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擔心什麼?」

陳松濤反問道。

「擔心他會亂來啊,我看姐姐怎麼一點都不擔心,難道她對姐夫那麼放心啊,這同住一個屋檐下,誰知道會不會發生點啥啊!」

陳星無語了,自己這老爸反應難道遲鈍了啊,他們都沒往那個方向去想?

「你傻不傻,你姐夫現在那麼有錢,地位那麼高,你覺得他要是真的想亂來,誰能阻止?」

陳松濤沒好氣的問道:「除非你不想要這個姐夫了,那就去管著,否則的話,有些事情不說破永遠比說破要好!」

話剛說完,陳松濤便直接走了,留下一臉懵逼的陳星。

這是什麼鬼?

老爸這意思不就是說他們都知道葉風和別的女人有關係,卻都看破不說破?

我靠……

那豈不是說自己這個姐夫,有多少女人,他們都無所謂了?

我的天哪……這也太……特么爽快了吧?

原來,有錢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啊,就連身邊的女人那麼多,他們都無所謂,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太可怕了!

要是放在之前,陳星是絕對不敢相信這些的,但現在,卻是擺在他面前,不相信也得相信了!

這一刻,陳星是真的羨慕起了自己的姐夫,可以明目張胆的三妻四妾,可以妻妾成群,就連自己的爸媽都無所謂了。

現代版的君王啊!

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都有可能實現!

……

「葉大哥,你現在就睡覺了嗎?」

葉風剛洗完澡,凌笑笑在一旁忽然十分扭捏的問了一句。

「是啊,除了睡覺還能幹什麼啊?」

葉風不解的說道。

「今晚……今天蘭姐不……不在,我……我一個人有點怕!」

凌笑笑一手捏著衣角,低著頭,像是蚊子叫一樣大的聲音,臉色紅的跟猴子屁股一樣。

「你是怕黑是吧,那把燈點著,這樣你就不會怕了!」

葉風隨口說道,怕黑最好的辦法不就是開燈嗎?

額……

凌笑笑一愣,有點著急的說道:「不……不是這個意思,你……我怕黑,你……你就不想做點什麼嗎?」

「我還能做什麼啊,難道還要我抱著你睡啊!」

葉風下意識的反問道。

「好啊,那就這麼辦!」

葉風話剛說完,凌笑笑完全不給葉風任何反應的時間,便直接鑽進了葉風的屋子裡。

我擦……

葉風愣了一下,隨即便明白了過來,臉上現出一抹狂喜之色!

笑笑這是想趁蘭姐在家裡住,要和自己做點什麼啊!

我去!

幸福來的太突然! 第292章

家裡的這兩個大美女,笑笑和蘭姐,葉風想不吃,那是假的,畢竟都是擺在自己面前的肉,但一直都沒什麼機會。

蘭姐就不用說了,是個傳統女性,說說要在結婚的時候給自己,葉風又是一個不喜歡強求的人,那便任由她堅持自己的理念了。

至於笑笑,畢竟是在自己家裡,蘭姐又一直在旁邊,他根本就沒這個機會。

而今天,蘭姐回家裡去住了,同住一個屋檐下,葉風的機會自然也就來了,原本他還沒想到,但笑笑自己卻是主動的過來找葉風。

這說明今天晚上有戲啊!

看著已經躺在被窩裡的笑笑,葉風一陣激動,趕緊先到院子里把門都關上了,保證沒有人會來打擾他們倆,這才走進屋子裡,將外套脫下,上了床!

「葉大哥,趕緊睡吧,時候不早了,我都困死了!」

葉風正想有點作為的時候,凌笑笑忽然一個轉身,呢喃著說道。

哈?

睡覺?

葉風一愣,隨即一陣無語!

心裡想著:我褲子都脫了,你就跟我來這麼一句?

但凌笑笑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完全沒有那方面的意思,瞬間就將葉風的熱情給澆滅了!

本以為能有點好事呢,結果倒好,也只是空歡喜一場!

「那就睡吧!」

葉風忍著身體上的痛苦,也只好躺在一邊,輕輕相擁著,也緩緩閉上眼睛,運轉著《神農經》,讓自己的一顆心完全的冷靜了下來,要不然他都怕自己會忍不住,直接做出一些禽獸的舉動來!

