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就那樣的蠢女人也想破除碎石崗結……我靠!!」

人群嘲諷的聲音還沒有說完,就見前方的少女隨手丟出一個陣盤。

然後,原本能致命的【暴旋風刃帶】竟然消失了。

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懵逼了。

他們如遊魂一般跟著那少女的身影,來到了灰色的濃霧前。

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迷離而茫然的恍惚。

而慕顏此時已經在結界前放下陣盤,隨後按乾坤八卦順位,將一顆顆晶石鑲嵌在陣眼中。

用這種方法破陣,不像神樂師技能【星斗闌干】,要麼失敗,要麼成功,瞬息之間就能見分曉。

以陣破陣需要一定的時間,慢慢用一個陣法聚集的能量,去消耗另一個陣法的能量,最終將其撕裂。

放下晶石后,慕顏就盤膝坐了下來。

接下來的,她也無能為力,只能等。

不過消耗了一天,好像餓了,要不還是先回鬼榷場……

這念頭剛轉過,鼻尖就聞到了食物的芬芳。 「唰!」

雲元鎮外,破空之聲,突然是傳盪開來,旋即是有著上百道身影浮現出來。

「閣主,那小子估計是想要逃跑,你何必與他定下半月之期?要我說,我們現在應該折回去,殺武家一個措手不及。」在那上百道身影中,那何鵬極為不解的看了秦陵一眼,忍不住的問道。

「不可,三局兩勝中的失敗,讓我知道,武家的實力,並不差天玄閣多少,而這也是武弘想要讓我知道的,現在若是與他們血拚的話,即便是我們能夠滅了武家,那也將得不償失。」秦陵臉龐猙獰,陰冷的道。

「而且,我現在已經有了突破的跡象,若是在這個時候受傷的話,可就太因小失大了。」

「哼哼,武弘想要以半月之期拖延時間,而我同樣不是如此?在這半個月的時間中,我足以突破到四品元師,到那時,武家上下豈能逃得了我的手掌心?」

「更何況,若是血拚的話,我們還真不一定能夠殺的了那個叫做武弘的雜碎…如果他不死的話,天玄閣將會雞犬不寧,這也正是我所擔心的,至於逃跑,我想他是不會的,除非他能眼睜睜的看著武家被我們血洗。」

「這倒也是,看來那小子是想要拖延時間啊,所以,才會定下那半月之期的決一死戰。」那何鵬點了點頭,道:「不過,閣主,你就不擔心武弘這小畜牲會去找幫手么?」

「找幫手?那他也要能找到啊。」秦陵冷冷的一笑,旋即道:「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他應該會去投奔大羅宗的林韻吧?我這就讓人通知幽冥宗的小宗主魏慶,他可是一直對麒麟傳承感興趣呢。」

「只要他知道了,那小子別想投奔林韻,所以,半個月之後的生死台,便是他的葬身之地。」

「哼,若不是陳李兩大家族被武家提前給滅了,今天無論如何,武家都得被滅。」

「閣主高招,我自愧不如。」聞言,那何鵬也是點頭笑道,他可是知道,那魏慶,可是個三轉兵師呢。

秦陵大笑一聲,也沒有再說話,一馬當先,帶著眾多強者,片刻之後,三天之後回到了天羅城的天玄閣。

……

「弘兒,你跟爺爺說實話,你真的能夠在半個月之後殺了那個秦陵?」

武家的大殿中,武鋒的目光,緊盯著武弘,眼神之中,有著無法掩飾的不安與擔心。

「我並沒有把握,不過,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武弘並沒有絲毫隱瞞的回道,如果不定下這半月之期的話,他完全能夠想象的到,即便是武家贏了那三局兩勝,秦陵也不會善罷干休的,而他也是知道,秦陵可是個勁敵,並不是那麼好對付。

「唉,果然如此,不過,你說的也對,如果天玄閣沒有退走,恐怕武家已經不復存在了。」武鋒無奈的苦笑了一聲,今天天玄閣殺氣騰騰而來,如果不是他擋下了秦陵的那道攻勢,再加上武家贏得了那三局兩勝,讓得秦陵有所忌憚的話,恐怕秦陵還真的會血洗武家。

