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慕容哥哥,他們不是寵物,他們是朋友,他們是和向陽花一樣的存在,擁有他們的人將不畏人生苦難,我數一二三,咱倆把鏈子抽出來。」娜拉莎眼圈紅了,對著公孫慕容和緣夢說道。

「好!」公孫慕容答應。

「一!」『刷』鏈條出來了。(未完待續……) 根本沒有數到三,一個數后鏈子被抽出來,緣夢先是一愣,而後才反應過來疼痛,渾身哆嗦起來。

小傢伙們看著從母親身體中流出來的血液,一個個露出難過的神色。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同時放出一團光照到緣夢的身上,傷口以肉眼看見的速度癒合著,先是癒合裡面,把受鏈條破壞的身體組織清理一下,最後才是受口。

看緣夢的反應,二人知道做對了,要是真數到三,緣夢會更痛苦,因為她已經想要把鏈子給拿出去想了很久很久,那種精神上的恐懼才是最厲害的。

「好啦好啦,你又變成了一個健康的母親,但現在你不要繁殖,我們需要更多的空間來裝食物。」娜拉莎輕輕拍拍緣夢的身體,手感不錯,跟嬰兒的皮膚似的。

緣夢跳了跳,再飛起來,轉了幾圈,落到地上,跟小傢伙們滾到一起,『嗚嗚』的叫聲響個不停。

「殺人和救人都是很有成就感的。」看著一家人在那裡慶祝,公孫慕容微笑著說道。

「是呀是呀,以後我們養著他們,賣,是絕對不能賣的,但是可以借,借給別人幫忙養,像……像你們那個種族歷史上曾經租借大熊貓一樣,只不過我們不要錢,白借。」娜拉莎想到個好辦法。

要是家中養一堆繽紛幻夢,眼紅的人會很多。最主要的是他們智商不低,還有進一步學習和提高的能力。

而只要是智慧生物,則不可能一直讓人白養著,他們也需要實現zi的價值,有著獨自的世界觀、『人』生觀與價值觀,也會想著去改變什麼和創造什麼。

那麼好的辦法是把他們變成吉祥物,讓他們當形象大使,表面上是沒有金錢存在的。但把他們某個送到哪裡,這個選擇上就需要那個勢力在其他方面付出代價了。

對此公孫慕容也認同,只是提醒:「不要主動跟他們說,等他們zi覺得應該去做點什麼的時候再提,否則好像我們差他們一口飯似的,別說是現在的數量,即使他們後面再掛幾十個零的數量,我們只要回到zi的任何一個勢力中,都能輕鬆養著。」

「嗯哪!」娜拉莎看著一眼那家人,說道:「現在開始造飛船吧。上次造的飛船還沒用上幾天就壞了,好在還有機器人的軍團給我們的飛船陪葬,我要回去,拿星圖。」

兩人不再去管緣夢一下人,把公孫慕容提煉出來的各種材料碼放好,開始討論起來,究竟做個什麼樣的飛船。

星球那邊的人同樣跟著想,什麼樣的飛船適合公孫慕容與娜拉莎,要把他倆的能力體現出來。

尤其是專門設計術法飛船的大師們。不停地畫著zi的『藍』圖,準備等想到一個好的,而那邊兩個人還沒有想到后,讓一個人記下來。過去交給他們。

對於公孫慕容二人,星球上的人簡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為了回家,兩人經過一次次苦難。每一次過後,又會執著地從頭再來。換成尋常人早放棄了,家這麼難回。不回了。

「不要之前的速度型飛船,以前是需要衝撞敵人的戰艦,現在不用,現在的材料不行,速度再快,撞上去也壞,無非是個兩敗俱傷的結果,做個大點的,可以載很多資源的,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回去呢。」

