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我現在的建議就是,你使用多相睡眠,因為你此時身體的狀態不適合長時間的深度睡眠。」

「我該怎麼辦?」

周昂聽到吳涵溫柔的聲音,皺著的眉頭漸漸鬆弛。

暫時信任這個大師姐吧,周昂最近確實感覺到無比的疲憊。

「以達芬奇睡眠法為基礎有人研究出了Everyman睡眠,已經被很多人嘗試過,但是他們的睡眠一般是三小時主睡眠加上三個小睡眠,但是這種睡眠並不適合你」。

周昂知道吳涵的意思。

周昂現在的身體已經瀕臨崩潰,Everyman睡眠法他也知道一些,並不適合他現在的狀況。

現在周昂的身體並不能接受三個小時的睡眠。

昨天周昂咋S市監獄對秦祥林的夢境進行入侵,只是二十分鐘失去對身體的控制,他就要花一下午的時間來恢復。

「你的意思是……」

「一個只屬於你的睡眠方式!」 跟池安安接觸的時間越久,楚軒就越是感慨自己的天賦太弱,所有的鬥技,竟然都是由這個女孩教給他的。

也算是幸運了,因為有她在,很快就領悟了三個鬥技,除了那八重崩,還有紅蓮舞,落日高樓。

剩下的兩個鬥技都是安安手把手交給自己的,沒有什麼典籍參考,倒是很好上手。

終究不是楚家的人,在玩了一個月之後,池安安還是回去了。不能跟去的楚軒,也只能獨自開始自己的龜速修鍊之旅。

「跟她比,你也會感到一絲失落,安安的天賦勝過你,卻不一定能夠成為絕世強者,她缺少的還有另外一種品質。」

在送池安安離開之後,塔塔斯就跟楚軒說了這麼一番話,願意實在安慰楚軒,他那個絕世聰明的主人,可沒有比不上人的時候。

「什麼品質,說的跟我有一樣。甭廢話了,我還得好好提升實力,兩個月了,才升之境七段,這水平,還差很多。」

楚軒邊說便走向後院,對於練功,他一刻也不想耽誤,揭開那十幾年前的真相,也需要用實力支撐。

「我說的品質是一種殺人的品質,只有在爭鬥與生存中,才能夠成長,你一定會有的,許多人正等著殺你,沒有實力,你會死。」

邁出左腿之後,楚軒都忘記怎麼放下了,竟然會有人等著殺自己,小命被人惦記的感覺,尤其的不好。

「靠,你不是把仇人都給我安排好了吧,不帶這麼玩的。」

很多的事情都是塔塔斯安排的,楚軒覺得每一項都恰到好處,只是全都讓人吃驚不已,這種安排,究竟要持續到什麼時間啊。

「只要你從這個城裡出去,馬上會有人要殺你。你要做的就是殺了他們,我只能保證,那些不是什麼好人。」

從城裡出去就會有人要殺自己,這城也不怎麼難入啊,越聽越覺得害怕,好像出了楚家,就會被人打暈了弄走。

快步的邁向後院,在那裡還算暫時安全,其他的都不想,好好修鍊,一定得把小命保住了,要不然夜裡再也簍不到那麼漂亮的老婆了。

「停下,你還有一件事必須要做,想要生存,不止需要熟練的使用鬥技,還必須使用武器,量身定製的武器。」

有武器跟沒有武器,關鍵的時候能夠決定生死。從現在開始熟悉武器,不管用得上還是用不上都是好的。

一想到自己的小命被人惦記上了,楚軒就特別想要一武器來進行防衛。

「好啊,那我的武器在哪裡,你應該也準備好啦吧,我知道你最好了。」

塔塔斯是個很負責任的僕人,小劇情他希望楚軒能夠自己展開,要是所有的都安排,那他不就是一個安排主人的僕人?

「城南有一古大師,你自己去那裡做武器,樣式重量,自己考慮清楚,帶上五萬藍魂幣。我關機了,你好自為之。」

「喂,喂,那時城南啊!」

塔塔斯還是自行關機了,不理會楚軒接下來的所有喊話。

「哼,當我嚇大的啊,說去就去,誰怕誰啊。」

轉了方向,朝楚家的帳房走去,以楚軒的身份,一次性拿五萬藍魂幣也算是極限了。畢竟尋常楚家人的花費,一年也就幾百而已。

順順利利的拿到五萬藍魂幣,楚軒真的感慨,為什麼家族之間的差別會這麼大,要是放在那個楚家,楚軒一年也就幾百零花,還得十幾個十幾個的拿,關鍵是拿一次就受一次白眼。

後來就不再去帳房拿錢,想盡一切辦法,自己賺零花錢用。

不在安逸中爆發,就在安逸中消亡。楚軒走在街上的時候,一次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因為得到的太簡單就不再努力,凡事還得靠自己。

