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怎麼了?老傢伙,看來你是對老子的實力有懷疑啊?」雲龍建感覺被蔑視,有些震怒了。

「呵呵,你有多大本事試一下不就清楚了嗎?」老海鱷說完向身邊的幾個海鱷武士使了個眼色。

一個海鱷武士恭敬地向老海鱷施了個禮,然後轉身走向雲龍建,手中一把巨大的彎刀指著雲龍建的臉龐,「出手吧!」這傢伙倒是沒有廢話,直接了當的說道。

「小心這小子的瞬移魔法!」邪龍幻獸開口提醒著。

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雲龍建就已經出手,「好!」雲龍建簡短的應了聲,一個瞬移就到了海鱷武士的身後,手中的龍根杵直奔海鱷武士的後腦!

這個海鱷武士武技方面也不簡單,雲龍建忽然從正面消失,這小子就知道不妙,手中彎刀直接就是一個橫掃向身後!

這小子策略倒是很對,正常情況下如果雲龍建從後面忽然攻擊,他要轉身肯定來不及,這樣的一個橫掃雖然是兩敗俱傷的打法,可總算可以給對手造成威脅,如果對手不願同歸於盡,只有放棄攻擊抵擋。

不過這個策略有個前提條件,那就是雲龍建跟他一樣是站立在地面之上,可是雲龍建偏偏就不在他的身後,而是在他的頭頂的後方!

『嘭~!』海鱷武士的腦袋就像一個被重鎚砸擊的西瓜,鮮血**四射!

雲龍建的身形一動,老海鱷身邊的幾個海鱷武士就發現了不對,都是身體躍起沖向雲龍建,可是還是沒有救下這個倒霉的海鱷武士!

這些海鱷武士都是老海鱷的追隨者,感情親如兄弟,看到海鱷武士的腦袋瞬間被砸的粉碎,眼睛都紅了,呼啦將雲龍建圍在了中間。

「我就說了小心這小子的瞬移魔法,這小子可是精通影系和水系雙系魔法,而且還是魔武雙修,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容易對付的!」邪龍幻獸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

「雙系魔法?而且還是魔武雙修?」老海鱷的臉色凝重起來,「這小子還有什麼沒有展現的實力?」老海鱷看向邪龍血酬。

「而且他還會比蒙戰歌,手中還有大量沒有觸發的魔獸晶核,前輩可以定要小心!」邪龍血酬說道。

邪龍血酬知道,他說的這些在別人眼中的確是非常的厲害了,可是在老海鱷的眼中卻是微不足道,只有讓老海鱷不覺察出雲龍建擁有神聖巨龍魔法,雲龍建才有機會幹掉這個老傢伙。

不管是什麼魔法,都要自身體內法力元素能量跟自然界法力元素能量產生感應,利用自然界中蘊含的強大法力元素能量爆發出強大的能力,所以即使是瞬移魔法,同樣需要魔法師自身體內法力元素能量的輸出,而只要由法力元素能量的輸出,老海鱷的『孤星淚』就可以抽取魔法師體內的法力元素能量。

老海鱷畢竟老謀深算,並沒有在雲龍建施展瞬移魔法師動手,海鱷族最熟悉的是水系魔法,老海鱷打算雲龍建施展水系魔法時在收拾這個狂妄的小子!

圍向雲龍建的十幾個海鱷武士動手了,手中彎刀舞出一片刀影,其中還夾雜著他們的天賦水系魔法淚刃,從四面逼向中間的雲龍建!

『火球連珠』、『冰箭齊射』『地突槍』三種魔法忽然出現迎向從四面攻到的海鱷武士,雲龍建卻是再次從包圍他的眾人中間消失!

瞬移魔法的瞬髮結合武技,簡直就是絕配,即使是面對這麼多銀甲尚武者級別的圍攻,竟然瞬間就可以改變被動的局面!

