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小子,就是現在!」

這時,五色光沖霄,五顆獸晶連接著複雜的紋絡從天空壓落下來,如一片星辰般將楊殘包圍在其中,隨即只看到,五顆獸晶和這些紋絡迅速變小,竟然融進了楊殘身體中,頓時陣法像是被激活了一般,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從楊殘身體中散發出來。

「快殺了他!」冥宗二老急切喝道,感受到了威脅。

他們出手了,鷹鉤鼻的老者口誦詭異的經文,而佝僂的老者踏著鬼步,一步一步恍若在招魂,頓時間一股邪異的力量將兩人籠罩,凄厲的鬼哭聲,怨靈是悲吼聲,從骷髏頭骨間傳了出來。

鬼聲繞人魂魄,讓人頭皮發麻,這時,鷹鉤鼻誦經文的聲加快了,同時這些讓人寒毛倒豎的聲音變得急切起來,暮然,骷髏頭中突然衝出上百道怨魂,像是從地獄召喚出來的一般,全都帶著森然死氣,撲向楊殘。

眾人驚駭,這些怨魂在手了鷹鉤鼻老者詭異的咒聲中狀若瘋狂,像是看到了前世仇人一般,要血腥報復,抓向楊殘。

「好恐怖。」就是在楊殘身後的大黑狗都打了個冷顫,這些怨魂全都可怕無比,足足上百道撲來,簡直能將人拉回地獄。

此即,楊殘渾身冒著五行神光,就連雙眼中都變幻著五色光彩,五中光彩交合,像是晨間最美的曦光,充滿了迷離。

暮然,楊殘動了,他身若游龍,劍轉乾坤,無匹神曦隨劍氣揮灑,像一把天刀般斬向滿空怨靈。幾乎是同時,楊殘晃身而過,速度快到極致,他衝過去與紫川對了一掌,而後殺到冥宗二老身前,拳掌交擊,盡展是五行奇力,曦光聖潔,閃耀林間。

天刀過處,怨靈如虛影般盡數潰滅,不敵五行神力疊加王兵之威,而此即,楊殘與冥宗二老也拉開了距離,他閃身到他二叔和三叔之間,分別留下一瓶酒漿,而後他如影子般殺向常妮。

這一切太快了,同時與冥宗二老和紫川三大高手過招,最後閃身殺向常妮,這恍若眨眼之間,快到極致。

曦光耀眼,楊殘像是暗空下的一道驚虹,瞬間就到常妮身前,強勢一劍驚破林間,盪出耀世殺機。

瞬息而已,殺劍已至,常妮驚亂之下退閃不及,她魔鞭矯划,鱷影再現,嘶吼著隨同魔鞭揮出。

「吼!」

鱷魔影大吼,而後潰滅,難當王兵神威。同時,魔鞭折斷,雖然來歷不凡,但在王兵面前依然不堪一擊,化為兩節。

「砰!」

一聲悶響,楊殘同時重拳出擊,將常妮轟飛了出去,巨大的轟擊之下,常妮氣息萎靡了下去,遭受到了重創。

「敢爾!」

這時,冥宗二老動了,他們的身影從楊殘身畔殺過,擋住楊殘,也幸虧他們及時出手,紫川才在關鍵時刻救下了常妮,迅速給她服下靈藥。

「哼,小子你別太猖狂,雖然你現在實力大增,但是頂天也不過儲道二重天巔峰的實力,加上王兵也最多與我二人打個平手,長時間下來你依然註定敗亡。」鷹鉤鼻的老者冷聲說道,他連掌拍出,掌勢奇特,與佝僂的老者配合無間,近距離大戰楊殘。

一時間這裡神光澎湃,氣氛逼凝。

「你錯了,今天你們必死!」大戰中,楊殘感覺到從未有過的強大,讓他戰意高昂,同時王兵揮動間,一種有我無敵,無我有劍的無匹劍意招中自現。

感受到這種劍意,冥宗二眉頭慢慢變得凝重,因為隱約間他們感覺到這股劍意的可怕,竟然給他們一種意無止境、招中無邊的感覺。

無窮盡地突破劍境桎梏,另開新境,雖然修為有限,但是劍境無邊,這種無上劍意任誰都得為之震驚,都得為之驚嘆。

局勢轉變,楊殘人在戰,心卻慢慢平靜下來,因為就目前形勢而言,常妮已經沒有了多少戰鬥力,而常岩山所剩戰鬥力唯有紫川、鬼手以及魅影三人,鬼手對戰楊義遲早會敗,魅影與楊林趨近僵持,難分勝負,剩下的便只有紫川了,而對於紫川,喝下酒漿的二長老楊連清與三張來楊元山足夠應付,給他們時間讓傷勢復原,擊敗紫川不是難事。

