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放過你,不是我李浩然的處事的方法!」

李浩然眼中一片陰冷,看著眼前的火熔天沉聲說著。

嗖!

話音落下,李浩然撲在了火熔天的身上。

啊……

凄厲的吼叫在李浩然的識海之中響起,久久不曾斷絕。


在兩人的精神意志碰觸到一起的時候,融入李浩然靈魂之中的魂毒,被火熔天的精神引燃,化作了一團毀滅精神靈魂的火焰,噼里啪啦的燒個不停。

也在此刻,李浩然左手上面傳來一股震動,沉睡的幽毒鳶尾化作了無邊的氣浪,將被斬斷了魂絲的毒,從李浩然的血肉之中勾動出來,化作了自身的養分。

在吞噬李浩然體內之毒的時候,幽毒鳶尾又一次發生了異變,圖案變成了灰紅色。

許久,猶如枯木一般的李浩然,慢慢恢復了生機,身上的氣息更是一點點的釋放出來,重新醒來以後的李浩然,有一種重獲心神,逃脫枷鎖的感覺。

魂毒被火熔天的靈魂徹底的點燃,被魂火焚燒化去,為此李浩然也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不過饒是如此,李浩然仍舊是覺得一身輕鬆。

「呼!枷鎖以去,我的靈魂輕鬆了許多!……咦!幽毒鳶尾又有了變化,出現了魂毒的一些特徵……哼!夏海天竟然給我用這種毒,看來他本就不打算真的用我……」

李浩然吐出了一口濁氣,看著身前仍舊在他觸摸中的神晶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在他低頭看到了左手上的幽毒鳶尾之時,臉色微微有了一些變化。

魂毒是一種慢性毒,寄居在中毒者的體內越久,等到爆發的時候,越會猛烈。幸而李浩然中此毒的時間不長,若不然僅憑一個神族的靈魂,根本無法解開此毒。

無毒一身輕,在解開魂毒之後,李浩然覺得他的思維比以前變得更加清晰了起來。

「吸收了這魂晶吧!」

許久,李浩然才從思考之中醒來,看著眼前僅剩下了一團精純的精神,心頭一動,將自己的精神力量引導出來,碰觸到了神晶的膜壁。

嗡!

空氣之中,忽然出現了一絲顫動,緊接著李浩然還未施展任何的同化手段,就感覺到了一股猶如汪洋般的精神湧入了他的體內,朝著他的識海之中涌去,其中有一小部分被封竅內的力量之源移動,湧入了力量之源內。

這一個過程,好似在洗熱水澡一般,讓人舒服的同時,也有一種水流從身上流過的光滑感,更有一種讓人振奮的精神波動。

神晶內的力量,好似無窮無盡一般,讓李浩然陷入了一種不願意醒來的溫暖之中,他覺得自己的大腦越發的清晰起來,雙眼更加的明亮了,思考問題的時候,一個念頭可以生出萬千個想法。

最為讓他振奮的是,他覺得自己好似一台永動機一般,好似永遠都不知道疲倦一般。

猶如洪水一般的神晶,帶給了李浩然無盡的好處,也讓他的精神意志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倘若有人在房間裡面的話,定然會發現此刻的李浩然周身包裹著一團類似晶片的東西,讓他看起來神秘無比。

咔嚓!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浩然感覺渡過了一個世紀的時間一般,在朦朧之中,將睡將醒之時,耳邊傳來了一個玻璃破碎的聲音,緊接著他的精神一振,從那種溫暖之中清醒了過來。

「咦……我……」

還未睜開眼睛,李浩然僅憑藉他的精神力量,就將整個房間裡面的一切東西看的通透無比,甚至連那些傢具內的物質成分都看的清清楚楚。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精神念頭能夠擁有的能力!

「我的精神念頭得到了提升……識海內有一顆猶如太陽一般的巨大念頭……」

李浩然念頭一轉,在識海之中看到了一顆火紅色的念頭,這顆念頭強大無比,比他周身所有的念頭都要強大,似乎一下子就能將他的靈魂破碎一般。

「儒門傳世經典《精神世界》之中有過講述,人的精神擁有無限的成長性,只要力量足夠,可以進化出神念、神識,這種進化是力量的進化,可以修鍊攻擊性的精神攻擊之法,亦可以作為防守的力量使用……」

「不過,我的這一枚念頭絕對不是神念,也不是神識……它雖然強大,可我卻覺得它倒好像是一個博學的學者,那種氣質和氣息,有一種天地自然,返璞歸真的感覺……難道它是另外一種念頭……」

