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打劫?你打劫打到了鐵帽嶺的頭上?你是不是搞錯了對象,老子鐵帽嶺的兄弟才是打劫的。」大當家的喝道。

「沒來錯地方,我們就是來打劫你們鐵帽嶺的。」歐陽博平靜的說道。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的,你知道說出剛才的話你要付出的代價嗎?」大當家的怒火已經開始飆升。

「廢話少說,交出你們的所有,估計還可以活命。」歐陽博一指大當家的說道。

「哈哈哈!就憑你們七個?老子手底下幾百個弟兄,一人一根手指頭就可以滅了你,你信不信。」大當家的大笑之後說道。

其他的盜匪聽到歐陽博的話也是一陣大笑,七個人就想打劫三百多人的隊伍這豈不是大笑話。

若果歐陽博的實力是地元境五階,六階,他們可能就認了,可是他不是,既然不是還敢這麼囂張,這就是活得不耐煩的人才說的話。

歐陽博朝前走了過去,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後,「你有三百多人,可是你認為三百多羊敢跟七隻虎鬥嗎?」

話音落下,距離大當家他們的距離也從五十米變成了十米不到。

幾個小小的地元境武者,到底是憑什麼這麼囂張,難道這些人都隱藏了修為嗎?如果是的話,那就麻煩了,能夠有隱藏氣息的功法都是大人物,他們惹不起啊。

「站住。」大當家的喝道。因為他發現,就在他愣神的兩個呼吸時間內,七煞跟他們的距離已經只有五米多的樣子了。


「你們若是不交出身上的所有,我可就要自己動手了。」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哈哈哈,想要我交出來,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大當家的狂笑起來,似乎是想讓笑聲給自己足夠的底氣,給他的幾百兄弟一個鼓舞。

可是歐陽博根本就不在乎,沒等他再說其他的,之久抬手轟了出去,這一次是四色元氣,根本就不給大當家的機會。

「砰!」

狂猛的一拳直接轟在了大當家的胸口上,那速度之快就連大當家的都沒有注意到。

如果相隔遠一點的話,他或許還可以抵擋,可問題是雙方距離很近,而且歐陽博的身法也很詭異,直到胸口骨折的聲音傳了出來,他才一口鮮血噴出去,倒在了地上。

他沒死,主要是歐陽博不想一招殺了他,因為還有些事情需要他的配合。

一看到歐陽博先出手了,其他的幾個人配合著歐陽博傳給他們的陣法衝進了那個強盜群。

在六人聯合的陣法之下,他們是殺了幾個來回了,沒有受到一點傷,反倒是盜匪這邊死傷慘重。

就算是傷亡比例很大,但是盜匪們依然是前仆後繼的圍攻上去,看到了這樣的情況,歐陽博不再遲疑,飛身躍起,殺進了盜匪群。

對於這些平日里犯下了滔天大罪的盜匪,歐陽博從沒有手下留情的想法,凝光劍在手,四處衝殺。

劍起,藍光閃現,必然帶走一條生命,來來回回,帶走了上百武者的生命,外圍的盜匪被殺怕了,想跑,可是剛跑幾步一道黑色的冥火直接把他們燒成了灰。

短短一會兒時間,那些武者無一倖免,全部死在了七煞的手上,全部成了冰涼的屍體躺在地上。

歐陽博走到了大當家的面前,淡淡的說道:「交出所有財物,饒你一命。」

大當家的臉色蒼白的看了一眼歐陽博,不再遲疑,把手上的三個戒指都給了歐陽博。

「沒有了嗎?」歐陽博問道。

大當家的一顫,說道:「沒有了!」

「看來我的話你是沒有聽清楚啊!」歐陽博說道,繼而開口道:「採光,卸下他的一隻耳朵。」

就在奪命槍離他耳朵還有一尺不道德距離的時,大當家的急忙拿出一片黑乎乎的鑰匙說道:「真的沒有了。」

「嗯,我相信你。」 快穿之我的存在

「我們七煞還想打劫下一家,把你知道的附近盜匪勢力說出來。」歐陽博望著盜匪說道。

大當家的看了看歐陽博,在看了看其他的人,心想自己反正多年的積蓄已經沒有了,也讓其他的人不好過,至少這樣的話,心裡會感覺平衡一些。

想到這裡,他把他知道的所有一切全部交代出來了,而且是人家有多少人,有些什麼樣的高手都一一說出來。

「好了你走吧!」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大當家的立即爬起來,一瘸一拐的離開了這個他霸佔了多年為惡了多年的鐵帽嶺。

一個時辰后,鐵帽嶺的所有儲蓄基本上都進入了歐陽博的戒指,一場大火在鐵帽嶺上飛揚。

七煞的人消失在了鐵帽嶺,從此之後鐵帽嶺這個商賈顧忌的打劫團伙完全就不存在了。

「博哥,你說一個小團伙就有這麼多的儲存,要是打團伙會有多少東西啊!。」邢敏問道。

「管他有多少,都是我們的,這就是打劫的好處。」歐陽博說道。

「我就搞不明白了,這麼多的盜匪出現,儘是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帝國怎麼就不管一下。」邢敏天真的說道。

