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我也是。」軒轅明恪也問。

「娘親我也很想知道啊~」藍枝也不放過。

鳳沐清不語,看了眼舞依炫和木薇兩個人這鬼鬼祟祟不懷好意又是兩個小色女組合大概是有點猜到,再加上把若昕都給惹怒了還是這種場合下,八九不離十。

鳳沐璃倒是沒什麼興趣,他的關注點倒是轉向了門口那邊。

有好戲看了!

「我很想說,不過呢迫於淫威之下,我會給舞大帥哥一點點提示的。」木薇花痴的模樣又犯了,方才還覺得噁心想吐,這會兒看到老幾位的盛世美顏,燕瘦環肥之中頓時覺得可以吃兩碗飯了。

「那待會兒我可要好好謝謝木薇你了。」

「沒事兒,只要讓我畫幾幅畫就好了。」木薇洒洒水啦。

「你敢!」藍若昕立馬柔聲威脅,讓她男人給木薇畫畫,她怕不是瘋了!

在木薇畫下的男人,也許頭一天還是衣冠楚楚的,露著皮兒的地兒估計也就是臉和手了。可是就算是在北國你必須穿得嚴嚴實實的地方,改天,她的小畫冊裡面就又多了一個穿得「不怎麼北國」的男人。

不露的地兒估計找不到幾處了!

儘管藍若昕笑得可「迷人」了,木薇抱抱自己,可是又放開了,挺了挺孕肚,「就敢,怎麼著吧?我又沒有威逼利誘的,是人家舞大帥哥自己答應我的!」反正現在的木薇,藍若昕還敢把她怎麼著?

(*^▽^*)賤兮兮地莞爾一笑,「是吧,舞大帥哥!」

舞舜粲點點頭。就愛看他家娘子吃醋,他又不是不知道木薇什麼喜好的人,他就是想逗逗自家娘子來著!

「是什麼啊?」

「說來我也聽聽。。。我的好皇后!」

木薇擺擺手,「若愚別裝了,這會兒你姐夫敢不來的。」笑得可歡了。

「別鬧!」

一邊在拿黃豆擺八卦陣的是若愚搖搖頭,「沒鬧啊~沒空和你裝啊!」繼續低頭玩豆兒。

木薇打個激靈,「你們別說話!」已經不需要回頭就可以感覺到了來自遙遠南國的「親切」。

讓她醞釀一下情緒。

轉頭,「好巧啊~居然在這裡遇到你了!」木薇伸出手打個招呼,「近來可好啊?」

舞依炫:二傻子樣!

藍若昕:玩脫了吧!

木蘭:活該了吧!

木葵:何必當初!

鳳沐心:湊湊熱鬧!

鳳沐英:看看熱鬧!

鳳沐清:隔岸觀火!

鳳沐璃:不動聲色!

舞舜粲:挺好玩的!

赫連曦:你們這幾個幹啥玩意兒?

赫連娜:這幾個搞心理戰,哥,看我的。

眾人:你們赫連家的退群吧!

軒轅明恪:偷偷觀察!

眾人:歡迎進群!

雖然天氣不錯,可是這一桌子的人不自覺地都暗搓搓手,「我說爹,咱進屋去吃吧,這地兒有點冷。」

「和爹想的一樣,搬桌子!」

舞清一聲令下,大家齊齊地起身,鳳沐璃幾個人連手下家僕都沒用上,幾個男人直接搬了桌子就往裡面趕回去,而女人們則是負責搬凳子。

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事前排練好了樣,看得木薇有點方!

「我也一起!」木薇試圖鑽進混亂中。

很可惜,「老實地坐下吧!」損友舞依炫賣的一手好隊友,壓著木薇不給起來,接著抬腿就把剩下的三個凳子扛起就跑。

倒是留下一句,「不用謝!」

木薇:舞依炫,事後看不拿我肚子撞死你。

也不知道舞舜粲和赫連曦幾個哪裡弄來的屏風,很快把桌子和人都給擋住了。

男人們弄完后,「不用謝!」和聲。

「我出去了,借我擠擠。」「我也擠擠。」「還有我。」

總之沒有一個人的身子可被肉眼可見的。

庭院中,剩下一男一女,男子站著,女子坐著。

「嘿嘿!」木薇繼續裝傻。

南宮傲出聲,嚇得木薇渾身一抖,「舞依炫,請問我的孩子他娘的客房在哪兒?」

「左邊長廊第二個道口下去右拐,不用謝!」只有聲音出現。

南宮傲盯著他的皇后,「……」立馬按照剛剛發聲的藍若昕給的方向過去了。

木薇這就糾結了,去還是不去?

