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想不到你們蕭家的人居然如此怯弱,還是你們以為我不會動手嗎?」曹晴熏沒想到蕭榮竟連求情都不求情,直接讓她動手,所以,也看出了蕭家這些人的冷漠,頓時冷笑一聲道,不過,她還是將匕首緊緊地貼到蕭嬌兒的臉上,徘徊了起來,就像是故意挑撥蕭家眾人的神經。

就在蕭家眾人都以為蕭嬌兒肯定會被毀容的時候,突然,一道低沉而冰冷的聲音響起道:「不就是出自天翅水鮫身上的一條骨筋嗎?又不是什麼稀奇之物……」

這聲音一出,立刻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隨之看去,也包括曹晴熏和龐龍在內。

不過,同時曹晴熏的嬌容也露出幾分驚色,因為這聲音確實說出了她手中骨筋的來歷,這骨筋正是出自一種生存在深水之中的一種叫天翅水鮫的御靈獸身上的,但是,這天翅水鮫十分少見,棲息的地方几乎都在十分隱秘的靈異之地,而且深居水中,哪怕是很多荒靈大陸有名的鑒獸師都未曾見過的。

「小白?」也聽到聲音的蕭嬌兒,就覺得聲音十分熟悉,猛地睜眼看去,就見白宇浩迎面走來,心裡忽然有種安心的感覺,眸光晃動地看著白宇浩,但她卻覺得此刻的白宇浩,似乎似乎有點不一樣了,尤其是那眼神,冷酷地令人有點害怕。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這是天翅水鮫的骨筋?」而曹晴熏自然很不爽地看著白宇浩問道,因為在她看來,這蕭家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天翅水鮫的。

!! 不過,曹晴熏說話間,已經將匕首從蕭嬌兒的臉上收回,其實,她並不是真的想把蕭嬌兒毀容點,只是想嚇唬一下蕭家,給蕭家一點小小的教訓。但沒想到,這半路會殺出個程咬金,破壞了她的計劃。

「我是奇獸軒一個打雜的下人。」白宇浩淡定的應道。

此刻,蕭家眾人也已經用十分詫異的眼神看著白宇浩,因為誰也沒想到白宇浩竟然能夠說出這骨筋的來歷。尤其是蕭媚,之前白宇浩在收徒大會上,出人意料地通過了考試,而且還讓她當眾出糗,她心裡本來就對白宇浩極為不滿。原本打算找個機會好好治治白宇浩,可是眼下白宇浩卻猜中了曹晴熏的問題,並且救了蕭嬌兒,心裡也是複雜萬分。但是,這並不能改變她對白宇浩那討厭的印象。

而沒見過白宇浩的蕭榮,也是一臉奇怪地緊盯著白宇浩,一是白宇浩究竟是如何猜出的,二是,他感覺白宇浩自稱是下人,但此時舉手投足卻充滿了從容大氣,哪裡會像是什麼下人。所以,也奇怪他奇獸軒何時來了個這樣的人。

「打雜的下人?不可能,一個打雜的下人怎麼會知道天翅水鮫?」曹晴熏顯然不相信白宇浩只是一個下人。

而龐龍那雙精明而渾濁的蒼目,也在白宇浩身上流轉了起來,以他的修為,自然可以察覺到幾分白宇浩深藏不露的實力,但他卻沒有當眾點破,依然保持平靜之色,但眼神卻閃爍其饒有興味之意。

「我只是在一本書上見過而已。」白宇浩不以為然的應道。

「書上?原來你是蒙對的,我就知道……」曹晴熏有些詫異,但很快就鄙夷的一笑道。

「其實,我這裡也有一樣出自某種御靈獸身上的東西,不知道曹小姐能不能猜中?」這時,白宇浩突然反客為主的嘴角一勾,看著曹晴熏說道。

「你想考我,哼,就憑你……」曹晴熏露出自傲之色,不屑說道,想她跟師父在荒靈大陸已經遊歷了大半年,見過無數的御靈獸,而白宇浩只不過是奇獸軒的區區下人,怎麼可能考得倒她。