雲龍建瞬移出去的同時,右手的龍根杵掄圓了砸向一個背對著他的海鱷武士的腦袋,左手的一道蔚藍色的光線出現,一柄蔚藍色帶著森森寒氣的水刃出現,巨大的水刃寬幾十公分,長度足有三四米,帶著魔法施展時特有的嗡鳴聲砍向旁邊的另一個海鱷武士!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雲龍建在瞬間展現出來的實力的確夠驚人,可是老海鱷法師卻露出了笑容,老海鱷可是修行幾十萬年的老古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雲龍建的水系魔法蔚藍水刃一出手,他的水系魔法實力老海鱷就已經了如指掌,老海鱷身體看似紋絲未動可是身體周圍開始出現一些藍色的小星星,逐漸向周圍擴散。

雲龍建的實力現在足矣對陣金甲尚武者甚至可以挑戰鑽級尚武者,可這些銀甲的海鱷武士卻也不是善輩,雲龍建從他們的包圍圈消失的同時,一半的海鱷武士抵擋雲龍建利用尚未觸發的魔獸晶核發出的魔法攻擊,另一半海鱷武士瞬間轉身!

『咚咚~!』雲龍建的龍根杵和蔚藍刀刃都被海鱷武士擋了下來!

不過擋是擋住了,雲龍建的神力卻不是他們可以匹敵的,身高兩米左右,渾身腱子肉看上去暴力特徵十足的海鱷武士被雲龍建的一擊之下,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五個海鱷武士再次將雲龍建圍在了中間,其餘的幾個趕緊扶起被雲龍建打飛的兩個海鱷武士,這兩個海鱷武士面色慘白,嘴角流著鮮血,雖然雲龍建的一擊沒有直接擊中他們的身體,可是震蕩之力仍舊讓他們傷的不輕!

「呵呵….老傢伙,怎麼樣?現在還狂妄嗎?」雲龍建根本無視圍在身邊的海鱷武士,手中龍根杵指向老海鱷霸氣的問道。

「哈哈哈,小子,你覺得你能贏嗎?」老海鱷並不動怒反而滿臉堆笑,手一揮,一個水系魔法罩向幾個海鱷武士!

海鱷武士的鎧甲之上頓時籠罩了一層蔚藍色的液體,更神奇的是本來精神萎頓的兩個受傷的海鱷武士臉上痛苦的表情消失了,竟然不用其他海鱷武士的攙扶站起身來!

「既然你也是水系魔法師,知不知道這叫什麼魔法?」老海鱷笑眯眯的看著雲龍建問道。

魔導師以上的水系魔法雲龍建怎麼知道?不過雲龍建嘴上卻不服輸,「哼!老子管你是什麼魔法?老子照打不誤!」

「哈哈哈……」老海鱷笑了,「憑你的修為當然不知道這是什麼魔法,不過你不用擔心,這是一個護甲兼治療魔法,對你沒有什麼攻擊力,你不用在意這種魔法,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好了!」

老海鱷的大笑表明他現在根本就沒有把雲龍建放在眼中,魔法師境界相差一階實力就相差千里,更何況老海鱷跟雲龍建相差的可不只是一個境界,單純從魔法的角度來說,雲龍建給人家當徒孫都不合格。

雲龍建同樣是魔法師,雖然沒見過老海鱷的這種水系魔法,可總可以感覺出這魔法的威力,看似被清澈的水包裹著的海鱷武士們現在攻擊力倒是沒有增加,可防禦能力確實提升n倍,估計現在如果不擊中要害,銀甲尚武者以下修為的物理攻擊幾乎對這些海鱷武士無效。

本來雲龍建和邪龍幻獸都認為,在老海鱷了解了雲龍建的魔法修為底細之後,馬上就會對雲龍建實施魔法攻擊,吸取雲龍建的體內法力元素,沒成想這老傢伙比他們的想象中要謹慎的多,竟然還是採取讓追隨者以武技攻擊的方式。