一晚上就這麼安靜的過去了,什麼也沒做,進水不犯河水。

早上六點鐘,葉風便起來了,一個人在院子里打了一會拳法,隨後在村子里溜達了一圈,這才回到家。

「小風,你今天這麼早啊?」

陳蘭也從家裡回來了,已經在廚房裡忙活了起來。

「睡不著,就出去走了一下!」

葉風點點頭,隨即問道:「陳星什麼時候去上學了吧?」

「快了,明天就要走了!」

陳蘭點點頭。

「那要不我送他過去吧,這第一天開學,想必東西也多,要辦些手續啥的!」

葉風隨即問道。

「那可以啊,那我可以跟著去嗎?天海我都還沒有去過呢!」

陳蘭露出嚮往之情。

「可以啊,就這麼辦,我跟你一起去送他!」

葉風點點頭,便說道,反正在家裡沒什麼事情,加上蘭姐天天在自己家裡忙來忙去,都沒怎麼出去玩過,正好也借著這個機會,帶她出去逛一逛。

「太好了!」

陳蘭也很激動,哪個農村的女孩子不想去大城市逛逛街呢,她也一樣,只不過平時光忙家裡的事情已經讓陳蘭有些顧此失彼了,一直沒個好的借口或者時機,現在有了,她當然高興了。

「快去把笑笑喊起來吃飯,我都快做好了!」

陳蘭催促道。

「好,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喊她!」

葉風心裡一動,他連忙說道,畢竟笑笑還住在自己屋子裡呢,要是讓蘭姐知道了,那可就不好了,想到這裡,腳下加快步伐,到了屋門口,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想把笑笑喊起來。

可剛一走進去,看到的那一幕,差點讓葉風尖叫出來。

別看平時凌笑笑很乖巧的一個女孩子,但就是睡覺很沒個正形,葉風就出去了個把小時,她的這個睡姿便完全換了個姿勢,身上寬鬆的外套已經掀了起來,露出裡面白皙的肌膚,順著往上面看過去,隱隱還能看到那一條天塹,橫亘在胸前!

「這妮子,可真是害死人不償命啊!」

葉風一陣無奈,看了幾眼之後,便搖搖頭,走過去將衣服給放了下來,拍了拍肩膀。

「起床起床了!」

葉風催促著喊道。

「啊……?」

正在熟睡中的笑笑憨憨的叫了一聲,那聲音,別提多刺激了,酥酥麻麻的,都快讓葉風的心融化了!

「起來沒了啊,再不出來,我就提棍子進去打人了啊!」

這時,屋外蘭姐的一個呼喊,頓時讓葉風打了一個激靈,不敢再去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將凌笑笑給拉了起來。

「快點起床,再不起床蘭姐要來了!」

葉風著急的說道。

「啊……蘭姐!」

凌笑笑被葉風這麼一折騰,總算是清醒了一些,連忙揉了揉眼睛,拿著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

「總算起來了!」

葉風這才鬆了口氣,如果被蘭姐發現了,那可就不好了。

吃過早飯,葉風在菜田裡通過神農之氣的運轉,將這一大片的菜田給完全籠罩其中,實施了一次特殊的澆灌,自從那次經過和方茹的玲瓏之體結合之後,葉風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增加了很多,像是突破了一個層次一樣,但他又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層次!

唯一的變化,就是在使用神農之氣澆灌的時候,特別的輕鬆,這一大片菜田,也僅僅用了十分鐘而已。

「總有一天,我會搞清楚這《神農經》的秘密的!」

葉風感受著身體里流轉的力量,呢喃著說道。

在家裡呆了一天,陳蘭也把家裡里裡外外都收拾了一下,又不放心笑笑一個人在家,陳蘭索性讓她住到自己家裡去,這樣一來,也有照應!

