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師姐,你們怎麼突然來皇城了,」洛雪這時候問道,

燕輕舞看了一眼君不笑,見他沒什麼反應,就道:「實不相瞞,這次我和君師兄前來,是為了大概一年半以後舉行的萬宗大比,」

「萬宗大比,」洛雪聽了,露出羨慕的目光道,「可惜以我在內門的排名,這一屆還去不了,」

「以師妹的資質,必定能在下一屆嶄露頭角的,」燕輕舞道,


「哎,那可是十年後了,」洛雪道,」不過話說回來,萬宗大比離現在還挺遠的吧,你們為什麼這麼早就來皇城,」

「那個,我能不能冒昧問一下,這個萬宗大比是什麼,」這時候,楚樂忽然插話道,

洛雪訝道:「楚師弟入門也有一些時日了,居然不知道萬宗大比,」

楚樂乾笑一聲,

墨沉煙道:「我來說吧,萬宗大比,乃是紫雲帝國和周圍幾大帝國聯合舉辦的十年一次的大比,說白了,也就是幾大帝國展示各自實力的一次大比,不過它的形式卻不同與我們千峰會武那種純粹的擂台淘汰,而是進入一個秘境之中,按照規則完成相應的任務的人,可以獲得晉級決賽的資格,之後才是擂台對戰,至於那個秘境,則是一處存在了萬年之久的一名武皇留下來的秘境,傳說其中珍寶無數,而且每次到大比,各大帝國都會往裡面投放一些寶物,因此,這對於參賽的人來說,即是一次考驗,也是極大的機緣,」

「原來如此,」楚樂大概知道了這萬宗大比的目的,

「聽說,每次大賽,都會有一些被看好的天才被贈與一個名叫千機珠的法寶,據說擁有千機珠的,在那秘境之中能得到更多的好處,我聽父親說,三大宗門和皇室各自擁有兩個名額,還有一些大家族各擁有一個名額,每次萬宗大比之前大概一兩年,皇室會召集各大門派選出來的持有千機珠的人選前來領取,讓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掌握千機珠,」

墨沉煙的解釋,讓眾人猜出了君不笑和燕輕舞來皇城的原因,

「墨師妹不愧是墨將軍的千金,」燕輕舞的話,也等於是默認了墨沉煙所說,玉仙宗既然有兩個名額,自然是給排名前兩位的君不笑和燕輕舞了,

「不過方才我們進皇宮面聖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燕輕舞有些不滿道,「劍皇宮此次,竟然領了三顆千機珠,」

「為什麼,」洛雪聽了第一個不滿道,

燕輕舞道:「劍皇宮七劍排名第三的,是當朝宰相華昭明之子,我猜,華昭明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替劍皇宮多爭取了一個名額,這才好讓自己的兒子能夠拿到千機珠,」

眾人聽了恍然,

「華昭明還真是有手段啊,」楚樂不禁感慨道,

這時候墨沉煙等人笑道:「不過還不是在楚樂師弟面前栽了跟頭,」

「什麼,楚樂師弟竟然讓華昭明那個老狐狸栽了跟頭,快說來給我們聽聽,」燕輕舞饒有興緻道,

洛雪立刻按耐不住,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燕輕舞聽得咯咯直笑,道:「想不到,華昭明居然自作自受了,」

「華辰雖然實力不算強大,但是,想要一招就將他逼得不知所措,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當聽了洛雪所說,一直沉默不語的君不笑,忽然開口道,隨後,他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楚樂,似乎想要將他看透,

「楚樂師弟的實力,可不一般呢,」燕輕舞笑道,

「稟告小姐,」

就在眾人相談甚歡的時候,忽然有一名侍衛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對著墨沉煙道:「門口來了兩名年輕的武王,自稱是劍皇宮的人,說要拜會楚樂公子,」