這樣一來,老海鱷手下的這些海鱷武士可能不用老海鱷出手就可以解決雲龍建,到雲龍建失去反抗能力的時候老海鱷再出手吸取,就變得非常的穩妥。

『小子,就看你自己了!』邪龍幻獸心中暗暗為雲龍建擔憂著。

雲龍建何嘗不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不過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硬撐了。

「哼!加強了護甲強度又怎樣?還不是挨揍的料?本來還覺得洛克洛達爾族還算是對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雲龍建環視四周后說著,心中暗暗想著下一步的動作。

「哈哈哈……!小子,你果然是不知死活的傢伙,納命來吧!」那個被稱為大哥的海鱷武士喊著,手中的彎刀舞的密不透風撲向雲龍建!

另外又有三個海鱷武士在他們的老大發起攻擊的同時也撲了上來!

這次海鱷武士竟然沒有一擁而上,而只是由不到一半的武士發起圍攻,這次圍攻雲龍建的海鱷武士跟剛才攻擊時明顯不同,他們的刀法不再顧及防禦而是以進攻為主,雖然人數只有剛才的不到一半,可是因為是全力進攻,攻擊的強度竟然不弱於剛才所有人圍攻!

雲龍建還是他的三板斧,瞬移加突襲,毫無意外的瞬移到了外圍,身體懸在半空,手中龍根杵從上而下砸向一個進攻他的海鱷武士的腦袋!

不過這次海鱷武士可不是上次那麼沒有經驗了,就在雲龍建瞬移出去的瞬間,已經有三個海鱷武士撲向了他!

海鱷武士算準了雲龍建會再次使用瞬移魔法,這次只有四人對他合圍攻擊,其餘的海鱷武士就是為了應對雲龍建的瞬移突襲,所以早有準備的海鱷武士幾乎是在雲龍建偷襲進攻他的海鱷武士的同時對雲龍建實施了合圍攻擊。

這些海鱷武士還不是一般的有戰鬥經驗,剛才他們第一撥四人合圍雲龍建時就選擇好了地形,一面是這個地下空曠大廳的邊緣,另一面是老海鱷,所以雲龍建將要瞬移的方位基本就定位在另外兩個方向。

就是因為海鱷武士豐富的作戰經驗,雲龍建瞬移之後發現自己仍舊處在另一個合圍攻擊圈中。

眼看著自己還是在攻擊圈中,雲龍建竟然不躲不避,手中的龍根杵掄圓了狠命一擊砸下!這一次雲龍建是用盡了全力!

「嘭~~咚咚~~~!」

雲龍建盯緊海鱷武士這次沒有幸運的逃脫,雖然身上已經有了水系魔法護盾,可大腦袋還在被雲龍建如同砸碎一個熟透的西瓜,**鮮血四濺!

這次就算是他追隨的老海鱷魔法再怎麼高超也無法給他治療了,腦袋稀爛之後就算是神仙來了也救不活他了。

在雲龍建砸碎這個海鱷武士的腦袋的同時,包圍他的三人的攻擊也招呼到了他的身上,雲龍建悶哼了幾聲,身上的骨骼發出令人心驚肉跳的斷裂的咯嘣聲,飛出去十幾米遠,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十幾米可不是雲龍建的瞬移魔法,而是被海鱷武士的刀背給硬生生砸飛出去的!

如果不是老海鱷的追隨者想留下雲龍建一條命讓老海鱷吸取他的法力元素能量,雲龍建現在早就被砍為六段了。

雲龍建頭髮凌亂,口中噴出的鮮血染紅了前面的鹽晶地面,身體就像大蝦般拱起,腳尖穩穩地蹬身在地下大廳的邊緣,大口的呼吸著。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老六!」幾個海鱷武士撲向已經沒有了腦袋的海鱷武士的屍體吼叫著!

