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我還以為是你怎麼了!」聽到齊桐的話,梁亞博的第一反應就是柳喬喬出事了,所以火急火燎的就趕了過來,也顧不得佟夫人了。

「不是我,是她。」柳喬喬指著床上躺著的婉月,她剛才給婉月換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

但是換衣服的時候柳喬喬才更是震驚,婉月的身上沒有一處沒有傷疤,那樣子真是觸目驚心,柳喬喬都不忍心看。

「這是怎麼了?」梁亞博看到婉月一介女流這麼一身的傷也震驚了。

「你先給她看看,我晚點再跟你說。」現在最重要的是給婉月上藥,至於發生了什麼晚點知道也沒關係。

在梁亞博給婉月治療的時候,柳喬喬來到了婉月家,徐大娘已經醒過來了,躺在床上還是哭個不停。

看到柳喬喬來了,徐大娘很是激動。

「婉月現在沒事,你別擔心。」柳喬喬來就是想轉告徐大娘一聲,怕她擔心的一晚上睡不著。

「她在哪裡?」徐大娘就這麼一個女兒,兒子之前參軍戰死了,所以只能指望婉月了。

現在婉月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讓徐大娘幾乎陷入了絕望。

「一個安全的地方,你別擔心。我來還有一件事想和徐大娘討論一下。」柳喬喬想著有必要提前和徐大娘商量好要怎麼處理。

「你說。」徐大娘聽到婉月沒事已經很開心了。

「婉月確實做了不忠不義的事情,她是肯定不能再繼續留在這了,所以我想聽聽看徐大娘你是什麼想法?」柳喬喬已經想好了辦法,就看徐大娘同不同意了。

「我沒關係,只要她平安活著就好,我已經是一個半個身子入了土的人,無所謂了。」徐大娘經歷喪子之痛以後已經看開了很多。

現在她只要自己的孩子好好的活著,其他都不重要了。

「我會把婉月送走,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大娘你可以和婉月一起離開。」徐大娘和婉月一直相依為命,婉月要是離開了,徐大娘估計也很難生存。

「真的嗎?」徐大娘眼睛一下放光,期待的看著柳喬喬。

「嗯!」柳喬喬點了點頭,她也不忍心看徐大娘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

和徐大娘聊完,柳喬喬又趕緊回去了,梁亞博已經給婉月處理好了傷口,不過婉月受到了很大的折磨,所以身體很虛還是需要靜養。


有佟大人在旁邊照顧著,柳喬喬就懶得去摻和了。

「現在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吧?」看柳喬喬一臉的疲憊,梁亞博給她泡了一杯氣血茶。

柳喬喬把事情告訴了梁亞博,聽完梁亞博也是很驚訝。

「你幫他們不怕佟夫人找你麻煩嗎?」梁亞博擔心的是柳喬喬這樣幫婉月會給自己惹來很大的麻煩。

「怕也沒用,我也不能看著婉月就這樣被扔進冰冷的河裡,那太殘忍了。」柳喬喬雖然也不想多管閑事,可是她真的沒辦法坐視不管。

而且就算出軌是不對的,那也不至於就這麼葬送一條年輕的生命。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梁亞博無奈,柳喬喬雖然平常算計的很是清楚,但其實心腸最熱。

「不是善良,就是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那關吧!」柳喬喬並不覺得自己有多善良,只是覺得還有更好的辦法。

