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我不清楚,我們只是最外圍的傭兵,任務目標的過去來歷不關我們的事,您也知道,有的時候知道太多會活不長命。」光頭很光棍的回答。

「實驗體就是指的亞利沙姐妹?」

「是的。另外我們的目標主要是活捉,實在不能活捉才會下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加隆看了眼一邊的女人,這兩人估計是夫妻,那女人神色緊張的盯著光頭脖子上的黑色爪子,絲毫不敢有動作。

這兩人僅僅只是訓練有素的精銳傭兵而已,對於槍械的利用確實很強,反應也很敏捷,但和真正的格鬥家比起來,就不堪一擊了。

更不用說這個小鎮里的那些非人存在。

這僅僅只是兩個普通人而已,就像光頭自己說的,他們只是最外圍的傭兵。

不過加隆的目的自然不會這麼簡單。

他仔細上下搜了一邊光頭的衣服衣兜,很快從他胸膛里扯出一根黑木十字架吊墜。

拿到十字架的瞬間,一絲絲清涼的氣息緩緩流入加隆的手臂,讓他眼神微微一亮。

「這個東西你是從哪拿到的?」

光頭臉上露出肉疼的表情。

「這個是我的一個朋友,很好的朋友送給我的紀念物。他讓我隨身攜帶,不能落下。」

「果然是很好的紀念物…」加隆露出滿意之色。

這枚十字架是實實在在的蘊含著潛能氣息,不是那種一次性的,而是細水長流的類型。

而且十字架表面似乎覆蓋著一層無形的力量,隨時可能爆發溢出。

加隆猜想這可能是專門應付某種超凡之力的防護性寶物。一旦遇到超凡手段的敵人,這東西就能在第一時間爆發力量保護光頭。

光頭的那個朋友顯然是擔心他會遭遇麻煩的境地,才送給他這枚吊墜。



「看來你的朋友很不錯啊…」加隆扯下吊墜,原本打算殺掉兩人的心思頓時淡了下來。他開始思索有什麼辦法可以控制這兩人為自己所用。

畢竟他現在的消息渠道實在太少了,幾乎沒有,要是有兩個身份不同的傭兵作為觸角,會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有更快的了解和滲入。

控制敵人的方式有很多,但是在這個世界未知的手段方法中,要有能夠保證不被人破解的方式,這就很難了….

這個世界有吸血鬼。有可能有女巫,甚至其他的超凡之力,看似普通簡單,但實際上裡面的水很深。

搜遍記憶中的頂尖密武,加隆最終選擇了一種比較隱秘的秘法。

單純的懲罰只是最下層的控制手段,要讓對方自己都捨不得背叛,這才是最好的關鍵。

朝著光頭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加隆鬆開他的脖子。

「非常感謝兩位的坦誠相告,如你們所見,這個小鎮的水不是你們能夠涉足的。從剛才的言談里,我對於你們之間的真誠感情非常欣賞。」

他頓了頓,「既然你們是傭兵,那麼我這裡有個任務。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接。」

「您不殺我們?」光頭雖然這麼問,但表情明顯鬆弛下來。

「我不是好殺的人,為什麼要殺掉你們?」加隆攤開手,「我這裡的任務,如果你們幫我辦成了,我可以考慮收你們兩人為徒,傳授我剛才那樣強大的格鬥技。」

光頭眼睛瞬間就亮了。不只是他,還有邊上的黑髮女人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只有混在生死邊緣的傭兵世界的他們,才知道一門強悍的格鬥技在任務中,在搏殺中,有著什麼樣的恐怖作用。而像剛才眼前這個男孩這樣恐怖的身手,連槍械都完全無視的程度,這樣的格鬥技簡直就是最強悍的殺人技,有這樣的機會學習這種技術。這對於兩夫妻來說,無疑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您說的是真的!?真的願意收我們為徒,傳授我們強大的格鬥技?!」光頭聲音都有些發顫了。雖然面前站著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十幾歲小男孩,但他完完全全沒有看輕對方年紀的意思。

邊上的女人也神色激動,張口想要說話,但卻依舊沒有出聲,還是將眼神投向了光頭。讓他主導權。

「當然是真的。」加隆笑了笑,他掌握的格殺技能不說幾十種,上百種是有的,更不用說作為人體結構大師。巔峰格鬥家,他對於人體格鬥技巧的認識隨時可以讓他創造出一門簡單的殺人技。

而對於他算是簡單的技巧,對於其他人而言無疑都是頂級的瑰寶。

「那麼,您的任務是什麼?」光頭小心的詢問起來。這樣豐厚的獎勵,自然需要完成的任務肯定比較麻煩。

「其實很簡單。」加隆豎起手中的十字架,「我對於有年頭的古董非常感興趣,特別是這種,我需要你們去查清楚這東西的來歷,是不是還有同類別的東西,如果能夠找到那就更好了。」

他在兩人完全不解的視線下,拋了拋十字架。

「根據簡單的鑒定,這玩意兒應該有至少八十年以上的歷史,你們可以從這方面考慮。」

「找這個十字架的話,或許我有辦法!」光頭眼睛發亮。

「你確定?」加隆心頭一喜。

「確定,百分百!」光頭很肯定的回答。「我曾經在集團內看到過這種東西的資料,這個十字架數量不很多,價格不是很貴,都是一些佩戴者拿出來拍賣的。」

加隆大力拍拍他的肩膀。

「作為任務獎勵,我提前傳授你們一點東西,你們就會感覺這個任務接下來到底值不值得。」

光頭兩人眼裡越發的熱切起來。

………

兩個小時后….

