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想來是鐲子的大小於姐姐不合適,昨日絲絲出門的時候冬畫跟我說這鐲子掉地上了,於是我就將這鐲子的大小改了改,姐姐要不要試試?」

顧青青微楞,她昨日戴好鐲子後分明還試了一趟,似乎並無什麼鐲子大了的說法啊,更何況,現在越瞧著這鐲子越奇怪,她記得,好像昨天入睡的時候,手上還是有戴著的……

「難道,姐姐是因為嫌棄才不要的么……」

顧絲絲將鐲子收了回去,喃喃道:「也是,畢竟只是個不值錢的玩意兒……」

「不是不是。」顧青青挪步到顧絲絲的旁邊,拾起那鐲子仔細翻看:「我還以為是弄丟了呢,找了大半天都不敢過來與你交代。」

這麼看來,她於顧青青而言,似乎還挺重要的。

顧絲絲抿嘴笑了笑,卻不說話,只是跟顧青青說自己累了想多休息休息便讓她離開了。

顧青青這回可謹慎了,用力的甩了甩手,確保鐲子不會掉下來才放心的回去,一路上,小嬋一句話都沒說,臉色還有些差。

「小嬋你怎麼了,是不舒服么?」

顧青青本想學著晃兒今早摸她額頭的摸樣去摸小嬋的,誰知手都還未觸碰到她,她的身子竟然顫抖了一下,額頭上出了許多的冷汗,待瞧見是顧青青的時候,匆忙緩過神色,道了聲沒事,便急匆匆的走在前面想跑掉。

「你去哪兒啊?」

不是一塊回院子么……怎麼她倒是在前面走的那麼急,這小嬋何時這幅模樣過?

也不知走了多久,小嬋將身子蹲在假山的後面,努力著平復自己緊張的內心。

「小嬋,你在顧青青身邊許久了,還未替我做過什麼事吧?」

「這件事情,你若辦好了,你奶奶的病就不用你操心了,若是辦不好,春喜跟冬綠的下場想來你也不是沒有聽說過。」


兩隻胳膊用力地將耳朵捂住,她分明只是想好好的當一個丫鬟,可是為什麼偏生要有兩個主子……

可待到回神的時候,本應該不久就趕上來的顧青青……居然,不見了!

匆忙跑回院子,桌上只有一碗冒著熱氣的薑茶,還有一旁的晃兒在等著她們回來,卻絲毫未見顧青青的身影。

心猛地顫了一下,忙拉上晃兒回去找了許久,偌大的黃府,只有許許多多的丫鬟小廝在做事,卻無一有人見過顧青青。

一個時辰后。

白衣公子手裡拿了把素紙扇,饒有興趣的坐在主位上,扇柄撐著腦袋,看著麻袋中安安分分的身體,富有磁性的嗓音響起:「是她么?」

兩個黑衣人面面相覷了一番,其中一人上前將麻袋的口子打開,將顧青青的臉露了出來。

只見那坐在高位上的公子讚賞的點了點頭:「任務完成的不錯,下去領賞吧。」

「多謝公子!」

兩個黑衣人行了個禮便走了,那白衣公子緩緩的走到顧青青的身旁蹲下,將她的臉左右翻來翻去地看了看,笑道:「倒真是個美人。」

難怪那黃謨連那麼名貴的雪暗都送她了。

說到黃謨,就突然想起來那廝卑鄙的行為,打架兩回,竟全都叫衙門的人來幫忙,要不是他不想惹事,但憑那黃謨有九條命都不夠死的!

拿過一旁涼透的茶,本想順勢潑下,想了想,人家好歹也是個美人,這麼做未免有些太不憐香惜玉了。

將解藥放在她的鼻尖聞了聞,聽見她輕聲的咳嗽了幾聲,還體貼的替她輕拍了下後背。

待到她完全適應了,睜開眸子一看的時候,他打開素紙扇笑道:「小美人,我們好久不見。」

顧青青一驚,本想起來,可手腳都被繩子束縛住了,無奈只能往後面挪了幾步。

面前這人她倒不是很熟,最多也就是聽見過他的名字一次,見過他的人一次罷了。

「小美人,你怕什麼嘛,我又不會對你怎麼樣。」

末了,瞥見她警惕的眼神,又不慌不忙的加了一句:「不過,你若是不乖乖配合我的話,我倒真不確定不會對你做什麼。」

「你想做什麼?」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人應該是叫方崎的,來歷倒是不清楚,做事也有點奇怪,她記得本來在追小嬋的,結果聽見後面有些響動,才一回頭,整個人就暈了過去,現下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這個地方。

「怕什麼?我又不是壞人。」方崎正準備去解她身上繩子的手才伸出去,她便警惕的朝後面挪了挪。

這還真是他頭一回見到,被拐來他這兒還不哭不鬧的,黃謨這人心眼多,娶的夫人倒是挺合他胃口的。

顧青青冷哼了一聲不作答,就沒見過有人的臉皮如此厚的,都綁架她了!還說自己不是壞人!