娜拉莎放棄了製造速度型小飛船的打算。

公孫慕容考慮下,說道:「那咱倆先去找更多的礦石,空間節點過來容易回去難,萬一找上個三年五載的,沒吃的會餓死,總歸我是不打算放棄這個身體。」

兩個人分開,上不同的地方去尋找,公孫慕容在陸地上,娜拉莎下到水裡,去查看火山,kankan有沒有更好的東西。

他倆一離開,小傢伙們犯起愁,想跟著最先提供食物的人,又想跟著後來的那個幫母親取出鏈條的人,更擔心離開后,收穫的糧食和還在地里生長的糧食會被什麼東西過來給吃掉。

單純的他們認為zi屬於那兩個人的,像以前屬於另一種生物一樣,那麼吃的東西也屬於兩個人的,同時屬於zi。

緣夢看著zi的孩子們,吩咐一部分去跟著公孫慕容,至於娜拉莎那邊,則不派孩子去了,太危險,火山不是孩子們可以碰的。

她zi則把剩下的孩子聚攏起來,守在原地,教給孩子們更多的知識。

以前她不是不想教,而是教過後發現後來教的孩子紛紛死掉,再重新教,會浪費不少精神力,浪費精神力即是浪費食物。現在有了充足的食物,孩子也不會死了,需要教給他們更多的知識,不能讓他們zi去想了。

公孫慕容來到一處有著不少礦石的區域,開始工作,跟過來二十個小傢伙,他們呆在附近,公孫慕容飛到左邊分類放置礦石,他們就跟到左邊,公孫慕容飛到右邊,他們再跟到右邊。

「這個呢,叫鐵礦石,是種很常見的礦石,不少的星球上都有,這個能是銅礦石,按照電阻來說,要比鐵礦石小,以前很多人會用銅來製作電器的重要元件,這個呢是周氏礦石,是我那個種族探索宇宙的時候由一個姓周的人發現的礦石,就以他的姓氏來命名,這個很少的跟土差不多的是稀土,稀土和稀土不一樣,取決於所含的元素……」

公孫慕容一邊幹活一邊對二十個小傢伙們介紹,他不是非要小傢伙們能聽懂,而是讓小傢伙們聽他的發音,以後小傢伙們要與人交流。

小傢伙們睜著大眼睛,小嘴張成個o型,邊看邊聽,同時還接受公孫慕容精神力傳來的直觀介紹,跟公孫慕容的語言進行對比。

一個個想著母親告訴他們的以前同類的生活樣子,他們發自內心地感覺到幸福,這個生物和以前的生物不一樣哦,還能帶著zi玩,跟zi說話。教zi事情。

「像現在這種硅石類的,我要製作飛船材料,需要對它進行電解。」公孫慕容製造出兩個小的雲朵,然後控制著放電,對材料進行電解,電流不停地衝擊過去,那塊石頭便被分解成了其他幾種物質。

等公孫慕容又拿起一塊時,兩個小傢伙同時劈下兩道閃電,吃飽了的他們,可以憑藉單獨各地放電。

「對。就是這樣,很好,謝謝,但請不要往我手上劈,等我讓它浮空再劈。」說著話,公孫慕容把手上分解的材料歸類放好,有用水使勁把手上被劈黑的地方洗乾淨。

「以後記得,不要向對你們好的人直接劈雷,他們不是都有我這個承受能力。會被你們給電死,看樣子需要給你們進行更多的教育,不該用能力的時候千萬不能用。」

公孫慕容耐心地說著,重新浮空起幾個硅類的石頭。小傢伙們紛紛搶著劈,有的甚至把人家的物質都給劈燃燒了。


他的行為讓那邊星球上的人類開始評價起工匠們,他們發現了,公孫慕容一直是那麼耐心。哪怕是幹活的時候還教育小傢伙們。

而他們的工匠,有的在做事情的時候,也有孩子過去湊renao。於旁邊觀看,並且問一些在工匠看來十分簡單的問題。有的工匠會給孩子們解答,有的工匠則是不耐煩,把孩子給罵走。

