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心怡集團在二十三年前被楊遠山先生改名的時候,叫遠山集團,那時候集團的價值,就在二十億左右。二十年過去了,白菜由五毛錢,升到四塊錢一斤,糖果由五分錢一顆,漲到了五毛錢一顆,然而在楊定國先生執掌的二十年間,遠山集團由二十億,漲到了三十億,二十年足足漲了十億,楊定國先生真是大能之才材啊!」

砰!

楊定國一巴掌拍在桌面上,霍地站了起來,臉色漲得通紅,指著葉雄氣得渾身顫抖。

「你……你……你。」

「你什麼你,難道我錯了?」葉雄冷笑。

楊定國這輩子,最失敗的事情,就是在商場上沒有建樹。但是也不算是庸材,因為在他執掌其間,經歷了一場金融風暴,他能挺過來已經不錯了。但是這是他的一塊心病,從來沒有人敢當他的面出來,沒想到葉雄一開口,就指中了他的命脈。

楊心怡沒想到葉雄的反擊這麼凌厲,一出口就將自己的父親逼到了方雨寸大亂的地步,連忙在桌子下面,用腳踢讓他別衝動。

「你踢什麼踢,我錯了嗎?」葉雄沒理會她,臉上布起一層冰霜,繼續厲聲道:「整個江南市,熟悉何浩東的人,哪個不知道他的為人,明知道自己他是那樣的人,你還將了自己的女兒往火堆上推,就是為了想借浩天集團的勢,拉心怡集團一把,你這樣做,是不是太自私了?」

「還有你。」罵完楊定國之後,葉雄手指著楊心怡,恨鐵不成鋼地喝道:「我知道你尊重父親,起碼也要有個度,他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你這人還有沒有主見,是不是他讓你嫁給一個六十歲的破老頭,你也嫁?」

楊心怡被他罵得臉上火辣辣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演戲而已,用不著演得這麼逼真吧?

不過真的,葉雄的話,罵得她心裡很舒服,父親這種性格,她早就想批評他了,只是礙於他是自己父親,不敢而已。

「心怡,你挑選的男人太沒品,我堅決不同意你們在一起,馬上跟他離婚,否則別怪我不念父女之情。」楊定國開始發飆了。 「這個侄女婿有個性,我喜歡!」

人未到,聲先到,一個體態丰韻的少婦走了進來。

少婦皮膚白潤,白裡透紅,渾身上下散發著一鼓成熟的丰韻。

柳葉眉,桃花眼,櫻桃嘴。

身穿齊腿短裙,鞋踩細釘高跟鞋,身高在一米六八左右,從外貌上看,跟楊心怡有三分相似,只不過比楊心怡成熟多了。

這貴婦人,不會就是楊定國的妹妹,楊心怡的姑姑,楊月如吧!

這也太年輕了吧,外表看起來,彷彿只有三十幾歲。

緊接著進來的兩個人,更加堅定了葉雄的猜測。

左側,是個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人,體格高大,一身正裝,看起來不怒而威,一看就知道是久居官位的人,此人應該就是楊心怡的姑爺,唐建軍。

而另一側,正是被自己騙了八萬塊的胸殘妹紙唐寧,正乖巧地站在兩人身邊。

看了看唐寧那碩大的胸部,再瞄了眼楊月如那胸前的巨無霸,葉雄總算明白唐寧的胸部為什麼這麼兇殘了,這根本就是遺傳啊!

「姑姑,姑爺,你們來了,快請坐。」楊心怡就像找到救兵一樣,連忙站起來準備搬桌子。

哪知道葉雄更快,一把按住她的肩膀,笑道:「老婆,你坐著就行,讓我來。」

「姑,坐這裡,看電視清楚一些。」葉雄搬過一張椅子,正中位置。

這個姑,一來就知道自己有個性,這麼慧眼識珠的人,伯樂啊,能不客氣一嗎?

「叫姑姑,幹嘛要叫個字。」楊月如笑臉如花。

「你都沒大我幾歲,自然叫姑了。」葉雄甜甜道。

「你多少歲了?」

「二十四。」

「我可是足足大你二十歲呢!」

「不是吧?」

葉雄叫了起來,一雙眼睛溜溜地在楊月如身上轉,似在確認楊月如的年齡。

其實這貨是在她飽滿誘人的胸部狠狠地盯了幾眼,只不過這貨做得很隱蔽,只有楊心怡這種深知他性格的人才知道這貨的德性。

「姑,你看起來,最多也就三十歲左右,你沒騙我吧?」葉雄驚呼,配合臉上的動作,惟妙惟肖,影帝不過過如此。

楊心怡不忍直視了,這傢伙拍馬屁也拍得太坦然了吧!

