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希望你明天別讓我失望!」葉凡慵懶地道了一句,隨後便攙扶著渾身是傷的錢小胖離開。

看著葉凡離去的背影,古顯也不再多做停留,招呼了兩名傷勢不一的同伴一聲,三人並肩離去。

… 翌日,和煦的陽光灑滿大地,比武場上更是暖意四射!

各個導師也帶著各自的參賽弟子來到這裡開始比試前的準備.

秋若冰門下二十名學員現在也只剩下了葉凡和錢小胖兩人,又因為錢小胖已經提前晉級,所以她現在最擔心的便是葉凡了。

「昨天晚上恢復得怎麼樣?今天有沒有什麼問題?」秋若冰俏臉之上儘是擔憂。


「真元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葉凡的回答簡單明了。

點點頭,秋若冰擔憂之色去了幾分,語氣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溫柔:「今天你的對手是古顯,他可是不簡單,千萬不能大意。」

「導師放心,我知道。」葉凡倒是顯得有些不以為然,一副輕鬆無比的樣子。

然而,在秋若冰看來,葉凡這是消極的表現,秀眉一蹙,道:「現在是晉級十四強的時候,也是此次武道比試最關鍵的時刻,你必須要謹慎對待,萬不可這般隨意。」

「導師你就放心吧,葉哥不會讓我們失望的。」錢小胖在一旁淡笑道。

秋若冰沉默了片刻,看著一臉淡然的葉凡,突然語重心長地道:「葉凡,這一場比試儘力就好,成敗都不重要,千萬不要勉強,以後有的是機會,你明白嗎?」

「呃!」葉凡面對秋若冰的關心竟然一時間無言以對,只能是摸了摸鼻子,一臉的乾笑。

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行了,比試就要開始了,你自己小心。」秋若冰叮囑一聲后便朝著裁判席走去。

「葉哥,我相信你一定能贏,加油!」錢小胖一拍葉凡的肩頭一臉真摯地道。

隨後也退到了一旁的人群之中。

第四輪的比試赫然開始,葉凡和古顯就是第一對上台比試的對手,按照聖靈學院的規矩,從第四輪比試開始,就不再同時使用四個比武台,比試必須一場一場地比。

而葉凡和古顯的比試就是第四輪的第一場!

這一場比試可以說是萬眾矚目的一戰,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古顯終結葉凡,還是葉凡延續勝利晉級第五場比試。

沒有任何的遲疑,葉凡直接一個縱身躍上了指定的一處比武台上。

隨後,在人群中古顯也飛身而上,與葉凡對面而立!

「葉凡,本少爺還以為你今天會害怕得不敢來了呢?」古顯上來第一句話就是赤裸裸的蔑視。

「若是和其他人比試說不定小爺還真的有些害怕,可是你顯然還不夠資格,應該感到害怕的是你,而不是我。」葉凡冷笑道。

「葉凡,就別在這吹噓自己了,要不然本少爺怕你待會輸的時候無地自容。」古顯一臉的陰笑。

「這一戰我可是等了三個月了,你可知道我最討厭有一群自以為是的小人整天在我背後算計我的感覺?今天正是解決這些煩人蒼蠅的時候,你自求多福吧。」葉凡聲音微微一冷,渾身真元運轉,氣息陡然一漲。

「葉凡,本少爺很早之前就已經說過你會後悔的,今天本少爺必勝無疑!」古顯一臉的傲然。

葉凡沒有說話,只是眉頭微微一皺,雖然他不知道古顯為什麼有這麼大的信心,但是這足以說明他不容小覷,或許這將是自己來到聖靈學院后最艱難的一戰。

「不用廢話,接招吧。」古顯陡然暴喝一聲,眼神一寒,右手五指一曲成爪,狠狠地沖著葉凡咽喉部位襲來,角度之刁鑽,速度之快赫然已經超過了之前和葉凡交手的幾名學員。

葉凡知道古顯這是打算全力以赴,根本沒有留手的打算,當下也不敢大意,大開碑掌的勁氣一凝,身形暴沖而出,選擇了硬碰硬的方式與古顯交戰在一起。

頃刻間,兩條人影在比武台中間碰撞開來,勁氣肆虐,接下去便是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招式身形變化之快完全令在場的大多數學員看得有些模糊不清起來,只能看到兩條人影在比武台上飛躍縱跳,緊緊地貼身而戰,激烈之程度蓋過了之前九成以上的比試。

塵土瀰漫之間,片刻功夫不到葉凡和古顯已經交手了十幾次。

不得不說,古顯雖然表面上桀驁不馴,目中無人的樣子,但實力的確不凡,起碼在葉凡眼中他可是比之前自己遇到的對手強出不少。

當然,古顯雖然和葉凡爭鋒相對了數次,但只有這次兩人才真正的交上了手,本來古顯以為憑藉自己玄極境三品的實力,在一番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葉凡肯定會出現不支,可是現在葉凡非但沒有半點不支的樣子,倒是越打越精神,這讓古顯有些鬱悶,同時也有些震驚。