「拜訪我,」楚樂估計著是來人是為了華辰找場子的了,不過既然是兩個人,楚樂不禁想到之前他們討論的前來領取千機珠的人,會不會來的兩個人就是劍皇宮的七劍前兩名呢,

不過,若真是如此,楚樂反而倒很有興趣,看看劍皇宮的兩大弟子有何等實力,畢竟剛剛修為大進的自己,還沒有找過旗鼓相當的對手練練手呢,

「是黑白雙劍,並列劍皇宮第一人,」君不笑似乎感覺到他們的氣息,說道,

「看來,來者不善啊,」墨沉煙皺眉道,只是還沒等她有所反應,楚樂已經大搖大擺地出去了, 一百六十三

「楚師弟且慢,」眾人趕忙制止楚樂道,

楚樂道:「他們明顯是找我茬的,不過這裡是墨府,他們應該不敢把我怎麼樣,就讓我去會會他們吧,」

燕輕舞搖頭道:「楚師弟,你也許沒聽過黑白雙劍的名頭,他們的實力,可是遠遠比華辰強大,黑劍玄無奇,白劍玄無跡,都是九品武王高手,他們聯手,連武聖高手都可以一戰,乃是公認的紫雲帝國五大天才之一,乃是可以和君不笑師兄一較高下的絕世天才,」

燕輕舞的意思,楚樂對上君不笑,是被一招秒殺的下場,對上黑白雙劍任何一個,也好不到哪去,何況這次還是兩個一起來,

「五大天才,」楚樂可沒聽過這個名號,

「楚師弟,不要衝動,不如讓君師兄和燕師姐來擺平吧,」洛雪道,

「君師兄,」燕輕舞看向君不笑,顯然是希望他能出手擺平來人,

君不笑一臉淡漠,道:「也罷,許久沒有會過他們,倒要看看如今他們是否還配做我對手,」

「太好了,君師兄出手,加上燕師姐,根本就不用怕那兩個人了,」水若寒道,

楚樂聳了聳肩,自己本來還想親自會一會那兩人,誰知道似乎沒有出手機會了,不過楚樂倒不在意,正好倒是可以趁這個機會,見識一下君不笑和燕輕舞,還有黑白雙劍的真正實力,

「君不笑,」

黑白雙劍原本準備前來替自己的師弟找回場子,沒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了兩個最不願意看到的人,

「原來是黑白雙劍親臨,不知道兩位來找我們楚師弟有何貴幹,」燕輕舞笑道,

黑劍玄無奇道:「他三番兩次辱我同門師弟,自然應該找他討回公道,」

「哦,不知道我們楚師弟怎麼惹到你們劍皇宮諸位了,」燕輕舞問道,

「哼,楚樂一年前在七海城不但害我劉璧師弟受傷,更挑撥羽師弟和劉師弟關係,如今又在這皇城之中,欺我華辰師弟,你說,該不該教訓一番,」白劍玄無跡道,

「呵呵,真是好笑,你們的人無理取鬧,找楚師弟麻煩反而自作自受,竟然還要怪楚師弟,」

洛雪看不下去,說道,

玄無奇向著洛雪投來一道凌厲的目光,洛雪忽然覺得一陣識海一陣刺痛,竟然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縷鮮血,

「玄無奇,」

燕輕舞沒想到玄無奇竟然對洛雪出手,怒斥道,

「不過一個武宗而已,有什麼資格質問我,楚樂,若是你有種,就出來讓我領教一番,你那坊間相傳的一招就擊敗我華師弟的實力,若是發現你根本沒有那實力,那隻能說你使了手段損我劍皇宮弟子名聲,我們必定會讓你嘗到辱我七劍名號的下場,」玄無奇冷冷道,

「七劍,除了你們兩個,其他不過是雜魚而已,就算是你們,將來也定不是我一合之敵,」這時候,君不笑出聲道,

「你,好一個君不笑,既然如此,不如你和楚樂一起出手,我們雙劍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這麼囂張,」玄無跡怒道,

