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我為什麼要試,我們很熟嗎?」

聽著她直白的拒絕,男子不惱不怒,掃視了一眼湖泊:「我對你的身份完全不感興趣,之所以你能引起我興趣的,是你的煉丹之術!」

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只見湖岸邊飛奔來一個人,熟悉的臉龐讓她微愣,那是——

阿霆!

他居然能找到這裡來!

但看著阿霆一臉急躁地望著湖面上,居然沒能看到她。

千雲舒心裡一驚,面前這個男人不止是煉丹師,還是強大的凝陣師。他在湖心設下了陣法,外人是看不到湖心亭的。

「無影!無影!你在嗎?聽到回答我!」


阿霆著急的聲音就響徹耳畔,無奈就算她答應,聲音也出不去。

男子一揮袖,只見在岸邊來回走動的阿霆頓時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眸子冷卻:「你做了什麼?不準傷害他!」

「我知道這人對你挺重要的,但是我真的只是想見識見識傳聞中的天才無影,世人如此點評的煉丹之術究竟高到是何地步?」男子看著她逐漸冷寒的眸子,又是一笑,「他沒有事的,不過是進入了虛陣中,如果你肯答應煉出丹,我便會放了他。」

「如果煉製失敗呢?」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沒見過這個人。」男子笑得風輕雲淡,無非就是要逼她煉丹。

千雲舒冷冷一笑:「只要我煉製成功,那又如何?」

男子搖搖頭,明顯對她的話報以不信任的態度:「一個煉丹學徒能夠多大造化?能煉出中品丹已經是最高造詣了,我不需要你煉製成品丹,我只看你煉丹。」

說白了,他就是想她看是如何操練凝聚成丹的。

她心中冷笑,他這樣做,定是煉丹的時候遇到什麼瓶頸或者難事了,才會要觀看她煉丹。

煉就煉,只怕他什麼都看不出,白忙一場!

「可以,無論我是否煉製成功,你都要保證他的安全!」

男子眼中帶著一絲興奮,點了點頭:「桌上的草藥有好有壞,你自己挑選吧!」

千雲舒漠然上前,伸手隨便拿了幾株煉製聖元丹的草藥,往丹鼎里一扔。

然後坐到蒲團上,面無表情地閉眼匯進火元素和木元素進去。

男子一直緊緊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剛才她拿草藥的時候,看似隨便選大白菜似的,實則她拿的每一株草藥,都是藥性最為活躍的!

也就是說,她的精神力很高,甚至超過了他!

男子眼睛微微眯起,等開鼎蓋再看,這個所謂的草包小姐,到底值不值得他傾囊相授。

知道男子在窺看著她凝丹的過程,她沒有故意反之,或者漏一個步驟。

而是認認真真地操控著藥性凝聚成丹,每一個火點都恰到好處,由於有過煉出上品聖元丹的經驗,這一次她操控起來更加如魚得水。

時間一點點流逝,直到五個時辰后。

千雲舒才幽幽睜開雙眸,冷冷道:「看完了吧?」

言下之意便是要他放人了!

男子伸手一阻:「等看完成丹也不遲。」

說著,他打開鼎蓋,一股濃郁的靈氣頓時飄了出來,整個湖心亭都溢滿了靈氣。

男子著實怔住,沒想到啊,煉丹學徒的資質居然能煉出了中煉丹師才能煉出上品聖元丹,這個千雲舒果真有兩下子!

她沒有忽略到他眼中閃閃而過的驚艷和讚歎,那抹炙熱的光芒讓她心生快跑的念頭。

當她抬腳一站,正準備躍出湖心亭的時候,小腿居然被人一把抱住。

千雲舒十分費解地著死死抱住她小腿的男子,不悅道:「我只聽說過抱大腿,可沒見過抱小腿的……」

「嘿嘿嘿……」

笑聲著實詭秘,蒼涼的聲音配上這張俊美的臉龐,她真的有種錯亂的感覺。

男子依舊不撒手:「我千尋要收你為徒!」

轟隆!!!