「半個月的時間…」一旁的大長老幾人,也是嘆息了一聲,心中極為的擔憂。

「眼下當務之急,是提升弘兒的實力,通知下去,不惜一切代價高價求購能夠提升實力的靈草丹藥,元技給弘兒。」武鋒沉默了一下,這般說道。


「不惜一切代價?」

聽得此話,大長老幾人面色都是微微一變,能夠提升實力的靈草丹藥以及元技,那可是天價,儘管武家吞併了三大家族,族庫豐盈,但也會在輕易之間掏空,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提升武弘的實力,畢竟,到了九星元者,那就不是依靠外力所能夠突破的了。

不過,以武家目前的處境來說,這或許是唯一的辦法了,畢竟,半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稍縱即逝啊,而且,那可是生死決戰,若是敗了的話,武弘的下場,不言而喻。

以武鋒的實力,都只能稍微抗衡一下子那秦陵,這還是他竭盡全力,用盡各種手段的結果,更何況,在這半月之期中,那秦陵必定會有所準備,這種雙方準備之下,武弘的勝算,依舊是小的可憐,甚至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勝算。

不過,雖說是沒有任何的勝算可言,但也總得試一試不是,這半月之期,是武弘千方百計爭取的時間,他自然是不會放棄與浪費的,否則的話,他還還真的是會死在了那秦陵的手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半月之期,便是成為了武弘的「救命稻草」,也是顯得尤為重要,而武鋒,大長老等人也是深知這一點,所以,他們才會迫切的想要助武弘一臂之力,提升他的實力。

不過,由於提升實力根本不可控,即便是他們高價求購到了那種能夠提升實力的靈草丹藥與元技,武弘或許也無法提升實力,而這一點,武鋒等人也是清楚的,只不過他們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病急亂投醫了。

這個辦法,也是如今他們能夠想到的唯一辦法了,而這也是大長老等人當聽得武鋒打算高價求購靈草丹藥以及元技,來為武弘提升實力時,依舊是擔憂的原因了。


「如今武家已經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了,即便有再多的財力,若是無法解決秦陵這個大患的話,那也沒用,既然如此,那還不如助弘兒提升實力,只要他贏了,武家的危機,便可迎刃而解了。」武鋒緩緩的道。

望著百般為自己著想的武鋒,武弘心頭也是有著一股暖流,而後他卻是搖了搖頭,笑了笑的道:「爺爺,沒那個必要,明天我會與樂兒去帝府。」

「去帝府?」聞言,武鋒等人也是微微一愣。

「嗯。」

武弘點了點頭,繼續的道:「算算時間,我與樂兒也該去帝府報到了,一旦我成為帝府的真正學員,想必那秦陵也會有所顧忌,那裡的修鍊資源,也是雲元鎮無法比擬的,說不定我還真的能夠在半個月的時間中,擁有抗衡秦陵的實力呢。」

武弘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卻是打算去天羅城,然後與林韻聯繫,在那裡,必定能夠提升他的實力,而這也是他之所以在那天域城中與林韻結識的目地,以備不時之需。

在天羅城中,無論是靈草丹藥,還是意念秘技,都不會像雲元鎮這般睏乏,這些那裡應有盡有…

修鍊的元石,武弘也是數不勝數,畢竟,在覆滅三大家族后,他可是得到了眾多的獎勵,而這些獎勵,便是他在天羅城賴以生存的本錢,想必有這麼多元石的他,應該不會在那裡舉步維艱的吧,更何況還有林韻的幫助呢,她可是說過,大羅宗的大門,隨時為他敞開的呢。

現在的武弘,已是二轉兵師,九星元者,他相信,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以及修鍊資源,他必定可以戰勝所有的對手,至於那個秦陵,自然也不在話下,而他之所以不去帝府,而去天羅城,是因為那裡是他為父報仇的必經之路。