按照設想,葉風和陳蘭送陳星去學校,在天海也許要逗留一個晚上,所以給笑笑都安排好了。

「你們就放心吧,就一天而已,你們很快就回來了!」

凌笑笑一陣無奈,這兩個人生怕自己會遭遇不測一樣,把什麼事都安排好了,搞得好像是小孩子一樣,其實她也很想揮天海看看,但學校里還有學生,她這又走不開,便放棄了這個念頭。

葉風則是帶著陳蘭和陳星姐弟倆搭上了公交車。

「姐夫,你說你也是個有錢人了,怎麼就不能買個車子呢!」

陳星不滿的說道,要是葉風有車的話,他現在就不用這麼苦逼的還來擠公交車了。

「我還沒學駕照呢,等有時間學個駕照,就買輛車吧!」

葉風隨口說道。

「不學也行啊,請個司機,多好,那才是大老闆的派頭!」

陳星興奮的說道。

「請你個大頭鬼!」

還沒等葉風說話,陳蘭便一巴掌拍了過來,沒好氣的說道:「你姐夫的錢又不是大水淌來的,是一分一毛的賺來的,哪有像你這樣揮霍的啊!」

陳星摸了摸被打的腦袋,一陣委屈!

他從小沒有怎麼受到爸媽管教,倒是陳蘭這個姐姐管的多一點,所以現在陳蘭發話了,他還真的不敢說什麼。

「哈哈,你姐姐說的對!」

帶着包子被逮 葉風也忍不住笑道:「有錢了也不能亂花,錢呢,該花的花,不該花的,一個子也不能浪費,你啊,以後會明白這個道理的!」

「又裝逼!」

陳星心裡嘀咕著,身價都幾百萬幾千萬,還會在乎那幾毛錢嗎?

開什麼玩笑!

不過這話,他也只能在心裡想想了,要是說出來了,誰知道陳蘭會不會又是一巴掌送給他。

「叮咚……」

這時,陳星兜里的手機響了一下,拿出來看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舅舅說他們到車站來接我們,到了天海汽車站,咱們就不用打車了!」

「舅舅還說,要請我們吃飯呢,說你都沒去過他家,正好這次要招待一下姐姐!」

額……

「我去合適嗎?」

葉風聽到這些話,摸了摸鼻子,畢竟對方都是陳蘭家的親戚,他也不認識,雖然是名義上的未婚妻關係,但也沒有上到檯面上來。

「姐夫,沒事啊,反正你遲早也是我們一家人,現在先見見面也不算什麼!」

陳星無所謂的說道。

「是啊,一起去吧,到時候我來說!」

陳蘭很在乎葉風的感受,她立馬便說道。

「行,行,聽你們的,一起去!」

葉風點了點頭,也不再說別的,答應了下來。

他倒並不是怕,而是覺得尷尬,突然以陳蘭的未婚妻去見她家的親戚,難免會有些尷尬,畢竟,這還只是名義上的。

不過陳蘭和陳星都覺得無所謂,他也就沒什麼顧慮了。

很快,一個小時之後,汽車駛進了汽車站。

而在汽車站出口的地方,停著一輛奧迪車,在車子旁邊,則是站著兩個人。

其中一人便是陳蘭的舅舅,徐華,他是天海大學的一名教授,在旁邊,是他的得意門生唐辰,他聽說自己的外甥女要過來,腦子裡便起了做媒的心思。

徐華對自己的外甥女那是很清楚,人長的很漂亮,操持家務那也是一把好手,未來那肯定是頂頂的家庭主婦,自己這學生也不簡單,家裡做生意的,自己本人呢也是搞了個小公司,對他這個老師也很尊重,時常請他過去講課,偶爾辦個補習班。

這樣的學生,他也想加深點聯繫,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聯姻了,這是最為穩固的加重關係的辦法,但自己又沒女兒,正好聽說陳蘭這次送陳星來上學。

他便想著讓唐辰幫個忙,來接個人,要是他能看的上,那就能做個媒,如果他看不上,那也不用他開口了。

「老師,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唐辰看了看時間提醒了一下,他本來有個生意要談的,卻被自己老師喊過來接個人,其實心裡是有點不耐煩的,但老師開口了,他又怎能拒絕。

「來了,你看!」

徐華指著出站口的地方說了一句,「今天耽誤你的時間,還真的不好意思,等會請你吃個飯吧!」

「不用了,等會我送你們到家,然後我可能要去談個生意!」

唐辰直接說道,本來就很浪費時間了,還吃飯?

開玩笑!

徐華什麼也沒說,上前迎了上去。

「舅舅,我們來了!」

陳星大老遠的便喊了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