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怎麼會是燕師姐?」楊逸大驚之後,又是大喜,沒想到他竟然會與燕雙月在這種情況下會面。

不過,此時的燕雙月,臉色蒼白,手中的法寶綾羅傘也不見了,髮髻散亂,倉皇奔跑,似乎是遇到了某種可怕的鬼物。

極目望去,楊逸沒有發現燕雙月身後有什麼可怕鬼物在追擊,不由得大感奇怪。

這到底怎麼回事?

更奇怪的是,燕雙月似乎老遠就發現了他的蹤跡,發出尖銳的哭喊聲:「楊師弟,快救我,快救我……」

距離越來越近,楊逸心中雖然還是奇怪不已,但還是難掩興奮地上前大聲道:「燕師姐,到底怎麼回事?究竟什麼東西讓你如此懼怕?」

燕雙月臉上現出恐懼的神色來:「是一個十分恐怖凶煞的惡鬼……」

話未說完,忽然之間,燕雙月清麗絕倫的面容上,現出了一絲詭秘的笑容。

就在此時,千骨與沐銀雪同時出聲——

「小心!」

「不好,逸哥哥,她不是燕雙月!」

嗚嗚嗚……

詭異怪嘯聲中,燕雙月突然化為一道黑色殘影,向楊逸撲了過來,鬼氣森森,恐怖至極。

楊逸頓時臉現驚駭之色,這什麼鬼東西? 楊逸萬萬沒有想到,面前這個「燕雙月」竟然會是假的,等他反應過來時,「燕雙月」已然撲至跟前,張開森森牙口撕咬上來!

生死存亡之際,楊逸猛然驚醒,急忙提起全身力量,精神高度集中,金剛鐵臂功發揮到極致,一拳向「燕雙月」揮去,直接將它砸得連連後退,發出陣陣怪叫。

驚魂甫定的楊逸這時才回過神來,看清了這近在咫尺的「燕雙月」的真面目——

竟然是一個人臉蟒身的恐怖鬼物,蟒身腐肉遍布,其長度已經超出了楊逸過往對蟒蛇的認知!

「嘶嘶……楊逸,你果然是不簡單,竟然能在如此快的時間反應過來!嘶嘶……不錯,你如此強大,血肉肯定非常鮮美,吃了你,我的實力可能會再進一個台階,達到後天境巔峰境界!」

「啊!這什麼鬼東西?竟然能說人話,而且居然連我的名字都知道?」

聽到這恐怖鬼物的說話聲,楊逸震撼不已,他絞盡腦汁,也未能從梅婉兒所謄寫的資料中尋到這恐怖鬼物的信息。

千骨倒是見多識廣,急忙道:「小心了,它的名字叫是攝魂鬼蟒,實力已經是後天境後期,它之所以能知道你的名字,肯定是攝取了你的精神,從而得出你腦海中的記憶印記……」

「有如此厲害?」

「沒錯,不然它還叫什麼攝魂鬼蟒?不過,這也是它最厲害的手段,經常攝入敵人的精神力,利用敵人腦海中的記憶印記,營造出一個敵人親近之人的化身,騙得接近敵人,進而向敵人發起突然襲擊,現在你已經破了它這最厲害的手段,要對付它,也就不難了。所以,對付這攝魂鬼蟒,我就不插手了,交給你了。」

聽完千骨的解說,楊逸心神大定,道:「那好,今天我就來會會這頭攝魂鬼蟒。」

那邊的攝魂鬼蟒聽到了他和千骨之間的對話,氣得十分狂躁:「嘶嘶……你們竟敢如此藐視我,我要將你們全都吞到肚子里去!」

楊逸完全不理會攝魂鬼蟒的叫囂,強勁的七情內力外放出來,一時間真氣激蕩,將這頭攝魂鬼蟒逼得又向後連退。

「好好好,你越是強大,對我就越是有用。大好的血肉,嘶嘶……看來,我今天非要吃了你不可了!」

總裁捕捉記

楊逸立即挺起金鱗棍,調動精神,魂魄合一,左閃右避,集中全力應對。

攝魂鬼蟒的蛇尾來回掃蕩,一時間,飛沙走石,氣勢駭人。

「太好了,就是現在!」

一股強烈的精神力,突然自楊逸的心底冒出來,從方才的戰鬥中,他已經尋出了這條攝魂鬼蟒的破綻!

