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您好,我姓黃,是一名導演。」

黃沾元這個人有些怪,雖然他已經大名鼎鼎,但是,他卻一點也沒有其他導演,或者明星一樣那樣的大牌。哪怕就是這會兒,黃沾元仍對兩位女生先做了一個介紹,「我們最近拍了一部古裝神話劇,不過,我們現在缺少一首歌曲。剛才我聽了你們演奏的這一首曲子,我覺得非常不錯,所以,我想購買下您的曲子。哦,對了,這一首歌曲叫什麼名字。」

「歡沁。」

謝冬雨說道。

「歡沁,好名字。」

黃沾元嘴角里念了一遍這一個名字,然後,又看向著謝冬雨。


不過,謝冬雨這會兒卻是搖了搖頭,「不好意思,黃導演,這一首曲子不是我們寫的。所以,我們無法做主將這一首曲子賣給你。」

「噢,是這樣,那您能聯繫到這一首曲子的作曲人嗎?」

「最近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當時他就給我們寫了這一首曲子,然後就走了。之後,我也找過他。但是,這些天他都沒有出現。不如這樣,黃導演,等我們找到他之後,我叫他與您聯繫,您看怎麼樣。」

「這個……」

黃沾元略一遲疑,「可能趕不上時間了。」

最近這一些天,為了找一首適合的曲子,他已經浪費了很多時間。再這樣浪費下去,恐怕就要錯過黃金播放時間。不過,黃沾元也是一個變通的人,又說道,「您看這樣成不成,我們先購買下這一首曲子,並將版權費用給你們。如果你們以後見到了他,那麼,你再將版權費給他,你看怎麼樣?」

「這個……」

謝冬雨有一些為難。

不過,這會兒楊玲玲卻拉了一把謝冬雨,小聲的說道,「小雨,答應她吧,這可是一次難得的宣傳我們古典歌曲的機會。」

「可是,這是張寧寫的呀,我們怎麼能賣?」

謝冬雨也是小聲的回道。

「不是說了嘛,等他回來,我們就將錢給他,反正我們又不要他的錢。」

「說是這麼說,但總覺得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小雨,你想一想。張寧為什麼寫一首歌給我們,他其實也是喜歡古典歌曲的。或者說,他也想讓更多的人也喜歡這一類的曲子。不過,他可能沒有什麼時間。這才將這一首歌寫給我們,無非就是想讓我們代替他傳播古典音樂文化。我相信,哪怕張寧到時候回來,也會很高興的。」

「那……」

說到傳播古典音樂的時候,謝冬雨終於有一些意動,「黃導演那好,我們可以答應你。」

「太好了。」

聽到兩個小女生答應,黃沾元大喜,「對了,你們希望這一首曲子賣多少錢?」

「這個……」

說到版權,謝冬雨開始了與黃沾元式談判。

「黃導,其實我也知道,現在音樂市場,一般的歌曲大都是幾千塊錢,哪怕比較不錯的,也就只有1萬塊錢左右。其實,我們對於這一些錢不是很看重。我們更看重的是,你們能不能儘可能的推廣這一首歌曲。」

「推廣?」

黃沾元似乎有一些明白,「你們是想憑著這一首歌曲進入娛樂圈?」

「不,不是。」

見黃沾元會錯了意,謝冬雨補充說道,「其實,我們都是古典音樂的愛好者。正如這一首歡沁,我們來水木音樂節,也不是為了什麼被其他人看中,我們只是想宣傳這一些好聽的古典歌曲。所以,賣給你們可以。但是,我們卻很想儘可能的多宣傳這一些古典歌曲。」

「哈哈,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你們這一群可愛的人。」

見自己理解錯了,黃沾元道歉說道,「我也很欣賞你們這樣的個性。至於你說的宣傳方面,我想,你們應該放心。 帝師夫婦日常 ,我是一名電視劇的導演。這一首歡沁我覺得很適合我下一部電視劇的插曲,不出意外。這一部電視劇下個月的時間就會在南湖電視台黃金時間播放,你們覺得,對於宣傳古典音樂,這個力度夠嗎。而且,我還想告訴你們的是。你們今天彈的這一首歡沁實在是太棒了,很有意境,也很有古典風格。所以,我已經決定讓這一些這一首插曲灌穿整個電視劇,甚至,這一首插曲,還會比之主題曲還要更為吸引人眼球。」

「哇,真的嗎?」

「當然,你看我像是騙人的嗎?」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答應你。」

隨即,兩方雙雙簽訂了合同,並且,黃沾元還大方的給出了10萬人民幣的版權費用。

騰訊。

「5萬,5萬。」

馬化騰不斷的在房間里來回渡走,嘴角里一直不斷的念叨著這一個數字。

「小馬,你說什麼5萬。」

張志東見馬化騰著急,問道。

「企鵝科技最新消息,他們的qq遊戲已經突破5萬的同時在線。」

「這個,小馬,這沒有什麼了不起呀,你看看與我們合作的聯眾,那可是25萬。不對,現在已經借著這一次鬥地主大賽是,成功突破到27萬的規模。」

「這一些我知道。」

馬化騰還是一點都不放心,「可是,志東,你要知道,這5萬的qq同時在線,幾乎與我們的oicq同時在線的人數一樣。而反觀我們,雖然與聯眾合作,但至今為止,我們也才只輸送了1萬多一點用戶給聯眾。」