「既然曹小姐有這份自信,那我就放心了,不過,如果曹小姐猜不出來的話,我希望曹小姐馬上離開這裡,另外,以後也不準刁難這位三小姐,至於其他人,曹小姐隨意……」白宇浩提出條件道,隨後又看了一眼蕭嬌兒。

這蕭家眾人一聽,就知道白宇浩似乎是為保護蕭嬌兒,心裡也不由猜測幾分,心想,這白宇浩和蕭嬌兒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曖昧關係。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喜歡這位三小姐,想替她出頭啊?英雄救美?可是,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不過,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就給你這次機會。但如果我猜到的話,你的這條命就是我的。」曹晴熏可是從來都是欺負別人,可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囂張的,所以,她見白宇浩居然這麼挑釁她,自然也要給白宇浩一點顏色看看。

「小白,不要……」蕭嬌兒也看出白宇浩是為了保護她,但她一聽曹晴熏的話,馬上就嬌容驚變,急忙對白宇浩搖頭道。

蕭家眾人聽到曹晴熏的話,也都不由小聲議論起來,紛紛將目光落在白宇浩身上,覺得白宇浩肯定是裝模做樣,肯定馬上就會嚇得露出原形。

但見白宇浩看了蕭嬌兒一眼,眼神依舊冷漠,便點了點頭道:「希望曹小姐不要食言!」


「你居然敢答應,好啊!你的小命我要定了,但我絕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我會把你帶回去慢慢的折磨到死!」曹晴熏見白宇浩居然不為所動,心裡也是有種怪異的感覺,但馬上咬牙切齒的惡狠狠道,將惡魔的天性展露無疑。

蕭家眾人中也是不禁喧嘩起來,而蕭榮、蕭媚和蕭秦宇的臉色則有些難看,因為他們都沒這種勇氣去救自己的女兒妹妹,而一個外人卻如此面不改色的,這也讓他們覺得臉上無光,同時,也有些嫉恨白宇浩,實在太多管閑事了。

隨後,白宇浩就從懷裡取出了一小撮銀白色的毛髮,放在曹晴熏眼前,說道:「曹小姐可以猜了。」

曹晴熏見到白宇浩手中那一小撮銀白色的毛髮后,眸光一凝馬上變得認真起來,先是用手摸了幾下,手感很好,然後,又用瑤鼻聞了聞,但沒有聞出什麼特別的氣味,之後,便琢磨了半天,似乎有些難以確定是出自哪種御靈獸身上的,確切的說,是因為範圍太廣了,雖然她心裡已經有了幾種選擇,但難免也會猶疑不決,因為她看不想輸給白宇浩。

不過,曹晴熏看白宇浩應該只是個普通人,這一小撮銀白色的毛髮肯定是出自什麼垃圾御靈獸身上的,最後,便大膽的猜道:「這肯定是獅頭銀犬身上的毛髮。」

「錯了。」白宇浩一聽,便搖頭一笑道。

「哼,肯定是對你了,你是騙不過我的。」曹晴熏信心十足道。

「那你問問你師父。」白宇浩立刻轉向龐龍,因為他剛才拿出銀白色毛髮的時候,也注意到了龐龍所露出的幾分高深莫測的神情,所以他知道如果是龐龍的話,也許一眼就能猜得出來。

「熏兒,他說的沒錯,這確實不是獅頭銀犬的毛髮,而是來自一種罕見的鬼狼冰狐身上的毛髮。這鬼狼冰狐乃是靈獸與戰獸繁衍而生的,繼承了很優良的血統,擁有很高的資質,而它的身上毛髮,柔而堅韌,遇冰即刺。就像這樣……」龐龍先是看了曹晴熏一眼,緊接著,猶如現場教學一般說道,同時,單手一揮,一股冰寒靈力拂過白宇浩手中的銀白色毛髮,那銀白色毛髮瞬間就變成了一根根冰刺。

曹晴熏見狀,也不由小嘴圓張,露出幾分驚異之色,同時,也有些恨恨地瞪向白宇浩,因為她知道自己猜錯了,也就是等於輸給了白宇浩,心裡自然極為不甘願!

