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我不叫小寶。」

還沒等皇甫景天再次發話,兩個小糰子就開始抗議了。

「哦,那你們想叫什麼?」

「姐姐的名字最好聽了。我們的難聽。」小寶撅著嘴吵鬧的。

兩個孩子雖然長得一樣,可性格卻有不小的差異,大的那個是腹黑型的,小的那個喜歡明著使壞。

孩子的大名是童煥夫妻倆取的,小名是喬老爺子和皇甫景天一起合計出來的,兩個老的可都是文化人,合計了幾天幾夜,竟然就合計出這樣兩個名字來。

皇甫景天回想起自己和喬猛爭的面紅耳赤的一幕,當時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索性就取了最常見的名字。此時,突然就有些心虛了,「哪裡不好聽了,叫起來多順口啊?」

「就是不好聽,不好聽……外面一大堆人都叫大寶小寶。」兩個孩子一下子又鬧了起來。

「都鬧什麼鬧?!都站直了!你們的姐姐從小就乖的很,哪像你們這兩個皮猴子!」見兩個孩子哭鬧不止,皇甫景天感到有些頭疼,趕忙把話題拉回來,「都老實交代,你們兩個,到底是誰進了我的藥房?」

「我。」

「還有我。」

兩個小糰子居然爭著承認,還笑嘻嘻的舉起了手。

皇甫景天真是氣不打一處來,「還笑!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不要進我得藥房嗎?」

兩個小糰子互相疑惑地看向對方,異口同聲的回道,「不記得了。您有說過嗎?」

這類事情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皇甫景天並不是心疼那些被弄壞的葯,其實珍貴的葯他已經收到別的地方去了。他是擔心孩子們誤食。

「不記得了,是嗎?行,你們每次都說不記得了。上次罰站多長時間啊?兩個小時十五分鐘是吧?這次繼續延長,再加十五分鐘。現在,到牆角邊站著去,動一下,晚飯就別吃了。」

喬老爺子此時也正怒氣沖沖的找這兩個麒麟小子。一路尋來,就看到了,在牆角邊規規矩矩站著的小娃子。怒氣瞬間就消散了許多。

「咳,那什麼,站了多久了?」喬老爺子湊到皇甫景天的身邊,小聲問道。

「幹嘛?又要給他們求情?」

「那什麼,孩子還小呢。差不多就得了。」

「這個時間點,你怎麼就這麼氣呼呼地跑過來了?」皇甫景天調侃著,他早已看見喬老爺子剛踏進院門時的表情,明顯就是生氣了嘛,惹他生氣的還能有誰?肯定又是這兩個臭小子。

「呃…」喬老爺子看了眼兩個孩子,那可憐巴巴的小眼神,唉,又心軟了,「我沒有生氣啊。」

「沒生氣?你這手上拎的是什麼?你珍藏的茶磚?怎麼?碎了?誰弄的?」

這一連串的問題砸來,喬老爺子想瞞也瞞不住了,往皇甫景天身邊一坐,「唉,這兩個小子怎麼就這麼皮呢?咱們家阿澤和莞莞都特別乖,溫家那兩個也是,再瞧瞧時家的那個,才多大呀,就知道掙錢養家了。哪怕是腦袋不靈光的阿洛,也是很聽話的。偏偏就這兩個小子。真是氣人。」