因此,取勝只是時間的問題。

五色神光閃耀,絕匹劍招越現不凡,鬼氛激蕩,冥宗二老邪異招式層層殺出。

不及片刻,三人便大戰了數十回合,皆竭力鏖戰沒有保留,戰鬥沒有任何漸熱的過程,直接白熾化。

心越靜,招越深,劍更狂,楊殘心中無波,像是聆聽劍息的劍上人,持手中劍,覓劍中音,洞悉劍上至理,快戰劍下之人。

這一刻,他是安靜的,是無敵的,他完全將自身遺忘,殺心盡賦劍理。

「鏘!」

一劍山林催,再劍乾坤動,楊殘此時猶如無敵的劍神,斬劍之間驚得冥宗二老心顫膽寒,他們身上已有多處劍傷。

「退!」

鷹勾鼻的長老喝道,他們深深感覺到楊殘的可怕,在剛才的對戰之中,他們竟然陷入楊殘的節奏,節奏之中更是殺招無窮,讓他們險死還生。

這時,楊殘恍若被被這一聲喝退所驚醒,他的眸光變得凌厲起來,喝道:「走得了嗎?我說過今天你們必死。」

聲未落,劍上曦光已斬殺而出,斷了冥宗二老前路,同時楊殘逼近,他像一尊仙王般不可褻瀆,要執行殺伐。

「是你比我們的!」冥宗二老狠聲一喝,頓時邪氛將這裡籠罩,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在戰場中蔓延。

(貴賓、收藏、都像我砸來吧!求砸求虐求大伙兒支持啦!!!!!)

… 陰霾鋪展,一股冷意瞬間遍布了真箇戰場,冥宗二老轉身殺來,兩人同時出手,威勢當真駭人,隱隱間的一股威壓讓在交戰的眾強都有些不適應,感覺到壓抑。

咚!

佝僂的老者拐杖杵地,手勢划動,數道鬼影莫名在他身旁浮現,全都張牙舞爪,聲音凄厲瘮人,像是有大怨般在哭泣痛訴。

「合!」

佝僂的老者手勢相合,頓時這些鬼影在撕心裂肺的叫聲中竟然合成一道虛影,這道虛影披頭散髮,面目扭曲,竟然看不見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張猙獰的嘴巴嘶吼著,像是要掙脫束縛,吞食所有人。

這時,骷髏頭骨七竅之中射出幽幽綠光,這幾道綠光像是鎖鏈一般將這道虛影牽扯著,撕拉著,像是要將他強行收走。

「啊……」

凄厲的叫聲中,這道虛影變得模糊,竟然變成朦朧的鬼氣將骷髏拐杖纏卷著,再也沒有離開。

而與此同時,楊殘明顯能感覺到這骷髏拐杖比先前恐怖了,似乎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可以影響人的神魂。

鏘!

不及楊殘多想,身子高挺的鷹鉤鼻老者攻上前來,枯骨般的手爪很邪魅,像是勾魂抓鬼般,轟在楊殘手中王劍之上。

「任你們今天妖邪手段逆天,都得死!」楊殘冷喝,隨即他雙手攤開,王劍在空中千絲萬縷分散,化成三片金燦燦的葉子在五色光中沉浮,在楊殘周圍遊走。

劍意依在,楊殘滿身神華,像是混沌劍神般,手中無劍卻更勝有劍,他劍指一凝,劍息凝聚在兩指之上,招式蓄勢待發,他兩指點出,對上了鷹鉤鼻老者。

感覺到楊殘指中殺招,鷹勾鼻老者不敢大意,一雙手更加恐怖了,黑漆漆的像是被墨水染過一般,滾動著森森鬼氣,招式幻化著,迎了上去。

下方,激戰中的幾位長老見鷹鉤鼻老者這一雙手不禁駭然,他們對冥宗也有所聽聞,傳聞冥宗之中有中邪異的**,能將鬼魂的戾氣煉化並融在軀體之中,以練成無堅不摧的鬼體,顯然,這名老者雙手融合了鬼魂的戾氣,一雙手已經趨於鬼戾之驅。

當!