彷彿天雷滾滾,一下子劈到千雲舒的心坎上。

只見過徒兒跪著拜師的,哪裡聽說過當師傅的抱著徒兒的腿,硬是要收徒的?! 千雲舒一腦門的瀑布汗加黑線:「我說你是不是出門沒吃藥啊?」

話說他的名字千尋好像在哪裡聽過?

哎呀,不管了!

老天啊,誰能把這個從醫院裡跑出來忘吃藥的病人抓回去啊!

他抓著我的腿不放,疼啊!!

千雲舒心底不斷哀嚎著,白了一眼千尋,「其實吧,我這個人好吃懶做的……」

「沒事沒事,為師什麼都會做!」

「還有吶,我平時花銷大手大腳的,說不定還啃你的呢!」

「太棒了!為師正愁錢太多沒處花呢!」

「最重要的一點,我脾氣非常暴躁,只要一發怒,連丹鼎都給你卸了!」

「鼎多,隨便卸!師傅我就喜歡任性的徒兒~~~」

「……」

說了這麼多簡直就是在費口舌啊啊啊!!

她故意沉著臉,佯裝生氣道:「老兄,你到底看上我哪一點了,我改還不行嗎?」


千尋故作神秘,笑得陰測測的:「你的煉丹術確實比我所見過的都要高,如此天賦,不加以名師指點,豈不屈才?」

名師指點?

噗——

她還真看不出這個人渾身上下哪有名師的樣子,二貨才對吧!

「你真的想收我為徒?」千雲舒勾起唇角,露出個美麗的笑容。

通常她這樣笑的時候,就是有人要大出血了。

可……

她愣愣地看著千尋從空間戒里扔出一大堆東西,有上金額上百萬的紫晶卡、有超級牛掰的凝陣書、有鞏固修為突破瓶頸的無價丹藥、更有青、藍兩種顏色的晶石上百顆的時候,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任性。

千尋一臉興奮地看著她:「今天出門太匆忙,只帶了這點東西。舒舒你不要介意哈,這些是見面禮,等正式拜師以後,我再贈予你其他禮物!」

這點東西……


這麼一大堆,他說這點東西?!

還只是見面禮!

說實話不心動那是假的,不過她辦事情一向就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他說想收自己為徒,應該是自己贈予拜師之禮吧?

哪有師傅一下子給這麼多見面禮的?

千雲舒搖搖頭,目光的焦距開始放空:「我只想做個安靜的美男紙,就讓我繼續帶著無影的名字孤獨的走下去吧!」

一聽,千尋就不樂意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他很滿意的徒兒,怎麼可能就此放走!這次說什麼都得讓自己成為千雲舒的師傅。

送禮不成,千尋開始找溫情攻勢了,甚至連撒狗血的情節都搬出來了。

「你名字中帶千,而我的也是。說明什麼?說明我倆有緣分啊!而且,能在數億人中茫茫相遇,那更是一個奇迹啊!我現在已經三百多歲了,連個媳婦都沒有也就算了。現在連個徒兒都收不到,你說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千雲舒的額頭上不禁的滑過無數條黑線,這人真沒吃藥哇!

「名師難遇稱心徒,遇了還得巧言勸,勸了不聽……我就shi!!!」

「我,我考慮看看吧……」

她再聽下去,恐怕這湖心亭都要被他的話給說坍塌了。

千尋整個人頓時精神了,一把抱住亭柱哇哇大叫:「哈哈哈,想不到我千尋有生之年居然能收到如此徒兒,真是老天眷顧啊!」

「我只是考慮看看……」千雲舒冷不丁的打斷他,有必要這麼高興嗎?

千尋挑眉笑道:「你不知道這種心情,我很有把握,你會成為我千尋的徒弟!」

她白了一眼,當視線往湖面上移去的時候,只見一道墨色的身影站在睡蓮上,正用力破解著陣法。

墨發飛揚,俊美的臉龐此時猶如那冷峻線條勾勒而出,冷冷的,接近瘋狂的邊緣。

北辰,是北辰!