雲龍建表現出來的力量太讓人感到意外了,其實剛才三人在進攻雲龍建之時,完全有能力替這個死去的海鱷武士當下雲龍建的一擊,不過三個海鱷武士對老海鱷的魔法護甲太有信心了,在他們看來雲龍建的一擊根本就不足以擊散老海鱷的水系魔法護甲,這才放手攻擊雲龍建,沒想到自己朝夕相處的兄弟就這樣被雲龍建砸爛了腦袋。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一個海鱷武士呼的站起身來,手中的彎刀指向仍舊蜷縮在地下大廳邊緣的雲龍建。

這小子現在已經顧不上將雲龍建活著交給老海鱷了,大步走向雲龍建,手中的彎刀舉了起來!

『嘶~~!』海鱷武士手中的彎刀帶著撕裂空氣的嘶響聲砍向了雲龍建的腦袋。

「等一下!」一直盯著受傷的雲龍建的邪龍血酬不由得驚叫了起來。

邪龍血酬現在的修為根本就無力阻擋這個海鱷武士,他也只是看到雲龍建危險下意識的喊出聲來而已。

就在海鱷武士的刀鋒即將貼近雲龍建腦袋的瞬間,一直弓著身子的雲龍建忽然動了,一個水系碧波盾忽然出現在雲龍建的頭頂,雲龍建右手的龍根杵自下而上忽然砸向海鱷武士的襠下!

銀階尚武者的修為全力一擊怎麼可能是一個碧波盾就可以擋的住的?充其量就是讓海鱷武士砍下的彎刀的速度停頓了一下而已。

『嗷~~!』海鱷武士一聲慘叫中途就戛然而止!

龍根杵在砸碎了這小子下面的小頭之後並沒有罷休,而是接著把他上面的大頭砸了個稀巴爛!

剛才還蜷縮在大廳邊緣的雲龍建被濺的一身血和**,凶神惡煞的站直了身子!

包括老海鱷在內,甚至連邪龍血酬都沒有想到雲龍建還有戰鬥力,看著活生生站起身來的雲龍建,幾個海鱷武士都驚呆了。


三個銀甲尚武者修為的海鱷武士的攻擊啊!雖然三人怕要了雲龍建的小命稍微手下留情,可是這三刀背的力量總可以把雲龍建打殘吧?這小子竟然跟沒事人一樣再次站了起來,而且還一擊結果了一個海鱷武士?

「不留活口了!宰了他!」老海鱷也暴怒了,這些追隨者跟著他多年,感情相當深厚,就跟他的子女差不多,現在眨眼間被雲龍建幹掉兩個,老傢伙為自己沒有及時出手,讓自己的兩個海鱷追隨者拜拜送命感到深深愧疚!

「殺~~!」有了老海鱷的吩咐,早就眼睛都紅了的海鱷武士怒吼著沖了上來!

「小心有詐!」老海鱷忽然發現雲龍建還是有些不對,趕緊提醒著,可是已經晚了!

『嘭~!!』又是一個海鱷武士的腦袋被雲龍建砸碎!

這個海鱷武士根本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明明看著雲龍建待在原地未動,可是忽然感到腦後一陣勁風襲來,等他感到危險想要回頭時,雲龍建的龍根杵已經砸到了他的腦袋之上!

這次雲龍建再次使用了幻術魔法,看似站在只是揮舞著龍根杵的雲龍建根本就是幻術,雲龍建的真身早已經瞬移到了包圍上來的海鱷武士的身後,又是一擊結果了一個海鱷武士的小命。

這是在這個地下大廳中,藍色的星星已經悄無聲息的散步滿了,就在雲龍建的另一隻手忽然出現蔚藍水刃的同時,這些藍色的星星忽然湧向雲龍建輸出的元素能量。

雲龍建的蔚藍水刃瞬間化作烏有,元素能量化作一道蔚藍色的水流狀奔向老海鱷的手掌心!


一個高級水系魔法師體內的元素能量是有限的,正常情況下被老海鱷吸取的瞬間就會瞬間枯竭,不只是泥丸存儲的元素能量枯竭,身體之中蘊含的元素能量也會瞬間被抽干,眨眼間就會變作一具乾屍!