「可是佟夫人可不是好招惹的。」佟夫人家可是當地的首富,當初看上一介書生佟大人,供他上京趕考。

佟大人也爭氣,高中狀元任一屆地方官,后因為佟夫人懷孕,專門調回了這裡陪護。

因為佟夫人家過於有錢,佟大人的一切也靠他們在打點,所以佟大人在佟夫人面前是抬不起頭的。

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佟大人才會出軌。

而婉月正好和佟夫人相反,性格溫柔,心思細膩,一來二去兩個人就好上了。

柳喬喬又把佟大人叫了出來,表情立馬變得嚴肅了起來。

「佟大人,你真的愛婉月嗎?」柳喬喬看著佟大人問道,她得知道佟大人對婉月是什麼感情。


「我……」佟大人有些猶豫,然後點了點頭。


「你猶豫了佟大人,你不是真的愛婉月。」柳喬喬看出來了,佟大人對婉月並不是那種愛。

「我愛她,她那麼溫柔那麼好。」佟大人嘴角扯起了一絲笑意,婉月帶給他的溫柔是從未有過的。

「你不過是因為她和佟夫人完全不一樣才愛她的,你把她當成了心裡的一種慰藉,佟大人,你別騙自己了。」柳喬喬不由得冷笑一聲,她還以為佟大人對婉月是真愛呢。

現在看來,婉月不過就是慰藉了佟大人在佟夫人那受傷的心靈。

「我是真的愛婉月的,只是可惜我已經娶了我夫人,她還即將生下我們的孩子。」提起這個,佟大人低下頭顯得有些落寞。

他這些年來表面看著光鮮亮麗,但只有自己知道他過得有多麼痛苦。

他當初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拿自己的幸福去換了自己的仕途,如果沒有當初的貪心,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後悔的自己。

他原本以為自己的生活就這麼一生委曲求全的過去了,但是婉月出現以後,他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了不一樣的地方。

可是沒多久,他們的事情就被佟夫人發現了,佟夫人還要殺了婉月,這讓他覺得自己的生活又陷入了絕望…… 「所以你害了兩個女人!」不管什麼原因,柳喬喬對於佟大人這樣出軌的男人都是不屑的。

既然不愛自己的夫人,那為何還要娶她?就為了自己的仕途嗎?

這樣的男人本身就足夠窩囊。

還有既然已經結婚了,就應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不應該再三心二意。

既然不愛自己的另一半,也不應該背叛。

這樣的做法就是害了兩個女人,而偏偏在這個時代,女人在這種事情上又是最為不幸的。

「我知道,是我的錯。但是我不想辜負婉月了,我要帶她離開。」佟大人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說道。

「那佟夫人呢?你們的孩子呢?」不是因為柳喬喬也是一個孕婦,但她覺得佟夫人是無辜的,她沒做錯什麼,也不該受到這樣的對待。

提到孩子,佟大人沉默了。


「可是婉月她……」

「如果你真的愛她,就應該知道怎麼才是為她好。」柳喬喬生氣的說道,然後轉身走了出去,梁亞博也跟著出去了。

「怎麼這麼大火氣?」梁亞博看柳喬喬好像很是生氣的樣子問道。

「我只是替佟夫人不值。」雖然柳喬喬救了婉月,但是這也不代表她就覺得她做的對。

反而婉月還很是覺得對不起佟夫人,也很心疼佟夫人。

「這是別人的事情,你就別想太多了,反而把你自己氣著。」看到了佟夫人今天的狀態,梁亞博擔心柳喬喬也會那樣。

「對了,佟夫人怎麼樣了?」一直忙著,柳喬喬都忘了問佟夫人的狀況,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沒事,就是被氣到了,吃點安神的葯好好靜養就行了。」因為佟夫人一直被照顧的很好,所以身體素質很好,沒什麼大的問題。

「那就好。」慶幸佟夫人沒有什麼事情,不然柳喬喬會內疚的。

「你打算怎麼辦?」梁亞博坐在柳喬喬旁邊問道。

「我不打算讓婉月和他在一起。」柳喬喬並不贊成兩個人的結合,所以她打算拆散兩個人。

「可以說說原因嗎?」柳喬喬的想法讓梁亞博覺得挺驚訝的,想知道為什麼柳喬喬想要拆散兩個人。

「我想婉月或許只是一時衝動,突然一個男人對她好她就覺得是愛情,便傻乎乎的陷了進去。而佟大人也應該負起他應該承擔的責任。人生不是兒戲,他們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就毀了別人的人生。」柳喬喬淡淡的說道。

「可是佟大人並不愛佟夫人啊,再讓他們在一起不也是不幸福的嗎?」梁亞博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那是他們的事情,他們可以選擇和離。」柳喬喬盯著自己的腳尖,淡淡的說道。

「那既然這樣,還不如就讓他們在一起。」梁亞博有些不理解,覺得這樣做很沒有必要。

「佟大人既然會出軌,那也不難保會再出軌一次。而且佟大人是為了自己的仕途才選擇娶佟夫人的,那說明他並不是一個有追求的男人,也不是一個對自己負責的男人。」說實話,柳喬喬是不喜歡佟大人的,覺得他太窩囊了。

