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戴習慣了,不戴總覺得少什麼。」慕容如音。

「你今晚試一下不戴,他們看看你的面容,肯定驚呆那幫傢伙。」葉雄笑道。

「不想。」

「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葉雄沒想到,她來找自己,是詢問自己身體,看來她並不像表面那麼冷漠,只不過不擅長表達自己而已。

「暫時沒發現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公主她在現代星光璀璨 「那就好,不過我建議你,以後別再變身。我感覺基因戰士很不穩定,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情況,很難。」慕容如音。

鳳凰也這樣勸過葉雄。

想起鳳凰,葉雄非常擔心,現在喬洋已死,只剩下郭芙蓉,只要把郭芙蓉幹掉,他就可以去西北找尋鳳凰的下落。

這一次任務,葉雄還沒選擇好帶誰去,精通醫術的慕容如音,肯定是首選。

「如音,鳳凰在出任務的時候失蹤了,我這兩天準備前往西北,尋找她的下落,你有沒有空陪我去?」葉雄問。

慕容如音的身份不一般,她不同於陳蕭朱雀和安家姐妹,自己可以命令她去,可以,她之所以來幫自己,完全是因為父親的詣意。

「可以。」

「你準備一下,出發的時候,我提前告訴你。」

慕容如音了頭,這才離開辦公室。(未完待續。) 後面的許玉揚以及體內雲舒的元神並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仍冷笑著嘲諷道:

「怎麼樣,醜八怪敢不敢過來吃了我呀?」

千手觀音赤目圓睜,冷冷一笑,「既然小丫頭一心求死那老娘就先來喜歡喜歡你。」

說話之時,那八條竹竿細腿在地上猛的一蹬,「嗖」的一聲騰空而起。

「噗通」一下落在了許玉揚的面前。

許玉揚立時便覺得一陣惡臭氣息迎面撲來,不免一陣乾嘔,「醜八怪你多少年沒洗澡了怎麼這麼臭呀?」

千手觀音一陣冷笑,「小姑娘一會你到了老娘的肚子里就不覺得臭了。」

說話之時行前一撲,血盆大口便向許玉揚脖頸咬來。

此時許玉揚與這隻又丑又臭的蜘蛛精相距不過兩米,只見血盆大口之中排排怪牙林立。

黑蛇翻卷,一陣惡臭迎面補來。

心中當真又驚又怕,便想轉身逃跑,心頭雲舒厲聲喝止:「動也別動,成敗在此一舉。」

許玉揚心頭萬馬奔騰,眼中含淚欲滴:這是真的要置之死地而後生嗎?

心思飛轉,不過轉瞬間蜘蛛精那血盆大口便已到在面前,許玉揚甚至都已經能夠感受到一陣炙熱撲面。

正值此生死一瞬卻聞雲舒開口斷喝一聲:「胖子你還等什麼?真的看著我們藏身蛛腹,屍骨無存嗎?」

許玉揚聞聽此言立時驚覺:雲舒妙計!

千手觀音眼看著就將把眼前的這個身材嬌小的小姑娘納入口中卻忽然聽聞此聲驚呼,心中不由得為之一顫:

我就說這小姑娘這麼大大方方的等著自己來吃是有古怪,果不其然是有圈套,只是卻又未見有何不妥。

此時自己已然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也不管他究竟有何陰謀,索性先吃了這個小姑娘再說!

即便是有圈套,有陷阱又能耐我何?

轉瞬間拿定主意便繼續向許玉揚撲來。

然而令這個醜八怪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於此稍作遲疑之時,卻聞「呼」的一聲,眼前的這個小姑娘的身前忽然現出一張血盆大口。

原本的捕食者瞬間變成了被捕食者。

千手觀音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自己便先落入了他人的血盆大口之中。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望無際的黑暗、、、、、、