「你不說帝府,我倒是忘記了,你能去帝府,那我可就放心了,以你的天賦,假以時日,必定能夠在那帝府之中大展手腳,只是那裡天才雲集,你也要多加小心,不要輕易樹敵才是,你打算明天就去?」聽得武弘要去帝府,武鋒也是鬆了一口氣,這般說道,他顯然不知道武弘要去的是天羅城。

「嗯,明天就去,畢竟,半個月的時間,可不多。」武弘假裝笑道。

「那行。」武鋒微微點頭,突然長袖一拂,袖子中有著一個儲物袋飛了出來,因為吞併了三大家族的緣故,他也是有著不少的積蓄。


「這儲物袋中,有一千枚上品元石,是我的全部積蓄,儘管有些少,但想必你在帝府中用得上,還是拿著吧,總比沒有好。」

望著那儲物袋以及武鋒那慈愛的目光,武弘心中也是有些感到,這一千枚上品元師,對於武家來說,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足以培養上幾百名高階元者了。

「爺爺,你儘管放心,有我在,天玄閣可動不了我們武家。」雖說武弘腰包里的上品元石不少,但他也很清楚,正如武鋒所言,還真用的上,如果沒有足夠元石的話,也將在那天羅城中寸步難行,旋即點頭道。

武鋒笑了笑,拍了拍武弘的肩膀,用僅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道:「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記住,若是半個月之後,你沒有抗衡那秦陵的實力,你不要出現,也不要管武家,有多遠走多遠,因為你是武家唯一的希望……」

武弘點點頭,雙掌卻是不動聲色的緊握起來,到時他如果不出現的話,他能夠想象的到,天玄閣必定會血洗武家。

「若是你沒有出現,我也會讓武家上下化整為零,天玄閣想要血洗武家,可沒那麼容易,也殺不了多少人。」

「半個月後,我和幾位長老也會去天羅城生死台,你要記得,沒有足夠的實力,那就不要出現,只要有你在,我們武家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望著那百般囑咐自己的爺爺,武弘鼻子也是有些發酸,他知道,儘管他的表現已經很出色了,但若是想要武家生存下去,依舊是不夠,不夠!

武弘在心中暗暗發誓,他一定要儘快擁有強大的實力,讓得那些欲動武家者知道,死字怎麼寫!

……

第二天,武家上下站立兩排,在為武弘二人送行,而武弘與樂兒則是站立在中間,萬般無奈的與眾人一一話別。

「弘兒,記住我的話啊。」在武弘的面前,武鋒眼睛有些濕潤的看著前者,沉聲的道。

武弘點了點頭,然後抬起頭來,目光在武鋒等人的身上掃過,笑了笑的道:「爺爺,半個月之後,我們在天羅城見!」

說話聲一落,他也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是身形一動,與樂兒化作一道流光,快速的對著雲元鎮之外飛掠而去。

望著二人那逐漸消失的背影,武鋒他們也是輕嘆了一口氣,他們已是做好了赴死的心理準備,只是希望武弘能夠活著… 慕顏一抬頭,果然見離未染又準備好了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正微笑地「看」著她:「慕顏餓了嗎?你看我今天給你準備了新的菜肴,味道很好哦!」

慕顏狐疑地看他一眼,「你最近殷勤的有點反常啊?」

離未染歪歪頭,露出無辜的表情:「這也是沒辦法的嘛,剛剛認識的時候,我以為慕顏是壞女人,所以當然要多加提防。可越相處,就越被慕顏你吸引,不知不覺就把你放在了心上。我離未染為了在乎的人,別說洗手作羹湯,就算是連命都不要也可以呢……」

「停停停!行了,你贏了還不成嘛!」慕顏無語道,「我真是永遠分不清你什麼時候說的是真話,什麼時候說的是假話。」

對面的少年微微抿著唇低下頭,嘴角噙著淺淺的笑意,將挑好了刺的魚肉,遞到慕顏面前。

鮮香的魚肉在唇齒間化開,極致的美味,讓已經餓了兩天的慕顏忍不住露出愜意的神情。

但這樣的美味與愜意,卻非但沒讓她放鬆,反而讓她暗中警惕。

因為這個離未染實在是太詭譎,太讓人捉摸不透了。

而且,慕顏總覺他身上有一種奇異的熟悉感,讓她往往剛提起一些戒心,就因為這種熟悉感,而本能地消散大半。

「你到底是什麼人?接近我有什麼目的?」慕顏到底還是問了出來。

離未染抬起頭,嘴角的弧度越發深了,「慕顏真的那麼想知道嗎?那我告訴你好了……」

話還沒說完,突然一個顫抖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君……君小姐,請問,您真的有辦法打破碎石崗結界,帶,帶我們出去嗎?」

