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我想起來了,這個小子曾經說過自己被一個從修鍊宗門中走出的強者看中,傳授了修鍊功法和保命手段,現在看來應該是真的。」

姜風臉色立刻垮了下去,修鍊宗門的強大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能夠從修鍊宗門內走出的修者每一個都是無敵存在,外界凡靈修者想要進入修鍊宗門都不可能。

「這種好事怎麼落在這個小子身上。」姜風恨聲道。

如果他能夠進入修鍊宗門,現在哪裡還用這麼糾結,早就一步邁出成為真正的凡靈修者。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還有底牌。」姜風譏笑道。「不過這凡靈層次的力量你又能維持多久?等秘術的時間一過,你還是要死。」

以虎形半妖獸內丹靈氣催動《怨氣經》的姜羽暫時擁有凡靈修者之力,周身氣息恐怖,隨意一擊就能轟殺打開丹田的高手。

「殺你們兩足夠了!」姜羽冷聲道,身體向前。

空間劇烈波動起來,周圍立刻變成真空地帶,其中任何一縷氣息都能夠壓死丹田修者。

姜風背後一道『黑暗太陽』冉冉升起,黑暗與毀滅的力量再次出現……半個凡靈境的修為的確恐怖,竟然能夠與催發《怨氣經》力量的姜羽抗衡。

「動用秘術得來的力量終究不是你的,同樣你也無法真正發揮出凡靈層次的戰力。」姜風道。

「你也只能做到在凡靈修者面前逃走,想要真正抗衡凡靈修者依舊不可能。」

姜羽不為姜風的話語所動,只是不斷調動《怨氣經》力量發動攻擊。

「說了這麼多,都是無用話。你不是真正的凡靈修者,而我現在擁有真正的凡靈層次戰力,就算不能全部發揮出來,但是鎮壓你還是沒有難度的。」

姜羽身後氣息彭拜,有無窮力量要宣洩出來。

「還不動用你父親留給你的東西?」姜風看到姜羽準備動用靈技之力,連忙驚醒站在一旁的姜凡。

凡靈層級的戰力加上靈技之力所造成的強大攻擊力,就是姜風都不敢肯定自己能否接下。

被驚醒的姜凡右手抬起,一柄白色小劍飛出。

「靈兵之力,激發!」

姜凡打出一道靈氣進入『飛靈劍』,本來黯淡無光的『飛靈劍』瞬間綻放出刺眼白光。

「斬!」

一指點出,攜帶毀滅靈兵之力的『飛靈劍』直至姜羽頭顱。

「靈兵?」姜羽神情一動。

「不過是一柄消耗性靈兵,而且以你丹田修者的力量又能發揮出幾成的靈兵之力?」

… 落日山脈內圍,巨大古樹下三道身影驚魂未定。

「好險,差一點就被大地之熊追上了。」說話的是一臉懼意的杜靈,小臉通紅,明顯還沒有從之前的恐慌中走出。

「丹田修為半妖獸是極其恐怖的存在,就連我遇到都很難是對手;而大地之熊更是丹田修為半妖獸中的王者,沒有『萬斤極境』的修為力量與其對上那就是一死。」杜柳寒臉上殘餘著僥倖。

