坐在扶手椅上擼狗,撫慰加隆受傷的心靈。雙胞胎和李·喬丹開始琢磨著復仇的計劃,報仇的對象不是洛莉斯夫人,而是費爾奇,他們總不能真的去報復一隻貓不是。

三個男生圍在一起嘀嘀咕咕,偶爾還會發出幾聲壞笑,顯然他們已經想好怎麼對付費爾奇了。

明天就要正式上課了,艾達對新來的格洛弗·塞西爾滿是好奇,希望這位教授能好好承擔起黑魔法防禦術課的職位,而不是像他的前任一樣瞎搞,艾達想踏踏實實地過一年學校生活。 「太倉失火,天助我也啊。」

高月站在城中的一個閣樓上,望著遠處太倉著火的大火,她嘴角勾勒出來一絲微笑,隨之,叫過來一個手下。

「馬上把這個消息,傳回國內,告訴父王,唐軍沒了糧食,我倒要看看,他們拿什麼,與突厥,與我高句麗交戰。」

……

天亮了。

持續了一整個夜晚的大火,也終於漸漸的開始熄滅了。

不過,這火卻不是被撲滅的。

原因非常簡單。

大火哪裡是這麼容易被撲滅的啊?

何況,當下的大唐,也沒有什麼救火的工具,只能夠靠著人力,提過來一桶一桶的水來救火。

可是,這點水又能夠撲滅多大的火啊?

所以,即便是下令讓大軍前去救火,可是事情卻是根本沒有得到解決,相反,大火一燒,便整整燒了幾個時辰,直到現在,那皇城的背面,太倉所在處。

仍是一片的煙霧升騰呢。

而隨著太倉著火。

預備著參加新一日早朝的一眾官員們,一個個也是面色沉重,尤其是房玄齡等人,至於原本要在今天早上,帶領大軍出征的李靖等人,也面露凝重,呆在原地。

嗯,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只讓大軍上路,但是沒有糧草。

那打什麼仗啊?

走在路上,每日行軍累死累活,還不給吃的。

只怕是用不了多久,士兵們就會直接的嘩變了。

畢竟,皇帝老兒,還不差餓兵呢嘛。

而與此同時。

李恪也出現在了這朝會開始的時間裡。

他是親王,是有資格來參加朝會的,此刻,看著那一眾一臉愁容的大臣,和那人群里,同樣滿臉的悲愴,正站在百官之首的位置上,等候著早朝開始,然後,步入到大殿裡面的長孫無忌。

李恪的嘴角,勾勒出來一絲冷笑。

原本吧。

他還覺得,收拾長孫無忌,需要待到過一段時間才能收拾。

可是現在嘛。

哼哼,既然後者這麼迫不及待的找死,燒了太倉,那就現在動手好了!

而且,這現成的罪名,也不用將來再找了!

想到這裡,李恪嘴角勾勒出來一絲冷笑。

這時候,遠處,隨著三聲的凈鞭響起。

大殿里,傳出了太監王海那悠揚的聲音。

「皇上駕到,諸臣入朝。」

一時間,群臣們紛紛排好隊,依次的步入到大殿內部,步入其中之後,眾人只見到,大殿裡面,李世民面色沉重的端坐在龍椅之上,此刻,眼圈發黑,面色蒼白。

見到眾人進來之後,也是一副沒精打採的模樣。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時候,空氣里傳出了一眾大臣們行禮的聲音。

李世民一揮手,示意眾人平身,隨之,這才開口。

「諸位愛卿,昨夜發生的事情,想必諸位愛卿,已經知曉了吧?」

「回稟皇上,臣等知道了。」

一眾大臣們低聲說道。

不敢直視李世民陛下的龍顏與目光。

嗯,太倉失火,損失慘重,光是平時,就足夠天子大怒了,更甭提當下還是大戰在即,糧草軍需奇缺的情況下。

這種時候,如果惹怒了李世民。

那別說誅連九族了!

誅連十族,都不是不可能!

所以,眼下還是不要觸李世民的霉頭比較好,否則,萬一他一生氣,把你給砍了,你上哪說理去?

而與此同時,李世民卻是苦澀一笑。

「既然知道了。」

「那,朕也就不多說些什麼了。」

說罷,但只見到李世民的突然間暴跳如雷起來。

「可是,這麼大的事,總得有人負責吧?司農寺大司農何在?」

「臣在!」

人群裡面,走出了一個戰戰兢兢的大臣,他是九卿之一的大司農,位高權重名叫謝升,不過,此時的他,卻顯得那樣的惶恐。

原因非常簡單。

太倉失火。

太倉又是他的管轄之內,身為大司農,他是脫不了干係的。

丟官去職是小。

掉腦子,也不是不可能啊!

「你是司農寺大司農,太倉失火,你難辭其咎,告訴朕,這一夜過去了查出來是怎麼回事沒有?」

「回稟陛下。」

謝升猶豫片刻,然後說道。

「太倉失火的大致原因,已經查出來了。」

「哦?是什麼?」

李世民頓時眉頭一挑,質問道。

「殿下,是守衛太倉的一個老更夫,在昨天夜裡,喝醉了酒,然後,失手打翻了燈,隨後,釀成如此大禍的。」

謝升解釋。

「那此人現在何處?」

李世民質問道。

「現在,現在已經被收押了!」

謝升連忙的說。

「提溜上來!」

空氣里,響起了李世民憤怒的聲音。

不多時,那個更夫被帶了上來,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個被張永給找來的替死鬼老張。

一上來,他就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皇上,皇上,小的有罪,小的有罪,小的當時不該貪圖那一杯酒,然後燒了太倉,釀成如此大禍,皇上您要是想責罰的話,就責罰小的一個人就成了,千萬別牽連了其他大臣。」

「哼,你認罪認的倒是痛快。」

李世民憤怒的看了眼這更夫,恨不得將其給碎屍萬段。

他一個堂堂的大唐天子,費盡心機,所謀劃出來一切,竟然,竟然都因為一個更夫而毀了。

想到這裡,他李世民怎麼能不憤怒了?

「你認罪了,不過,謝升。」

「臣在。」

謝升連忙的站了出來。

「你有失察之過,來人,革去官職,從來永不敘用!」

「是。」

謝升長出口氣,然後,跪倒在地。

「罪臣謝升,愧對皇上啊。」

而李世民,卻沒搭理他,而是繼續的問道。

「另外,太倉吏何在?」

「回稟皇上,此人官階太低,沒有資格出現在朝堂之上,不過,犯下了如此大錯,他也知道罪責所在,所以,一直在宮外候著呢。」

「帶他進來。」

李世民沒有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