慕顏蹙了蹙眉,抬頭看去。


只見說話的是一個面容滄桑的中年男子。

她勾唇笑了笑:「我想你們弄錯了一件事。我打破碎石崗結界,是因為我自己要出去,可沒說過要帶你們出去。你們就別自作多情了。」

中年男子一愣,一時漲紅了臉。

慕顏又道:「當然結界一破,若是沒有自動修復,你們想跟著出去,也可以。但離開了這裡后,你們是死是活,是能恢復實力,還是被重新丟進這碎石崗,這一切就與我無關了!」

這中年男子顯然是被丟進來的修者。

此時聽到慕顏的話,臉上神情獃滯,不由低低笑起來,「是啊!我們這樣的廢物,就算出了碎石崗又能怎麼樣?還不是死路一條嗎?哈哈……哈哈哈!」

其他那些曾屬於浮空島的修者,也都露出痛苦又絕望的神情。

比起從小在碎石崗長大,從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何等廣闊可怕的原住民來說。

這些修者才更明白慕顏話中的意思。

離開了碎石崗又如何?他們依舊是沒有修為的廢物,依舊是食物鏈的最底層。

在碎石崗或許還能活著,離開了這裡,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有人忍不住低低地哭泣起來。

也有人不甘地一拳砸在地面上。 武家與天玄閣的初次交鋒,終於是以武家的勝利而結束,而鎩羽而歸的天玄閣,也在謀划著半月之期后的生死之戰,顯然是想要找回場子。

那種三局兩勝的結果,成為了雲元鎮街頭小巷的熱門話題,不過,在持續了相當長的時間后,所有人的目光,便是關注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這件事,自然就是七大府的入學了。

作為兩大帝國著名的學府,七大府幾乎是所有青年才俊心中的修鍊聖地,只要能夠順利從學府中畢業,以後的成就,將是前途無量,不僅能在元道帝國風光無限,而且還能夠在那三千世界中,有著立足之地。

七大府位於元道帝國與武道帝國的地域連接之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七大府幾乎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一般來說,無論是元道帝國,還是武道帝國,都不會對七大府有任何的惡意,因為那樣的話,會危及到他們的統治。

當然,這是因為七大府的實力,遠在兩大帝國之上的緣故,甚至兩大帝國聯手,也不見得是七大府的對手,當然,如果七大府的實力弱於兩大帝國的話,顯然是無法繼續做大的,而一直以來,兩大帝國對於七大府也是無可奈何,只能任其膨脹壯大了。

而經過多年來的壯大,如今的七大府,不僅已經成為了兩大帝國最為著名的高級學府,而且因為與兩大帝國達成了一種合作的協議,也讓得其遠負盛名,在兩大帝國中,頗有影響力。

原本因為勢不兩立,有著解不開仇恨的兩大帝國,雖說沒有多少來往,但這些年來,倒也是一直相安無事,其根本原因,是因為七大府在其中發揮作用的緣故。

這所有的一切,都讓得七大府在兩大帝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甚至能夠左右兩大帝國的皇室,而每一年,七大府都會舉行名額爭奪賽,藉此挑選天才人物。

而對於七大府的快速壯大與擴張,兩大帝國的皇室,都是保持著相當程度的警惕與戒備,畢竟,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不過,好在七大府沒有自持實力的強大,而有著改朝換代的舉動,而且每五年有著學員畢業,還能為兩大帝國效力,這倒是讓得兩大帝國的皇室鬆了一口氣。