「楚師弟不過是武宗修為,你們好意思,不如我和君不笑師兄聯手,我們來一較高下如何,」燕輕舞道,


黑白雙劍自然是不敢答應,僅僅君不笑一人,就能和他們兩人聯手僵持一陣,若是加上燕輕舞,自己兩人根本無法戰勝,

玄無奇沒有回答,反而是看向楚樂道:「怎麼,你這幾日不是在皇城名聲很響,難道不過是銀樣鑞槍,」

「楚師弟,別上他們當,他們不是君師兄和燕師姐聯手的對手,才故意激你,青媱,你倒是幫忙勸勸啊,」洛雪急道,

誰知青媱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好像根本就不擔心楚樂一樣,

「不過是一戰,有何不敢,」這時候,楚樂上前一步,長袖一揮說道,

「楚師弟你,」燕輕舞急得跺腳,心道楚師弟怎麼這麼容易就被他們激將,楚樂和黑白雙劍差距太大,就算有君不笑一起,最後也等於是君不笑一人獨斗黑白雙劍,君不笑只怕不是那兩人聯手的對手,這樣一來,不只是楚樂,連君不笑甚至玉仙宗的名聲都會因此敗壞,

「無妨,」就在這個時候,君不笑卻出聲道,

燕輕舞有些訝異,君不笑竟然會答應了,難道他對這個當初一招敗在自己手下的對手這麼有信心,

不過既然君不笑和楚樂都已經答應,黑白雙劍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哼,既然他們都已經同意,那你們便不必多說,日落之時,九龍湖之上,恭候大駕,」

黑白雙劍說罷,身形一閃而逝,

「哼,竟然這麼囂張,」洛雪憤憤道,隨後她轉向楚樂道,「楚師弟,你剛才不該答應他們的,」

楚樂一臉無奈道:「師姐,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嗎,」

洛雪道:「不是看不起,你才修鍊多久,那黑白雙劍,乃是帝國五大天才之一,哦對了,你還不知道五大天才吧,所謂的帝國五大天才,第一名就是君不笑師兄,排名第二的,是皇室的皇甫無道,並列第三的就是黑白雙劍,還有一人,乃是墨師姐的哥哥墨絕塵,」

「墨師姐的哥哥,」楚樂還是第一次知道墨沉煙有個哥哥,

「家兄常年追隨父親在外征戰,師承的乃是一名雲遊四海的高人,如今也是八品武王的修為,」墨沉煙道,

「原來如此,若是常年上戰場的人,戰鬥的經驗必定是極其豐富,」楚樂道,

「等交戰之時,你負責牽制便可,只要能爭取時間,擊敗他們並不難,」這時候,君不笑淡然道,

「君師兄,你真的有把握,黑白雙劍聯手,就算是你,,」燕輕舞有些擔心,

君不笑看了會楚樂,隨後道:「雖然沒把握,但是唯有這樣的戰鬥,才是我所需要的,」

「相公肯定能打贏他們的,」青媱忽然說道,

「青媱師妹,你倒是對楚師弟很有信心啊,」洛雪嘆道,


「你們就看著好了,」青媱信心滿滿道,

……

黃昏轉眼而至,劍皇宮當代實力最強的黑白雙劍,邀站紫雲帝國第一天才君不笑還有順帶上前一陣子頗為有名氣的楚樂之事很快傳開,還沒到約戰的時刻,九龍湖畔已經滿滿地都是觀戰之人,