要不是他先一步發現大地之熊,雷家那兩個被拍死的嫡系子弟就是他們的下場。

以杜柳寒堪比老一輩丹田修者的實力雖然遠遠不能和大地之熊抗衡,但是逃命還是能做到的,而杜雙和杜靈在大地之熊的攻擊下,必死無疑。

「要不是關鍵時刻衝出一頭大地之熊,那個小子現在已經死了。」杜雙惡狠狠道,對姜羽殺意很重。

杜柳寒露出譏笑。「我們和雷波不出手,依舊有人要殺他。」

「大哥是說…姜家另外兩人也會對那個小子出手?」杜靈驚訝道。

同族子弟間不管有什麼仇怨,一般都不會生死相向,所以杜靈很難相信姜風,姜凡會對姜羽出手,而且還是下殺手。

「有什麼不可能,大家族內部也斗得很厲害,那個小子才打開四道體穴就這麼厲害,尋常丹田修者在其面前根本不是對手,就是我只能與其打成平手。」杜柳寒道。

杜靈沒有接下去,自己兄長的實力她很是清楚,遠遠超越尋常丹田修者,能與老一輩人物比肩。

「這種天賦潛力已經威脅到其他姜家嫡系子弟,加上他和姜凡,姜風兩人的關係又不是很好,出手也不是不可能。」杜柳寒肯定道。

杜雙,杜靈都露出明悟般的神情。

「那個姜風已經半個身子擠進凡靈境,只要他出手,那小子必死無疑。」杜雙笑道。

「加上還有同樣打開丹田的姜凡在一旁,那個小子也已經被我們打傷,就更加沒有翻盤的可能。」杜靈道。

「就是這樣,說不定那個小子現在已經被殺死了。」杜柳寒臉上露出深深的笑容。

突然一道氣息從落日山脈深處傳出,所過之處無數古樹顫抖,氣息掃過杜柳寒三人身上。

杜柳寒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體內靈氣衝出在身前凝聚出一道罡氣護罩。

毫無防備的杜雙,杜靈被氣息衝擊得大口吐血。

「好強大的氣息波動。」杜雙恐懼道。「丹田修為半妖獸中的王者大地之熊都不一定擁有這種氣息。」


杜柳寒身前的罡氣護罩出現數道裂紋。「這是凡靈境的戰鬥波動。」

「凡靈境!難道正在戰鬥的是居住在落日山脈核心的霸主凡靈妖獸?」杜靈驚訝道。

「不是,妖獸不可能釋放出這種氣息,正在戰鬥的應該是人類修者。」杜柳寒沉默道。「這其中摻雜中三股氣息,有兩股我很熟悉,應該是姜家另外兩個嫡系子弟,姜凡和姜風。」

「那個姜風已經半個身子擠進凡靈境,全力出手如同半個凡靈修者在發動攻擊,再加上一個打開丹田的姜凡,誰人能夠和他們抗衡。」杜靈疑惑道。


站在杜靈旁邊的杜雙臉色驟然暗了下去。「大哥你不是說姜凡,姜風可能會對那個小子動手嗎!有沒有可能就是他們再戰鬥?」

「那個小子的氣息我知道,雖然強大但是遠遠無法和現在傳出的這道氣息相比,這道氣息的主人修為力量肯定是凡靈境……」杜柳寒說到這裡突然面色大變。

「完了,這道氣息的主人就是那個小子。」

傳出來的這道氣息雖然強大,但是杜柳寒運轉杜家秘術發現,氣息的核心與姜羽釋放出的氣息完全相同。

「凡靈修者,那個小子竟然是凡靈修者,我們竟然得罪了一名凡靈修者,現在恐怕就是家主也救不了我們!」杜靈臉色難看。

「難怪那個小子能能夠以四道體穴的修為力量對戰我們六大丹田修者,最後還能逃走,原來他本身就是凡靈修者。」杜柳寒感到恐懼。

得罪凡靈修者,可以說是必死的下場,杜家家主杜東一就是有心護他們也無用。

「他才多大,就是從一出生下來就開始修鍊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成為凡靈修者…,…」杜雙有氣無力道。

