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想要拿到這把劍,就需要打敗守護這把劍的異獸,不過是什麼異獸我就不知道了。」

點了點頭,帝皓取下了背上的長劍,向著那圓形石台走去。

剛走了幾步,整個洞穴內,忽然風起雲湧。

而他們腳下的那些紋路居然也輕輕的轉動了起來。

突然,一隻巨大的怪獸自這些紋路當中升起,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ps:一早起來就碼字,現在是第二更,大家猜猜今天有幾更=^_^=

… 「龍頭、鹿角、獅眼、虎背、熊腰、蛇鱗、馬蹄、牛尾、腳踏四火。」夏楚夕看著此怪獸的身形完全的自紋路當中升了起來,失聲道:「這…這是神獸麒麟中的火麒麟。」

麒麟,處於遠古諸多妖獸中頂端的幾個種族之一,其一出生就有著相當於人類鍊氣士藏氣境的實力,而成年的麒麟更是有著和天門境一戰的實力,故而在遠古與妖魔大戰之中,麒麟的威名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火麒麟,就是麒麟中的控火之王!

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那長度足有百米,高也有五六十米的麒麟獸,這種視覺上帶來的震撼比任何語言都有效。

火麒麟似乎對眼前兩人有些好奇,瞪著它那如風車般的大眼饒有興趣的看著帝皓夏楚夕,似是在猜測這眼前的兩個生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火麒麟!」帝皓嚴肅的看著眼前這龐然大物,取下背上的長劍,直直的盯著它,旁邊的夏楚夕眼見這遠古傳說中的神獸出現,心中就萌生了一股退意,拉了一把蕭麟,道:「這不是我們能敵的,快走。」

「不要動。」帝皓的語氣當中罕見的帶了一絲的凝重。

夏楚夕正退後了一步,聽見帝皓的話,瞪大了雙眼看了他一眼,接著再看了看火麒麟那無比巨大的身軀,她正在猶豫,那火麒麟卻被驚動了一般。

隨著一聲巨吼,火麒麟突然咆哮著動了起來。

它只是向前輕輕的踏了那麼一步,但是卻使得地面劇震,石壁顫抖,就連洞穴頂部都有碎石經受不住如此巨力而紛紛落下,如此威勢,何人能敵。

兩人正震驚於火麒麟的威勢時,火麒麟卻是毫不容情地又再度向前踏出一腳,端的是地動山搖,天崩地裂。

「這洞穴到底是何人建造,這法陣到底是何逆天的法陣,居然可以引出這等逆天的怪物。」夏楚夕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天機子說會有一頭強大的妖獸出現,但沒說會是遠古的神獸麒麟啊!

即便是麒麟,千千萬萬年過去了,他還是麒麟啊,自己怎麼打的過?

兩人見火麒麟踏出兩步之後,就停下了身形,暗自的鬆了一口氣,不過兩人臉上的笑意還未生出之時,卻見那火麒麟大口一張,一團火焰在其口中慢慢凝聚。

帝皓臉色一變,一拉身旁的夏楚夕,「快退!」

「閃電靴裝備!」帝皓心中默念。

閃電靴,是他在獵殺一條閃電貂爆到的裝備,可以讓他瞬間速度達到十倍速度!

帝皓速度本來就比同期鍊氣士要快,裝備閃電靴后他就真的快如閃電了。

雖然帝皓有著閃電一般的速度,但是火麒麟口中那噴射而出的巨大火焰竟然如同一陣風一般,快過了世間任何的動作,火焰所過之處,帶起的狂風便讓地面不斷的龜裂,但是那些刻畫在地面之上的各種紋路,卻奇異般的隨著地面龜裂的影響而拉伸延長,絲毫不受地面的毀壞而影響。

帝皓帶著夏楚夕還未逃出多遠,就已經快被那火焰追上。若是真被這巨大的火焰擊中,只怕兩人立馬就會被這火焰的高溫化為灰燼,帝皓可顧不了那麼多,緊了緊夏楚夕的手,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向著通道的方向奔跑。


看著身後那巨大火焰離自己兩人越來越近,夏楚夕震驚於它的速度,但是,夏楚夕更震驚於拉著自己逃亡的帝皓。

之前她和帝皓講明白各憑本事,但沒想到現在帝皓居然捨命拉著她一起逃,她看得出帝皓的速度非同一般,如果自己逃,有自己在後面拖上一拖,就可以逃出生天,拉著自己那就會一起死!

帝皓向後方甩過幾道劍光,但毫無運用,夏楚夕的法訣同樣無法阻擋火焰的前進!

感受著身後的溫度越來越高,帝皓即使不看,也知道他們已經快被身後那火焰追上。

帝皓大喝一聲,拉著夏楚夕全力向旁奔去,但帝皓剛踏出幾步,便覺得一股巨大的衝擊力擊中了自己。

被這股巨力擊中之後,帝皓和夏楚夕二人的身形不受控制的向著一旁的石壁之上撞去。

沒想到僅僅是那火焰帶起的狂風就有如此大的威力,看著前方的山壁,夏楚夕臉上也浮起了害怕,如此快的速度,撞上這堅硬石壁,兩人恐怕會被撞成肉醬吧!