一直走,跨過許許多多陌生的街道,楚軒終於摸索到了古大師的店。

冷冷清清,位於極邊緣的地方,門前一個人都沒有,四周一片安寧,完全就是個民居,還是個孤獨的民居。

能夠稱得上是大師,想必有什麼不凡之處,楚軒走進屋內,卻只有一個姑娘迎了上來,再不見第二個人。

「你就是古大師?沒想到這麼年輕,關鍵是還這麼漂亮。」

又見美女,楚軒感慨,還是城裡面的姑娘好啊,比起他們鄉下來,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所見之人也有二十多歲了,年齡上還是比楚軒大很多的,被一個小那麼多的弟弟如此說,這姑娘還是很高興的。

「客人說笑了。古大師是不見外人的,我不過是個負責接待的。請問,有什麼需要幫你的嗎?」

姑娘先是真笑了幾下,不過問道後來,就看得出是假笑了,那微笑真的讓楚軒稍感不爽,卻不是因為這位招待的關係。

「我是來找古大師做一件兵器的,圖紙我也畫好了。沒有什麼多餘的要求,就請麻煩古大師了。」

楚軒將只思考了五秒,用一分鐘畫出來的圖紙,交給了那位接待。名字也只用不到一秒就起好了,參照摸樣,只叫其鋒鈍尺。

一面鋒利,一面非常鈍,坡度很大,造型奇特。長約六十厘米,手握處做了特別的設計。

那女子看了看圖紙,發現武器的設計非常簡單,連開光都不用,看了看參數,估計應該用什麼樣的材料。

「如果尺寸按您說的,重量想要達到千斤以上,只能夠使用玄鐵,參雜上些許的破甲鋼。您看,這樣可以嗎?」

純玄鐵打造的武器,這就已經是好東西,在混上破甲鋼,楚軒只覺得這東西怕是有點貴,自己的設計是不是過火了一點。

「那個,你先說說大概需要多少錢,我也好準備。」

「價格應該在十萬到十五萬藍魂幣之間,因為是古大師動手,所以製造過程中有什麼麻煩的話,古大師會適當提高價格。」

倒吸一口涼氣,這浮動的範圍也太誇張了一點吧。十萬到十五萬,楚軒哪裡弄這麼多錢啊。

「那定金呢,應該不用那麼多吧。」

先付了定金,其他的隨後想辦法,讓自己的那兩位哥哥借自己點零花錢,應該不是多大的事情吧。應下便應下了。

「十五萬藍魂幣的五分之一,也就是三萬藍魂幣。」

按照上限跟自己要錢,真的是精打細算啊。楚軒卻也只能乖乖的拿出三萬藍魂幣,放在了櫃檯上。

蹬…蹬…蹬…

一陣慢節奏的聲響從樓梯上傳了下來,走得很從容。

「古大師,您怎麼下來了。這位是剛剛到這裡的客人。」

一面色顯老,約莫五十多歲的人從樓梯口出現,這名招待就馬上迎了上去。

審視了一下這古大師,覺得很平常,就是架子不小。


那古大師越過女子,兩步化作三步,磨磨唧唧的朝楚軒走了過來。

「你別動,讓我看一下。」

楚軒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有一隻手伸到了自己的額頭上,而後感覺到一絲火熱。

「我問你,你可知道器符師?還有,你是否願意成為一名器符師。」

器符師這種第一霸氣的斗者一脈,楚軒如何能不知道,要有人說不想成為器符師,那都是假的。

「器符師?我聽說過,就是沒有人說怎麼才算是器符師。也沒有修鍊的方法。」


器符師,要求體質必須是偏火,還必須是極為強大的偏火體質,其中最霸氣的便是赤火,器符師永遠的追求。

體質也是能夠改變的,但是那需要承受巨大的苦痛,如果是天生的赤火體質,不知道能夠羨煞多少器符師,更不必說常人。

「那你是願意成為器符師了?」

「願意,當然願意,不過又不是我願意,就能夠成為器符師。」

楚軒看向古大師,自嘲一般的笑笑。

「老夫乃是地之境的斗者,五級器符師,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當我的弟子。我保證讓你成為一名強大的器符師。」

度過一級到五級之後,那才是器符師真正強大的開始。符靈,符王,符宗,符尊,符聖。在往上的五重境界,才算是觸及到器符師的真正可怕之處。

以火化符,氣動九州,焚山煮海,吞天蔽日。器符師的強大,主要體現在那個符上,至於器,就是向現在的古大師一樣,幫人打打兵器。這種人完全不值得崇拜,哪怕他是地之境的斗者。