許玉揚不免哈哈大笑:「胖子真是好樣的,出來的太及時了。」

那兩米多粗,十數米長的黑莽轉過身來眯起圓圓的黑眼睛留下了一個憨態可掬的笑容。

許玉揚正準備上去跟他一個緊緊的擁抱,卻不料這條大黑莽肚子上竟鼓起一個三四米粗的大包。

嚇得許玉揚不免驚呼一聲,急忙用手指點,「胖子你沒事吧?」

黑胖低頭向自己身上鼓起的大包看了看,而後眨了眨小黑眼睛,隨後便發出一聲嘶吼向地上倒去。

隨之便開始在地上瘋狂的翻滾起來,一邊翻滾一邊發出痛苦的嘶吼。

黑莽那碩大的身軀一經開始在地上翻滾立時攪得地面上的堆堆白骨四散,陣陣塵土翻飛。

許玉揚見此情形大驚失色,「胖子你怎麼樣,沒事吧?」

此時巨蟒身上鼓起的大包正在其體內上下遊走,黑莽痛楚無比,正在地上往來翻滾,嘶吼不斷,哪裡還有功夫答話。

許玉揚也是不知如何是好,雲舒開口道「掐住指訣,咱們先去救三爺。」

許玉揚點頭稱是,右掌中掐起指訣,「呼」的一聲便又再次包裹在墨綠鱗甲之中,身形一飄便已到在癱倒在圓鼎旁的黃三郎身邊。

卻見這位無憂原的守衛天官在層層蛛絲的包裹之下早已昏厥多時,許玉揚真的是又驚又怕。

卻見自己左臂提著黃龍斬仙劍向著地上的黃三郎虛空一揮,「呼」的一聲一道金光閃過,黃三郎身上的蛛絲立時散去。

在確認黃三郎身上再沒有蛛絲附著之後許玉揚方才蹲下身來伸手推了又推。

「三爺醒醒,三爺您沒事吧。」

卻不見那個瘦骨嶙峋的色老頭有絲毫反應。

於是雲舒控著許玉揚的左臂探其鼻息,雖有一息尚存,卻已是氣若懸絲。

於是復又探手按在黃三郎的脈門,不成想卻見黃三郎腕上一條黑線正沿著血管蜿蜒向上,往心臟中流去。

雲舒頓時一驚,「三爺受傷不輕呀,這毒此時已經快到心脈了,若是當真被這毒素流入心臟只怕三爺這副金身便毀了。」

許玉揚雖然不明白雲舒口中所言究竟是個什麼一絲但也知此時事態嚴重,微一皺眉,「雲舒那該怎麼辦?」

「當然是幫助三爺驅毒了。」

「怎麼個驅法雲舒你倒是說呀?是不是就像幫助張妍那樣把毒液吸出來就可以了呀?」

雲舒點了點頭道:「大概是那個樣子。」

許玉揚冷笑一聲:「那還等什麼?反正之前都已經幫助美妍小主吸過兩次了。咱們說弄就弄吧。」

雲舒稍做遲疑:「只是這一次與之前不同,之前張妍不過是沾染上了邪祟身上的污物並非毒液,而這一次三爺分明乃是中了劇毒,所以若是為他吸取毒液難免會有危險。」

許玉揚眨了眨眼,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哦,我聽明白了,就是說咱們救三爺,也可能會有中毒的危險,是這個意思嗎?」

雲舒點了點頭,許玉揚接著問道「但是咱們也不能見死不救呀,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好辦法了嗎?」

「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一個不畏毒素,百毒不侵的人來幫助三爺吸取體內的毒液。」

許玉揚眨了眨眼心中暗想:不為毒素,百毒不侵的傢伙,那就一定是非胖子莫屬了。

這個傢伙用了不到一周的時間就可以把整個別墅中的專修毒素,以及傢具上的殘留甲醛全部吸得乾乾淨淨而且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所以呀說他一定就是最佳人選了,於是轉頭看去。

卻見此時的那條大黑莽還在地上不住的嘶嚎翻滾,而且渾身上下已呈紫紅色,身上的那個大包已經鼓起四五米粗細六七米長。

許玉揚不由得苦苦一笑:看來這回是指不上胖子了?

而且看著他那痛苦的樣子心中頓生憐憫:「雲舒神君你覺得咱們現在是該先幫胖子還是應該先幫三爺?」

雲舒向著地上正不斷翻滾嘶吼的胖子看了一眼。

「沒事的胖子百毒不侵,只不過是吃了一點不易消化的東西而已,想來再過一會消化完了就會沒事的,倒是三爺陣中劇毒性命攸關。」

許玉揚不置可否的咧嘴一笑:「你確定胖子沒事?」

「放心吧,胖子不會有事的。」

許玉揚見雲舒如此篤定,也不再去做多想,「那還等什麼?快點來幫三爺將毒液吸出來吧。」

雲舒道:「玉揚你會嗎?」

許玉揚看著黃三郎手臂上的那個正在向外滲著黑澀膿血的血窟窿不免又是一陣頭暈,眨了眨眼「我說這位神君,你不是會嗎?」

「我當然會了。」

「那不就得了,你主操作,我配合你不就行了嗎?」

「好的。」

許玉揚顯得有限不耐煩地說道「這位神君那就請開始你的表演吧!」

言畢之時許玉揚的身子便已俯下,將黃三郎受了傷的右腕端在了胸前。

許玉揚頓時覺得一陣刺鼻的惡臭混合著血腥的氣息湧入自己的鼻腔之中。

許玉揚顯然還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被熏得眼淚都要下來了,急忙轉過身去一陣乾嘔。

片刻後方才再次轉過身來,眼角掛著點滴淚痕,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便將黃三郎那滿是黑血的手臂抬至唇邊。

過不多時猛一歪頭,一口黑漆漆的膿血被許玉揚吐了出來,隨即便再次俯下頭去!