「都把你氣成這樣了,你還護著?」

「這麼小小的一團,還真就捨不得了。」

「那以後,我教育他們的時候,你別往這邊湊,規矩,是一定要從小就立起來的。」

「唉,你說的是。」喬老爺子拍拍屁股站起身來,「我還是走吧。看多了心又軟了。」

兩個小糰子見沒有人能救自己,只能歇了心思,規規矩矩的站了三個小時,多站了半個小時,自然是因為不聽話罰時了。

吃晚飯時,兩個孩子賣哭博同情,可其他人早已約定好,都不理他們。這樣試了幾次后,他們也知道再也沒有人護著他們了。頑劣的性子終於開始扭轉了。

等孩子被管教得聽話了許多后,童煥夫妻倆決定回一次J國。一同回去的還有百里流溪夫婦倆,以及雙胞胎和莞莞。

既然已經決定在Z國定居了,百里流溪夫婦倆決定將J國的產業都清理好,百里一族先人的骨灰也需要遷回來。

童煥之前一直想把蘇城的老宅改為博物館,這一次正好一起操辦起來。

而莞莞決定要去,是想和過去正式道個別。

事情還比較多,在那邊可能要呆上一個月的時間。

鳳朝知道孩子要去別的國家,還要去一個月,很擔心孩子的安全問題。在臨出發前,特地將孩子叫到了身邊,給她塞了很多保命的東西。

「我不在你身邊,自己要小心。」鳳朝並不打算跟去,主要是哥哥不讓他跟著去,至於原因,並沒有告訴他。

「嗯,你別擔心,有亓巽在呢。」

「那條大蛇懶得很,萬一他打個盹,沒注意到你呢?」鳳朝拉起孩子的小手,摸了摸那隻黑鐲子,「這隻鐲子有很多用處,可是你能力太弱,沒辦法完全激發它。不過,它有個小用處,你現在倒是可以試一試。」

鳳朝詳細的將用法告訴莞莞,「這個口訣你記住了嗎?」

「嗯。」

「它是可以隱藏你的身形的,不過,以你現在的能力,這種功能也僅僅能持續幾十秒吧。但是對你來說,應該也夠用了。」

在鳳朝的教導下,莞莞反覆練習這個短暫的隱身術,很快就掌握了要領。 到J國時已經半晚時分,下了飛機后,一行七人立馬回了百里的家宅,之後一個月的時間裡,事情又多又雜,大家都會很忙的。

本來,童煥夫妻倆是不打算帶孩子來的,可百里流溪卻堅持要帶孩子們來一趟,以後會不會回來都不一定了,這裡算是百里家族的第二故鄉,還是得讓孩子們來拜一拜看一看的。

莞莞回到J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布朗夫人家,當初若是沒有她。自己或許也不會被這樣好的人家收養。

莞莞其實一直和布朗夫人有聯繫,這一次來並沒有提前告訴她,想給她一個驚喜。童煥知道孩子的行程,想陪她一起去。卻被莞莞給拒絕了,她知道大人們都很忙,而且自己還有其他的地方,需要去看一看。

童煥知道孩子的實力比他強,她還有很多自己的小秘密,也知道孩子身上必定還有很多自保的手段。所以認真的叮囑了幾句后,就准許孩子自由活動了。當然,這個自由活動也是有條件的,那就是莞莞每兩個小時都得和爸爸視頻通話一次。

莞莞到達布朗夫人家時,布朗夫人的家很亂,好像正在搬家。只見一個頭髮凌亂的女人,正自己收拾著。很顯然,她的狀況很不好,有些狼狽。

「布朗夫人?」莞莞沖著女人的背景喊了一聲。

「莞莞?!」布朗夫人此時已經能夠熟練的喊出孩子的Z國小名了,「我的寶貝,你怎麼來了?!」

「我昨天跟著爸爸一起來的J國,今天,就來看您了,您,還好嗎?」莞莞有些擔心她。

「我,我挺好的,寶貝,沒有什麼比見到你能讓我更開心了。」布朗夫人盡量掩飾著臉上的疲憊。


「您是要搬家了嗎?」


「是啊,要換個地方住了。」布朗夫人很是懷念地看了一眼身後的宅子,「寶貝,來,快跟我進來。」

即便屋子裡有些亂,布朗夫人還是把莞莞帶進屋裡。親切地給他做了一餐還算豐盛的當地美食。布朗夫人放下了手裡的事情,和孩子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莞莞離開之後,直接就給喬鈞打了個電話。想讓他查查布朗夫人到底是怎麼了,可以的話,就順手幫幫她。

喬鈞年後就去參加喬老爺子給他安排的訓練。三個月後,他按時回來了。表面上還是那個很會活躍氣氛的喬鈞,可大家都知道,他已經有了改變了,性子收斂了不少,做事也更加周全了。