啵!


楊逸施展出一葦渡江的輕功,瞬息就欺近攝魂鬼蟒的蛇尾之處,隨後騰空而起,猛然將金鱗棍插入蛇尾,將它定在地上。

頓時,這頭攝魂鬼蟒開始歇斯底里地狂叫起來,龐大的身軀更是不停扭動,望向楊逸的眼神之中,透著一股極其怨毒的恨意。

「該死的人類,我要吞了你,吞了你!」

話音剛落,那人臉頓時變成了一個腐爛不堪的碩大蛇頭,張開血盆大口撲來,還未至楊逸面前,一股極其惡臭的腥氣撲風而來,令人作嘔。

啵!

陽剛血氣四溢!

楊逸渾然不理會這攝魂鬼蟒的攻擊,催動七情內力,將金剛鐵臂功發揮到極致,上下跳躍,猛烈奔騰,出拳收拳,空氣呼嘯,方圓幾十丈內,全都是他的影子。

如今的他,已經步入後天境中期,能夠外放內力,那金剛鐵臂功自是變得無比霸道,一推掌,勁風拍擊,硬生生地將空氣擠壓出去,周圍數丈之內的空氣,竟然混亂無比,似乎一個火藥桶在醞釀,瀕臨狂爆的邊緣。

轟!

快穿:她就是金手指 ,發出了一陣慘叫:「啊,該死的楊逸,你敢殺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楊逸收起拳腳,微微平定氣血精神,冷笑地看著攝魂鬼蟒的屍身,十分不屑:「就這點實力,還後天境後期?」

「小心!」

此次竟是千骨和沐銀雪同時發聲提醒。

「嘶嘶……該死的楊逸,你還真的以為我死了?」

陰風乍起,那攝魂鬼蟒突然一抖蛇身,從地上彈起,掙脫金鱗棍的束縛,一下將猝不及防的楊逸死死纏繞住,蛇身越收越緊,大有將楊逸箍得無法呼吸的架勢。同時,攝魂鬼蟒瘋狂擺動身體,不停翻滾,顯然是要將楊逸晃得暈頭轉向,喪失抵抗能力。

突如其來的一幕,著實驚壞了千骨和沐銀雪,就在他們準備出手之時——

「吼!」

楊逸大吼一聲,猶若舌綻春雷,勃然大怒之中,將七情內力發揮到極致,全部外放出來,剎那之間,一聲爆炸若平地驚雷陡然而起!

那纏繞著楊逸身子的攝魂鬼蟒的蛇身,頓時被炸得化作作萬千碎肉,血腥無比!

楊逸脫困而出!


千骨和沐銀雪頓時驚喜莫名。

「嗚嗚嗚……嗚嗚嗚……」

攝魂鬼蟒的蛇身受到重創,餘下的半截身子,在地面翻來覆去地打滾,凄厲的慘叫聲猶若鬼哭神嚎!

「幸虧我現在已經步入後天境中期,能夠外放七情內力,否則,剛才就要活活給你勒死……受死吧!」

正要動手,忽然之間,楊逸感覺到自己腦海中的精神意識似乎又被攝取了部分,再看向那攝魂鬼蟒時,竟然又變成了燕雙月的模樣,一身是血,凄然向自己求救:「楊逸,快救救雙月,救救雙月,只要你救了我,我嫁給你!」

「哼!不知死活!」

楊逸冷不防又被攝魂鬼蟒攝取走了一絲精神,頓時勃然大怒,這攝魂鬼蟒簡直太可惡了,死到臨頭還妄想反擊。

想也不想,把手一揮,頓時,強勁的七情內力自掌心勃發而出,凝成一個巨大的掌印,一壓而下!

