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小心!我們很可能進入流寇老巢了!」寇爽喝了一聲,衝殺向了那兩個煉體境第四重武者。

楚陽長嘯一聲,攻向了那四個煉體境第三重武者,廝殺起來,血氣橫飛。


與此同時,有兩個煉體境第二重的武者衝殺向了葉峰,其他人則形成了包圍之勢,把葉峰等人團團圍住,拉著弓,隨時準備射殺葉峰三人。

忽然,寇爽背後露出個空擋,嗖!一隻羽箭閃電般射向了寇爽的後背。

寇爽反應很快,身形一閃,避開了背後射來的箭。

另外一邊,楚陽也遭到了偷襲,不過也被他避開了。

「哼,給我繼續射,想殺老子?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殺誰!」遠處,一個人冷哼,這個人居然是張顯!

這群流寇居然是張顯的人,且他們似乎都聽從張顯的吩咐。

「嘿嘿,少主放心,此人雖強,可是我兩人聯手的話,他跑不了!」一個和寇爽交手的流寇怪笑。

「哼,寇某人想走,憑你二人還留不下!」寇爽冷笑,大步一邁,手中長槍猛的一挑,閃電般刺向了那個流寇的喉嚨,長槍如一條火龍。

那個流寇臉色劇變,急忙後退閃避。

寇爽本想乘勝追擊,另外一個煉體境第四重流寇忽然從他背後,一刀劈殺而來!

「哼!」寇爽冷哼,一個回馬槍刺出,刺在了對方的戰刀之上,把對方震退了幾步。

忽然,遠處的弓弩手再次射箭,十幾支被血氣纏繞的羽箭射向了寇爽。

寇爽施展迷蹤步,身影快速閃動,避開了羽箭的射擊,篤篤篤!箭斜斜射入地面。

這時,那兩個煉體境第四重武者又聯手攻向了寇爽,三人頓時又搏殺在了一起。

楚陽的情況更加危險,他的對手有四個,雖然都剛剛進入煉體境第三重,可畢竟是煉體境第三重武者,實力不可小覷。

如果只有這四個流寇,楚陽縱然贏不了,也未必會輸,自保是沒有問題的。可最關鍵的是,遠處有弓弩手,這些人不斷放冷箭,實在令人防不勝防。

忽然,一個人影如鬼魅般沖入了那群弓弩手中,一劍擊殺了一個弓弩手,出劍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此人正是葉峰,他斬殺了圍攻他的兩個流寇后,避開弓弩手射出來的箭,沖入了弓弩手之中。

那些弓弩手顯然也沒料到葉峰的速度會這麼快,更沒有料到葉峰的劍法會如此犀利。轉瞬之間,葉峰就擊殺了三個弓弩手,這三個弓弩手,全部都是被木劍刺穿入眉心送命的!

張顯瞧見葉峰連殺三人,臉色劇變,他實在無法想象,一個煉體境第二重武者這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劍法和身法。

「圍住他!」

「快圍住他!」

「殺了他!」

那些手持弓箭的流寇驚恐,紛紛後退,不讓葉峰靠近,同時不斷叫嚷。

他們想躲開葉峰,葉峰卻不會讓他們如願以償,他一個箭步搶到了其中一個流寇身前,又刺出了一劍!

木劍猶如燒紅的鐵棍,這一劍之力逼近四千斤,縱然是煉體境第三重武者也未必敢硬接,更何況是煉體境第二重武者?

流寇才退後半步,木劍就刺入他的眉心,使他當場斃命!

殺掉一人,葉峰倏地轉身,如獵豹般奔向另外一個目標,他的木劍就好像毒蛇,隨時都會要人命。

流寇們驚恐,駭然後退,他們對這個煉體境第二重武者的恐懼已經到了極致。

就在葉峰打算擊殺下一個流寇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他身後,一刀劈向他來!這一刀恐怕有數千斤之力,刀過之處,空氣撕裂。

「張顯!」葉峰臉色微變,身子一偏,貼地滾到了十幾米之外,抬頭看著出手之人。

碰的一聲,地面被戰刀平劈出一條火紅色的痕迹,出手之人居然是張顯!