「既然你喜歡被捆著就被捆著吧,我只問你,雪暗是不是在你身上?」

顧青青暗自舒了口氣,幸好,她這回是出來找東西的,雪暗也未曾帶在身上。

「雪暗這種女孩子玩的東西,方公子也感興趣?」

方崎的臉色倏地一變,真不愧是夫妻,連說出來的話都是一樣的。

「誠然,我對你也是很感興趣。」

朝著顧青青靠近了些,見她像個蠶寶寶似的朝後面挪了挪,他靠近,她繼而朝後挪,難得的也是有心情,一路看著她抵到角落,俯下身:「怎麼?不挪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

顧青青難得的冷了臉,雙眸瞪著面前的男子。


見她這副模樣,方琦的心情倒是好了許多。

「你覺得……我想怎樣?」

本來當初黃謨若是就那樣直接把雪暗給他的話,現在就什麼事情就沒有,可黃謨不僅拒絕他,還非跟他對著干,他方家怎麼說也是南疆的制毒大家,豈容他黃謨如此挑釁!

「你……」

顧青青話還未說完,門外匆匆跑進來一小廝說道:「公子,夫人回來了。」

話音未落,一華服婦女緩緩從門外走了進來,瞧見屋內的場景,捂嘴偷笑了幾聲,待反應過來的時候忙嗔了那小廝一句:「臭小子!你給我出來!」

嘖嘖嘖,這兒子終於開竅了,知道帶女人回來了,這小廝怎麼那麼木訥!還跑進去打擾他們。

小廝愣愣的應了聲隨著婦女走了出去。

方崎看了眼他娘親離開的方向,臨走還不忘替他將房門關上,顧青青臉上的表情有些獃滯,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哎……剛想說什麼?」

方琦推了把面前的顧青青,哪有這種見到別人娘親能發獃半天的姑娘!

顧青青將頭挪到一邊,大有一種誓死不說的模樣,然而實際上……是剛剛一出神,就不記得了。

沒一會兒,敲門聲響了兩下。


「琦兒啊,娘剛一高興,忘了跟你說個事兒了,現在方便出來聽娘說么?」

方琦無奈的瞥了眼顧青青,不就是抓個人么,有什麼好高興的。

略帶警告的瞥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許亂跑,轉而起身前去開門。

那婦人見他一出來,忙將他拽了出來,走到一旁亭子底下笑嘻嘻地說道:「琦兒長大了,還會帶姑娘回家了!」

「娘,她不是……」

「不過娘親這回也是不知道你這帶了中意的姑娘回來,還特地給你物色了幾個不錯的……你看是都收還是……?」

原本想解釋的話梗在喉嚨間說不出來……

他本覺得,顧青青人都還在麻袋裡綁著,怎麼看也不像是他相中之後會帶回來的,不過轉念一想,他娘親一直以來慫恿的不就是看上誰家姑娘就直接帶回來,若是帶不回來那麼捆回來也是好的這個理念么……

當下有些慶幸,幸好他這回還捆了個人過來,不然要是再一次的面臨他娘親千挑萬選的女人可是真的有些吃不消。

「對了,你剛說什麼她不是?她不是什麼啊?」

方琦無辜的眨了眨眼,回道:「我的意思是……她不是那種普通的女子……」

「我就知道,我家琦兒的眼光不會那麼差的,對了,你們倆……生米煮成熟飯了沒?」

這兒子也都二十齣頭的人了,家中又有那麼大的家業,若是再不成家的話,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娘……」方琦的臉倏地一紅……他最多只是看上去有些風流,然而行事一點都不風流的好么!

「公子,那姑娘想跑!」

小廝匆匆忙忙的上來彙報。

門內的響聲有些大,開了門一看,竟然是將杯盞打碎準備逃跑!