由於有錢,姑姑經常做保養,看起來確實比普通人年輕得多,但是怎麼額頭上也有淡淡的皺紋,從外貌上看也有三十五歲以上,葉雄居然不到三十歲,也太會拍馬屁了。

哪知道,楊月如聽了,非常沒有生氣,反而咯咯地笑了起來,一對人間兇器上下晃動。葉雄還真擔心,那的帶子承受不住,

「****,瞧見沒有,這侄女婿多會話。」

唐建軍雖然對葉雄的拍馬屁有些不恥,但見老婆這麼高興,也就沒什麼。

落座之後,楊月如原本露笑的臉上,開始拉下來,對楊定國:「哥,你真要心怡跟葉雄離婚?」

「像這種不尊重長輩的人,我不喜歡。」楊定國哼了一聲。

「什麼樣的人你才喜歡?」楊月如柳葉眉一揚,一鼓怒氣溢出去,霸氣十足。「喜歡唯唯諾諾的?在你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放的?對你言聽計從的?」

「我告訴你,楊定國,我這輩子最看不起的,就是沒有個性的男人,那種男人,就算你招進來,心怡也不會喜歡,我更不喜歡。」

「剛才……你叫什麼名字?」楊月如扭頭望問雄。

「葉雄。」

「剛才雄雄跟你的話,我們在外面都聽得清清楚楚,他得半句話都沒錯,不管你不承認,在商界上,你比不上死去的爸,不然爸也不會將公司改名為心怡集團,更加比不上心怡。我把話擱在這了,這個侄女婿我喜歡,你要逼他們離婚,我跟你急。」

葉雄在旁邊聽著,心裡那個激動啊!

這麼成熟……噢不,這麼關照自己的姑,自己不愛行嗎?

只不過,以後能不能別叫自己雄雄,自己渾身上下,哪都不呢!

「姑,謝謝你,我跟心怡是情投意合的,無論別人怎麼,怎麼打擊我,我都絕對不會放棄的,是不是啊,心怡。」

葉雄完,手一伸,將楊心怡的蠻腰摟在懷裡,一副非常親密的模樣。

楊心怡像是吞了只蒼蠅一樣,雙目射出憤怒的目光,她沒想到葉雄居然當著家人的面揩自己的油。

按倆人的夫妻關係,這種親密動作再平常不過了,偏偏她又不能推開,那樣豈不是讓家人知道兩人假結婚的事實。

「看你們這麼恩愛,我真是替心怡高興。」楊月如笑道。

剛完,葉雄突然尖叫一聲,整個人站了起來。

在桌下,楊心怡在他大腿上,狠狠地捏了一下,葉雄劇疼之下,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怎麼了,沒大沒。」一直沒話的唐建軍,終於發話了。

唐建軍是官,喜歡成熟穩重的男人,葉雄先前反擊楊定國一番話,確實讓他刮目相看,但是接下來,他拍楊月如的馬屁,這種造作讓他很看不慣,只是礙於妻子喜歡,不好當面他而已。現在見他突然站起來,大聲尖叫,當下就忍不住出口批評了。

「姑爺,我突然想起,給你們忘記帶禮物了。」葉雄一拍腦袋。

「原來是這樣,禮物而已吃完飯再送也不遲,哪用得著這麼大驚怪。」楊月如嗔怒地拋過一個桃花眼。

這眼神,實在是太勾人了,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姑,葉雄估計得有想法了。

哪知道他剛這樣想完,突然發現楊心怡狠狠地瞪著自己,彷彿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一樣。當下不敢再亂看,將禮物掏了出來。

「姑丈,這是你的。」

葉雄將一盒金裝的盒子遞了過去。

唐建軍隨意瞄了一眼,本來不屑一顧的態度突然來了一個八十度的大轉彎,雙目緊緊地盯著那盒子,彷彿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這是,五十年代的五星商標茅台酒?」

他一手將酒店搶了過去,將盒子打開,片刻之後,就激動地叫了起來。

「月如,真的是它,我終於找到他了。」唐建軍激動地叫了起來。

楊月如跟丈夫結婚二十幾年,對他的愛好再熟悉不過。

一愛酒,二愛茶,三愛書法。

早陣子,他瘋狂地找一瓶酒,結果找了大半年都沒找著。畢竟這種酒,數量極少,有價無市,沒想到現在找到了,如何讓他不高興?