杜柳寒眸中一亮。

「也不一定,說不定他只是藉助某些秘法短時間擁有的凡靈修者力量。總之,只要不是親眼所見,那一切就都不能確定。」

杜雙和杜靈紛紛點頭,沒有人願意相信姜羽是凡靈修者,因為這樣勢必是一個大災難。


一位凡靈修者想殺的人,很少有跑掉的,而得罪凡靈修者的杜家也必將處處受到制約。

同一時間被戰鬥氣息波及到的不止是杜柳寒三人,還有好不容易從大地之熊面前逃出來的雷波。

「那個小子?凡靈修者?」雷波臉色要多難看就多難看。「如果他真的是凡靈修者,那麼奪走赤炎刀的十有八.九就是他。」

其實在與雷波,杜柳寒六人戰鬥時,姜羽動用過『赤炎刀』,只是那個時候場面太過混亂,赤炎刀剛一出現就被六人打出的半靈技震碎,加上大地之熊出現,眾人紛紛逃走,根本沒有人注意到『赤炎刀』的存在。

雷波身子一動向著氣息傳出方向趕去,同時打定主意,如果證實姜羽是凡靈修者,那就通知自己父親雷南天出手震殺對方;如果不是就自己動手。

「為了父親的計劃,小子不管你到底是不是凡靈修者,都逃不了一個死字。」雷波的身影消失在茂密的古樹之間。

還有一個人也感知到氣息,就是林曉芸。威力巨大的氣息一到,其中特屬於人類凡靈修者的氣息嚇退正在與林曉芸搏殺的半妖獸。

這一頭有著丹田修為的半妖獸倉皇而逃,連一秒都不敢再呆下去。

「凡靈氣息!」林曉芸面帶憂心,身形一動,連忙趕向姜羽所在。

林曉雲心中清楚,如果不是生死危機,姜羽是不會展現出凡靈層級的戰力。

三人的戰鬥驚動所有人,而正在面對姜風和手持『飛靈劍』的姜凡攻擊,姜羽同樣不輕鬆。

飛靈劍上竄出一道乳白色劍光,速度之快讓姜羽防不勝防,幾次差點被力劈為兩半。

「這是什麼靈兵,攻擊力這麼強!」姜羽心中苦澀。


本來以為姜凡手中的白色小劍也就是一柄與『赤炎刀』同等級的消耗性靈兵,可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