可是令老海鱷感到暗暗心驚的是,雲龍建體內的元素能量以這樣的速度消失,竟然沒有立即產生變化?老海鱷敏銳的預感感到了威脅,立即就想停止對雲龍建體內元素能量的抽取,可是已經晚了!

「死去,爆!」雲龍建忽然大聲吼道!

被吸進老海鱷經絡之中還沒有進入丹田的雲龍建的元素能量忽然中途產生了屬性變化,由水系法力元素能量瞬間轉化為火系!

水火相剋這是路人皆知的,兩種法力元素能量在老海鱷的體內瞬間產生爆裂!

『噗~~!』老海鱷一口鮮血噴出一米多遠!

本來老海鱷的海鱷武士追隨者看到雲龍建的法力元素能量忽然被藍色的小星星包裹,立即就停下了對雲龍建的進攻,這種場面在以前他們經常見到,只要到了這種時候,對手的命運都是瞬間變成乾屍,從無例外,所以在他們的眼中雲龍建已經是一個死人了,沒有必要繼續攻擊。

現在忽然的變故讓他們震驚了,「大人!!」包括海鱷將軍在內的幾個海鱷武士顧不上攻擊雲龍建而是集體撲向老海鱷的身邊。

法力元素能量光芒一陣閃爍,老海鱷忽然間在大家的眼前消失了!這老傢伙竟然動用了類似於回城捲軸之類的魔法道具逃走了!估計就是跟海鱷將軍使用的同樣的魔法道具。


老海鱷的消失倒是提醒了雲龍建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趁著幾個海鱷武士正在楞神間,忽然向海鱷將軍撲去。

在這些海鱷武士的眼中,他們追隨的來海鱷簡直就像神一般的存在,今天忽然落荒而逃對他們的震撼太大了,海鱷將軍連雲龍建撲了上來都沒有覺察!

「都別動!馬勒戈壁!那個敢動老子先要了他的小命!」雲龍建的點穴再次發揮作用,海鱷將軍木頭樁子一般老老實實的站在了雲龍建的一邊。

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再次圍向了雲龍建。

「他竟然打敗了偉大的魔法師維恩?這怎麼可能?」那個被稱作大哥的海鱷武士嘟囔著,像是在為身邊的海鱷武士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老傢伙算個吊,如果不是想抓活的,老子早就收拾他了!」雲龍建的吹牛神功歷來比他的真實實力要牛x。

「竟然是想活捉他?」幾個海鱷武士重複著,在之前誰要是說出這樣的話來,海鱷武士們一定會認為他是瘋了,可是現在雲龍建說出來,他們卻有些半信半疑。

現在的雲龍建已經不像剛才那麼低調,金、木、水、火、土五種護盾在身邊飛速旋轉著,無疑就是在告訴這些海鱷武士他剛才根本就是在扮豬吃虎。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邪龍血酬竟然跟文吉一樣善於跟雲龍建的配合,嗖的一聲到了雲龍建的身邊,「老闆對不起,雖然我一直在他的身邊,可還是沒有能夠阻止他的逃竄,這老傢伙偷走的瞬移螺使用的太隱蔽了!」

幾個海鱷武士更震驚了,這個幻龍剛才的投降竟然是假的,竟然就是為了防備老海鱷法師的逃走?而且他還知道老法師逃走使用的是瞬移螺,這個秘密在洛克洛達爾族中都沒有幾個人知道啊!