喬鈞接到孩子的電話后,就立馬開始調查了。只過了兩個多小時,消息就已經反饋到莞莞這邊。

布朗夫人原來真的是沒錢了,她的前夫和閨蜜湊到了一起,在她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轉移走了她的絕大部分財產,還被剝奪了兩個孩子的撫養權。


喬鈞知道孩子和布朗夫人是什麼關係,還沒等莞莞開口。就直接安排人去幫助布朗夫人了。布朗夫人很快就走出了困境,不僅將兩個孩子的撫養權給爭過來了,還自己成立了一個公司,成為喬鈞在J國最大的合作商。

離開布朗夫人家后,莞莞沒有打車,而是自己沿著馬路一直走,她突然想去看看那個被他燒毀的別墅。

人跡依舊就很稀少,馬路上沒有什麼車。夕陽西下,周圍風景很是優美。

這時,一輛大型貨車出現在視野里。對於這種偏僻的鄉間小公路來說,這種大車還真是比較少見。莞莞不自覺地又看了幾眼。

車子越來越近,亓巽突然躁動了起來,「莞莞,跟上去。」

「怎麼了?」

「有神獸的氣息。」而且還比較熟悉,它怎麼也出現在這裡?亓巽又有些不確定了。

「神獸?!」

莞莞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可這條路上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什麼順風車呀。

「亓巽,你先跟過去。我還得找車呢。」

亓巽立馬就消失不見了。

莞莞花了一些時間才搭上了一輛順風車。車開了兩個小時,又步行了半個小時,這才到達亓巽傳達給她的地址。

「這是?」

「拍賣會。」亓巽的聲音里能聽到明顯的怒意。

莞莞抬頭向上看,頭頂上有個招牌,上面有幾個熟悉的大字:德興拍賣行。怎麼又是它呀?


「莞莞,這隻神獸你一定要拍下。」亓巽的口氣很是嚴肅。

莞莞問道,「你剛才怎麼沒有順手救了它?」以亓巽的實力,去救一隻神獸,應該不難吧。

「你們這個世界的普通人,實力不怎麼樣,小手段還是挺多的。這裡到處都是監控,關神獸的那道門很厚實,機關也很多。我要是想打開,只能現出原形,要是事情鬧得太大,你們這邊的天道肯定會把我趕出去的。我過來之前,你師父還多番囑咐我,一定要遵循這個世界的規則。」

莞莞點點頭,先是戴上了人皮面具,然後掏出鳳朝的VIP卡,當初在港城時,前有鳳朝賣東西,後有莞莞買東西,手筆都不小。德興拍賣行就送出了一張VIP卡。

莞莞憑著這張卡順順利利的進入了拍賣會,這次的會場比上次的更大,人也比上次的更多。座位卻沒上次的好,這個會場一共有六層,莞莞被安排在第二層,只比底下排排坐的位子要好那麼一丁點。看來這次拍賣會上重要人士很多呀。

拍賣會的流程跟上次一樣,最好的東西都留在最後。有點無聊,可也必須等著。

終於,亓巽說的那隻神獸出場了。

籠子上的布簾一掀開。露出了一隻傷痕纍纍的幼鳥,黑乎乎的,眼神里透著倔犟,或許是之前掙扎的太過了,身上的羽毛掉了不少,看起來又臟又丑又可憐。

拍賣公司早就發出消息,這次的拍賣會上會有一隻靈獸參拍,所以現場有很多瞳術界的人。不過靈獸的品種有高有低,顯然,拍賣公司的人也以為這只是只血統不高的小靈獸,所以會場里的瞳術師等級不算太高。

「靈獸?」聽了拍賣公司的介紹,莞莞疑惑了,亓巽不是說這是只神獸嗎? 「哼,這些愚蠢骯髒的人類,哪裡能知道靈獸和神獸的區別?!」看著籠子里傷勢嚴重的獸,亓巽很氣憤。可考慮到這裡的天道限制,亓巽還是不得不強壓怒火。