「燕雙月」頓時在慘呼聲中香消玉殞,一縷鬼魄冉冉飄起。

楊逸的神智隨後變得清醒,再看向「燕雙月」時,早已給打回攝魂鬼蟒的原形。

但接下來,讓楊逸奇怪的是,那縷鬼魄竟然沒有被吸入綾羅傘中。

「怎麼回事?」楊逸大奇,「難道綾羅傘吸入的鬼魄已經滿了?」

將自己的氣息釋放出來,查探了一下綾羅傘的儲物空間,其中鬼魄不少,但是還有相當大的空間空蕩蕩的。

楊逸又試了一次,但還是沒能將攝魂鬼蟒的鬼魄吸收進來。

「我若猜的沒錯,可能是你的綾羅傘法力失靈了!」千骨忽然道。

「這……」楊逸頓時一驚,這綾羅傘法力會失靈?

眼看攝魂鬼蟒的鬼魄越飄越高,越飄越遠,楊逸急忙又試了一次,但綾羅傘還是毫無反應。

心中一動,楊逸敞開上衣,卻見小銅人光芒閃爍,顯然正在瘋狂吸收那看不見摸不著的戾氣。

「看來,這綾羅傘確實法力失靈了,這下我要想吸收鬼魄,以此來獲得宗門獎勵的想法要泡湯了。」

想到這,楊逸有些意興闌珊。

忽地,一旁的千骨感嘆道:「這攝魂鬼蟒攝取精神的能力確實不簡單,換做其他人,恐怕會著了道兒,反倒是你,竟然連番破除它的攝魂術,真不簡單。」

楊逸搖頭一笑:「幸好我自幼修佛,心性堅定,要不是如此,恐怕剛一看到燕師姐向我求救,我還真容易著道兒。」

激斗一場,楊逸也累了,於是就地處理好傷口,然後打坐,吐納調息,千骨則替他護衛,警惕地看著四周。

可沒過半個時辰,千骨急忙叫停,通知他有人來了。

楊逸大驚,急忙停止吐納調息,尋了一處安全地帶躲著,而千骨則趕緊布置幻象……

小半會的工夫后,卻見一男三女出現在面前,赫然便是左無鋒和李雲兒一伙人。

雖躲在千骨布置的幻象中,楊逸忽然生出不妥來,最終醒悟過來……糟糕,忘了處理那頭攝魂鬼蟒的屍體了!

千骨顯然也正意識到了這一點,向他投來焦急的眼神。

兩人現在傷勢未愈,根本就不是左無鋒一夥的對手,更何況,楊逸又剛剛跟攝魂鬼蟒激鬥了一場,無論是內力還是體力,都還未恢復。

「奇怪,剛才我們還明明感受到了有人的氣息,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開口的正是左無鋒,此時他的神情十分難看。


忽地,李雲兒驚呼道:「看,那是什麼?」

左無鋒一行人立即奔至攝魂鬼蟒的屍體跟前,看著遍地狼藉的腐肉屍體,左無鋒沉聲道:「這頭鬼蟒已經修鍊出了人頭,可以預見,一定達到了後天境後期的實力,能殺得了它的絕對是後天境後期以上的高手。以楊逸目前的實力,要殺掉它應該很難。況且,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實力不弱的千骨。」

李雲兒接著道:「不知是不是綾羅宗其他女弟子殺的?」

左無鋒道:「簡單,試試就知道了。」

說著,放聲朝四周大喊道:「有在附近的師姐么?有在附近的師姐么?」

無人回應。

左無鋒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這頭攝魂鬼蟒絕不會無緣無故地被殺死,如果是綾羅宗的女弟子所殺,那麼絕對不會對我們避而不見。最大的可能,應該就是楊逸所為。他應該還在附近,我們立即分散搜索!」

