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收拾我?」花妃直氣得臉色鐵青,將她的妖媚禍國丟在一邊,挽袖磨拳像個女漢子般叫吼道:「青竹今天剛好不在,看誰收拾誰。」

「怎麼,想打架?」

孫芊芊站起來,也磨拳擦腿。

趙青竹早就回來了,剛進大院的他將這室內的一幕看在眼裡,當他見到兩個女人居然要動起手時,豆大的汗珠嘩啦啦的掉,滿腦子更是被黑線密布。

墨硯更是被她們吵得走出了房間,見趙青竹站在院門前,她也搖頭笑了笑。

看了一眼室內的爭鬥,墨硯沒有去相勸,而是緩步來到趙青竹身前。

「妞兒,她們吵你了吧!」

「沒,」墨硯搖了搖頭,柔聲道:「不過,她們這樣吵下去也不是辦法呀,青竹你就不阻止一下。」

「這能阻止嗎?」

趙青竹兩眼一瞪,沒好氣地說道:「她們兩個早在歌賦城皇宮的時候便水火不容了,現在走到一起,不鬧得個天翻地覆是不會罷休的。」

「你看她們都快打起來了。」

「打起來好啊,我還沒見過女人打架呢。」

趙青竹眼中閃過一抹邪惡,話剛說完,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將墨硯拉到身前,輕聲道:「妞兒,你是不是心裡也不滿?」

「不滿?」

墨硯眨了眨美眸,笑問道:「不滿什麼?」

「不滿青竹啊,已經有了你,還…」

「有點兒不滿。」

墨硯收起笑容,露出一絲生氣的表情,「青竹每次都欺負妞兒讓人家咬,你是不知道,每次咬完,妞兒嘴都酸了。」

不等趙青竹說話,墨硯側頭看向戰火蔓延的廂房,「不過還好,花妃姐姐來了,妞兒終於不用了。」

停著墨硯似怪非怪的話,趙青竹沉默了下來,那雙握住墨硯縴手的大手緊了一些。

「青竹,妞兒不在乎你身邊有多少女人,我只在乎,在我最好的年華,有你陪我一起走過。」

感受到趙青竹沉默中的溫情,墨硯收回視線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臉龐,接著輕聲說道:「如此,妞兒此生便無憾了。」

輕輕將墨硯擁在懷中,翹首前方廂房內兩個水火不容的女人,趙青竹嘴角漸漸蔓延出一道笑意。來到這個陌生的大陸這麼多年,他第一次感覺如此的溫暖。

廂房內,硝煙瀰漫。院門前,柔情蔓延。

「該死!」

突然,趙青竹驚得一下將墨硯推開,急急地說道:「差點忘了!」

被趙青竹搞得茫然的墨硯側頭,疑惑的問道:「忘了什麼了?」

「對哦,還沒告訴妞兒呢。」

趙青竹眨巴了一下眼睛,湊到墨硯耳邊輕聲道:「那個將我們困在絕望涯的傢伙,現在被我關在了一個牢籠,讓他也體驗一下絕望的感覺。」

「你抓住了無法?」

墨硯驚得美眸大張,臉上寫滿了驚訝。

趙青竹得意的笑了一下,看了廂房內的兩個女人一眼,輕聲道:「她們一時半會兒是不會休停了。要不,妞兒去勸勸?」

「行。」

墨硯沒有猶豫,轉身便向廂房走去。

趙青竹也沒有再停留,轉身走向青宮一間偏殿。

偏殿中,大重九,黃玉俘以及葉楓三人一動不動的站著,他們彷如不知疲倦,更是沒有睡意一般,從無法帶他們來到這裡到現在便是如此。

守在偏殿門前的,赫然正是鍾魁。見趙青竹走過來,鍾魁趕緊迎上。

「大哥,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

趙青竹跨步走進大殿,看了一動不動的三人一眼,暗自嘆息一聲,道:「鍾魁,你下去吧!」

待到鍾魁離開后,趙青竹將大門關上,緩步走到大重九身前停下。

「大個子,哥又來看你了。」

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大重九,趙青竹伸出拳頭在他胸脯上打了一拳,接著輕聲說道:「給哥一百天的時間,定能讓你們恢復正常。」