以前沒人刻意去想,眼下見了公孫慕容的做法,這才讓大人們覺得把孩子送到某一個工匠老師的身邊是最好的。他們知道了,有的工匠是真心喜歡孩子,希望zi的經驗能夠傳授給孩子,哪怕很多經驗孩子們暫時聽不懂;有的工匠是煩躁,可是看著孩子那純真的眼神和求知的慾望,不忍心趕孩子,孩子問他才會回答一句,至於剩下的那種工匠,他是個好工匠,或許要比前兩種工匠更厲害,但不是個好老師。

娜拉莎這邊順著公孫慕容開出來的路下去,一直沉到有火山口的位置,觀察了下,直接鑽進火山口中,那翻滾的岩漿並沒有向周圍擴散開,而是有如跟她的身體融合了一般。

這就是為什麼公孫慕容不下來,反而讓她下來的原因,她能身化萬物,雖然說這個萬物並不是那麼zhunque,但她確實能夠與很多的物質進行同類轉化模擬,物質元素越單一,她轉化得就越容易,太複雜了她也沒辦法。

她在這裡先收集和提煉鑽石,用來在飛船上做光線折射和匯聚用的零件,至於切割方面就用不上鑽石了,有更好的手段。

還要收集稀有金屬、放射性元素以及惰性氣體等東西,如果讓公孫慕容來做這個工作,效率不及她的百分之一,公孫慕容不敢跳進岩漿中,並在裡面自由遊動。

公孫慕容下去,需要撐起個術法防護罩,或者是消耗精神力非常大的純精神力防護罩,而內里防護更不划算。

當這個星球天色晚了的時候,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帶著不少的東西回來,然後亮起個術法光團照明。

幾團照明燈剛剛亮起,周圍變有如白天一般,小傢伙們紛紛飛起來,讓zi的身體變成燈。

娜拉莎吸過來一隻抱在懷裡,說道:「這麼可愛的繽紛幻夢,那裡怎麼會有生物說他們醜陋呢,哪丑了?一定是它們zi丑,見不得別人比它們可愛。」

「做飯。」公孫慕容招呼了一聲,開始用術法做飯。無數口小鍋被他製造出來,把收集的食物分成類,再用菜刀處理。

小傢伙們安靜地飄浮在旁邊照明,dengdai著美味的食物做出來。

公孫慕容給zi和娜拉莎單獨用幾口鍋製作食物,因為他倆需要吃鹽,而小傢伙們不吃,很快一頓飯菜做出來,依舊是以豆製品為主,還油炸了一些麵食給小傢伙們當零食吃。

在一片歡鬧與祥和的矛盾環境中,晚餐開始,可惜沒有葷腥,公孫慕容的靈魂空間中倒是還有些罐頭和熟食,但他不能拿出來,不夠分,要是zi和娜拉莎單獨吃,小傢伙們看著,吃起來也不香啊。

緣夢看著孩子們chifan時高興的樣子,眼睛又變成月牙形,先是對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表示感謝,而後一面吃一面對兩人說道『其實我們可以具備更多的能力,你們也是用精神力,我們只不過是不會,你們教給我們,我們能幫你們更多的忙。』

『暫時不用,你們負責吃,把身體吃好。』公孫慕容回復。

『我知道你們是把我們當寵物養,在以前,那些生物們也有寵物,聽話的寵物比不聽話的價錢高,能幫主人做一點小事情的寵物會受到主人喜愛,得到主人更多的獎賞和照顧。那時我們最期待的事情是能成為寵物,現在成為你們的寵物也不覺得難受。』

緣夢很坦然地表達著zi的意思。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停下筷子,互相看一眼,由娜拉莎說道:「好吧好吧,我們一邊造飛船一邊教你們,高智慧的種族是沒人會真把他們當寵物的,現在先不要給zi確定身份,以後你們會知道的。」(未完待續……) 平淡的日子來了,至少對於公孫慕容和娜拉莎來說是平淡的,沒有戰鬥,更不用算計人。