楊逸聽到這裡,眼皮頓時一跳,而隨著左無鋒越來越靠近千骨布置的幻象中,更是緊張得心臟霍霍狂跳。 就在左無鋒即將靠近千骨布置的幻象時,異變陡生,只聽李雲兒忽然大聲道:「東邊方向似乎有情況。」

左無鋒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同樣,楊逸和千骨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

千骨反應最快,身軀竟然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沉聲道:「快,閉毛孔,斂氣息,收精神,息元氣!」

楊逸想也不想,立即照辦。

頓時,全身的毛孔閉住,不泄露出半點氣息,就是呼吸也調整得綿綿悠長,若有若無,精神更是緊守,在腦海之中,凝聚成了一個光爍爍的小團。至於他周身的七情內力,更是被他全部收入丹田之中,沉寂起來。

事後,楊逸卻有些費解,究竟什麼情況,竟然讓魂火也懼怕到如此地步?

很快,楊逸就感覺到大地戰慄起來,似乎遠處有千軍萬馬在奔騰,雖然還看不見是什麼東西,但透過密林,滾滾而來的陰雲正甚囂塵上,十分詭異。

「看這架勢,肯定是成群的鬼族來了,說不定有先天境的鬼族在其中,咱們快走!」那邊,左無鋒哪裡還敢再逗留,領著李雲兒三個女弟子匆匆撤離。

看著左無鋒四人離開,千骨這才收起幻象,急切地道:「咱們快點找地方躲避,要是晚了,可就完蛋了。」

楊逸心中也是有些驚恐:「怎麼躲避?」

天價孕妻:帝少嬌寵小甜心 ,火苗一跳一跳的,四處掃了一下,便道:「跟我來!」

楊逸立即緊隨其後,一人一骷髏來到一塊巨大的地縫前。

「跟我下去!」千骨沉聲說完,全身的骨架一縮,然後一彈,再一鑽,悉悉索索,哧溜兒地一下,鑽到了深深的地縫之中去了。

「啊?這地縫如此狹小,我怎麼進去?」

楊逸目瞪口呆,不過,很快他就回過神來,想到了辦法——

他首先將全身的七情內力釋放出來,護罩住周身,然後整個人騰空而起,一個倒栽蔥下來,化作一個金剛大鑽頭,那鑽頭頂尖處,正是他的一雙相互緊扣而成的鐵拳。與此同時,金剛鐵臂功也被他發揮到極致!

噗噗噗噗……

一個圓形地洞被他硬生生地鑽了出來,泥土石屑橫飛,不一會工夫,他就鑽入了地縫之內。

「厲害!夠機智!」千骨嘖嘖稱讚不已。

小狐狸沐銀雪也發出驚喜地讚歎聲。

楊逸顧不得擦拭自己臉上的泥土,擔憂地看了一眼外面的景象,對千骨道:「這恐怕還是不行,等那大群的鬼族過來,恐怕會馬上發現我們。」

千骨道:「沒錯,所以我們還得繼續往下鑽,鑽得越深越好!絕不能讓這大群的鬼族發現,否則我們在劫難逃!」

接下來,為了活下去,一人一骷髏發了瘋似的狂往地底鑽去,不大一會,就鑽到了離地面十餘丈的距離。

而與此同時,地面大批的鬼族也趕到,狼煙滾滾,鬼哭神嚎,震天動地,地縫之上的泥土碎石撲簌簌直往下掉。千骨立即施展秘術,布置出幻象來,進入隱匿狀態。而楊逸也沒有停著,閉上毛孔,收斂氣息,收攏精神,屏息元氣。

但是他的心臟,卻不由自主地狂跳著,倘若有一隻鬼物往地縫之下仔細查探,要發現他和千骨那是輕而易舉。

心驚肉跳地潛伏了一刻鐘之後,這一大群的鬼族總算去得遠了,千骨這才收起秘術,與楊逸從地縫中爬出來。

可以看出,千骨全身的骨架仍在打顫,而楊逸自己,全身都被冷汗浸濕透了。

好一會後,楊逸和千骨這一人一骷髏,才相視而笑,慶幸劫後餘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