加隆緩步離開荒林,回到公路上,依舊雙手插兜緩步朝著家裡方向走去。

那枚十字架就放在他的褲兜里,被他右手緊緊握著。

一絲絲的冰涼氣息不斷鑽進他的手掌,順著小臂,流到肩膀,再到大腦。

看了下屬性欄的變化,再感受一下十字架里的氣息總量。加隆估計,這枚十字架能夠給她提供至少三點的屬性點,也就是百分之三百的潛能值,這是最低估算。

這麼久沒有任何潛能值入賬,突然多出了這麼一筆收入。這讓加隆的心情十分的好。

對於亞利沙姐妹頓時有了不錯的印象,兩姐妹一來,他就抓到送潛能點的人,說不定那個什麼白凰原色的人再來几几次,他的潛能點就會越來越多。

回想起剛才光頭夫妻學習秘技的時候。

加隆嘴角微微勾起,這是他放出去的兩個觸鬚,從今天起。他終於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外界黑暗世界一無所知。

光頭夫妻學習的不是完整密武,沒有密武推動,自然也不可能是強大的秘法。

而是加隆重新創造出來的一種秘技,顧名思義,就是秘法和技巧之間的東西。門檻很低,任何人都能學習。但是會對人體造成一定程度的損傷。是以自殘為代價增強實力的搏殺技巧。

雖然只能短時間的提升實力,但是對於光頭夫妻來說,這無疑是無比珍貴的一條道路。

加隆創造出來的秘技,被他命名為射影。是專門為兩人開發的射擊類輔助秘技,能夠在刺激特定穴道和經脈后,半小時內增強一倍的視覺聽力,和神經反應力。這對於兩夫妻而言。相當於短時間內的絕地反撲底牌!

而這才是射影的第一層,後面還有第二層,第三層,甚至第六層!

每一層秘法花費的代價都相同,甚至會減少,而得到的提升會越來越強,越來越大。

最後第六層甚至可以提升視力聽力以及神經反應力足足六倍!

這讓兩夫妻無比神往,在加隆的幫助下。他們迅速掌握了第一層的最簡單秘法,在感受了那種強大完美的狀態后,兩人徹徹底底的死心塌地為加隆幹活了。

儘管這門秘法的副作用很大,每使用一次,就會對自身的整體體質造成不可避免的內部損傷,這種損傷代價很隱秘,每一次的使用秘法后。都需要至少三個月的休息,否則短期內連續使用兩次,就會造成一定程度的永久性損傷。比如失明,比如永遠失去聽力….

秘技和秘法最大的差距就在於這裡。秘技是需要付出自殘的極大代價才能使用的,而且不能短期內連續使用。

而秘法則是幾乎無大的副作用,很快就能連續回復使用,就如同當初帕洛沙的九十九精孔秘法,造就他縱橫無敵的恐怖名聲。

射影秘技之所以有那麼強大的作用,加隆在引導兩人學習時,實際上是用上了自己的一點氣魄,以他的氣魄為引子,刺激兩人身體發生一定程度的異化,才最終可以修成強大的射影秘技。

而兩人不知道的是,這門秘技要想繼續修習強化下去,就必須在每一層晉級的時候,來找到加隆,再一次為他們引導激活異化。

換句話說,他們以後的變強之路,實際上是掌握在加隆手裡。

而秘技還有最大的一個功效。

那就是只能進,不能廢!

一旦學習了秘技,便如同走進了死胡同,只能不斷的修習,如果不能達到最頂峰層次,修為一旦停滯下來一段時間,修習者就會不斷出現劇烈痛苦,體質會迅速衰弱下去,直到死。

對於這個弱點,加隆還準備修改完善一下。

畢竟秘技只是他倉促之間創造出來的一門技法,需要時間修正。

回到家整理了下相關的記憶,快到晚飯時候,父母回來了,出去閑逛遊玩的亞利沙姐妹在傑森和費雯的熱情邀請下,也都一起來到家裡做客吃晚餐。

加隆給拉菲兒發了一條簡訊。

回信是一切安好,顯然對方的陰謀沒有得逞。

現在兩個觸鬚放出去了,只需要等到回收,而手上又收穫了這個世界第一批的潛能點,加隆心情大好,看著亞利沙姐妹的眼神也越發順眼了。

如果順利的話,或許還能找到其餘的十字架,可以用來提升身體素質。一切都會走上正軌,有了實力的迅速提升,對於吸血鬼內部的隱秘,也能有機會慢慢查清。

反正時間還早,他現在才只是個初中生才升高中,還年輕。(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時間一晃即逝。