「這陣法可以打開了吧?」

千雲舒指了指外邊的北辰,千尋會意,「可以的,你往睡蓮上一站,我便送你出去。」

當她往睡蓮上一躍的時候,一包東西朝她扔來。

「這是為師的見面禮,拿好慢走!」

她一個踉蹌,差點沒摔進湖中。

轉頭一看,千尋正揮著手,笑得跟朵花似的。

將東西收入空間,腳下的睡蓮竟然會馱著她出了陣法,然後送到了北辰身邊。

「舒舒!」見出來的人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兒,北辰以陌早已抑制不住,飛身上去一把緊緊地抱住她。

被想念的人抱住的感覺真的很好,她將頭埋在他的肩頸處,安靜地聽著他訴說著。

「你沒事吧?那個人有沒有為難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又會從我生命中再一次消失……」

靜靜地聽他說完,她才抬起頭來,輕輕地撫摸上他刻滿疲倦的容顏,心中一疼,溫柔道:「我不在,你又沒好好睡覺了吧?」

手指劃過他的眼角,隱隱透出的黑眼圈在告訴她,面前這個男人為了她,不休不眠幾個晝夜了。

輕輕地環住他的腰,附在他的耳畔:「睡覺不乖,打屁屁!」

北辰紫瞳雙眼裡的溫柔更加濃重,他勾唇邪肆一笑:「今晚洗白白等著你……」

低沉略微沙啞的嗓音,雖輕柔,卻帶著危險極致誘惑的意味。

千雲舒臉色一紅,沒有回話。

既然找到了舒舒,北辰一刻也沒有耽擱,生怕她在亭心裡餓著冷著,立即就打道回府了。

北辰的到來讓千雲舒很是驚喜,一時之間忘記了那個被千尋關在虛陣里的阿霆。

等她想起來的時候,阿霆已經被關了足足三天了,因為不單她忘了,連那個二貨千尋也忘記放阿霆出來了。

進了北辰的府邸,快要到吃午飯的時候了,千雲舒窩在北辰的懷中,仰頭一笑道:「你想吃點什麼?」

北辰以陌極為苦惱的想了許久,才邪肆一笑道:「我想吃你……」

「不正經!」她嗔笑著,扳著手指一根根數著,「無論是紅燒的、清蒸的、燜的炒的油炸的,都可以喲!」

前世的時候,都是她自己做飯吃呢!

「今日就讓下人去準備吧,我整整七天零三個時辰沒有看到你了……」北辰從后環抱著她,當暗衛來報舒舒失蹤的時候,那一刻的心情,他再也不要有過。


那種深深的擔憂,可怕的缺失,比一刀斃命更為致命。 千雲舒任由他抱著自己,聲音輕輕道:「讓你擔心了……對了,你可知道有一個煉丹師叫做千尋的?」

「千尋?」北辰以陌驀然一怔,詫異道:「把你抓去的該不會是千尋尊者吧?」

千尋尊者?

能讓北辰用這種尊敬的語氣說話的人沒有幾人,難道那個怪蜀黍真的很厲害?

北辰輕輕地敲了下她的腦袋,笑道:「千尋尊者是大陸排名第三的煉丹師,平常來無影去無蹤的,性子極為古怪。對了,他就是君千影的師傅。」

「神馬?!」

千雲舒嘴角抽搐,他不是說三百年來都沒有一個徒弟嗎,看來自己被忽悠了!


「他說要收我為徒……」

「那很好啊!千尋尊者一直說收了個沒用的徒弟,放著好好的煉丹天賦不用,非要去搞什麼煉香。如果你能入他師門,確實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千尋尊者雖排名第三,但煉丹術至今無人匹敵。他性子極為古怪,之前確實收了君千影為徒,但這丫的非要改行煉什麼女兒家喜歡的煉香,千尋一氣之下逢人就說自己沒有這個沒出息的徒兒。

這一次千雲舒被他看中,確實是她的機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