這個侄女婿,真是能幹啊,這不聲不響,居然能找到這麼罕見的酒,讓她不得不格眼相看。

「那個……葉雄啊,你這個人情,姑丈記上了,什麼時候來京城,直接跟我一聲,有什麼辦不了的事情,直接一聲,姑丈幫你。」唐建軍摸著酒瓶,激動地道。

聽到這句話,旁邊的楊定國,終於忍不住動容了。 唐建軍是什麼?

那可是廳級幹部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求他幫忙辦事,他正眼都不看一下。他這個人原則性非常強,從來不輕易許諾,就算是自己這種關係,想找他辦事都沒非常難。

記得十年前,他公司經濟上遇到了問題,想找市銀行貸著款渡過金融危機,找了幾次銀行的負責人,都沒談成。最後聽自己的妹夫唐建軍跟江南市銀行的副銀行是同學,想請他幫忙,哪知道碰了幾次灰,最後還是妹妹求著唐建軍,這才拿下了。從那時候起,他就知道這個妹夫原則性很強,不敢輕易找他。

他萬萬沒想到,葉雄一杯茅台就給搞定了,許下了一個大承諾。

「多謝姑丈,有時間的話,我一定跟心怡去京都拜望你一下。」

葉雄完,又掏出第二個袋子,遞給的楊月如。

「雄啊,你給姑丈的禮物那麼貴重,給我的,可不能偏心哦。」

楊月如接過禮物,打開來,看了一下,眼神中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

「葉雄,給姑爺的禮物幾十萬,給我的禮物才幾千塊,你也太偏心了!」楊月如裝作不高興地問。

「幾十萬?」楊怡聽完一驚。

她本來覺得,能讓姑爺那麼高興的酒,價值肯定不低,但是萬萬沒有想到,會這麼昂貴。葉雄這個傢伙,去哪裡拿那麼多錢?

「幾十萬未必買得到,這珍藏酒,往往是有價無市的。」楊心怡解釋。

楊心怡眼神複雜地望了葉雄一眼,現在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先前回來的路上,他一直問自己爺姑跟姑的愛好,原來早就準備用糖衣炮彈去炸了。

這個傢伙,還真有是心機,如果猜得不錯,姑裡面的應該是化妝品了。

果然,楊月如從包里掏出一份進口的名牌化妝品,價格好幾千的那種。

「姑,你仔細看看,有什麼不一樣?」葉雄笑道。

緊接著,楊月如一聲尖叫,驚道:「難道這是著名女歌唱家,喬妮的親筆簽名。」

這化妝品,正是喬妮代言的,傳聞她當代言之前,簽了幾十份親名簽名,沒想到這麼難拿的東西,葉雄也能搞到。

楊心怡,不由得對這個傢伙格眼相看了。

接下來的,葉雄給的禮物給了唐寧,楊心怡的媽媽趙麗貞,全都是他們喜歡的東西,當場就讓他們非常高興。

楊定國臉色越來越難看,現在所有人都有了禮物,就單單他沒有,肯定是葉雄記仇,故意讓他落不了檯面,頓時臉色非常難看。

誰讓他剛才,那麼丟人顏面呢?

「爸,這是你的禮物。」正在楊定國以為葉雄會讓他難堪的時候,葉雄送來遞過最後一份禮物。

打開來一看,是副象牙象棋,頓時臉上一喜。但是喜過之後,他還是裝作沒事情發生一樣,咳了一下,將禮物收了回去。

「爸,剛才對不起,是我衝撞你了,以後我這牛脾氣一定改。」葉雄呵呵笑,大度地道。

「看看你女婿,再瞧瞧你,都幾十歲的人了,心胸都沒人家寬廣,真不明白你這幾十年,怎麼混得?」一直沒話的唐建軍,忍不住罵道。

別人罵他,楊定國敢不接受,但是妹妹跟妹夫罵他,他從來都不敢什麼。

一頓菜,吃得喜氣洋洋,其樂融融。

「老婆,來,吃塊肉。」葉雄將一塊雞肉夾到楊心怡的碗里。

楊心怡臉色頓時很難看,這個傢伙,難道不知道自己最討厭別人的口水嗎,這個傢伙明明知道,還用自己吃過的筷子給自己夾菜,這不是擺明讓自己難堪嗎?