而今天,便是七大府學員入學的重要日子,七大府負責招收學員的長老,也將會來到風靈院,所以,現在雲元鎮內的所有目光,都是匯聚在了風靈院之上,而對於武家的關注,自然而然的就少了一些。

七大府的新生,無一例外都是名額爭奪賽的前三,獲得名額之人,這些人,顯然都是出類拔萃之人,而對於那些沒有獲得名額之人,即便是身份再高,那也無法成為七大府的學員,可謂是寧缺毋濫,這也正是七大府一直經久不衰的根本原因。

因為七大府是修鍊者心中嚮往的聖地,所以,雲元鎮中那些獲得名額之人,也是早早的來到了風靈院,熱切期盼的等待著七大府招收學員長老的到來,誰都知道,只要他們能夠進入七大府修行,假以時日,必定能夠真正的強者。

對於七大府長老們的到來,雲元鎮之中,那些小有名氣的天才少年雖然並未獲得那種名額,但也想見識一下七大府的風采,圍著風靈院,令得風靈院極為的熱鬧。

與這些人迫切想要進入七大府相比,武弘卻是顯得有些無所謂,所以,他儘管離開了武家,來到了風靈院,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興奮,而瞧得他那漫不經心的模樣,樂兒也是有些心疼,也只能好聲好語的安慰他,她自然是知道,武弘是在擔心半個月的生死之戰,也在擔心武家的安危,不過,對於這些,顯然並不是目前的武弘所能夠化解的。

不過,她相信,憑藉著武弘的天賦,必定能夠在半個月的時間中,擁有抗衡秦陵的實力,最終將其給打敗。

不得不說,面對著三品元師巔峰的秦陵,武弘也是有著莫大的壓力,說實話,他定下那半月之期,也並沒有多少把握,只不過是想要爭取點時間而已,而這種壓力,樂兒自然也是一清二楚,所以,她儘可能的不說話,只是靜靜的陪伴在武弘的身旁,似乎是想要以這種方式,讓得武弘放鬆下來。

相比於二轉兵師,武弘的元氣修為,也是突破到了九星元者,而在這半個月時間中,想要晉陞三轉兵師,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好的辦法,那就是他突破到一品元師,方才有可能打敗秦陵。

而對於樂兒的細心陪伴,武弘自然是一清二楚,心中對樂兒也是極為的愧疚,只不過,他也沒有辦法令得自己平靜下來。

當然,這種愧疚,也是讓得武弘沒辦法對樂兒視若無睹,伴隨著時間的過去,他的心情,不知不覺間,竟是好了幾分,而那種壓力,不知何時,竟是減弱了幾分,心神也是隨之放鬆了下來,細心的樂兒,對此也是極為的歡喜。

漫步在風靈院之中,望著突然間變得人山人海的學院,武弘也是忍不住的苦笑起來。

風靈院的武鬥場中,那些來自於各鎮,獲得名額的少年,都是聚集在了一起,這些人,顯然都是有著不凡的實力,而且皆是在等待著進入七大府修行。

立在涼亭中,武弘有些不置可否的看了那武鬥場的諸多少年一眼,便是無奈的一笑,對於這些迫切想要進入七大府修行的傢伙,他可沒有多大的興趣,雖說他同樣也是獲得了七大府的名額,選擇了帝府,但對於他來說,進入七大府修行,遠沒有為父報仇那麼重要。

武鬥場的那些少年,至少都是有著一品元師的修為,只有他是九星元者,倒是顯得有些另類,不過,當這些少年發現他的時候,眼中不約而同的都是有著一抹敬畏與忌憚之色,顯然也是知道,武弘的實力,遠在他們之上,更是他們仰望之人。

聳了聳肩,武弘將關於七大府的事情拋之腦後,七大府怎麼樣,這些少年又會進入哪個府,這些都與他無關,他也不想知道,而當他打算離開風靈院的時候,一旁的樂兒,卻是突然幽怨的望著他。

察覺到少女的幽怨,武弘眼中也是浮現出了一抹歉意,淡淡的一笑,抬頭望著那出落得亭亭玉立,有著完美曲線的紅衣少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