「這個……」

分析到這裡,張志東也覺得尷尬。

同樣是用即時通訊綁定遊戲,雖然oicq只有5萬人。但是,別人都是15萬送了5萬,他們是5萬才送1萬。一個是3:1,一個是5:1,誰高誰低,一眼就可以分出。不過,張志東也不想讓馬化騰一直這樣著急,「小馬,這隻能說,那小傢伙真的在即時通訊這一塊上有獨道的法門。不過,在棋牌類遊戲方面,恐怕就有些弱了。你看最近,他們一直還是抄襲聯眾的5個遊戲。我相信,不需要多久,他們qq遊戲的5萬同時在線,絕對會慢慢的流到聯眾。而聯眾,又會慢慢的流到我們的oicq。就如現在,我們oicq的在線人數,不也是在這樣的合作之下,一次性就突破了5萬嗎?」

「唉,志東,我真的感覺這傢伙有后招沒有使出。」

哪怕就是與聯眾合作,馬化騰也一直擔心不已。

特別是,當他接到了企鵝科技從來就沒有問過聯眾,而且後面又在一個星期之內砸下1000萬,就是為了搞qq遊戲的時候,馬化騰更是深深的擔心。雖然這在外界媒體當中,一度認為企鵝科技太過於盲目。但馬化騰卻一直不願意相信,他認為。張寧肯定還有大殺招沒有使出,只是,他們的大殺招,又是什麼呢?

企鵝科技。

與之騰訊馬化騰一樣,企鵝科技的陳青青,也有一些擔心。

不過,馬化騰擔心的是害怕張寧突然出現的大殺招,而陳青青擔心的,則是怕,qq遊戲暴發之後的後繼無力。


「張總,我們的qq遊戲未來怎麼辦?」

雖然qq遊戲一上線就直接突破5萬的同時在線記錄,著實讓人-大為吃驚了一把。但是,陳青青卻是知道。之所以突破5萬的同時在線,與qq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如果這個世界上暫時還沒有棋牌類遊戲還好,可問題是,不但有,還有一家比qq遊戲還要強大的存在。

「什麼怎麼辦,青姐,我們的qq遊戲不是一片大好嗎?現在突破5萬同時在線,未來就可以突破50萬,500萬。」

「張總,你在想什麼呢。」

50萬,500萬,這難道是在做夢?

「沒什麼。」

知道自己說得有一些誇張,可能陳青青暫時沒法接受。不過,真要說的話,500萬算什麼,後世的qq在2011年的時候,就已突破700萬的同時在線,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對了,怎麼看你一臉的擔心,我們的qq有問題嗎?」

「這個。」

陳青青不知道怎麼說起,有一些猶豫。

「說吧,跟我還客氣什麼。」

「張總,我只是有一些擔心qq遊戲未來會不會走下坡路。畢竟,我們現在的遊戲都與聯眾一樣。而且,有一些還是模仿。特別是,現在聯眾的棋牌在線人數有27萬。根據從眾心理,很有可能這一些遊戲愛好者會流到聯眾那裡去。」

從眾心理在哪裡都管用。

當你知道這一個遊戲是世界上同時在線人數最高的一款遊戲的時候。那麼,不管這一個遊戲好不好玩,你都會去玩一下。因為,你心裡絕對會一直在想。居然人數已經是第一了,肯定比其他的要好。無形之中, 等一個天荒到地老 。這也是為什麼市場當中,強者越強,弱者橫弱的原因。

聽到陳青青如此分析,張寧不但沒有擔心,反而很滿意的看著陳青青。

「青姐,沒想到。在我們qq短短時間突破5萬的同時在線之下,你還能如此冷靜分析。」

「啊,張總你?」

陳青青看著張寧,似乎明白了過來,「原來張總你早就想到了。」 「青姐,不用擔心。我能砸1000萬讓外包公司幫我們做棋牌遊戲,其實早就想好了對策。嗯,你去將李學凌也叫來,我們一起聊聊。」

為了培養陳青青,也為了培養李學凌,張寧準備給他們上一節網路理論課程。

這一節課程,講的是網路虛擬榮譽。

可以說,網路虛擬榮譽灌穿著互聯網公司開發的一系列產品。

在這方面,網路遊戲表現的最為明顯。

「好了,我現在開講,什麼是網路虛擬榮譽。」

「張總,怎麼講這個,不是講我們的qq棋牌遊戲么?」

「別急,先聽完我這個網路虛擬榮譽,估計你們自己就找到辦法了。那麼,什麼是網路虛擬榮譽呢?」

自然,這一個理論暫時並沒有存在互聯網中。畢竟,互聯網也才剛剛發展。哪怕就是美國,一大堆理論他們也一直在摸索。對於網路虛擬理論,只有在後世不斷的實踐當中,這才一步一步不斷的總結了出來。