兩人一邊製造飛船,一邊教繽紛幻夢們學習其他的精神力控制術法的辦法,單純的小傢伙們沒有別的遊戲可玩,於是把學習當成了最快樂的事情來做,它們最喜歡的事情是某個小傢伙學會了一種術法,飛到海面上對著冰層使用,其他不會的則圍繞在他身邊觀看。

要說某一種術法最讓他們高興,必然是植物系的,因為植物系術法直接關係到他們吃飯問題。

******

相對於公孫慕容所在的星球上的平淡,公孫世家與他們所負責的機器人軍團之間的戰鬥卻打出來一的高-潮。

公孫慕容兩個人離開之前,坑掉了亂石星系機器人基地的一半主力戰艦,最主要的是幹掉了基地的特種營,機器人基地再也拿不出第二個特種營。

在公孫羌祁帶領軍團向著機器人基地發動攻擊的時候,機器人部隊第一個做的事情是收縮防線,它們已經不敢把部分分成一小隊一小隊在亂石中尋找機會攻擊人類的偵察部隊。

它們在短時間內損失了四十九個戰術者,然後又損失一個營的氣態機器人,加上一百一十萬艘大型主力戰艦,它們最需要的時間,從後面大本營調來援軍的時間。

結果雙方一打上,機器人們懂得了什麼叫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公孫羌祁為了速戰速決,剛一上來便用出了念獸的儀器,一個原細胞分裂出來的一大堆細胞,配合著儀器,一個爆炸,掃到的機器人立即陷入運算混亂當中。

當初公孫世家的研究人員是按照細胞數量來作為準戰略武器使用的,很珍惜。公孫羌祁若是在那時,絕對捨不得這麼用。

可是現在公孫慕容給提供了十克,一克里有很多細胞。更重要的是在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被傳送到別的地方后,旬賢莫組織向陽花文明的特殊能力者。對著膃肭族佔領的某個星球發動了一次次血命究級大-法。

三天,只用了三天時間,把對方擁有著八級念獸、八級無影寄生獸和其他七級及以下高等級別念獸所控制的星球奪下。

一戰,讓那邊所有的勢力感到震驚;一戰,打出了向陽花文明的赫赫威名;一戰,俘虜了六隻活的念獸,還有四隻四掉又被冷凍的起來。

旬賢莫在得到星球的時候,轉手讓聯盟幫著處理,他則用最快的速度向銀河文明的公孫世家送去了一隻冷凍的念獸。

公孫羌祁知道這個事情,所以他現在就算把十克念獸的細胞武器全用了。家族也不會說什麼,那一隻念獸可是好六百多公斤,即使有些細胞死掉,剩下的也是佔大頭。

因此他瘋狂使用,心中卻納悶。家族究竟付出了什麼代價才從向陽花文明換來一隻念獸的?那東西無論放在哪都非常值錢。

「繼續突進,如遇成規模抵抗,立即使用念獸武器。」公孫羌祁一邊猜測著家族付出的東西,一邊下達命令,眼下對方就算是被打崩潰了,主力部隊剩下的被消滅,只有分散逃跑的其他部隊還想著重新集結。


公孫羌祁不準備給敵人集結的機會。這一次,必須完整地佔領碎石帶,把碎石帶變成公孫世家的後花園,以此為依託,繼續向機器人發動進攻。

公孫羌祁想不通向陽花文明為什麼會那麼好說話,族長公孫德慷同樣一腦袋問號。

「夫人。老婆,綰兒,今日為夫給你做飯。」公孫德慷今天收到了一隻活的念獸,是向陽花文明通過其他手段悄悄給送來的,為此。向陽花文明在空間隧道那裡付出了最少二十億份靈魂填充的材料。

然後對方派來的人竟然沒有提任何要求,好像是親戚間一次隨意的贈與一般。

公孫德慷實在是想不出來為什麼,只好找老婆幫忙分析,可前段時間他在公孫無名和公孫也無名失蹤之後,非要強行開長老會,慕容磬綰則極力阻撓,甚至親自找嫡系長老,告訴他們不準開長老會,否則她就離婚,回自己家去。