雲舒一邊控著許玉揚的身體幫黃三郎吸出體內毒血,一邊心中暗想:

這玉揚看著身材嬌小微微弱弱,卻不曾想生死攸關之際竟是如此堅強、果敢,為了救治三爺毫不畏險。

此等豪氣想來便是世間男兒恐怕亦多有不及,心中不免生出幾分讚許。

燈筆 葉雄打電話給楊心怡,告訴他今晚公司有聚會,不回去了,並且告訴她,危機解除了。

楊心怡聽了之後,十分高興,誰也不想時刻處於危險之中。

「我也要去。」楊心怡。

「就是公司的聚會,你認識的人不多。」葉雄隨口道。

「誰不多?」 寵婚,非你不娶 楊心怡當下有不高興了:「陳蕭,朱雀,夢姬,安樂兒,他們個個都跟我很熟,,你是不是今晚要幹什麼壞事?」

葉雄頓時十分尷尬。

真的,他還真有想法,就是今晚之後,去找一下楊喬,去她那過一晚上。

楊心怡跟杜月華在家裡組成戰略大聯盟,回家對著兩大美女,能看不能吃,那種感覺別提多憋屈,所以他打算去找楊喬。

他雖然愛楊喬沒有楊心怡那麼深,但是不可否認,他挺痴迷楊喬那散發著青春氣息的年輕身體。

「我只是覺得你不太適合那樣的場合,他們去的地方肯定是喝酒唱歌的,很吵雜,你不一定喜歡。」葉雄企圖打消她的念頭。

還有更重要一個原因就是:有楊心怡在,他玩不開。

試問,有幾個男人出去廝混,願意帶著老婆去?

「我不管,就要去,你不帶我去,我也能找到你們在哪,我自己去。」楊心怡態度堅決。

葉雄頓時為難起來。

上次在酒店,羅薇薇,杜月華,楊心怡,唐寧在一起相聚那一次,他已經夠頭疼了,這次他萬萬不能重蹈覆轍,不能讓幾個跟自己有關係的女的碰在一起。

「怎麼不話,是不是又在想什麼計謀?」楊心怡哼了一聲。

「老婆,你哪去了。」葉雄無奈地笑了起來,:「你喜歡來就來唄,我就是擔心華姐一個人在家裡,冷落了人家。」

「你都危機解除,是不是應該讓她搬出去?」楊心怡問。

「搬是一定要搬的,但是人家才搬過來兩天,我們這麼快就讓她搬走,是不是有太吶個了?」葉雄猶豫道。

楊心怡覺得也是,好像太冷血的感覺。

「搬可以,我是開不了口的,要不你跟華姐。」葉雄笑道。

「你不好意思,我就好意思了?」楊心怡哼了一聲,很不高興:「都怪你,遲讓她搬進來不是很好嗎,搞得現在,不上不下。」

「我也沒想到能這麼快將目標消滅。」

楊心怡頓時陷入思考之中,她覺得去葉雄那裡,如果不帶上唐寧的話,她肯定不依,帶上她的話,把杜月華扔家裡也不是。

「要不,把華姐一起帶出來?」葉雄試探地問。

「你休想,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要是被人知道,杜月華搬進自己家裡,楊心怡該怎麼解釋,羞也羞死了。

再,那裡有不少人,都知道杜月華跟葉雄的關係。

「算了,不去了,你晚上早回來,超過一鍾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你。」楊心怡完,這才掛了電話。

葉雄鬆了口氣,總算把她哄住了

晚上,江南市最豪華酒吧之內。

獵人保鏢公司核心成員,齊聚一起。

何夢姬,陳蕭,朱雀,安吉兒,安樂兒,慕容如音。

除了陳蕭之外,其餘五女都是絕色美女。由於是晚上,她們穿著不是白天的正裝,看起來,各有各的姿色。

如果不是知道這些人的身份,誰會想到,這些美女居然就是新近崛的,赫赫有名的獵人保鏢公司最重要的人物。

何夢姬穿著比較保守,是一套淡藍的長裙,讓她看起來,充滿智慧的味道。

慕容如音,一如既往,穿著白色的連體裙,亭亭玉立,如冰雪蓮一樣。讓人意外的是,她今晚的面罩,是那種薄薄的面紗,可以透過面紗,看到精緻的五官。她雖然沒有露出真容,但是相比起以前全都擋住面容,她今晚的做法,已經放開了很多。

安樂兒穿的是艷紅色的低胸短裙,看起來異常火爆;安吉兒穿的則是深沉一些的綠色短裙,跟安樂兒是同一款式,只是顏色不同而已,兩女相映成趣,顯然是故意這般打扮。

朱雀一如既往,黑色勁裝,一副絕世女殺手的模樣。

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美女,饒是葉雄平時見慣她們,也忍不住十分驚艷。

「來,大家過來搖色子。」安樂兒提議。

除了慕容如音之外,其餘的人都圍在一起。

「如音,過來,別掃興了。」葉雄喊道。

「出來玩,就要痛快,過來。」

慕容如音搖了搖頭:「我不會玩。」

「坐過來看著,很簡單的,以你的聰明才智,看幾下就懂了。」葉雄。

慕容如音了頭,坐過來。

一行七人,開始拼殺,不到一個時,個個臉色潮紅。

除了慕容如音不喝酒之外,其餘的人,每人都喝了不少。

葉雄喝得最多,這裡個個都針對他,恨不得灌醉他一樣。

開始只是喝啤酒,嫌酒勁太,換成了白酒跟洋酒,這一輪下來,葉雄也有醉意了。

玩得性起,突然包間的房被推開,五名染著頭髮的混混走了進來。

混混進來之後,看到座上的五位美女,眼睛都直了,差挪不開眼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