突兀,古顯本來朝著葉凡面門而來的右手方向一變,凌空一轉,方向竟然往葉凡的右手手腕處一抓而去。

葉凡微微一驚,想要躲避卻是已經來不及,自己的右手在下一刻便被古顯牢牢抓住,頃刻間,葉凡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作用在手腕之上,就好像是被鐵鉗子緊緊夾住一般,根本動彈不了分毫。


手背上早已經青筋暴起,整隻手掌因為氣血的不暢開始變得有些發白起來!

右手被牢牢鎖住,葉凡連忙左手一拍而出,真元運轉之下,掌心處一道真元激射而出,竟然緩緩地形成一道虛無掌印。

可惜,還不等葉凡的掌印脫手而出,古顯左手已然迎了上來,直接與葉凡的左掌在半空碰撞,一道悶響隨即驚起,兩人雙手剛一碰撞便在各自的力道作用下分開。

然而,古顯要的就是葉凡左手不能來幫自己的右手解困,在古顯的一臉邪魅笑容之下,右手真元奔騰,狂暴的力道傾瀉,竟然將葉凡的手腕反向一拗,顯然是想要將葉凡整隻手掌折斷。

感受著手腕上的劇痛,葉凡心中暗道不好,已經有些輕微麻木的右手陡然握拳,體內真元運轉方式一變,整隻手臂寒冰之氣瞬間激射,盡數往古顯的右手瀰漫而去,似乎是要將它凍結一般。

看著葉凡手上突然出現的寒冰之氣,古顯臉色微微一沉,帶著些許不甘地收手向後倒退兩步而去。

沒了古顯的控制,葉凡的右手猛然收回,腳步也同時向後退去,手臂上寒冰之氣一斂,不由得甩了甩已經被古顯抓出數道血痕的右手。

心有餘悸地看了一眼自己逐漸恢復血色的右手,葉凡知道要是自己再晚一些的話,就算手掌不被古顯硬生生拗斷,恐怕手腕上的骨骼也會被捏碎。

就在葉凡暗自感嘆的時候,古顯身上的氣息猛然一漲,臉色變得有些異常的陰森:「看來不施展出點實力是解決不了你了,接下來你就準備懺悔吧。」

話音一落,古顯突兀仰天大吼一聲,這蘊含真元的吼聲似乎連空間都要震破一般,隱約間似乎還含著些許威壓。

緊接著,古顯身上的真元瀰漫出體外,在他的體表不停地翻滾起來,頃刻間竟然形成了一道獅形虛影。

一股無以倫比的威壓籠罩整個比武台,看著眼前的獅形虛影,葉凡赫然有種面對一頭強橫的魔獸一般的感覺。


一陣驚疑之下,葉凡體內的真元也不由得狂涌而出,在眾目睽睽之下,再度施展他的玄極印。

這一次施展玄極印葉凡沒有任何的留手,因為他能從古顯的身上感受到危險的氣息,若是自己大意的話那便有可能一敗塗地,不得不小心謹慎起來。

在獅形虛影出現的剎那,古顯似乎已經和獅形虛影融為一體一般,隨著他張口仰天吼叫,體表外的獅形虛影竟然也仰天一道長嘶,吼聲顯得有些震耳欲聾。氣勢十足。

看到葉凡一臉凝重無比的樣子,古顯不由得露出一抹獰笑:「葉凡,這是本少爺特地為你準備的武技,能死在本少爺的狂獅怒之下,你也可以瞑目了!」

葉凡沒有說話,只是臉色越發凝重起來,因為就在獅形虛影出現到現在的片刻時間內,它的氣息已經增長到了令人恐懼的地步。

按照葉凡的推斷,古顯的狂獅怒赫然是一部靈級高階的武技無疑,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的威力。

想到這些,葉凡雙手印結變化速度更加快了幾分,頭頂之上的飛速旋轉的漩渦內那道眾人所熟悉的巨型劍指緩緩凝聚而出,比起葉凡之前施展的兩次更加顯得攝人心魄,威力又增強了幾分。

「葉凡,不用再做無謂的抵抗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古顯臉龐突然變得猙獰起來,雙眼暴睜,一字一頓地暴喝道:「狂獅怒!」

最後一個「怒」還未落地,便見古顯雙腳猛地一踏比武台,身形飛速暴沖而出,連著體表外的獅形虛影狠狠地撞向葉凡。

一道無比刺耳的破空聲霎時掠起,同時勁氣帶動狂風肆虐一切,就倆比武台似乎都要掀翻一般。

「葉哥快跑!」台下的錢小胖臉色陡然驚恐起來。

他赫然已經感受到了狂獅怒的巨大威力,不由得為葉凡擔心起來。

裁判席上的秋若冰此刻也是噌地一下站了起來,俏臉之上盡顯凝重,嘴裡暗自嘟囔:「這個笨蛋,為什麼還不認輸?狂獅怒的威力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能抵擋的。」

就連比武台一旁主持比試的學員此刻也是不由得為葉凡擔憂起來,按照他們所想葉凡一定接不下古顯的狂獅怒,硬接的後果就是重傷,甚至死!