於是兩個人陷入了冷戰中,當然,結果是別的長老也想開會,因為他們同樣不知道那兩個號碼的問題,他們手上沒有這兩個號碼,查詢的時候居然還沒有記錄。

但主支一脈嫡系的長老們不同意,而且還是一問三不知,加上慕容磬綰推波助瀾,事情就懸在那了,等著冷凍的念獸先送來,眾人的關注又放到念獸身上。

冷凍的念獸不僅僅公孫世家能用,其他世家同樣需要,利益在其中牽扯著,長老們也不停地與其他世家的長老們見面,商量如何交換,不換是不行的,八大家族,一個家族有,七個家族沒有,眼看著自己家族的軍隊不停突進,七個家族會甘心?

慕容磬綰和公孫德慷這麼多日子以來一直不說話,也很少見面,大部分見面是由於家族策劃需要,兩個人公事公辦,公孫德慷根本不回家。

慕容世家的人都找來勸慕容磬綰,讓她別鬧了,認個錯,畢竟人家是丈夫,但慕容磬綰依舊堅持,還說出『不回家就不回家,不回家他也要在辦公的地方呆著』。

狠話放出來,公孫德慷還真就在自己辦公的地方呆著,甚至把原來有的十幾個女負責事務的人給派走,他太清楚了,冷戰歸冷戰,雙方只要有一個表示出親近意思的,就會結束冷戰。

但他要是敢以找別的女人為威脅,慕容磬綰會馬上跟他離婚,然後回自己家去。這段日子不是沒有別的女人想找個機會,可他真看不上,無論那些女人如何打扮,只要一跟自己的老婆比較,就會發現別的女人太庸俗。

今天他又到一隻活的念獸,不得不過來表示善意,好讓媳婦幫忙分析下,他一進屋就看到老婆在那做他最愛吃的半寸長的松鼠魚。想要伸手接過來。

「可不敢勞煩家主大人,不知族長此來所為何事?」慕容磬綰輕輕搖晃著身體說道。

「還能是啥事,自然是給我家的綰兒做飯,對了。我去給夫人你燒水泡茶。」公孫德慷這是打算賠禮了,結果去看燒水的茶壺的時候,那裡正好有一個茶壺燒著水,而且下一秒似乎就要開了,旁邊放著茶具,上面是他最喜歡喝的雲霧。

公孫德慷服了,徹底服了,他明白,自己回家的時間都被老婆給計算好了,絲毫不差。算到自己今天回來,什麼時候進門,然後自己會說什麼,又要做什麼,老婆就像是算命的一樣。算到自己過來燒水,需要自己按一下水開了后的開關。

公孫德慷直接把開的水給關掉,然後扭頭,對慕容磬綰伸出大拇指:「夫人神算!」

「哼!」慕容磬綰輕哼一聲:「盛飯去,把另外三個菜從保溫罩下拿出來,還有酒倒上,我這馬上就好。指望你做飯?人都餓死了。」

「是是是,這就去。」公孫德慷連連答應,絲毫不覺得丟臉,還認為很驕傲,誰有這種老婆都不會認為丟人,這可不是算命。這是純粹地分析。

等他盛完飯,正好最後一道小松鼠魚做好端上來,至於端茶賠禮,顯然是不用了,他知道老婆是用這個行動告訴自己。別扯那沒用的啦,不需要你放下尊嚴賠禮,知道回家就行。

等他看到老婆開酒罈的時候,愣了下,問:「有是這個酒?這不是有我兒時埋下的嗎?」

「當初埋了六十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壇,十八年了,馬上十九年了,不喝等什麼時候?」慕容磬綰打開罈子醒酒,說道。