李浩然腦中浮現了一個又一個的想法,這一次的思考他僅用了極短的時間,就讓他找到了源頭,看清了這枚念頭的作用。

「天識!……《識之海》中有一篇這樣說,人擁有複雜的感情,也擁有極為廣饒的知識和念頭!你的念頭中,蘊含的知識較多的話,可以進化出天識,這種念頭不能帶給你任何的攻擊,卻能夠讓你很輕鬆的感悟道法,感悟天地,感悟一切力量……」

緊接著,李浩然將記憶中的一段話慢慢講述了出來,在說出這一段話的時候,李浩然的身體隱隱興奮的顫抖了起來。

他終於知道,自己的這枚念頭,是他在汲取了無數典籍知識之後,慢慢有了雛形,這一次在得到了神晶中的力量之後,才將它徹底的進化出來,化作了李浩然的感覺天識。

有了此識,李浩然可以很輕鬆的將任何的武技學會,更能夠開創出他想要的武技,這一切對於他來說並非困難。

「哈哈!太好了!」

李浩然哈哈一笑,興奮的說著,恨不得現在就想要嘗試一下。

不過,這一個衝動被他很快壓抑了下去,他必須要將自己的傷勢修復,如今他舊傷加上新傷,已經讓他病入膏肓。

嗡!

在徹底的平心靜氣之後,李浩然拿出了從應天手中得到的古本的傳奇故事書,將內中的墨元氣引入體內,配合他封竅內的元氣修復著體內的傷勢。

噗!噗!噗!

這個過程中,李浩然連吐了三口污血,才算是將體內的傷勢穩定,然後又吞噬了一枚千獸血丹,修復穩定的傷勢。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又是數個時辰的時間,李浩然方才將千獸血丹的力量徹底的煉化,將他的傷勢修復。

「可惜!這千獸血丹固然珍貴,可對於我來說只能夠當作是療傷的葯使用!」

李浩然看著手中的這一瓶千獸血丹,長長的一嘆。

在方才,他療傷的時候,試圖將千獸血丹內蘊含的血肉力量融入他的血肉之中,可他驚奇的發現,他的血肉之中蘊含的墨元氣,竟主動排斥起了這種力量。

最終,千獸血丹的力量僅讓他使用了半成不到,剩下的那些都化作了東流水。


「浩然正氣書暫且不去看!我先看一看刀意!」

李浩然手中拿著幾本書,在將這些典籍一一甄選之後,最後將浩然正氣收入藏玉,僅留下了夏海天贈送給他的《刀意》武技。

「刀為天地霸者殺戮之兵,刀出天滅,地崩,人亡,萬物皆臣服!意因情生,化為執念,一瞬千里,無形之中驚起波瀾,可殺人,亦可救人,更能夠毀滅天地!情因刀動,意隨刀出,兩兩相合,始化刀意。……」

看著武技中的介紹,還有內中傳授的如何修鍊刀意的方法,這讓李浩然大開眼界,心中怦然而動,隱隱有一股不屈的精神意志在他觀看武技之時躍出體外,在空氣之中發出了一聲聲的鳴叫。

此音如龍吼,如鳳鳴,聞之心悸,看之心動。

李浩然這一路走來,支撐他的就是不屈的意志,從最初他想要踏入武道,為了不再受人欺負,到現在他要斬斷棋局,跳出棋盤,逍遙縱橫,不再受到任何的束縛,這個過程讓他的意志變得更為強大,也讓心中那不屈的精神化作了一切力量的支柱。

就是這不屈的精神,在他閱讀這本武技的時候,透過天識那強大的感悟之力,從他的情緒之中分離出來,化作了一股不屈的意。

這股意,並未和刀融,卻擁有了讓人忌憚的力量。

「這麼快就將意分離了出來……」

合上書本,李浩然感受著他身體周圍的這一股不屈之情,駭然的說著。

給讀者的話:

還有兩天家裡的事情就要解決了,到時候延林定會恢復更新,甚至加更!這幾天的一更,希望大家見諒! 第一百二十八章驚人的情報

嗡!

長刀出鞘寒光綻放,李浩然體外的不屈之意化光而動,沒入了長刀之內。

霎時之間,長刀好似活了過來一般,泛起了一股毫芒之光,此光外現在刀身之外,這股光芒隱隱約約之間,和李浩然的精神意志有一絲的聯繫。

在李浩然的感知之下,這股光似乎就是自己的意志一般,只要自己意念一動,刀和意相合而成的不屈刀意,就要衝天而起,將眼前的一切障礙衝破。

嗡!