!! 這時,蕭家眾人見曹晴熏竟然輸給了白宇浩,也是露出震驚之色,當然,他們也十分不解白宇浩怎麼會拿出如此罕有的鬼狼冰狐身上的毛髮來。

而蕭嬌兒見曹晴熏沒猜中,登時,也鬆了口氣,帶著幾分感激地看著白宇浩,因為這已經算是白宇浩第三次幫她了。

「不過,但據我所知這鬼狼冰狐已經絕跡很久了,最後唯一出現過的地方,聽說是聖龍國煉羅邊境的萬獸葬地……」龐龍突然若有所思地看向白宇浩說了一句,心想,這個年輕人能拿出鬼狼冰狐的毛髮,說明他肯定去過萬獸葬地,就算他有深藏不露的修為,但以這個程度去萬獸葬地絕對是十分危險的,而且若是碰上鬼狼冰狐,恐怕連命都沒有,更不可能有拿到鬼狼冰狐的毛髮。

很顯然,此刻就算是這位木神國最強的鑒獸師也想不出白宇浩是如何做到的,當然,如果龐龍知道白宇浩的空靈界裡面,就有一隻鬼狼冰狐幼獸的話,恐怕也一定會感到驚異的。

「曹小姐,你可以走了。」白宇浩猶如下逐客令般的說道。

曹晴熏此時已經氣得火冒三丈,恨不得將害她丟臉的白宇浩大卸八塊。

「熏兒,願賭服輸,我們也該走了。」龐龍知道曹晴熏不甘願,但是,他也知道他徒兒這次絕對是碰上剋星了。

「我不會就這樣算了的,你給我等著!」曹晴熏最後瞪了白宇浩一眼,便氣呼呼而去。

「年輕人,能否問一下貴姓?」這時,龐龍走到白宇浩身旁,沉穩中帶著幾分大度的問道。

白宇浩雖然對曹晴熏沒有什麼好感,但對這龐龍印象好不錯,好歹對方也是個大人物,猶豫一下便應道:「姓白。」

「那白先生,我們後會有期。」龐龍突然對白宇浩微微點頭,然後,留下一句話,便闊步和曹晴熏一同離去了。

白宇浩看著龐龍的背影,嘴角一勾,心裡暗道,估計是後會無期了,下次你徒兒來報仇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他知道以曹晴熏那種刁蠻任性的大小姐脾氣,怎麼可能會乖乖服輸,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來找他報仇了,不過,他可沒打算陪那種大小姐玩。

不過,這蕭榮見曹晴熏如此生氣的離去,也是驚出了一頭冷汗,馬上起身看向白宇浩,喝道:「是誰讓你插手多管閑事的,你知不知道惹怒了曹晴熏小姐,我們蕭家可就要倒霉了,說不定還會被取消了參加獸師大會的資格。」

「父親,小白,他可是為了救我。」蕭嬌兒聽自己父親這麼說,馬上替白宇浩打抱不平道。

「閉嘴。」蕭榮立刻對蕭嬌兒呵斥道。

「父親,此人不能再留在蕭家了,不然,二小姐以此為借口,再刁難我們蕭家的話……」蕭秦宇看了白宇浩一眼,露出幾分陰霾之色道。

而蕭媚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的眼中依然閃爍著對白宇浩的厭惡,但最讓她在意的是,剛才白宇浩為什麼會不顧風險的挺身而出救了她妹妹,相反的,她這個姐姐卻臨陣退縮,甚至站都不敢站起來,所以,白宇浩的舉動等於就是在她臉色甩了一巴掌似的。

「來人,把他趕出去。」蕭榮一臉震怒地叫道,他當然不會再留下白宇浩這種禍害。

「不勞煩蕭家主了,我本來就打算走的。不過,蕭家主還真是人如其名,像你這種賣女兒求榮的父親,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但是,我奉勸你一句,不要再讓我看到下一次,否則,後果自負!」白宇浩目光一睜,突然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邪惡氣息瞬間籠罩四周。

頃刻間,蕭榮只覺得全身一寒,猛地顫慄一下,當然,不僅是他,所有在場的蕭家眾人,都感到一股邪氣逼來,紛紛驚愣在原地,而等他們回過神的時候,卻見白宇浩已經走遠了。

「小白。」蕭嬌兒看著白宇浩離去的背影,也是粉唇一咬,似乎也有些沮喪和不舍,但是,她覺得白宇浩這樣走了也好,免得再捲入無端的是非之中。但同時,她也在心裡對白宇浩說了一聲,謝謝!