「其實,字面意思很好理解。網路虛擬榮譽,那就是產生於互聯網上的榮譽。因為,我們的互聯網就是一個虛擬的世界,所以,不管互聯網上得到什麼榮譽,他都是虛擬的。不過,哪怕就是虛擬的榮譽,他卻有著與現實榮譽同等的效果。」

「張總,有一些不明白。虛擬的榮譽,有什麼用呢?」

李學凌問了起來。

「怎麼沒用,你不要將這個榮譽放得太高,我們先將這個榮譽從低的地方說起。譬如,大家說你是一個好人,這算不算是榮譽。」

「算。」

「那既然如此,如果網上一大堆人都說你是好人,那是不是也是一種榮譽?」

「好像也是。」

李學凌默然的點頭。

「對,所以,像這種虛擬的榮譽,他看起來是虛擬的,但他同樣有效果。所以,我們的遊戲,說是為了玩家的娛樂。但事實上,其實為的就是滿足我們的虛榮心。就像打牌,你打贏了你才會開心嘛,你不打贏,天天輸,恐怕你打幾把就會覺得沒勁。」

「是的,我有一些明白張總所說的這一個理論了。就像我們的qq遊戲一樣,如果要想超過聯眾,那就要在網路虛擬榮譽方面著手。只要用戶在我們平台上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也就是如張總所說的打牌贏了獲得了榮譽。那麼,我們也就不會怕用戶流失。甚至,我們還可以將聯眾世界的用戶拉到我們這裡。」

陳青青畢竟是學信息管理的,比之李學凌這個學技術的,理解的更快一些。

「對,青姐,就是這樣。就像聯眾一樣,他為什麼要舉辦鬥地主大賽,不就是為了滿足用戶的虛擬榮譽嘛。而用戶在這一場大賽當中,不管有沒得獎,或者得名次,他們都會有一些期待。會想,自己也去參加。說不定,一不小心進了決賽呢。」

「你的意思是,我們也辦一個像鬥地主這樣的網路大賽?」

「辦是要辦,但我們的辦,卻要與聯眾完全不一樣。如果不然,光是模仿他的,我們的qq遊戲什麼時候才能起來。就像即時通訊一樣,看看一大堆模仿我們即時通訊設置的軟體,他們有追上我們么?而且,不但沒有追上。反而,他們還擔心著自己的用戶會不會被我們拉走。」

「那張總,我們應該怎麼做?」

「怎麼做,我覺得,還是得在網路虛擬榮譽上面做文章。」

張寧繼續說道。

「網路虛擬榮譽?」


陳青青與李學凌這會兒陷入了沉思,他們都在想著一些可以給玩家得到榮譽的方法。

只是,這會兒網路棋牌遊戲這才剛剛興起,陳青青與李學凌就是再天才,暫時也不可能想到太多的想法。當然,張寧並沒有著急。他相信,待自己慢慢的灌輸他們這一些理論,並且,在他們未來慢慢的實踐當中,他們就可以產生自己的見解。

想了想,張寧卻是提醒起兩人來。

「對了,學凌,最近你不是玩了萬王之王這一款遊戲嗎?」

「是呀,最近玩了一些。」

「感覺怎麼樣?」

「感覺很不錯,玩得相當得爽。」

「那好,我問你,在這裡面,最讓你感覺爽的地方是什麼。」


「pk。」

李學凌直接說道,「pk最爽了。」

「那麼,怎麼才能讓pk達到最爽。」

「打到好裝備。」

「還有呢。」

「等級超過別人。」

這一說,李學凌突然卻是想道,「難道,張總,我們的qq棋牌裡面也弄裝備和等級嗎?」

快穿:被攻略對象寵上天 當然,為什麼不可以呢?」

「可是,qq遊戲裡面只是打牌,又不pk。」

「pk與打牌有什麼區別,還不是為了贏別人。我打牌打贏了別人帶來的爽感,與你在遊戲裡面殺了一個人的爽感是一樣的。」

「可是,這等級怎麼弄,好像沒法弄吧,升了級又沒具體的屬性加。?」

這會兒,網路正處於開荒,棋牌類遊戲,更是開荒中的開荒。

「呵要,等級怎麼沒法弄。一個公司都有老闆,總經理,部門經理,還有主管,職員。同樣,在打牌當中,難道就不可以分等級嗎?譬如,你是鬥地主菜鳥,青姐就是老手,我則是高手。這樣,一個等級一個等級設置下去。只要用戶玩這一個遊戲玩得越多,那麼,他的等級就會在經驗值的慢慢增加之下,變成更高別級的稱號。就像,你一直頂著一個菜鳥的稱號,突然打牌打到有一天稱號變成了老手,難道你不會有那種虛擬的榮譽感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