「管?怎麼管,不管是大家族還是帝國,他們都只顧著自己的利益,誰還在乎這個盜匪的存在,除非盜匪幹涉到他們的利益了才會有強者出面,不然誰也不會出來。」歐陽博說道。

「公子說得對,一個城鎮之中的大家族之間都是斗得頭破血流了,更何況是帝國皇室,那內鬥的場面恐怕是更加的劇烈,根本就顧不上這些盜匪。」陳彪說道。

「這不正好嗎,帝國和那些大家族都沒時間管盜匪,我們正好管管,還是公子說的,打劫的好處。」李氏姐妹也插口說道。

「我感覺現在的我們就像是替天行道的老好人。」陳虎笑道。

「肯定啊,我們清剿了這些盜匪,對那些商賈來說是絕對的好事。」採光說道。

「呵呵,七煞之名,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經過大當家的口傳了出去,我們的速度要加快了。」歐陽博說道。

「額,我明白了,難怪公子不殺那個大當家的,就是要他幫忙傳話出去啊。」採光恍然一悟般說道。

「公子,我們下一步去哪裡?」陳彪問道。

「連雲寨!」歐陽博說道。

連雲寨的實力比起鐵帽嶺來說大了不少,人數就有千人,只不過真正的高手沒有多少,但是其經營了有幾十年,想來儲存量很大。

從鐵帽嶺大當家哪裡得來的消息來看,先拔了連雲寨再去收拾其他的勢力,主要是連雲寨距離他們比較近,也是儲存量最大的一個勢力,所以也就成了歐陽博的目標了。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第三百二十五章屠戮連雲寨

雖然說是距離七煞最近最大的勢力,但也需要十天左右的路程,前面的三天歐陽博等人不疾不徐的趕路。

七煞當中其他的都不了解為什麼這樣,但是歐陽博不急,肯定是有原因的,他們也是不緊不慢的跟著,一路上有說有笑的。

「走吧,今天就要全速趕路了。」歐陽博說道。

「為什麼前幾天不急,今天就開始急了。」邢敏問道。

「過去了三天時間,我相信那個大當家的一擊把消息傳出去了,或許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勢力都知道了七煞的存在了吧!」歐陽博說道。

聞言,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實在等那個大當家的傳消息出去,替他們打廣告啊。

據了解,連雲寨的寨主有著地元境四階巔峰的修為,下面還有兩個地元境四階初期的結拜兄弟,地元境二階,三階的有幾十人,其他的都是跑腿的。

這樣的實力的確當得起一方勢力,因為三個地元境四階的強者坐鎮的勢力不多。

當然,他們人多,做下的是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更加的多了。

七日後的旭日東升之時,七煞已經抵達了連雲寨的大本營。

連雲寨的人這個時候大多還在睡覺,劫匪的生活大多是在下午傍晚或者夜晚,只有那些負責日常事務的劫匪已經起來開始他們自己的工作了。

而這些起得早的人很快就發現了遠處急速飈射過來的七個顏色,瞬間他們記起了寨主宣布的事情。

「七煞來了!」

條件反射的,他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幾天前寨主說過的人。

寨主頒布命令說了,發現七煞立即通報,而且還把七煞的穿著身高等等說的非常的詳細,對面來的人就是寨主說的裝束。

當然,歐陽博等人也發現了這些劫匪,但他們沒有停,一路上直奔而來。

「你們到我連雲寨的地盤上做什麼?」有劫匪大聲喝道。

「搶劫!」歐陽博說道。

「老三,快去稟報寨主,我拖住他們。」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朝他身邊的人說道。

「好!」那漢子說完轉身就跑。

「留下點什麼吧!」

隨著話音,歐陽博動了,從他的開口時候開始,現場就只留下一片殘影。

他直接是逍遙步法施展出來,一劍砍了那漢子戴著儲物戒指的手臂,一把拿下戒指,然後回到隊伍。

整個動作快速,簡直就讓他們反應不過來,等到他站在隊伍面前的時候,那跑出去的漢子才一聲慘叫發出來,跑得更是快了。

還留在現場的劫匪們瞪圓了雙眼,根本就不敢再跑了,這個時候他們才相信人家真的敢來打劫,就光是這速度都只能讓他們仰望了。

隨著跑去稟報漢子的慘叫聲,驚醒了一波又一波的劫匪,然後匆匆穿衣,提著他們日常使用的武器沖了出來。

七種顏色,七個怪物,七個送上門的肉票啊,其中還有三個女人,哈哈哈,可以歡樂一下了,有的劫匪一邊跑一邊大笑著,完全忘記了寨主之前的吩咐。

「動手,不留情!」歐陽博吩咐了一聲。

凝光劍在手,縱身躍入劫匪群,開始了大屠殺,其他的六人組成了他們的陣法,相互配合著殺了進去。

經過了一場殺戮,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相互磨合,現在陣法的威力已經很大了,這些劫匪只要進入他們的陣法圈中,基本上都是死路一條。

歐陽博在前面仗劍開道,一路走,一路殺。

拳擊,劍斬,刀劈。

七人過處,空中濺血,地上躺屍。

殺戮聲終於驚動了整個連雲寨,寨主董天福也從那溫柔的女人香里鑽了出來,見手下一團亂,還個個都是驚惶失措的模樣,不由大喊道:「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們在慌什麼?」


「寨主,七煞的人來了,跟鐵帽嶺的大當家說的是一樣的,他們說完打劫開始就動手,已經殺了我們不少兄弟了。」

「七煞?搶劫?」董天福說道!