白宇浩之所以突然選擇離開蕭家,一個原因是因為怕繼續在蕭家待下去,他恐怕很快就會暴露,而且,那個曹晴熏肯定還會來找他麻煩,不過,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從曹晴熏口中得知了他身上這種藏寶圖所在的位置,正好就在沙海深淵,而那個萬靈冢也就是藏寶圖所指的最後一個地方。

這白宇浩之前本來就打算去沙海深淵的一趟,所以,剛好就順道去尋尋寶,看看這藏寶圖究竟能帶他找到什麼樣的寶藏。

所以,白宇浩離開奇獸軒后,便前往荒城的集市,上次在荒漠,他可是吃盡了苦頭,過著非人般的生活,所以,有了前車之鑒,他肯定要好好的準備一下,再前往荒漠,畢竟,這次他是要橫穿整個荒漠,然後,達到荒漠的盡頭,也就是之前聽說的那個深淵所在,而藏寶圖所在的位置,應該也就在那深淵之中。

不過,白宇浩才剛離開奇獸軒沒多久,就發現自己似乎被盯上了。

「不知道是哪來的蒼蠅……」白宇浩眉宇一挑,隨後,就往大街旁的一個巷子拐去,一直走到巷子的盡頭。


這時,十幾道人影已經跟著進入了巷子,將白宇浩堵在了巷子之中。

而白宇浩回過頭后,就見這十幾道人影中,有三道身影有些眼熟,正是上次來奇獸軒鬧事的金髮男子和另外兩個,這些人全部都是御靈者,只不過都是凡羽級的小嘍嘍而已。

「小子,上次你和蕭家三小姐壞了老子的好事,害得老子被罵了一頓,哼,今天總算讓我逮著你了,都給我上,往死里整……」金髮男子面目猙獰的瞪著白宇浩叫道。

很快的,金髮男子就和身後的十幾個御靈者圍向了白宇浩……

!! 當然,在白宇浩眼裡,這些御靈者簡直和螞蟻沒有什麼區別。不過,為了不暴露實力,他也只用了地斗一級的實力。


但對於這些凡羽級的御靈者來說,這地斗級的實力就已經是很厲害的了,所以,這些御靈者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才沒多久的功夫,這巷子的地上就躺滿了十幾道身影,斷手斷腳,苟延殘喘,發出陣陣哀號呻吟,而金髮男子更是被白宇浩拎在半空中,垂死掙扎一般地亂叫,面如死灰。

「大爺,我知道錯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求你繞我一命……」那金髮男子搖尾乞憐的求饒道。

白宇浩瞥了金髮男子一眼,然後,就像是丟垃圾般,將金髮男子往巷子的牆壁上一丟,那金髮男子直接就將牆壁撞凹,然後,呲牙咧嘴地掉在地上。

「別再讓我看到你。」白宇浩丟下一句話后,便轉身離開了巷子。

而金髮男子從地上爬起來后,恨恨地瞪著白宇浩離去的背影,顯然是不甘心的叫道:「不過,就是地斗一級的嗎?走著瞧,如果我金毛不殺了你,我就跟你姓。」

白宇浩從巷子出來后,就繼續前往集市,然後,將需要的東西買齊,不過,等他剛走出集市的話,就見金髮男子突然又出現了,不過,這次身後已經沒有了小嘍嘍,而是三個實力在地斗初中階的御靈者以及三隻御靈獸。

「三位大哥,就是他,就是他壞了我們對付蕭家的好事。」金髮男子陰險地盯著白宇浩叫道,一副你死定的樣子。

而金髮男子身後的三位地斗級御靈者,馬上就凶神惡煞地往前走了幾步,瞪著白宇浩,看起來就像是要吃人的樣子。

「你們還真是陰魂不散啊!」白宇浩苦笑的搖頭,難道是他剛才下手還不夠狠嗎?