可方琦待她的態度又與平常的人不太一樣,一時間,動粗也不是,不動粗似乎更不是。

「這丫頭估計是還沒弄清自己所在的是個什麼地方呢,莫急,娘親來替你擺平!」

見他娘真的準備過去了,方琦忙追了上去攔住她說道:「娘親別急,孩兒先去跟她溝通溝通,若是溝通不成的話,再請娘親出馬!」

這要是讓他娘知道他拐回來的是別人家的媳婦兒,還不把他打死啊,也不是,估計打死的會是顧青青。

方母左右思量,這兒子說的也沒什麼過錯,便點頭答應,目送方琦進了房,之後,才趴在門口偷聽。


小廝想上前提醒她這種行為不好,卻被她怒目瞪了回去。

方琦回頭瞥了一眼那門口偷聽的身影,目光轉移到那隻解了一半繩子的顧青青,富有磁性的嗓音低沉道:「想跑?」

顧青青瞥過頭去不理會他,反正她已經栽在他手裡了,也沒什麼話好說的,只能祈禱黃謨能夠早點回來然後過來救她。

「你知道這是哪兒么你就想跑?」

他方府的地理位置,除非是他府上的人,否則絕對不可能會知道具體的位置在哪兒。

顧青青語塞……她還真的不知道……不過總不能將她關到天上去吧?

「不妨這樣,你在我娘親面前替我做一場戲,我便放了你,如何?」

誠然,這條件是有誘惑性的,顧青青左右思量,望著方琦半天卻不說話。

只見方琦心一橫,說道:「雪暗我也不要了!」

雪暗他日後還可以重新拿,不過他娘親帶回來的那些女人的關,可比拿雪暗難過多了。

這買賣似乎不虧,可她本來在黃府待的好好的,被他這樣擄來,還偏要幫他演戲啊!一點好處都沒有嘛不是。

「顧青青!你可不要得寸進尺!」

方琦低了嗓音,手緊扣住顧青青的脖子威脅道。

見她一張小臉漲的通紅,卻也不說話,當下心一軟,將手鬆了開來:「就當我方琦承你個人情!」

說著,將懷中一枚上好的玉佩塞進顧青青的懷裡:「你若再不答應,我也就只好自己解決事情了,不過你還要在這兒待多久,可就說不定了。」

顧青青手撫著脖子猛的咳嗽了幾聲,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將顧青青身上的繩子解開,再三警告她不許亂說話,不然就假戲真做!

「行了別偷聽了。」

方琦起身走到門邊將門打開,方母訕訕地笑笑,轉而開始斥責一旁的小廝道:「公子議事也是你能偷聽的么!自己下去領罰!」

那小廝一臉委屈的看著方母,見她又瞪了瞪自己,方才朝方琦道了個歉退下了。

方琦一臉笑意的看著那個一臉正經的婦人:「娘親偷聽的可還好?」

「琦兒你相信為娘!為娘絕不是那種偷聽的人!」

最重要的是……她剛剛壓根就什麼都沒聽到!可憋屈了!

說話間,顧青青整理了一番朝著門外走來,方母一臉滿意地打量著顧青青,果真是長的不錯,還是自己個兒兒子的眼光好,要麼就不挑,一挑就挑個精品!

要不是這回她帶來的姑娘各個都是名門大家的閨女,她就自己趕人了!

「愣著做什麼!叫人啊!」

方琦低聲推了顧青青一把,顧青青耐住想發火的性子,恭恭敬敬的朝方母道了聲:「夫人好,我叫顧青青。」

這婆婆見兒媳婦簡直是越看越順眼啊,拉過顧青青站到一旁,將手上一個白玉的鐲子褪了下來戴進顧青青的手裡。

白皙的胳膊襯上白玉做的鐲子,又是一番的風景。

惹的方母越發的感嘆自家兒子找了個標誌的媳婦,還不忘與顧青青說:「叫什麼夫人啊,跟著琦兒一塊叫我娘親得了!」

顧青青語塞,方琦的臉上多了幾分有趣的神色。

扯了扯嘴角,努力想叫出聲來卻又實在喊不出口。

若不是方琦以眼神示意了一把她,想來,她那個彆扭的娘字絕對不會那麼快地喊出口。

方母笑了笑,復而又想到她帶回來的那些姑娘,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朝顧青青解釋道:「青青啊,你看……娘也不知道你跟我們家琦兒的事兒,這回外出,就……就給琦兒選了幾個做夫人的人選回來,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當然不……」

嘶……胳膊猛的一痛,轉頭嗔了一眼方琦,復而答道:「畢竟……夫人也是一番好意。」

這回隨之而來的是手心一痛,方母輕打了她一下笑道:「都說了!要隨著琦兒喚我娘親!」

顧青青有些汗顏,扯著嘴角乾笑了兩聲,隨後跟著方母在府里逛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