「一個多月的車程都經受住了,這幾步還要朕抱你走嗎?」南宮傲負手在後。

這冷色調的,這不給臉的,木薇哈著腰,「是是是,不勞煩陛下您,我自己走,自己走。」扶著腰身趕緊跟上。 593

木薇小心翼翼地在後面跟著,還不算是太大的肚子被她挺得倒是老高的。

「哎呦呦!」

「折騰什麼呢?孩子。」

「見著父皇也不用這麼高興吧,娘親都要吃醋了。」

「這麼長時間都沒給個動靜,父皇一出來倒是這麼興奮啊!」

「嘶嘶~」

南宮傲忽然停下了,而在後面一早停下來的木薇心裡立馬偷了起來,還不是關心她!

擰著眉毛還準備說幾句話的木薇,就聽見,「你這才幾個月,孩子就有動靜,你當朕是真傻啊?」

說完,也不過去扶她看她,徑直朝著目的地走著。可是腳步明顯的慢了下來。

木薇努了努嘴吧,可不就是以前當你是個小傻子。可是後來傻子是她不是?不然怎麼被他騙到手的!

她摸了摸肚子,還這麼快懷了孩子!

ε=(?ο`*)))唉~她的眼睛還沒有裝下這世界地美男紙呢!

「等等我啊!」

一幫子黑影神神秘秘的站在舞家的各個角落,偷笑之聲不絕於耳,「你們曾幾何時看過木薇老實成這樣子?嘻嘻~」

「可不是!一般人這麼對她,早就翻臉了!」

「都安靜點,看不看戲了。」

「沒事兒,反正木薇內力不行,南宮傲有沒有武功內力的。」某炫打包票,「至於那些個護衛嘛。。。武功再好也架不住人多吧!」

南宮傲的暗衛早就被幾個男人身邊的護衛給糾纏到了不知何處——刀光劍影!總之不會出現在舞府。

「走走走,跟上去!」一大幫子人跟著去看熱鬧。

至於前面的大堂,也只剩下舞家夫婦,不是不愛去而是因為年輕的時候這種聽牆角的戲碼早就玩得興緻缺缺了。所以兩夫妻該吃飯的吃飯。

還有年輕的就剩下行動不便的赫連娜,還有一向政治到底的木蘭。當然了,鳳沐清咱們錦皇陛下這趟渾水就不去了,反正他妹妹幾個一定是分成上中下好幾節跟他說道好幾天的,附帶細節!

「木蘭姑娘你就不去看看嗎?」這姑娘生活在這麼熱鬧活潑的人中倒是還保持著自我,不容易啊!要不是她不太方便,皇兄和明恪還有粲哥臨走前瞪了她一眼,她還真是去湊熱鬧的。

可惜啊,可惜啊!

「我?」木蘭划拉飯呢。

沒等她咀嚼完,鳳沐清代替回答,「她性子柔,這事兒不愛摻和,也摻和不動。正直的不得了。」

木蘭把飯咽下去,「是啊,長公主。我不愛摻和這些的。」

「反正回來后被木薇追著打,木蘭可不愛受這罪。而且那幾個回來不說幾天是不會罷休的,也不必跟去。」鳳沐清說。

木蘭尷尬地笑笑,給泄底了!果然他們的錦皇陛下,出口反正就是要毒茶人的。

赫連娜深表同情,而木蘭再次尬笑。

這算是同情她嗎?木蘭心裡想著,真正該同情她的不是這個,是另外一個更可怕的!

藍枝問,「娜娜,我說你這晚飯也沒吃幾口的,這胃病還沒有好嗎?之前不是挺好的嗎?好幾年都沒有了,怎麼又忍不住了?」聽小穗說,女兒又貪嘴了,當然了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赫連娜苦笑,「嗯啊,姨,這陣子又不好過了。」

「你們這些年輕人吶,不好好照顧身體以後老了有的受的。」藍枝訓斥,「你這貪嘴毛病可得改改了,可大可小的。」

赫連娜無奈笑笑,「我也想,可是它不同意。」

「而且從錦國回來帶回來那麼多的好吃的甜點,都沒見過可不是忍不住嘛!」赫連娜現在想想都覺得有些流口水的感覺。

木蘭說,「想起來了,你之前在一字閣可把大家給驚呆了。」

「那還是小兒科。」赫連娜嬌俏一笑。

木蘭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藍枝,藍枝點點頭,「有機會蘭蘭你估計可以見識一下。」

還真有嗜甜如命的人啊!