看了一眼那緊緊握著自己的手,看著帝皓嚴峻的面龐,夏楚夕的心彷彿坦然了,「黃泉路上有這樣一個夥伴,自己想必也不會孤單吧!」

「砰!」

「怎麼這石壁軟軟的?」重重的撞擊之下,夏楚夕以為必死無疑,卻發現自己彷彿撞到了一團棉花之上,軟軟的。

抬眼一看,卻見原是帝皓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你…」夏楚夕只感到自己心彷彿被什麼東西輕輕的波動了一般。

本就因為撞上石壁而受傷不輕的帝皓,在夏楚夕撞到他之後,他只感到全身都彷彿在這兩下撞擊之中,散了架一般,若不是因為肉身強大,恐怕只這兩下,帝皓就已經隕落了。

雖然有著強大的肉身,但是在夏楚夕撞到帝皓的那一刻,帝皓還是感到喉頭一甜,一口濃烈的鮮血便直噴而出,噴在了夏楚夕的身上。

痛!渾身就像被一塊磨盤狠狠的碾過,骨骼幾乎全部碎裂,內臟已經沒有要算成形的,帝皓現在單憑著一口氣吊著一條命!

「為什麼……」夏楚夕泛著淚花看著帝皓。

「沒有為什麼!」帝皓眉頭深鎖,鮮血止不住的從他的耳鼻口眼流下,但染血的目光還是緊緊的看著奔襲而來的火麒麟,「給我走遠點,有多遠有多遠!」

帝皓一把將夏楚夕向洞外推的老遠,而自己卻是朝著火麒麟沖了過去。

「不,我不會走!」夏楚夕下一刻就要飛身回來。

「你現在的命是我的,我讓你走你就必須走!」帝皓放聲大喝!

「所有裝備,全副武裝!都給我極限運轉,撐爆了也要進攻!」帝皓這回是真的放手一搏了!

如飛蛾撲火般,雖然明明知道敵不過這龐然大物,但帝皓還是提著長劍,朝著火麒麟沖了過去。

既然逃不了,就讓自己綻放出生命之中最後的火花吧!

人,不能總為自己一個人活著。如果能在兩人必死的情況下,可以讓別人生,即便自己是死,那也死而無憾!

… 帝皓猶如利劍出鞘,他渾身鮮血飛灑,在氣勁的催發中血成了血霧,瀰漫了他的全身。

火麒麟巨大的如同兩個燈籠一般的眼珠子滴溜溜地一轉,很快便鎖定在了渾身血霧繚繞的帝皓身上。

「嗷吼~!」

火麒麟一看到帝皓,頓時發出一聲滔天-怒吼,龐大的身體竟是無比快速地跨越了著百來米的距離,彷彿瞬移一般地出現在了帝皓的面前。

『轟~!』血盆大口張開,一束血紅色的龐大火焰從火麒麟的口中噴出。

火焰的溫度甚至令周遭的空氣都變得扭曲起來,在上千度高溫下依舊沒有任何變化的空氣,此刻卻是扭曲的讓人以為自己看到了幻覺一般。

帝皓沒有任何躲避,目光緊緊盯著火麒麟,他知道即便不能殺了火麒麟,也要傷了它,至少能拖它一拖,讓夏楚夕有逃離的機會!

火焰的速度極快,眼看著便要將帝皓整個人吞沒。

就在這時。


「混天綾!」

一條粗大的綠色綢帶猛地撞擊在那束火焰上。

恐怖的高溫火焰瞬間將這條綠色綢帶燒成了半截,余勢不減,一股腦兒地轟在了帝皓腳下的石板上。

帝皓即便想要往前沖,但可怕的餘波依舊令他的身體倒飛著,狠狠地撞在了一面石壁上。

『砰~!』的一聲,他異常狼狽地摔在地上。

「噗~!」

一張口,帝皓猛地噴出一口熱血,夾雜著內髒的血塊。

鮮血落地立即蒸發了個乾淨,燥熱的空氣之中不禁瀰漫起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來。

「你怎麼還回來,快走!」

出手的不是別人,正是夏楚夕。

「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現在就還給你!」

火麒麟又是一聲憤怒地咆哮。血盆大口一張,這次卻是直接飛撲而來,咬向帝皓的身體。

以火麒麟的體積,他一口下去,帝皓還不被他給活吞了啊!