「胖子,你瘦了。」

趙青竹移轉視線看向黃玉俘,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鐵血柔情,「瘦了好,呵呵。」

看了一眼葉楓,趙青竹張口欲言,卻是不知道說什麼好。對於葉楓,他可是陌生得很,只知道他是葉氏一族的大公子。幾次他都想將葉楓送回葉氏,但想到他身上的神引還未解除,他便收回了那想法。

既然他與大重九與黃玉俘牽引在一起,那他沒有理由不相助。

「知道嗎,兄弟們。」

將視線從三人身上收回后,趙青竹嘴角彎起一抹殘忍,「控制你們的無法,已被我吸引了小世界。只要他將神引傳授於我,我便親手殺了他,為你們出一口惡氣。」 百族的衰落,對北斗大陸上其他宗派來說無疑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青雲門,天權國第一大門派,門徒遍布整個天權國,更是在其他幾國內都有分流,開陽國青竹鎮的青雲門便是他們在百族衰落後插足過去的一股小勢力。

但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青雲門剛剛立足青竹鎮不過兩月的時間便被人連根端起,不但損失了一名長老更是丟掉了那把鎮門之寶,紅色大劍。

這讓統帥超過十萬門徒青雲門掌教很是震怒,並在短短几日的時間內便將罪魁禍首查了出來。

天權國青雲山脈,延綿數十里的巍峨山峰全是青雲門的地盤,聳立於群山之巔的高大宮殿,足以媲美任何一國之皇宮。穿梭於群山之間的雲梯,將那一座座聳立雲端的宮殿連接,青雲門弟子不斷穿梭其中,宛如仙人走在雲端。青雲峰峰頂,一座紅牆黑瓦盡顯氣派的宮殿在雲霧的環繞下宛如天上宮殿。這是青雲門議事大殿,歷代掌教居住於此,向遍布天權國的青雲門發號施令的地方。

此刻的議事大殿中,已是人山人海,數十名來自各大分流的門主齊聚一堂,十八名長老更是全部出關,帶領著他們最得意的弟子站在大殿最前方。

大殿最上首的寶座上,一名花甲老人病怏怏地盤膝而坐,對大殿中的喧嘩充耳不聞。

「可查出是誰做的了嗎?」

「查出了,殺掉元陽長老的,乃是青宮大掌柜趙青竹!」


「什麼!」

「趙青竹?」

「得到武帝巨剪的那個趙青竹嗎?」

「對,就是他!」

「好,我這就去平了他的青宮,將他人頭帶回來。」

「殺一個趙青竹不足以解我心頭之恨,讓整個青竹鎮為大長老陪葬吧!」

殺意在整個大殿蔓延,不少人磨拳擦腿,恨不得馬上生吞了趙青竹。不過,那十八名出關的長老,卻是出奇的安靜,眼神整齊地停留在寶座上病怏怏的花甲老人身上。


「大掌教,你倒是說句話啊。我們都已查出滅青竹鎮分流的乃是趙青竹,就讓我們去吧!」

「是啊,青雲門立派以來,還從未遭受過如此大辱,必須殺一儆百。」

「咳…」

大掌教輕咳一聲打斷眾人的聲音,然後無力地抬起頭,輕聲道:「青雲門能成為天權國第一大勢力,全為陛下所賜。趙青竹殺我長老,滅我分流,這個仇自然要保,但不能大張旗鼓。若是爾等莽撞得出現在開陽,必定會引起開陽皇帝的不滿。大爭之世,武道世界的我們也得小心行事。」

微微頓了一下,大掌教轉過頭看向站在最前面的一名長老,沉聲道:「三長老,這事交給你去辦。切記,不可鬧出大動靜。」

「得令!」

三長老微微頷首,而後轉身,帶著身邊最得意的弟子大步走出大殿,然後一閃而出,消失在青雲峰!