她正想將肉扔了,葉雄突然湊了過來,在她耳邊細語。

「我戲可是做足了,壞了事,可別怪我啊!」葉雄笑道。

如果自己把雞肉扔了,爸媽跟姑姑他們肯定會懷疑的,想到這裡,楊心怡咬咬牙,硬是將肉塞進嘴裡,吃了起來。

「來,多吃。」葉雄無視楊心怡殺人般的目光,又夾來一塊雞肉。

明廷 潔癖是種病,得治。

吃完飯之後,商量一番之後,一行人在家裡住了下來。

楊心怡住的別墅,本來只有她自己住,父母是住另一邊,現在姑姑跟姑丈晚上都住了下來,頓時讓楊心怡很擔心。

因為今晚,她必須跟葉雄同睡一房,這才能讓姑不懷疑。

對於葉雄的為他,她一都不放心,從這貨剛才拚命拉攏姑他們回家住可以看得出來。

「老婆,想什麼呢?」葉雄一邊開車,一邊問。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起什麼壞心思,就算今晚跟你同呆在一個房間,你敢碰我一下試試。」楊心怡惡狠狠地。

「老婆,我是那樣的人嗎?」葉雄一臉正氣地道:「為了演戲,我連自己的靈魂跟**都出賣了,萬一你今晚獸性大發,將我撲倒了,那我這輩子的清白,豈不是全毀了?」

「滾!」

楊心怡罵完,突然嚴肅起來,問道:「今晚的禮物,買了多少錢,明天我還你。」

「不用了,就當我出的好了,誰讓我是你老公。」葉雄道。

「這是幾十萬,不是數目,必須還。」楊心怡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再了,他不想欠葉雄的人情。

「好吧,這錢我也得還別人。」

「你這錢,借誰的?」

「華姐的。」

下午的時候,葉雄跟楊心怡聊完天之後,失蹤過一個時辰,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給杜月華借了一百萬,然後去買了禮物。

「她可對你真好,一百萬,隨隨便便就借給了你。」楊心怡有些難以置信。

「老婆,你是不是醋了?」葉雄嘻嘻笑道。

面對調戲,這次楊心怡沒有發怒,反而認真地望著他,道:「葉雄,通過這一段時間的接觸,我發覺你並不是一無是處,你有能力,有胸襟,不是一個淺水之龍。明明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為什麼偏偏要當建築工,明明可以正正經經,為什麼要沒心沒肺,遊戲人間,你這個樣子,不會有人喜歡的,就算真的喜歡你,也會被你弄得很受傷,你有考慮過喜歡你的那麼人的感受嗎?」

這還是楊心怡,第一次闖開胸膛跟葉雄聊天。

今晚葉雄的表現,讓她非常意外,也非常有面子,所以她才會這麼。

換在以前,她早就對他無視了。

葉雄目光落到她臉上,見她此刻認真地打量著自己,那眼神之中,出現一絲跟以往不一樣的眼神。

看來,老婆對自己的看法,開始改變了。

「老婆,我想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葉雄很望著她的絕世容顏的臉,異常認真地:「你可能喜歡上我了,因為你今晚吃了我夾的菜,沒有吐。」 「滾!」

楊心怡臉憋得通紅,看起來更加嬌艷,那羞怒的模樣,讓葉雄心裡不由得生起一鼓衝動。

如果能親上一口,那該多好啊!

回到家裡,姑拉著葉雄聊天,葉雄的口才讓楊月如高興得咯咯笑了起來。

直到十鍾,才依依不捨地洗澡去了。

等到客廳只剩下葉雄一個人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地走了過來,坐到葉雄身邊,一雙大眼睛,溜溜地望著葉雄,眼神之中,一抹邪笑露了出來。

「我是應該叫你表姐夫呢,還是叫你杜月華包養的白臉。」唐寧眼神之中掃過一絲狡黠。

「大胸姨子,你啥意思了?」葉雄笑咪咪地望著她的胸部。

這個唐寧,別看她今晚一直很少話,像個乖乖孩一樣,那只是她的表面上裝而已,其實整天晚上,眼珠子都在動,不知道在起什麼壞念頭。

被自己敲詐了八萬塊,她肯定不服氣,在想著什麼辦法報復。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表姐之間,根本就不是真的結婚。其實你是被杜月華包養的白臉。」唐寧得意地道,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葉雄。「如果不想別人知道的話,你乖乖把坑我的八萬塊交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