帝皓肅穆的橫劍而立,「斬!」劍氣立即劈在了火麒麟巨大的腦袋上。

不知活了多久的火麒麟雖然記憶退化,但像麒麟這樣的妖獸身體本就刀槍不入。

『鐺~』的一聲巨響,帝皓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反彈了出去,後背又一次狠狠地撞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嗷吼~!」


憤怒地火麒麟探出自己的爪子,猛地一爪向著帝皓抓了過去。

「斬!」

又一劍劈出,帝皓顧不得口中噴出的幾口熱血,身形在地上一滾,轉到另一邊地上,火麒麟的一爪落空。


『轟隆~!』龐大的血紅色火焰直接轟在了帝皓旁邊的地面,恐怖的力量震蕩和高溫撕開了他護體的元力,一瞬間他身上的衣服被燒成了灰燼。而他自己。也被這股龐大的力量掀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身後的石壁上。整個背後被撞得血肉模糊,竟可以看得到內臟。

一臉焦黑地帝皓艱難地支撐著身體站了起來,握著普通長劍的右手始終沒有鬆開過。

劍已經開始軟化了,鐵劍畢竟不是法器,凡鐵終是熔化了。

他睜開唯一還能用的一隻眼睛,視線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以火麒麟那龐大的身體,他即便看不太清楚也能知道它在哪。

「嗷吼~!」

火麒麟儘管記憶力已經退化,但是它比起一般的野獸卻是聰明了許多。看到帝皓都丟了半條命了還抓著那把劍不放,它頓時更加的憤怒了。

難道這個人類到死都要砍自己一劍嗎?

他一定要抓著不放嗎?

火麒麟憤怒地連連咆哮,它忙得一個飛撲,龐大的身體以極快地速度一把將帝皓按在了自己的爪下。

「吼~!!!」

怒吼著,血盆大口猛地一口咬下。

「不!」夏楚夕顧不得心神受損,混天綾在夏楚夕的催動下,如毒蛇一般的纏繞上了火麒麟那帶著火焰的巨腿,暗自,前爪。

可是任由夏楚夕如何催動,以前無往不利的混天綾竟然不能給火麒麟帶來任何的打擊。

反而一股股濃烈的火焰,順著混天綾將夏楚夕的衣服燒的乾乾淨淨,混天綾,灰飛煙滅。

性命交修的法寶破滅,夏楚夕心神一震,最終一口鮮血噴出,不省人事。

火麒麟繼續朝著帝皓一口咬下。

帝皓急忙揮手擋下,「咔嚓」一聲,左手已經脫離了帝皓,被火麒麟咬進了口中。

帝皓怒目圓睜,雖然左臂失去,但卻不太疼痛,因為他渾身的痛已經遠超過了失去左臂的痛,火麒麟再一次一口咬下,這一次的目標就是帝皓的頭顱!

帝皓奮力掙扎,固然右手摸到了一件冰涼的器物。

「是那把劍,黑色的劍。」

雖然帝皓看不見,但帝皓感覺得到,自己摸的就是那把讓自己熟悉的劍!

一劍拔起,朝著火麒麟一劍刺出。

輕而易舉!

這一劍竟是突破了火麒麟的火焰防禦,直接將火麒麟洞穿!


劍氣在火麒麟體內迸發,火麒麟一聲怒吼,最後竟只是化成了一滴血,落在了帝皓的眉心之間,即刻間在帝皓眉心處紋上一道火焰的符文。

這麼強大的一頭火麒麟竟只是一帝精血幻化的!

帝皓卻沒有心思管這些,以為他知道這一次,他活下來了!

帝皓拄著黑色長劍,拖步移到夏楚夕身邊,一件衣服從他的系統包裹中取出蓋在夏楚夕跟上,隨後一頭栽下,他真的撐不住了。

先前他就是憑著一口氣吊著,不讓自己昏過去,現在危機解除,他心神一松,自然昏厥。

在帝皓昏厥之後,黑色長劍滋溜一聲變成了一道黑光,融在了帝皓僅剩的一隻右手上。

帝皓和夏楚夕兩人在潭下一役的損失可謂是損失慘重,夏楚夕還好,只是失去了一件法寶,但帝皓,卻是失去了他的左手,而且他裝備的那些系統武器在火焰灼燒下,基本全部破碎。只剩下零星幾件。

「叮,加倍拳套破損,是否處理?」

「叮,閃電靴破損,是否處理?」

「叮,白翅玉佩破損,是否處理?」

…………

但這些僅僅只是身外之物,一條手臂的代價不可不說太大了,鍊氣士講究天人合一,人就必須是完整的人,如果身體殘缺,那就永生無法問鼎至尊!

… 在漆黑的黑夜,永遠會因為美女而明亮。夏楚夕就是這樣的美女。

夏楚夕從昏迷中清醒,卻感到渾身竟然一絲不掛,而自己卻在一個男人的胸膛緊緊的貼著,似乎那裡的火熱能給自己溫暖。

一件薄薄的黑色長衫披在兩個人的身上,另一個人自然是帝皓。

「啊……」夏楚夕一聲尖叫,不是因為發現自己被輕薄,而且因為她看見帝皓的左臂竟然沒有了!

鍊氣士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完整的身體,沒有完整的身體就沒有未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