眨眼間,三個地斗級的御靈者和他們的御靈獸便擋在了白宇浩面前。

而四周的商販店鋪見狀,馬上就收攤關鋪,來來往往的路人也馬上快步遠離,眨眼間,方圓百米之內,已經蕭瑟一片,毫無人蹤。

「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讓開!」此刻,白宇浩也露出幾分不耐煩的神色,目光冰冷對三個地斗級的御靈者,說道。

三個地斗級御靈者都認為白宇浩是在狐假虎威,所以,根本沒將白宇浩放在眼裡。

「我來收拾了他。」其中一個身著黃衣,實力在地斗三級的御靈者上前幾步,一副拽的二五八萬的樣子。

白宇浩甚至連眼睛都都懶得轉,無視黃衣御靈者的徑直繼續朝前走去。

那黃衣御靈者似乎也有些惱羞成怒,馬上指揮自己的御靈獸沖了上去,但才剛衝上去,白宇浩忽然身形一飄,就已經消失在原地。

而黃衣御靈者見狀,立刻沖向了白宇浩,一拳轟出,靈力四射。

就見白宇浩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用一隻獸將那黃衣御靈者的拳頭接住,然後靈力一震,用力一扭,嘎達幾聲,那黃衣御靈者的手臂瞬間扭曲反轉,緊接著,馬上就慘叫一聲,滾落在地上,而一隻手臂完全變形,看上去已經徹底廢了。

白宇浩瞥了黃衣御靈者一眼,便又往前走去。

其餘的兩個地斗級御靈者見狀,也是臉色一變,面面相窺,沒想到白宇浩似乎比想象中的還厲害,不過,他們的實力比黃衣御靈者還要強上一些,果聯手的話,肯定會讓白宇浩吃不了兜著走,所以,也沒有急著動手,而是等白宇浩走到前頭之後,再趁機從白宇浩的背後,施展靈武學,聯手襲去。

就在此時,早就知道兩個地斗級御靈者會從背後偷襲的白宇浩,突然身上的氣息猛地一漲,竟然一下子提升了天宗級的實力。

而兩個地斗級御靈者這才發現白宇浩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天宗級高手,登時也嚇得臉色慘白,全身發抖。

只可惜他們想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隨後,兩個逼近白宇浩的地斗級御靈者,直接就被白宇浩所釋放出的靈力所轟飛,直接撞進了兩側的商鋪之中,噴口鮮血,掙扎了幾下,便再也沒有爬起來。

白宇浩也看都沒有看,目光一肅地往剛才金髮男子的位置看去,但那金髮男子似乎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看來還真是不少人對付蕭家,上次的事情應該還只是小兒科而已。不過,現在蕭家可以不用愁了,我已經免費替他們解決了這些人。早知道如此,就應該跟蕭家要些報酬了。」白宇浩冷笑一聲,玩味地說了一句,隨後,就朝通往荒漠的那個城門方向而去。

不久后,白宇浩便離開了荒城,正打算打開空靈界,召出七霞麒麟王,直接先飛到荒漠的邊緣。

但就在此時,突然,一道黑影疾馳飛來,白宇浩反應極快地伸手一接,就見竟是一隻形似蝴蝶的暗器。

緊接著,這星羅密布般的暗器,猶如暴風驟雨般狂襲而來,勁力十足。

白宇浩周身靈力一漲,如風似柳般的避開那鋪天蓋地而來的暗器,但才剛避開那些暗器,就在此時,一道矯若游龍般的矮小身影,迅速逼近,騰空就掃出一腿,化作疊影,瞬間封死了白宇浩的退路。

白宇浩見狀,嘴角輕勾,左臂一震,衣服下的龍靈紋猛然閃爍起來,下一刻,舉起左臂一擋,剛好將半空飛來的腿影給擋了下來。

嘭!