整個比武場所有的人此刻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 葉凡此刻似乎沒有聽到錢小胖的呼叫,更沒有注意到裁判席上秋若冰一臉的凝重.

依舊施展著自己的玄極印,在古顯發動攻擊的下一刻,自己的玄極印也一衝而出。

在這最後的關頭,葉凡並沒有如錢小胖和秋若冰等人的意願,逃跑閃避或者直接認輸,而是選擇直接與古顯硬碰硬。

「完了!」秋若冰一下子癱坐在座位上,一臉難掩的悲痛。

要是葉凡沒有選擇出手,而是直接認輸的話,那麼以自己的實力倒是能在狂獅怒攻擊到他之前幫他攔下,也能確保葉凡不受傷害。

可是最好的機會已經錯過,就算葉凡現在開口認輸,那麼在場也沒有人能有那麼高的修為,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完全幫他抵擋住狂獅怒的攻擊,生死一線,只能聽天由命了。

台下的錢小胖更是直接癱坐在了地上,眼神都不免獃滯起來。

雖然他對葉凡的實力一直都很有信心,但說實話,就從古顯施展出來的狂獅怒威力來看,就連自己都不可能抵擋得住,葉凡更是不可能全身而退,葉凡的選擇顯然是在用雞蛋碰石頭,後果不堪設想。

不光是他們,就連古顯也對葉凡的舉動感到有些詫異,自己的狂獅怒威力自己可是再清楚不過了,以葉凡的玄極印根本無法抵擋,這可不像是葉凡的作風。

莫非他有什麼陰謀詭計?

古顯突然冒出這個念頭,不過隨後便被他自己給否定了,就算葉凡有什麼陰謀詭計,在自己狂獅怒的絕對力量面前都將破滅。

今天,就是自己一雪前恥的時候!

想通這些之後,古顯臉色又一次顯露出那滿臉的獰笑,似乎已經看到了葉凡被自己的狂獅怒擊成重傷甚至死亡的場景。

電光火石之間,半空上的巨型劍指與古顯體表之外的獅形虛影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比武台上瞬間一道劇烈的響聲掠起,整個比武台都開始有些震動不已。

葉凡施展出的巨型劍指在這一次的猛烈碰撞之中前進的步伐為之一頓,原本凝實的劍指也在剎那間暗淡了幾分,顯然有些不敵狂獅怒。

而古顯體表之外的獅形虛影在玄極印的攻擊下顯得有些痛苦起來,一張血盆大口不停地嘶吼著,一張原本就令人生畏的臉龐此刻變得更加猙獰了幾分。

在一陣咆哮聲中,獅形虛影龐大的身軀不斷地向前衝撞著,每一次的衝撞都意味著巨型劍指又要暗淡幾分。

正如大家所料一般,葉凡的玄極印根本不是狂獅怒的對手,在獅形虛影的一陣猛烈的衝撞之下,巨型劍指終於徹底渙散開來,化為一片虛無,淹沒於天地之間。

沒有了巨型劍指的阻礙,獅形虛影身形微微一顫,緊接著在古顯的操縱下繼續朝前衝撞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此刻,整個比武台早已經是塵土飛揚,大家都已經看不清楚葉凡的身形,只能看到塵土中一道黑影立於原地。

在獅形虛影即將攻擊到他之前,一道有些妖異的紅芒從體內激射而出,頃刻間便在體外凝聚成一道真元護罩,將整個黑影籠罩其中。

在和玄極印消耗了大半威能后的獅形虛影此刻也顯得有些模糊起來,但氣勢依舊令人有些心悸。

幾乎是在葉凡的真元護罩凝聚起來的同時,獅形虛影狠狠地撞在了護罩之上,一道極其低沉的悶響瞬間響徹於比武台上。

紅芒流轉的真元護罩在獅形虛影的這宛若泰山壓頂般的衝撞之下,表面之上竟然泛起了一陣漣漪,下一刻竟然應聲破裂開來。

狂獅怒的剩餘力量此刻再也沒有任何的阻礙,全數作用到了葉凡的身上!