「我已經有一個鬥氣方面的師父了,雖然他不是器符師,可我還是要問問他的意思,還請您見諒。」


胡編了一個借口就把這人拒絕了,器符師,塔塔斯一定已經安排好讓自己成為器符師了。自己沒必要在意那麼多。

「尊師是好事,不過我想你師父是不會拒絕的。這樣吧,我這裡有一本器符師入門的書,你拿去先看看。三日後,等你來取東西的時候,告訴我你的決定。」

楚軒點點頭,也不想多言語,對這古大師沒有什麼好感,誰讓他走個路都那麼磨嘰。

出了古大師的門面,楚軒就直接往回走,倒想看看器符師究竟強大在哪裡。

在那門面之中,接待的女孩尊敬的問道:「大師,您怎麼會想起收徒弟的。難道他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他是赤火體質。」

「什麼?他竟然,竟然這麼好運。」

「小玉,辛苦你了。你還有很多事要忙,我可是不想再麻煩你了。」

接待不過是一天的接待,名為賈心玉,貴族中女孩,終有一日撐起家族的女人。

… 返回楚家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跟家人打了招呼,匆匆吃了晚飯,一個人窩在房間。

「軒,我怎麼看你好像很著急的樣子,飯也沒吃多少。」

天兒走進房間,隔著帘子就開始與楚軒說話。

「嗯,忘了告訴你了,今天我去一個叫古大師的人那裡了,他說我能夠成為器符師,還給了我一個小冊子,讓我先看一看。」

古大師在星夢城有著極大的名氣,五級器符師,多少人都羨慕的強大實力。

「那古大師他還說什麼了?如果可以的話,你問一下,如果被古大師收為弟子,進步也可以快一點。」

少女走到床邊,輕輕的坐在楚軒的房間。一下子又弄得楚軒心痒痒的。

「天不過才黑,那些齷齪的想法先給我收起來。你可是要成為器符師,取得族比第一的人,給我認真點不行!」

楚軒把心中的燥熱又收了起來,移步到椅子上去。

「他說了要收我做徒弟,不過我沒答應。那古大師,我一點都不喜歡。」

楚軒翹起二郎腿,靠在椅子的靠背上,做出最放鬆的樣子,一頁一頁的翻著所謂的入門典籍。

「你不喜歡,那就算了。我先出去了,不打擾你。要是一會感覺餓了,記得叫我。」

吃得東西確實不多,有一個老婆這麼天天關心著,日子甭提多麼美好。楚軒也被感動得紅了眼睛。

距離睡覺的時間還有兩個時辰,楚軒翻著那入門的冊子,看了十幾頁,最終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了。這前面說的都是器符師如何如何強大,舉了很多很多的例子。

說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就罷了,關鍵是還有一堆關於星夢城工會的介紹,各種啰嗦,這種煩人。

還以為是什麼珍貴的冊子,現在看來,不過是一個宣傳的廣告,最厲害也就五級器符師的公會,有必要這麼高調嗎?

厚厚的一本書,還以為需要讀多長時間呢,弄得飯都沒好好吃。楚軒又想到這個古大師,不爽又增加了一些。

一瞥而過,將厚厚的冊子,用了一分鐘就全部翻完,最終找到了稍微有點價值的東西。

「鬥氣凝火,虛而化實,實而化虛,吞吐演化,焚煉萬物。一氣出,天崩於前,海枯於後。附靈,化符,超脫形態,赤火焚天。」

成為器符師,入門還是比較簡單的。只要能夠將鬥氣凝火,由虛化實,生出真的火焰來便可。

化符是器符師獨有的攻擊手段,能夠將鬥氣之火結成符印,與鬥技差不多,卻又有著本質的不同。

鬥技不過是利用鬥氣的能力,符印則是用鬥氣之火,化實之後凝結出的強大力量。

鬥技分為靈境,天境,聖鏡,禁境,每一境下還分為低級,中級,高級,極限。

符印則沒有那麼麻煩,只分為十級。稱呼也很簡單,前面就是一級符印到七級符印,後面則是,靈符印,天符印,聖符印。

這入門手冊上面,卻是半個符印都沒有記載,古大師的摳門,讓楚軒頗為無語。

「鬥氣凝火,伸手間便有火焰跳出,倒是有趣。只是先化為實,再化為虛,這種變化又是為了什麼。」

鬥氣不過是一種能量,專屬於鬥氣大陸的能量。純粹的火焰也只是一種能量而已,能量與能量又有著很大程度上的不同。

鬥氣凝火,便是將能量化作傷害更直接的方式,通過這種火焰,直接焚燒萬物。進一步在化為虛,算是重新回歸到鬥氣,但與原本的鬥氣卻大不相同,有著更強的威力。

氣沉丹田,精神也慢慢的沉入其中。在細緻的控制下,鬥氣在丹田內遊走,尋找書上所說的,偏火屬性的人的丹田之中的特別構造。

天炎宮,丹田之中的構造,能夠直接容納進真實的火焰,內部空間之大,讓人無法想象。

俗話說一沙一世界,這天炎宮也算是自稱世界,精神沉入,發現裡面的構造特別的複雜。

雖然只是丹田中的很小一部分,可精神進入其中,發現其空間要比外面丹田中都要大上十倍不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