「你別擔心,我一定會把它拍下來的。」莞莞保證道。

她可是很有錢的,爸爸和太爺爺都給過不少,宮家的那個哥哥還給了一大箱子黃金。空間里還有鳳昭師父給的一堆翡翠原石,鳳朝師父也給了不少好東西……

要是實在不夠,一個電話過去,家裡人都會支持她的。

競拍終於開始了,價錢越來越高,莞莞喊得毫無壓力。

到最後,也只剩下兩家競爭了,眼看著勝利在望。

對面六層,一道中年男聲傳來。

「小丫頭,你是哪家的?」

「競價就競價,扯這些幹什麼?」莞莞還想早點結束呢。

「小丫頭,我是為你好,你這麼小的年紀就這樣衝動行事,小心,別給你家大人招禍。」

「你這是威脅我嗎?居然威脅一個小孩子?!價高者得,你要是想要,加價便是。」

「我們万俟家怎麼可能會做出威脅孩子的事情呢?我只是在跟你講道理。」

「万俟家」這三個字一出,整個會場一片嘩然。有拍馬屁的,有勸孩子停手的……總之是一邊倒地幫万俟家說話,就連拍賣公司的人,也話里話外的暗示莞莞放手。

可莞莞本來就是打定主意要拍下這隻神獸,當她聽到對方是万俟家的人,各種複雜的情緒一下子就涌了上來。

「你們万俟家不會是沒錢了吧?競拍就好好的按照規矩來,喊出自家的名頭幹嘛?嚇唬誰呀?!」莞莞厲聲問道。

「你,你這個丫頭,居然敢得罪……」

莞莞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喊出了比之前出價高一倍的價格。氣氛突然就安靜了下來。

「你還要加價嗎?」莞莞不耐煩地問道。

「你,你……」對面的男人被氣得不輕。

「拍賣師,你還愣在那裡幹嗎?!對方都不喊價了,你不應該開始敲鎚子了嗎?」莞莞質問德興拍賣行的人。

拍賣師有些不知所措,按照規矩,他確實應該開始敲鎚子了,可万俟家的人,他惹不起呀!拍賣師只能求助地看向後台。

這時,一個管事的從後台走上前來,拿過拍賣師手上的鎚子,將拍賣流程繼續下去。

錘敲三聲,成交!

管事男子直接將籠子拿下台去,不一會兒,就送到了莞莞的包廂。

「小姑娘,你家大人在這兒嗎?」

「不在。」莞莞搖搖頭。


管事男子聞言嘆了口氣,擔憂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孩子,「小姑娘,万俟家可不是好惹的,你這次下了他們的面子,出了這裡可能會遇上危險,你還是把家人叫來接你吧。」

「謝謝叔叔。」莞莞感覺到對方的善意,語氣也緩和了些,「您別擔心我,我知道万俟家是怎麼樣的存在,他們動不了我分毫。」

見孩子如此有底氣,管事男子也稍微放心了些,開始和孩子辦交接。花費了一些時間,莞莞才將鳥籠子緊緊的抱進懷裡。

管事男子還是有些不放心,帶著孩子走了拍賣行的特殊通道,可出了拍賣行,他就無能為力了。臨走時,還將孩子手裡的普通VIP卡換成了金色的。

出了拍賣行后,莞莞並沒有著急離開。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打扮成了一個小乞丐,又把鳥籠子打開,將裡面的神獸塞進了一個破破爛爛的背包里。

都傷成這樣了,小神獸還是掙扎著想離開,試了好幾次,卻根本飛不動。亓巽見狀,也竄進了破背包。小神獸這才消停了許多。

「你們都別動,聽到了沒有,別壞了我的事兒。」莞莞嘴上說著,還不放心的拍了兩下。

得到亓巽的回應,莞莞這才從這個拍賣場隱藏的側門繞到了前門。到達的時間剛剛好,恰好又聽到了那個威脅她的男人的聲音。

「小姐,小姐,您別生氣,我一定會把那隻靈獸給您找回來的。」男人沖著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點頭哈腰。

小女孩動作粗魯的踢了男人一腳,「要你有什麼用?!万俟家的名頭都報出來了,東西居然還是被別人搶走了!」

「是,小姐,是我沒用。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