「是呀,十九年了,他還沒有消息,就算是天才,流落在外,能活著就不錯了,何況還沒有告訴他靈魂空間的修鍊方法,許是……」

「許是什麼?」慕容磬綰突然問。

「許是正在過苦日子,最後傳來的消息是他和艦隊離散了,失去了所有聯繫,你想啊,一個嬰兒,被救生艙帶著離開,沒人幫他,他現在還能有什麼成就?」

公孫德慷說著話的時候,心裡滿不是滋味,雖然還有一子一女,但不是天賦頂尖的存在,那可是出生時進行靈魂測試,爆發出來的被動靈魂衝擊掃平一棟樓的存在。

慕容磬綰撇撇嘴兒:「我可不認為我兒子差,在別的地方又能如何?天才,從來不是受環境干擾的,哪怕他就是到了充滿噩夢的地獄,他也能長出天使的翅膀,把地獄變成天堂。」

「可能嗎?綰兒,我知道你一直認為咱倆的孩子是最好的,可咱們能不能現實點?要不……再要個孩子?」公孫德慷認為妻子進入到了某種特殊的精神幻想中。

「嗯!給我兒子再生個弟弟或妹妹,多生幾個也行,等他回來,甚至不需要我們為他的弟弟妹妹們準備東西,他就會給安排好,絕對比我們能給出的東西還多。」慕容磬綰答應了,還說了一番誇讚兒子的話。

公孫德慷先是高興,接著又犯愁,老婆總惦記著兒子,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不僅僅喝懷孕時埋下的酒,還做起了衣服,十八、九歲人穿的衣服。

在行政星的最好的海邊通過手段買來一大片地方,蓋莊園,說是給兒子準備的,以後兒子和兒媳婦能在這裡看海。這地方當初人家不賣,她通過狙擊人家的經濟手段愣是把人家給逼得快破產了,那可是李家嫡系的產業,李家知道是她出手,不得不妥協,她那時太執著了,就是要這個地方給回來的兒子用。

誰不知道她的兒子多年前就消失了,在這個情況下,跟她作對,純粹是活得不耐煩,一個失去孩子的媽都這樣了,還有人敢去阻止?她真瘋狂起來,會使勁調動資源,到那時,整個星域都要跟著顫抖。

她可是百年來四大天才之一,靠分析能力傲然於世的存在,眼下她的大部分精力用在算計機器人身上,不滿足她的願望,她把精力抽出來算計自己人怎麼辦?

「唉!」公孫德慷嘆口氣,說道:「綰兒,當初也怪我,非要讓咱兒子去接受考核,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他去接受考核,又怎能有現在的成就?我兒子比我們強,他活著,便是敵人的噩夢,他出手,敵人必然損失慘重,他就是天才中的天才,精英里的精英,他想守,就是固若金湯,他若攻,必是排山倒海,無論他在哪裡,都能鎮住一個星系。」

慕容磬綰傲然地說著,起人把酒給兩個人倒上。

「可是他已經消失了,找不到。」公孫德慷無奈地說道,他覺得妻子魔障了。

「找不到?那你今天回來問我什麼?問我為什麼向陽花文明付出很大代價給你送一隻活的念獸?對方還什麼條件都不提?沒有兒子下命令,你以為你長的可愛?向陽花文明喜歡你?」慕容磬綰速度非常快地說出來這番話。

「啊?!!!!」公孫德慷驚訝得哆嗦了,端著的酒杯中的酒不停地灑落出來。 公孫德慷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定定地看著老婆,希望從老婆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本來是不想和你說的,看你最近的日子裡總是琢磨公孫無名和公孫也無名,心思用到正事上的少了,才不得不讓你回來一下。」慕容磬綰不高興地說道,她不希望zi的男人忘記正事。

公孫德慷放下酒杯:「你讓我回來的?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送你一個活的念獸你就回家了。」

「你怎麼知道我會回來?」

「因為我是你老婆,雖然我沒有刻意分析過你,但你總在我身邊,我還不了解你?」慕容磬綰一副顯擺的樣子。

公孫德慷放下筷子,伸出兩個大拇指:「夫人厲害!為夫甘拜下風,還望夫人多多包涵,別總算計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