瞬移螺是海鱷老法師最近這些年才發明的瞬移魔法道具,這種利用符籙在一種特殊海螺內部的篆刻將瞬移魔法儲存在海螺之中,效果雖然沒有回城捲軸那麼長的距離,可是優勢就是觸發簡單,只要捏碎海螺就可以出發,用來逃命比回城捲軸要方便的多。

這種瞬移螺在洛克洛達爾族之中連國王手中都沒有,其他人甚至聽都沒有聽說過,只有老海鱷法師和他的幾個追隨者手中有,沒想到這個幻龍竟然知道,看來是對老海鱷了如指掌啊。

現在幾個海鱷武士心中都已經確定他們是看走眼了,雲龍建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看來以兩萬殘兵大敗耶魯十萬大軍絕對不是偶然的。

「交出手上的七度金戒指,告訴我出發咒語,你們幾個都可以活命,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雲龍建看著幾個海鱷武士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已經被自己唬住,不會再輕易對自己攻擊,轉身對海鱷將軍說道。

「哼!要殺便殺,想要七度金戒指,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海鱷將軍斜了一眼雲龍建怒吼道。

這傢伙倒是個不怕死的傢伙,心中正在為招惹了雲龍建導致自己的兄弟喪命而感到後悔。

「想死?哪有那麼容易?呵呵呵……」邪龍血酬笑了,「大家都覺得鱷魚皮的包包是好東西,抓到鱷魚后就會殺死剝皮,殊不知把鱷魚的皮剝掉,他們身上新生出的皮會更加柔然富有彈性,才是皮革中的精品,你這麼大的個子,想必可以產下更多的新皮吧?」

聽了邪龍血酬的話,幾個海鱷武士眼中布滿了血絲,身體微微顫抖著。

這也太歹毒邪惡了,海鱷武士可以不怕死,可他們不能不怕這種生不如死啊!

「呵呵呵….放心,他也就是說說而已,我雲龍建還做不出這麼邪惡的事情來,不過這七度金戒指我還是一定要到手的,實話告訴你,我不但是個全系魔法師、戰神使者,而且還會娜迦族的控魂之歌,我完全不用對你進行刑訊逼供就能夠知道你的觸發咒語」

雲龍建一邊說著一邊悠閑地走向另外幾個海鱷武士,手中的龍根杵看似隨意的點向他們。

這些傢伙現在跟本就沒有想要反抗,再說雲龍建的龍根杵點過去看上去根本就不是想要傷害他們,只是說話時的一個習慣動作而已。

不過被點的海鱷武士卻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在被雲龍建點過以後,他們立即感覺身體不聽自己使喚了。

「這小子太奸詐了,不要讓他碰你們!」一個被點的海鱷武士著急的提醒著另外幾個。

「哈哈哈……你們還是高看自己了,你們的實力還值得老子耍詐?」雲龍建嘴上說著手上卻並沒有閑著,連續幾個瞬移已經將剩下的幾個海鱷武士的穴道全部點住。

「還說不耍詐,這小子太狡猾了,我們上當了!」一個大嗓門的海鱷武士發現自己不能活動后吼道。

雲龍建奇怪的唱起了『不要說話』,由於是地下大廳之中,既然有種ktv的混響效果,雲龍建一段不要說話唱完之後,大家驚奇的發現,剛才還在大聲嚷嚷的大嗓門海鱷武士現在干張嘴發不出一點聲音。

雲龍建是定向控制塞壬默言術,只有這一個海鱷武士不能說話,其餘的都還是可以發出聲音的。

「如果誰再多嘴,老子馬上就把他的嘴一起給他封上!」雲龍建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

「老闆,跟他們浪費時間幹嘛?乾脆使用控魂之歌讓他說出七度金戒指的觸發咒語不就得了?」邪龍血酬游到雲龍建的身邊說道。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控魂之歌對人的腦神經系統是有影響的,咱們搶了人家的東西也就罷了,如果還把他們搞成神經病就不講究了嘛!」

剛剛把人家三個兄弟的腦袋當成西瓜砸的粉碎,現在雲龍建又和邪龍血酬一唱一和的裝起好人了。

「哼!我是不會主動告訴你咒語的,想用控魂之歌就來吧!」海鱷將軍說完閉上了眼睛。

「咦?你小子到是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