按部就班的生活沒有任何驚喜,也沒有大的變化。

拉菲兒的奶奶最終還是拒絕了加隆的請求,這讓拉菲兒很是抱歉,另外送了一大堆的亂七八糟老物件給他,作為補償。

高中生活和初中沒什麼不同,只是學業稍微沉重了一點,但對於加隆而言都是完全可以無視的部分。

他吸收完黑木十字架后,因為心理年齡和其他學生完全接不上,所以沒有拉菲兒陪伴的時候,大多時候都是一個人。


一個人去琴房練練琴,找個沒人的地方複習一下曾經的格鬥技。

他用一種緩慢的方式重練格鬥技,表面上看起來就像是養生的普通外功,但實際上,只要他願意,在一剎那間,這種只是活動筋骨肌肉的動作就能爆發出恐怖的殺傷力。

加隆沒有什麼朋友,除開拉菲兒,而拉菲兒不同,她有著很多朋友,或者說是部下。兩人其實都有著一個共同點,那是一直微喜兩人關係的一點,那就是寂寞。

就算兩人是戀人關係,但就算是對方也從未真正向對方袒露所有的秘密。

無論是加隆還是拉菲兒都一樣。


但就是這樣,兩人都感覺到,比起其他人而言,他們之間的距離要近太多太多。

幾年時間平平淡淡,鎮上沒有發生任何大事,除了一頭米卡熊被國家動物園『邀請』離開,便都是一片平靜。

******************

下午時分,溫熱的空氣,微紅的陽光地面,散落的枯黃樹葉。

學校背後琴房外

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男生正站在音樂教室講台上,輕輕拉著悠揚婉轉的旋律。

柔和,清寧,彷彿一個人靜靜走在寧靜的無邊田野,夜晚的月光灑落下來。照在身上,伴隨著清冷的晚風,心頭一片寂靜。

男生有著潔白細膩的晶瑩皮膚,中性的漂亮面孔,還有燦爛如流蘇一般的金色短髮。

一身黑襯衫和修身黑褲完美的襯托出他姣好勻稱的身材。

琴房側面是一排排不知名物種的大樹,樹蔭下,一個金色披肩發女孩側坐在窗台上。靜靜聽著裡面男生的琴聲。身上的白色連衣裙被陽光印照分割成一塊金一塊白。

「是邁克爾西德的我希望?」等到琴聲沉寂結束,女生隨口問道。

「你又猜中了。」加隆放下小提琴,仔細的開始護理工作,這把琴可是母親專門為他特別收購的,是請的一個她的老朋友,花了二十萬加倫。要是換成地球,那可是相當於二十多萬美元的購買力。

雖然這把琴最大的價值是在收藏上。

「不用猜,都聽了這麼多遍了。」拉菲兒用手指插進頭髮往下梳。

「你準備去哪所學校?你的SIT成績是2300以上,隨便什麼學校都應該沒問題吧?」

加隆走到窗檯雙手按在窗欞邊緣。

「還行吧,準備去加利維爾,家裡也支持我。」

「我是不行了。」拉菲兒用手指卷著自己的金髮發梢,「我考了五次。最高的才2000分,可能跟不上你了。我家裡的意思是建議我選擇州立大學。」

「就在本州讀?」

「嗯。」

加隆也沉默了,畢竟和拉菲兒相處這麼久,終歸是有感情的。

還記得當初拉菲兒為他用蠟燭擺成一個心形,在晚上惹得學校的學生大聲起鬨。

這麼多年來,幾乎日日不斷的天天早上來接他一起,偶爾一段時間會持續送他每天不同的各種鮮花,湊成九十九朵。這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一件無比浪漫的事。

拉菲兒無疑是多情的。她或許是想要有人真正走進她的內心,成為她放鬆心靈的一個避風港灣,

「加利維爾啊…那可是全美最好的學校,這樣也好,你們一家原本就不該來這個偏僻小鎮。」拉菲兒有些意興闌珊。

「我應該還會回來。」加隆笑了起來,「我家又不會搬走,你在擔心什麼?」

「外面的世界可是很精彩的…」拉菲兒顯然有些鬧情緒了。

「你不覺得出去和人一提。你的男朋友可是加利維爾的高材生,這樣的話聽起來不是很帥氣?」加隆攬過她的肩膀。

「誰知道你去了那兒還會不會看得上我們這種鄉下的普通女孩?」拉菲兒吃味道。其實從知道加隆家裡的背景之後,她就明白,雙方之間最終的差距實在太大。

從表面上看。他家是大學教授的父親,母親是心理學家,在國際上都有一定名氣,而加隆自己又天資聰穎,長得又漂亮,小提琴造詣嫻熟精深,修養素質都遠遠超過鎮上的學生,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

這也是她當初一眼就看上加隆的主要原因。

而她,拋開女巫的身份來看,實際上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鄉下女孩,只是長得漂亮一點,野蠻一點。比起那些千嬌百媚很會打扮自己的城市女孩差距太明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