天權國龍吟寺,一名老和尚站在寺院大門前,目視著青雲峰的方向,眉頭漸漸凝成一個川字。

「師父,你在看什麼呀?」

在他身邊,一名粉嘟嘟的小和尚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稚氣的聲音將老和尚拉回現實。輕輕摸了一下小和尚的腦袋,老和尚微微嘆息一聲,道:「百族衰落,宗門風波將席捲而至。禪心,你怕嗎?」

「有師父在,就算天塌下來,禪心也不怕。」

「天塌下來?」

老和尚微微翹首看向天空,眼角漸漸閃過一抹不屬於出家之人的殺戮光芒。

……

走出青宮,趙青竹喚出金翅大鳥,直奔十里之外的山頭掠去。土匪山,開陽國最令百姓恐懼的地方。非是這裡有著三頭六臂的怪物,也不是這裡有著傳說中的吃人惡魔。而是這山頭住著一群專門干著殺人越貨打家劫舍的勾當的土匪。

土匪頭子叫天工,使得一把好斧,八十三路開山斧被他演繹得出神入化,更是在天地魔咒被他吞噬后,這廝將霸氣提升到了赤色境,隨著霸氣的提升,開山斧也爆發出更強的威力,讓方圓百里內的百姓與武者聞風喪膽。

趙青竹並非是俠客,他到這裡,也並非是為民除害,而是為了將這個天工抓進他的小世界交給無法,以換取他的神引。

金翅神鳥的速度驚人,不過一盞茶的時間,他便出現在土匪山上空。

土匪山,乃是天工將這裡霸為己有后取的名,本是一處人間仙境,卻被他冠以一個粗俗的名字而讓人不敢靠近。

金翅大鳥無聲盤旋,鎖定了山腰處一片開闊之地上的竹樓后,他嘴角漸漸彎起一抹嗜血。

天工的土匪營全是用竹子打造出來的樓房,上千間竹樓相互連接,環繞整座土匪山。

山腰那一片開闊地上,上百名精壯大漢正在大口吃喝大口喝酒,這些精壯大漢對面,一名頭扎紅色絲巾的威猛男子盤膝而坐,正抓著一條豬腿大口地啃食著。

所有人都沉浸在酒肉的誘惑里,全然不知死神的陰影正在向他們籠罩而來。

立於金翅大鳥背上的趙青竹將視線鎖定那名威猛男子。

天工,就是他了!

突然,趙青竹眉頭一皺,金翅大鳥更是輕輕低鳴了一聲。

聽到這聲低鳴,正在啃食著豬大腿的天工猛地停下,隨即緩緩抬頭。

天空明月高照,一道巨大的黑影一閃而逝沒入山頭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那輪圓月下方,兩道身影憑空出現,宛如天神!

為首的,赫然正是離開青雲峰的三長老。

跟在他身邊的,自然便是他最得意的關門弟子天仇。

不明白師父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天仇詫異地看了一眼下方土匪山,當他見到抬頭看來的天工時,驚喜地叫道:「師父,那是天工師兄。」

「師父!」


地面的天工也醒悟了過來,只見他快速地站起,激動的叫道:「是您嗎,師父!」

三長老沒有說話,轉身欲走。

「等等,師父。」

見三長老要走,天工急了,噗通一聲雙膝著地,「徒兒知錯了,懇請師父再給徒兒一次機會。」

「你錯了?」

三長老面色微微一冷,沉聲問道:「你錯在哪?」

「徒兒不該偷學師父的開山斧,更不該…」

「你總算是承認你偷了開山斧啊!」

三長老眼中寒光一閃,隨即身影一閃便穩穩地落在天工對面,殺意凜然地說道:「既然知錯了,就把八十三路開山斧還回來吧!」

「還回?」

天工微微一愣,「怎麼還?」

「自廢武功!」

天工身子一顫,一眨不眨地看著三長老。

足足半響,他突然仰頭凄婉的笑了笑,輕聲道:「這便是您來這裡的目的嗎?」

「除此,我與你再無瓜葛!」

「好!」

天工大吼一聲,隨即快速站起,冷冷地說道:「老匹夫,八十三路開山斧我已學會,你要,來拿便是。」

身在山頭後方的趙青竹將山腰發生的一幕全看在眼裡,當他感受到三長老身上的氣息波動時,眼中漸漸泛起一絲貪婪,「老傢伙修為不錯哦!」 「師兄。」

天仇見天工居然敢如此與師父說話,趕緊躍到地面走到兩人中間,急急地說道:「你不能這樣。」


「天仇退下。」

三長老厲喝一聲,殺意凜然地說道:「他早已不是你師兄了。」

話音落下,天仇頓感一陣無形的力量席捲而至,下一刻他便不受控制地飄到一邊。不等他回過神,三長老已閃電撲出,隔空一掌向天工拍去。

「好,哈哈!」

見三長老果真出手,天工抬頭大笑兩聲,順勢一把抓起身邊的斧頭便當空劈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