「婉月第一次這樣愛上一個男人,或許她都還不知道這種算不算愛,她還年輕,不著急現在就陷入這種疲憊的愛情里。」以前的經驗告訴柳喬喬,不要過早的就覺得自己陷入了愛情,那樣只會讓自己疲憊。

梁亞博聽完不由得點了點頭,柳喬喬說的不無道理。只是柳喬喬講這些的時候,語氣里透露著傷心,讓梁亞博不由得多看了柳喬喬幾眼。

「看我幹嘛?」覺察到了梁亞博的目光,疑惑的問道。

「覺得你好像經歷過什麼?」梁亞博看柳喬喬的眼睛里好像充滿了故事。

以前他就覺得柳喬喬肯定是有故事的,現在這種感覺更加強烈了,只是柳喬喬也不肯告訴他。

「誰沒經歷過點什麼,人生就是在不停的經歷各種事情。」柳喬喬淡淡笑了笑,風輕雲淡的越了過去。

梁亞博知道柳喬喬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也就沒有繼續說了。

梁亞博把柳喬喬送回了客棧,房子留給了佟大人和婉月。

只是剛走到房間門口,柳喬喬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許懷璟站在那,讓柳喬喬一下愣住了。

「你怎麼來了?」柳喬喬莫名的突然有些緊張,沒想到許懷璟會這個時候找上門來。

「你去哪裡了?」許懷璟是聽說了佟家的事情以後趕來的,但是他沒有找到柳喬喬就只好在房間門口等著她。

「幹嘛告訴你。」柳喬喬說話還是忍不住傲嬌了起來,但是語氣已經軟下來了很多。

對許懷璟她還是生氣的,這麼多天,許懷璟硬是忍著沒有來她,這讓她很是難過。

柳喬喬打開房間準備進去的時候被許懷璟一把拉住。

「你是不是去救婉月了?」婉月的事情方圓十里的都知道了,許懷璟也是聽張大娘說的。

得知柳喬喬去救婉月,許懷璟很是擔心,也管不得是不是在和柳喬喬冷戰了。

「這麼多天不找我,現在來關心我,不覺得晚了嗎?」女生總是比較矯情,其實心裡已經原諒了,但是嘴巴上還是想讓佔上風。

許懷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現在不想講他們鬧彆扭的事情。

「喬喬,我只是擔心你,你不要這樣好不好?」許懷璟輕輕的抓著柳喬喬的手,語氣很是無奈。

「擔心,那你前幾天幹嘛去了!」說著說著柳喬喬就委屈了起來,聲音都不由得哽咽了起來,眼眶也一下紅了。

要知道好幾個晚上她做噩夢被嚇醒的時候,都多希望許懷璟在旁邊可以抱抱她,但是都只有她一個人。

那個時候她真的很難過,也很討厭許懷璟。

「我錯了,喬喬,我錯了。」看到柳喬喬紅了的眼眶,許懷璟也辦法再硬撐著了,上前輕輕的擁住了柳喬喬。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不管你。」許懷璟把頭埋在柳喬喬頸間,聞著那熟悉又久違的味道。

「壞蛋!」柳喬喬徹底綳不住哭了出來,用手打著許懷璟。

「柳喬喬,你把婉月藏到哪裡去了?」 柳喬喬和許懷璟正濃情蜜意的時候,突然樓下就響起了佟夫人她娘的聲音。

這個時候突然被打斷,柳喬喬很是不滿,她好不容易等到許懷璟來和自己道歉呢。

伸出頭就看到佟夫人她娘氣勢洶洶的站在下面,她的後面還跟著幾個人。

「把婉月給我交出來!」佟夫人她娘一看就是來找麻煩的,柳喬喬預料到他們會找上門來,但是沒想到這麼快。

「我去吧,你待在這裡。」許懷璟不讓柳喬喬下去,想自己去處理。

「她就是來找我的,你去也沒用的,你陪著我就是了。」柳喬喬知道自己要是不下去佟夫人她娘也不會罷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