刀意浮現,帶起了房間裡面的金鐵震動,似乎整個房間裡面的金鐵都臣服了一般,散發出了一股顫抖之音。

李浩然很想將手中的刀揮出,可他卻將這一個想法抑制:「這就是刀意……」

他沒有想到,自己竟如此簡單的將刀意融合而成,化為了他手中之刀的力量,當然這只是初級的刀意,若要刀意強大靈動,還需要李浩然修鍊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才能夠施展出更強的刀意。

可饒是如此,他已經比過了天下所有的天才,創下了玄黃境最短時間修鍊出刀意的武者。

這也是全部依賴於他修鍊出的天識,若非是天識的力量,恐怕就算是李浩然動用筆墨華氣將此武技中的精神吸收,仍舊無法在短時間內修鍊出刀意。

刀意的修鍊並非是完全有據可循,它需要機緣,也需要感悟,並不同於施展招式的武技,它比那些招式更為高級,更為貼近於自然和道。

噌!

初步融合出刀意,李浩然心頭微微震動,他反手將刀插入刀鞘之內,抬腳走出了船艙。

「你可算是出來了,要是你在不出來的話,我可就要撞門進去了!」


李浩然才剛剛走上甲板,就看到了禁皺眉頭的醉無雙。醉無雙在看到李浩然的一剎那,整個人的表情由糾結變作了歡喜。

看著喜極的醉無雙,李浩然心神一動,看著周圍平靜的江面,還有炎炎烈日,最終將目光落在了醉無雙的身上:「我在裡面待了多久?這又是哪兒?」

「你在裡面待了三天!這裡是三十七區的江面上……對了,你要的東西,都在這個藏玉裡面!」

醉無雙看著李浩然興奮的說著,在說到最後的時候,神情微微變化,扭頭看了眼周圍,從腰間將一個金絲錦囊取下,送到了李浩然的手中。

李浩然從醉無雙的表情和神態下,看出了一絲不同尋常,他微微點頭並未多說,手中墨色光芒一閃,從李善由手中得到的千獸血丹全部拿出,遞到了醉無雙的手上:「這些是我給你的酬勞!」

「……多謝!……」

醉無雙將玉瓶接過,掃了一眼瓶子上的標籤之後,神色大變,滿眼欣喜的握著李浩然的手說著,就差一點給李浩然跪在了地上:「對了!學府的夏親王託人讓我通知你,明天的時候他要在學府秋鳴閣見你!」

「嗯!你自己小心!」

李浩然點頭,並未多說,最後一句話乃是他用精神力量傳入了醉無雙的腦海之中。

話音落下的時候,李浩然身形一動,一步踏入江水之中,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常

這三十七區不同於其他的區域,這片區域是京都大員的府邸所在,內中有重重士兵把守,更有一些武道高手隱藏在暗處,保護著眾多大員的家眷。

李浩然踏水而行,很快來到了岸邊之上,在一處管理船隻的士兵守衛那裡,問到了前往三十六區的道路,快步飛馳而去。

在他離開之後,醉無雙長長出了口氣,將手中的玉瓶緊緊握住,頭也不回的進入了船艙裡面。

「藏玉?」

在區域管道之上,李浩然疾步如飛,在尋到一處安靜的樹林之後,轉身進入內中,躍上了一顆大樹,坐在了樹枝之上,將醉無雙給他的錦囊打開。

錦囊裡面放著土黃色略帶著一些泥漬,那泥上的問道還帶著一絲新鮮的魚腥味,顯然這錦囊裡面的藏玉是剛剛被醉無雙從河裡面拿出來沒多久。

「莫非他被人跟蹤了? 豪門小新娘:寒少,放肆寵! !一定是這樣的……」

李浩然心頭一動,手掌一翻青銅府衛令拿在了手中,看著手中的青銅令,李浩然有一種想要將他拋棄的想法,可這個想法才在他的腦海浮現了三個呼吸,青銅令又被他收入了藏玉之內。

夏海天能夠找到他,全是憑藉此青銅令,顯然這令牌和當初的雜役令牌一般無二,都擁有一種定位之能。


嗡!

收起了青銅令,李浩然將藏玉打開,看到了一個抽屜大小的空間,裡面放著一沓文件,這些文件的筆跡頗為潦草,好似是急急忙忙寫下的一般。

「浩然先生,此番調查波折頗多,我醉家三十多位安插於朝廷各處的暗哨盡數被除掉,所獲得的情報雖然很少,但我盡心了……」

這些情報都是醉無雙寫的,看著開頭的幾句話,李浩然對方才的想法更加的確定了。

不過,他也十分的震驚,為何這一次的調查會損失這麼多的人,難道其中還有什麼陰謀不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