「哼,你還真以為沒人對付得了你了!」張顯冷哼,他的右臂已經被寇爽擊傷,此刻已經包紮起來,暫時無法動刀,可是他有自信,只靠左手也能輕易斬殺葉峰。


忽然,葉峰縱身後退,退入了幽暗的樹林中。張顯的力量大概只有六千九百左右,他有信心,可以用「大劍道種」擊殺張顯,不過,絕對不能讓別人看到,所以他退到了樹林深處。

「想跑,你跑得掉嗎?」張顯冷笑,疾步沖入樹林,如大鳥般撲向葉峰,一刀劈下,刀鋒上血氣瀰漫,耀眼之極。

葉峰目光一閃,手中黑芒乍閃,大劍突然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十分之一的血氣注入大劍中,頓時,大劍變長,化作了六尺長劍,血氣大作。

「電光一劍!」葉峰突然暴起,一劍刺向張顯,這一劍刺出,快如電光,且劍上擁有八千斤的力量!

大劍吸收十分之一的血氣,力量就會提升兩倍,葉峰的力量將近四千,提升了兩倍多,正是八千斤之力。


刷!大劍劈在了張顯的戰刀之上,令人驚恐的是,戰刀居然被大劍從刀刃處劈成了兩半!

緊接著,大劍斬斷了張顯的兩根大拇指,最後終於劈在了張顯的眉心之上,血液飛濺。

「你有道……種……」張顯斷斷續續的吐出幾個字,最後終於倒下,眉心血如泉涌。

張顯的聲音太小,並沒有人聽到他的話,也沒有人瞧見他是如何被殺的。

殺了張顯之後,葉峰臉色頓時蒼白,瞬間消耗十分之一的血氣,誰也受不了。

取出人魚獸的妖丹,葉峰開啟吞噬道種,吞噬之氣裹住了妖丹,開始吞噬妖丹精華。

恢復了血氣后,葉峰收起妖丹,提著木劍掠出了樹林……

很快他就來到了寇爽等人的戰場之外,那些弓弩手還在放冷箭,他們根本沒想過葉峰會活著回來。

「背後放冷箭可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葉峰冷漠的聲音傳入眾弓弩手耳中。

弓弩手們聽到葉峰的聲音,臉色全都變了,齊齊轉身,拉弓射箭,箭如雨,全部射向了葉峰!

葉峰身影晃動,避開部分羽箭,沒有避開的箭,都被他用木劍劈成了兩半,羽箭,並沒有他的劍快!

瞬間,葉峰就搶到了眾弓弩手身前,眾弓弩手驚恐萬狀,駭然後退。

「八荒一劍!」葉峰一劍劈向其中三個弓弩手流寇,血氣密布成網,籠罩向三個弓弩手流寇。

三個弓弩手流寇拔出背後的戰刀,運轉血氣,紛紛揮刀劈向迎面罩來的血色劍網。

他們剛剛擋住這一輪攻擊,葉峰已經搶到他們身前,左手成拳,一拳轟向其中一個弓弩手流寇,崩拳!

葉峰的拳頭如同燒紅的鐵球,散發出耀眼奪目的血氣,轟擊在了流寇的腦門上,直接震碎了流寇的頭顱。

與此同時,葉峰的右手已出劍,一劍劈向了另外兩個弓弩手流寇,木劍劈空而過,撕裂空氣之聲不絕。

碰!碰!


兩個流寇倒飛出去,喉嚨都被木劍隔斷,當場斃命!

殺了三人後,葉峰的表情居然沒有絲毫變化,看不出任何喜怒。

「逃!」不知是那個弓弩手流寇率先尖叫一聲,其餘的弓弩手流寇驚恐萬狀,丟掉了弓,轉身發瘋似的奔入了樹林。

葉峰沒有追擊,他疾奔向了楚陽,一劍劈向了其中一個流寇。

那個流寇先是不屑,可是當葉峰的木劍閃電般斬殺而來的剎那,他的臉色瞬間變了,連忙用刀格擋。

碰的一聲,流寇悶哼一聲,踉蹌後退十幾步,手臂不斷顫抖。

另外三個圍攻楚陽的流寇看到這一幕,頓時驚恐。

「你們的人都已經跑了!」葉峰忽然冷喝。

聞言,剩下的幾個流寇臉色劇變,紛紛停手,縱身後退,游目四顧,果然,他們發現同伴都不見了。

楚陽和寇爽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兩人的臉上儘是驚疑之色。

「連張顯都走了,你們何必繼續為他賣命?」葉峰掃視剩下的六個流寇。

「少主怎麼突然離開了?」幾個流寇心中驚疑不已。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寇爽和楚陽心中也驚疑不已。