瞬間,兩股天宗級的力量相互碰撞,掀起一陣靈浪,波及四周。

「讓開!」白宇浩輕喝一聲,左臂一甩,硬是將那身影的腿給震飛了出去。

身影凌空翻身了幾下,這才倉皇落地,露出幾分詫異之色地看著白宇浩。

白宇浩也定睛看了一眼,眼前的矮小身影,是個又瘦又小的男子,大概三十左右,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身上卻透著天宗三級的氣息。

「金毛說蕭家出了一個沒見過的天宗級高手,我聽了還不信,但沒想到竟然是真的。以你的年紀竟然擁有這種實力,實在難得,你到底是誰?你絕不可能只是蕭家的一個下人,不過,壞我齊家好事的人,是絕不會有好下場的!」瘦小男子目露陰霾的問道。

!! 「齊家?」白宇浩一聽,目光一簇,雖說,他還不太清楚這齊家究竟是什麼來頭,但從不久前接連被一群傢伙和三位地斗級御靈者騷擾,如今又冒出了天宗級的高手,他看得出他似乎已經惹上麻煩。

「小子,別裝蒜了。我看你一定是曹家派來潛伏在蕭家的高手吧,哼,想不到這曹家還真是未卜先知,知道我們會派人對付蕭家,所以,特意派了位高手潛伏在蕭家。只不過,看得出你的實力和我們差不多,但如果我和大哥聯手,你根本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這時,一個身材高胖的男子,從一顆樹後面走了出來。

白宇浩瞥了那身材高胖的男子一眼,想必剛才對他丟暗器的,應該就是此人,同樣也是天宗級的高手,不過,比瘦小男子稍微差上一級。

「你們兩兄弟長得還真是絕配!」白宇浩冷嘲熱諷地說了一句。

「小子,快說,這次曹家打算在蕭家選幾個人參加獸師大會。這蕭家雖然沒什麼實力,但醫獸實力倒是不賴,只可惜蕭家站錯了邊,投靠了曹家,那也就不要怪我們齊家不義了……」那高胖男子氣焰囂張的叫道。

「不好意思,我真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什麼齊家曹家,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況且,我剛剛辭了職,已經和蕭家無關了。如果你們要找麻煩的話,儘管去蕭家找,借過!」白宇浩自然不想惹事,雖然已經暴露了天宗級的實力,但只要這些人不再找他麻煩,他也不必完全動真格的,說完之後,他又徑直超前走去。

「想走,做夢!」但見高胖男子身形一展,體格雖壯,但速度不慢,眨眼間,就擋在了白宇浩的面前。

白宇浩停下腳步,看著擋在面前的高胖男子,目光也陰冷了一下,看來這兩個齊家的天宗級高手,還真是豬頭驢腦,難道就看不出他不想動手,是因為不想大開殺戒免得暴露身份嗎?

「這蕭家我們會慢慢對付,但既然你一個人落單在我們手中,我們就不能讓你活著回蕭家,讓蕭家知道我們齊家會阻止他們派人參加獸師大會……」瘦小男子說完,目光閃過一抹毒辣之色,然後,對高胖男子點了點頭,

這天宗級實力的兩兄弟,瞬間出手,施展各自的靈武學,攻向白宇浩。

「泰山沖頂……」只見高胖男子直接騰空而起,然後,挺著肥大的肚子,全身靈力密布,形成一個**炸彈,直接整個人砸向了白宇浩。看這高胖男子的體積,再加上天宗級的實力,要是被壓中,後果不堪設想。

白宇浩見狀,立刻鎮定地往後退去,避開高胖胖子的攻擊範圍,但同時,瘦小男子已經猜到了白宇浩的用意,下一刻,就出現在白宇浩身後。

「奔狼怒……」

但見瘦小男子的腿影極為犀利的衝出,化作一隻怒髮衝冠的狼影,撕咬向白宇浩的後背要害。

白宇浩雖然沒有轉頭,但已經預料到瘦小男子會在身後阻擊,不過,因為前後被夾擊,已經是進退兩難,看來他想不出手是不行了。

若是之前,以白宇浩天宗三級的實力,要同時對付這兩兄弟,倒是有些難度,但如今,融合了第二層封印力量的他,早已經今非昔比。

「這是你們自找的。」白宇浩目光一冷,殺機畢露,突然靈力猛漲,原本才天宗初階的氣息,瞬間開始急劇上升。

三級……四級……六級……

直到七級的時候,驀地,一股十分強烈的靈力沖體而出,形成狂暴的氣旋,席捲四周,草葉飛動,揚沙走石。

這兩兄弟見白宇浩竟然一下子展現出天宗七級的高階實力,臉色陡然一變,但想要收手卻已經是來不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