「哈哈,還以為鐵帽嶺的老大說的不可全信,但我還是依然吩咐下去注意戒備了,這倒好,真的還有這麼大的膽子來我連雲寨打劫啊!」


「七個人,七煞,嘿嘿, 聊齋大聖人 ,佩服啊,我的連雲寨可不是那種垃圾勢力,這樣的行為已經嚴重的讓我連雲寨沒有了面子了。」

「你去,把所有兄弟集合起來,把二寨主和三寨主給老子拉起來,一起去會會這個囂張無比的七煞。」董天福喝道。

二寨主和三寨主身邊都各自躺著幾個女人,他們經過了一夜的大戰,這個時候真心的不想起床,可是外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加上大哥又派人了,只好匆匆爬起來,跟著來人出去了。

等他們三大寨主都到了,其他的弟兄也集合完畢,寨主董天福正想說大開寨門去會會七煞的時候,他們七人已經殺到了董天福的面前。

一劍挑了擋在面前的一個劫匪,歐陽博冷冷的看向了董天福!

「哈哈哈,一個地元境四階初期的小子,帶著一群不入流的東西也敢來我的連雲寨打劫,真是不知死活。」董天福大笑道。

對於剛剛被歐陽博一劍挑死了的兄弟他根本就不在意,因為他發現這一群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不突破地元境三階他啥子愛是看不上。

「大哥,這群王八蛋擾等清夢,直接殺了就是,不用廢話了。」二寨主憤怒的說道。

「老子還想跟那幾個妞再戰一場的,誰知道這個什麼亂七八糟的組合來了,真是氣死我了。」三寨主也在一邊怒吼起來。

歐陽博一劍劃出,十字斬劍芒轟出去,堅固的寨門直接被劍芒擊飛出去了,直奔三位寨主立身的地方撞去。

「也不過耳耳!」大寨主董天福輕喝一聲,突然手中出現了雙槍,兩柄槍上都有熒光流轉,左右一揮,元氣槍芒撞向飛過來的寨門。

「砰,砰,砰!」

寨門在一連串的撞擊聲中被他弄得四分五裂!而他自己卻是被連續被震退出去了五步才停住,這還不算,他感覺雙臂都被震得發麻了。

而在他們邊上的下屬就沒有那麼好運了,被那碎裂的木塊擊中,死了好幾個。

董天福大驚,終於明白了鐵帽嶺大當家說的七煞恐怖的力量了,也相信眼前的七煞就是他們的煞星。

看這個中年人的樣子也不過是地元境四階,而自己卻是地元境四階中期的修為了,居然還被他一招砸碎過來的寨門逼迫到了這般地步,這要是短兵相接了自己還怎麼打。

他這是還沒開打就開始在心中有了畏懼感,但一想到自己人多,他還是壯起膽子喝道:「一起上,殺他們一個,獎勵紫金幣十萬,四品丹藥十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寨主董天福的話音才一落下,劫匪們就集體沖了上去,他們的想發很簡單,螞蟻多都能咬死大象,他們這麼多人,殺七個人,還能殺不死?

就是憑著人海戰術也可以累死他們,至少此刻所有衝上去的劫匪心中都是這麼想的。

可他們打錯注意了,歐陽博有補元丹,不擔心元氣消耗光,而且殺他們基本上用不上什麼元氣丹,光是身體內儲存的元氣就夠了,而劫匪們也沒有想到的是會越到這麼一個妖孽的存在。

「兄弟們看來這個連雲寨很是富有啊,我們這一票會收穫很大的。」歐陽博喝道。

「殺!」


歐陽博當先進入劫匪群!

「殺!」

其他的六人同聲喝道,隨後緊緊的跟上歐陽博的腳步。

雖然俗話說:螞蟻多了咬死象,可是現在的場面是一面倒的局勢!


歐陽博四色元氣湧出,每一拳都可以殺一個武者,一劍揮出至少會帶走十幾條生命,一招千山掌影拍出,至少也是幾十人倒下。

而利用陣法跟著歐陽博衝過去的也是生猛無比,死在他們武器之下的人數一劍過百了,服下補元丹,繼續開殺!

這樣的陣仗根本就不是在圍攻,而是被他們隨便的殺戮,劫匪都是瞪著眼睛被殺的。

現場開始了混亂,因為他們殺人太恐怖了,自己沒有一點傷,反倒是自己一方的一擊死了數百人了,他們這不是被殺,而是看七煞在表演殺人的遊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