眾人只見漫天塵土中的黑影直接倒飛而出,身形重重地落在數丈開外,卻還在狂獅怒的余勁之下連續向後爆退了七八步,直到比武台邊緣這才停了下來,身形一矮,直接單膝跪地,一時間再也站不起身來。

勁風散去,塵土飄落,比武台重新恢復了明亮。

葉凡低著頭對著比武台,嘴角處一抹殷紅的鮮血緩緩滴落!

「葉哥,你沒事吧?」台下錢小胖一臉的著急,都恨不得直接飛身上台看個究竟。

沒有說話,葉凡緩緩地抬起了右手沖著錢小胖一擺,示意自己沒事,隨後擦拭了一把嘴角的鮮血站起身來。

有些蒼白的臉色在葉凡吐了一口濁氣之後開始恢復正常,顯然並沒有大礙。

古顯雙眼一眯,臉色不由得有些失落,冷笑道:「葉凡,真沒想到你骨頭這麼硬,在受了本少爺全力一擊的狂獅怒竟然還能站起來。」

輕笑一聲,葉凡臉上帶著一絲不屑道:「狂獅怒威力倒是不錯,可惜想要憑此打敗小爺還欠缺了一些火候。」

「大言不慚。」古顯冷哼一聲:「你現在已經受了內傷,想必一定氣血翻騰極度難受,本少爺就要看看究竟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本少爺的手段硬。」

話音一落,古顯身形暴沖而出,雙手五指再度成爪,夾帶著呼嘯的風聲朝著葉凡擊來。

葉凡自然不敢怠慢,體內的真元按照特殊的方式運轉如飛,連忙迎了上去,兩人又是一頓激烈異常的攻擊,讓人看得有些眼花繚亂,不由得拍手稱讚。

「轟!」

一道有些沉悶的響聲驚起,兩道人影在對方的力道之下互相被彈開數丈。

古顯現在哪裡還會給葉凡休息的機會,畢竟他之前已經受了內傷,只要自己繼續施展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葉凡一定會不支而落敗。

然而,古顯剛一準備繼續動手,體內突然異變升起。

自己體內竟然無緣無故多出外來的寒冰之氣,並且在自己經脈穴道之中肆虐亂竄,雙手掌心處赫然有不太明顯的冰霜出現。

不用多想,這必然是葉凡的傑作,要知道之前王隱就是敗在了葉凡的冰鬥勁之下,這倒是讓古顯不由得小心謹慎了幾分。

因此,早在和葉凡交手之時,古顯就已經留了一手,暗地裡運轉真元遍布雙手之上,阻隔葉凡的寒冰之氣將自己傷得更深。

突兀,古顯一聲暴喝,渾身真元一凝,竟然將葉凡的寒冰之氣全部震散,手掌之中已經開始結成的冰霜也在頃刻間化為一地的冰屑。

葉凡眉頭微微一皺,看來自己想要用寒冰之氣制服古顯是不太可能了。

「葉凡,你已經技窮了嗎?這點小小的寒冰之氣雖然詭異,但是卻奈何不了本少爺,你難道以為本少爺和王隱一般容易對付嗎!?」古顯哈哈大笑道!

「看來只有這樣了。」葉凡心中暗自想道。

只見他也不搭理古顯的話,而是體內真元狂涌,雙手握拳在胸前猛然一撞,全身上下竟然泛起點點寒芒,冰冷無比的氣息瀰漫而出,瞬間就連比武台的溫度都低了幾度。

感受著這突然下降的溫度,古顯臉色稍稍凝重起來,雖然兩人相隔數丈,但是古顯已然感覺到葉凡身上的寒冰之氣比剛才自己化解掉的強了何止倍許,心裡不免有些擔心。

當下也顧不得兀自高興了,全身真元再度調動,體表之外獅形虛影再度出現,那股震耳欲聾的吼叫聲也隨之響起。

「葉凡,準備覺悟吧!」古顯臉上儘是陰森之色。

獅形虛影在一聲長嘶之後,在古顯真元的牽引之下朝著葉凡飛奔而去,威力比起剛才的絲毫不弱,大有要將葉凡直接轟殺的意思。

看著巨大的獅形虛影,葉凡雙拳陡然一分,朝前一撐而出:「冰封天地!」


只見無數白光由雙手激射而出,在葉凡身前竟然形成了一道仿若透明的冰牆,冰牆在微微一顫之後,竟然也飛速地暴沖而出,所過之處赫然冰霜凝結,就連空間都要徹底冰凍一般。

幾個呼吸之後,冰牆與迎面而來的獅形虛影狠狠地撞擊在一起,一道震天的巨響瞬間揚起。

很顯然,冰牆的威力根本不及狂獅怒,在僵持了幾息之後碎裂開來,化為了滿天的冰屑,這些冰屑卻是沒有直接落地,而是鋪天蓋地朝著四面八方激射,落在比武台上赫然瞬間凝聚成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