白色小劍『飛靈劍』的攻擊遠超『赤炎刀』,已經達到真正的靈兵攻擊之力,劍光一閃即過,讓人防不勝防。

就連本來對抗姜羽主力的姜風都停了下來,同樣很驚訝於白色小劍展現出的攻擊力。

「哈哈哈,凡靈修者又如何?還不是被我追著打!」姜凡大笑,手持白色小劍上下衝殺。

又是數道乳白色劍光飛出,『飛靈劍』上面似乎有什麼神秘力量,每一次揮動劍身都閃過白光,然後劍光的速度就會大增。

「這不是一柄普通的消耗性靈兵,劍體上面被強大魂師鐫刻上了陣法紋絡,有加持劍光速度的效果,威力堪比真正靈兵。」天眼傳音給姜羽。

「該死,這個白色小劍應該就是當日姜千山用來擋下我攻擊的那柄,只是沒想到全力催動竟然有如此攻擊力。」姜羽以凡靈層次的力量動用半靈技『疾風術』。

身體瞬間分化為數十道虛影,『飛靈劍』的劍光雖強,但是只有丹田修為的姜凡根本抓不住姜羽的身影。

重生醫武劍尊 ,身後那輪『黑暗太陽』釋放出強大束縛力,姜羽加持『疾風術』的速度立時被破。

「我來束縛他的速度,你全力出手,用手中的靈兵斬了他!」姜風大吼一聲,沖了上去,身後那一輪『黑暗太陽』氣息大盛。

… 姜風不再有任何保留,展開全部氣息,半個凡靈境的修為異常恐怖,所造成的氣息威懾一點不弱於施展《怨氣經》的姜羽。

而顯現於姜風背後那一輪『黑暗太陽』更是詭異,散發出的氣息好像是一條條靈氣鎖鏈,瞬間封鎖住姜羽。

「又是這種氣息!」姜羽雙拳出動,橫空一擊,七千斤的力量擊穿空氣和靈氣。

可是在『黑暗太陽』散發出的氣息前沒有絲毫作用,威力強大的拳勁被生生磨滅。

站在『黑暗太陽』面前的姜風張口大笑。「小子就憑你這點修為還破不了我打出的靈技。」

「更何況是你現在已重傷之體催動秘術,就算是擁有凡靈修者的力量又如何?」姜風哈哈大笑,大步向前,接連打出數掌。

這一次『黑暗太陽』並沒有散發出氣息,加持《怨氣經》力量,姜羽很輕易就打破姜風的攻擊。

姜風打出的攻擊,已經相當半個凡靈修者在出手,可以輕易斬殺丹田修者,可現在對姜羽沒有絲毫見效。

「這小子究竟動用了什麼等級的秘術,竟然如此強大。」姜風神情不定。

「轟——」

此時力量達到凡靈境的姜羽毫無畏懼,雙拳直指姜風。

「想得美!」姜風身子向後一退,根本不與姜羽硬碰硬,身後那一輪『黑暗太陽』再次散發出氣息威懾。

身形敏捷的姜羽被『黑暗太陽』散發出來的氣息籠罩,速度第一時間降下。

「好機會!」一直在等待姜羽停下來的姜凡目中一喜,體內靈氣向著『飛靈劍』蜂擁。

「斬!」

姜凡口出『斬』字,遊離在天地之間的靈氣受到吸引,紛紛化為乳白色劍光的一部分向姜羽脖頸橫掃過去。

劍光剛一出現,下一秒出現在姜羽面前,讓姜羽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面色露出驚恐之意,看著即將擊中自己的乳白色劍光,隱藏在體內的無窮怨氣立刻釋放出來。

「《怨氣經》經文道,天地靈氣無數,『怨』為其一,靈氣不足以『怨』補之……」

姜羽把《怨氣經》催動到極限,雙眸由赤紅變為黑白,讓人心悸的力量在瞳孔中醞釀。

「撕拉——」

『飛靈劍』併發出的乳白色劍光擊中姜羽,姜羽身體被無數天地靈氣爆炸淹沒。

站在一旁的姜風和姜凡眉頭一皺,向後退去,可見『飛靈劍』的攻擊力真的很嚇人。


連半個身子擠進凡靈境的姜風都是眼皮直跳。

「好強大的靈兵之力,比我以往見過的任何一柄靈兵都要強。」

遠遠避開劍光爆炸範圍的姜凡一臉蒼白,緊握『飛靈劍』的右手五指不斷有鮮血滲出,而併發出最強一擊的『飛靈劍』也暗淡下去。

「轟轟轟——」

『飛靈劍』劍光切割天地靈氣所引發的爆炸沒有消散,恐怖到讓人心悸的力量依舊在蔓延。

姜凡看著遠處充滿毀滅力量的劍光爆炸核心,如此等級的力量就是一名修為力量達到『萬斤極境』的修者都逃不掉,可以說姜羽凶多吉少。

姜風臉色瞬間狂變。「不好!」

話音剛出,姜凡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金光人影衝出。

「怎麼可能?」姜凡心中恐懼,緊握『飛靈劍』的右手再次晃動。

暗淡無色的『飛靈劍』劍體上綻放出強盛白光,波及之處,將被金光擾亂的空間波紋『撫平』。

「還想動用靈兵之力?」金光散去一絲,露出下面衣衫襤褸的姜羽。

真正催動靈兵之力的『飛靈劍』的確強大,姜羽拚死調動體內怨氣結合《怨氣經》力量才勉強抵消飛靈劍光的攻擊,而就是這樣姜羽也差點被劍光引動的狂暴天地靈氣震殺。

「你……」姜凡一陣結巴,說不出話。

大片『血氣如龍』境地在姜羽身後顯現而出,金光一出,純陽拳勁劃過長空。

姜凡還沒來得及揮動手中『飛靈劍』,就被一道疾馳而來的純陽拳勁擊中,整個人被打飛,喪失所有戰鬥力。

「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