不過,由於這次邀戰涉及了紫雲帝國五大天才中的三個人,楚樂雖然也來參和,但是畢竟不能和成名已久的其他三人相比,眾人的焦點,也都放在了君不笑和黑白雙劍之上,

「你們說,這次哪邊會贏,」

「我估計是黑白雙劍吧,雖然君不笑實力是強,但是誰都知道黑白雙劍聯手可是連一般武聖都能一戰的,君不笑沒有好隊友,怎麼能跟他們一比,」

「是啊,可惜了這次君不笑的隊友不是玉仙宗排名第二的燕輕舞,不然的話,只怕黑白雙劍就算兩個人都是五大天才之一,也未必是君不笑一邊的對手,」

「不過誰知道呢,說不定君不笑願意和那個楚樂聯手,是因為自信實力已經可以抗衡黑白雙劍了,因此隊友只要能發揮哪怕只有一點作用,就能夠贏了,」

「你也太高看君不笑了吧,他畢竟只是武王,難道可以和武聖相比,」

「是啊,還是黑白雙劍贏面大,」

觀戰的人議論紛紛之際,日落之時轉眼即到,

「快看,黑白雙劍來了,」

一黑一白兩道劍光落在九龍湖之上,兩道身影頗為瀟洒地現身,引來一陣讚歎,

兩人一出場,眾人便感覺到一股凌厲的劍意開始蔓延,一些修劍者手中佩劍發出了嗡鳴,

「看來,他們的修為比起上次進步了太多,」

「這下,君不笑有壓力了,」


「君不笑,他什麼時候來的,」

「什麼,真的,君不笑竟然已經出現在黑白雙劍面前了,什麼時候出現的,」

就在眾人把目光聚焦在黑白雙劍身上,突然發現九龍湖上憑空多出一道身影,在在場竟然幾乎無人意識到的情況之下,君不笑就這麼突兀地出現了,

「君不笑已經到了,就差一人了,」

「修為最弱的竟然最後到,我看,不如直接開始好了,」

「是啊,反正那個楚樂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啊,」

「咦,他來了,」

就在眾人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比試趕緊開始的時候,楚樂的身影終於和青媱還有洛雪等人一起出現在湖邊,

楚樂和青媱相視一笑,青媱搖著扇子道:「楚兄,加油,」

楚樂道:「放心吧,」

說罷,楚樂縱身一躍,凌空來到君不笑身邊,

「哈哈,竟然有如此比試,不知老夫可否來做裁判,」

就在楚樂到場之後,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一名老者排開眾人,凌空虛步,走向四人之間,

「這位前輩是誰,完全看不透他的修為,」

「從沒見過,」

眾人正在好奇來人的身份之際,楚樂卻是認出來人,這竟然是一年前自己曾經在七海城見過的,和破封后的血天大戰的高階武聖之一,皇甫天戈,

「前輩,」楚樂道,

「嗯,小子,又見面了,咦,竟然突破武王了,」皇甫天戈露出驚訝的表情,

皇甫天戈的聲音雖然低,但是君不笑和黑白雙劍卻清晰地聽到, 一百六十四

「武王境界,」原本面無表情的君不笑心中無比震撼,這個楚樂一年前不過是初入武宗而已,如今竟然已經是武王了,而且,自己等人之前根本沒有發現,這樣的天賦,豈不是遠遠超過自己,君不笑第一次,正視這位原本並不被自己放在眼裡的師弟,

「原來是皇甫前輩,能得皇甫前輩裁判,是我等榮幸,」玄無奇和玄無跡顯然也是認得皇甫天戈的,當下恭敬道,

君不笑只是點了個頭示意,於是,皇甫天戈便饒有興緻地退開一段距離,看著四人拉開陣仗,

「真是老了啊,如今的小輩們,比起我們當年厲害了許多,」皇甫天戈看著眼前的四人,畢竟是修鍊了多年的老怪物,他的眼光自然不差,雖然前來觀看的眾人大多把目光聚焦在君不笑和黑白雙劍身上,但是在皇甫天戈眼中,異軍突起的楚樂,才是真正讓他感到無比好奇的人,

「以他的修鍊速度,不知道能不能追趕上那位,」皇甫天戈心中,忽然浮現起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正是那個突然到訪的可怕青年,讓血煞宗銷聲匿跡,還賜予了紫雲帝國的高手那神奇的令牌,那個青年的修為,雖然還不如自己,但是皇甫天戈卻有一種感覺,自己若是和那人交手,甚至不是一合之敵,如此可怕的存在,究竟是從何而來,

眼下,黑白雙劍已然長劍在握,原本平靜的九龍湖面,因為這四個人,變得波濤涌動,

「好壓抑的感覺,還沒動手,就已經讓不少人感到壓迫感了,不愧是紫雲國最頂尖的天才之間的交手啊,」

九龍湖邊觀戰的眾人已經感覺到山雨欲來的壓迫,不禁後退一步,

「楚師弟會不會有危險,」墨沉煙等人看得有些心驚,畢竟在他們眼中,楚樂和其他三人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當她們看到青媱淡定的表情,不禁感到奇怪,為何青媱會對楚樂如此有信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