赫連娜指了指旁邊的東西,「木蘭看起來你倒是很喜歡吃蝦子?」

木蘭很想說不是,可這會兒只能說,「是,就是今日突然想吃了。」要吃滿滿一碟子的。

「雲鴿家的孩子,那日見到炫兒做了一盤子的烤蝦,饞的不行,可惜就是那孩子對蝦子過敏。擱在一邊自己生自己的氣好半天呢!」藍枝說道。

「是嗎?這倒是和子染一樣。」赫連娜答道,商子染也是自小不能碰這些海鮮類的,河鮮的。皇兄他們幾個小時候經常一起吃這些的時候就開始對商子染「不友好」了。

藍枝也說,「是啊,子染也是不能吃,可偏偏一來我家吃飯,舜粲那孩子就蔫壞兒得都去和廚房打招呼說做些河鮮類的菜肴。真不知道是隨了誰?」

舞清扒拉了口白飯,「說隨了我就直說唄,反正是親生的。」藍枝拍了下自家夫君的肩膀。

「哈哈哈!」幾個年輕人笑起來。

鳳沐清說,「依照我多年的觀,依炫也絕對是親生的。」

藍枝立馬接話,「是吧,我覺得我家依依像我多一點。」

都市狂兵 舞清:人家哪個字眼說了嗎?

舞家夫人雙手合十交叉,「想想等著太子大婚之後,我家依炫也要見人了,到時候一定很多人說特別像我,也是,女兒長得像娘親很正常。」

「想到我家女兒萬眾矚目。。。嘻嘻嘻,想想就高興。」一時沒忍住就笑出來了。

舞清都是不在意,而且更是一臉寵溺地看著自家夫人YY的起勁。幻想了這麼多年了,總算是心愿成真了,隨她吧!

其他幾個人對有些「瘋癲」的舞家夫人也沒有任何意見發表,當做沒看見。

鳳沐清隨口問了句,「雙瑜剛剛來報信,那個公子應該是安全到家了吧?」

赫連娜說,「嗯。」

「起初還以為長公主對待北國百姓熱心到可以把醉鬼給送回家,沒想到是大家都認識的人啊。」

「你說的那個醉鬼是我們自小長大的好朋友。」

鳳沐清似是一副瞭然,「原來如此,多有得罪了。」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說起來今日倒是見過那個叫做商子染的世子,醉酒的時候倒是沒認出來。今天抱了個小孩子出現,已經成家還在外面喝得如此的爛醉如泥?」

赫連娜看了他一眼便快速收回,「誰告訴你他成家了,那是我表姐家的孩子,不過是帶過去玩的。」

鳳沐清點點頭,「朕離開得早,倒是沒有交談一番。不過那兩個人長得倒是有幾分相像,又十分要好的模樣還以為是父子呢!」

這話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

她驚著,「錦皇這種事可別胡說,別毀了我表姐和子染的聲譽。讓外人聽見可不好。」

鳳沐清夾起一顆豆子,「長公主別緊張,朕不過是肆意猜測一番,你也說了不是事實。況且也不過是我們說說而已,不論是你表姐還是你的青梅竹馬都無礙。」

總覺得他這話裡有話的,赫連娜不理他。

舞家夫婦也「撒完狗糧」了,舞家夫人立馬自帶八卦探測儀,前面什麼沒聽見倒是把青梅竹馬聽得清清楚楚,「說到青梅竹馬,我還是替你們幾個年輕人可惜了。」

「我還以為子染會和你在一塊兒的,子染那孩子在你後面追了那麼久的,你就不動心嗎?」舞家夫人怎麼臉紅了起來?

舞清說,「你姨喝了些酒。」果然手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酒瓶出來,怕是剛剛說高興了就喝了幾杯,這說話也就沒注意了。

舞家夫人坐了過去,拉住了赫連娜的手,「娜娜,這裡就我們自家人。藍姨給你說幾句體己話,這好男人這年頭不多了。你以為你舞叔叔人很好嗎?不不不,你錯了,這傢伙年輕時候可壞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