葉峰剛想說話,一道震耳欲聾,猶如雷鳴的咆哮聲從不遠處的樹林中傳來:「誰?居然敢殺我張寒的兄弟,我要讓他死無全屍!」

整個樹林都在震動,地面也顫抖起來,此人的咆哮聲到底有多恐怖?

聽到這驚天動地的咆哮聲,葉峰臉色劇變。 嗖!一個全身瀰漫血氣的黑衣中年人從樹林深處飛掠而來,呼吸吐納之間,四面八方的空氣隨之波動起來。

煉體境第五重武者!葉峰臉色凝重,寇爽和楚陽的臉色也變得非常凝重。


「魁首!」剩下那六個流寇看著來人,連忙躬身行禮。

「是誰殺了我兄弟?」流寇魁首冷冷的看著在場眾人,此人長得非常粗獷,這一怒,更顯得他面目猙獰。

「什麼,少主……少主死了。」那幾個流寇先是震驚,爾後驚恐。

「說!到底是誰殺了我兄弟?」流寇魁首怒喝,喝聲如雷,震動八方。

「魁首,我們按少主的吩咐,一直在對付這幾個人,所以……」一個煉體境第四重武者惶恐的看著流寇魁首。

「這麼說,是你們沒有保護好我兄弟,才讓我兄弟被人害死了?」流寇魁首冷笑。

「魁首饒命,魁首饒命……」六個流寇全部跪在了地上。

煉體境第四重之後就是煉體境第五重,看起來似乎差距不大,可事實上,兩個境界的武者實力差距甚大。

十個煉體境第四重武者也不是一個煉體境第五重武者的對手,一來,煉體境第五重武者可以飛行,二來,煉體境第五重武者的力量已經超越了萬斤,三來,煉體境第五重武者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流寇魁首想殺那幾個流寇,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不過,流寇魁首並某殺那幾個流寇,他忽然看著葉峰三人,冷笑道:「我兄弟的死跟你三人也脫不了關係,要不是你們纏住了我的屬下,我兄弟怎麼可能會死於非命?」

葉峰三人沒有說話,這個時候說話,只會激怒流寇魁首。

「哼,先殺了你們三人,我再去找害死我兄弟的兇手,把他碎屍萬段!」

流寇魁首冷哼,他居然想擊殺葉峰三人。

葉峰臉色不變,他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流寇魁首靠近,無論能不能擊中流寇魁首,他都會全力出劍。大劍道種吸收十分之三的血氣,力量會提升六倍左右,也就是二萬斤的力量,只要擊中流寇魁首,流寇魁首不死也得重傷。

損失十分之三的血氣,是人體的極限,已經不能再讓大劍道種吸收,不過就算是這樣,大劍道種的威力也非常恐怖。

與此同時,寇爽和楚陽也緊捏長槍,隨時準備全力出擊,他們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就在流寇魁首即將動手的剎那,一道笑聲從樹林深處傳來:「哈哈,張寒,你寒夜聯盟的總舵已經被我攻陷了,從今往後,寒夜聯盟就是屬於我黑龍聯盟了!」

這道聲音雄渾無比,轟隆隆直如雷鳴般席捲而來,令人氣血翻騰。

「煉體境第五重!」葉峰臉色微變,說話之人必然也是煉體境第五重武者,否則絕對不敢跟張寒這樣說話。

嗖嗖嗖嗖……

八條火紅色的人影從樹林中疾奔而來,出現在葉峰等人眼前。

為首之人身材高大,留著絡腮鬍子,血氣旺盛,掀起陣陣熱流。

「黑龍,我兄弟是不是被你的人殺的?」張寒冷冷的看著為首之人。

「你兄弟死了?」愣了愣,黑龍忽然大笑:「哈哈,張寒,看來天都要絕你張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