劍指與鷹鉤鼻老者雙手對上,發出金屬板的顫音,然而,楊殘攻勢不止,他的一隻手像是五色神光般不斷變換著,兩指、三指、曲伸之間化為綿掌,轟然推出,竟然將鷹鉤鼻老者推了出去。

這幾招太快了,簡直難以看清,一瞬間而已,兩人手上招式已經過了十幾回合,看似動作幅度小但力度卻是無比驚人。

鷹鉤鼻老者右手顫抖,他將手藏在身後,心中無比震驚,一般而言,他的雙臂堅硬無比,很少有人能讓他感覺到疼痛,可是在楊殘的連番攻擊下卻差點讓他痙攣,這讓他心中很不平靜。

要知道,楊殘陣法入體,現在的實力頂天也就是儲道二重天的實力,怎麼可能能憑藉著實力與他對抗,除非……

鷹鉤鼻老者倒吸一口涼氣,他想到有一種可能,那就便是楊殘與王劍合一,調動王兵的威能疊加在指尖之上與他的戾魂之手對抗,不然沒有其他解釋。

可是……這得多驚人的劍上意境?鷹鉤鼻老者愣愣的看著楊殘。

「大哥,我們一起上。」

這時,佝僂的老者持著手中恐怖的骷髏拐杖殺來,他輪動著拐杖,鬼氣涌盪著將他包圍在其中,讓他看起來恐怖絕倫。

「殺!」鷹鉤鼻老者怒喝,他對楊殘起了狠殺之心,楊殘的驚艷讓他感覺到恐怖,這樣的人若是將來成長起來絕對是個禍患,絕不能留。

能量盪動,三人再次戰在一起,這一次無比兇猛,每一招都孕有恐怖,暴亂的波動中四周參天大樹巍巍倒下,落葉翻卷著覆蓋長空,然而三人卻讓若沒看見這些一般,戰到痴迷,戰的瘋狂,戰的霸氣無雙。

指尖劍氣流轉,三片金葉沉浮,楊殘出手輕盈而飄逸,一種朦朧而深奧的意境越來越冥宗二老感覺到到那個恐懼。

「叮!」

骷髏頭骨轟下,楊殘劍指迎上,頓時波動席捲,三人髮絲飛揚,戰意高漲。

當點中骷髏頭骨剎那,楊殘明顯感覺到自己的神魂為之一動,竟然隱隱生疼,意識有點模糊,他不禁快速發力,指尖爆發出雄厚的勁力震退骷髏頭骨。

有古怪,楊殘興中警惕,再次交手更加小心了。

鬼魂哭嚎,戾魂手招招致命,然而楊殘以一敵二不落下方,絕匹的劍式層出不窮,竟然讓冥宗二老爺有些手忙腳亂,險象環生。

一晃數百個回合過去了,冥宗二老大口喘氣,鷹鉤鼻長老臉上竟然有淺淺的劍痕,而佝僂的老者緊握骷髏拐杖的手顫抖,招式越加凌亂。

「鏘!」

清脆劍響,楊殘抓准佝僂老者招式凌亂的時機快速凝劍,頓時精光之間千絲萬縷,只見王兵再次成型,一劍橫斬,氣盪六-合。


銳利的金屬顫音間,佝僂老者的骷髏拐杖被斬斷了半截。

「混賬!」

佝僂老者看著手中斷了大半的拐杖,雙眼都快瞪出來了,隨即他一聲大吼,拐杖上的骷髏頭骨竟然脫落了下來,並且鬼氣森森,飛向了高空,猛然放大降落下來,楊殘躲閃不及,被納入了頭骨之中。

骷髏頭骨之中,一望無際,只見膝下陰霧翻滾著,一直蔓延到無邊際的盡頭,楊殘身處其中,神魂自生一股涼意。

暮然,怨靈嘶吼,鬼影密密麻麻,從腳下陰霧中升起,蜂擁而至,將他團團包圍。

不及回想,楊殘王劍開合,瞬間而已,數把天刀一般的巨大劍氣自他周圍爆發,橫掃如山海般的鬼魅妖影,劍氣過處,成片的鬼影還來不及嘶吼便化成了陰霧,最後融合在腳下的陰霧之中。

「嗯?」

就在這時,楊殘眉頭一凝,他發現腳下的陰霧竟然涌動起來,而後化成一個巨大的牢籠,將他困在其中。

牢籠很大,能有數十丈大小,但是當凝結成型剎那突然變小,直至只能容下一人。

牢籠之中,楊殘只感覺到渾身的靈力開始外泄,像是受到什麼外界吸引一般不斷地從身體內流失。

感受到這一異狀,楊殘渾身猛震,頓時震退了周圍的陰霧,並且他體內衝出無量火光,火屬性靈力以他為中心蔓延開來,頃刻間方圓十丈之內仿若火海燎原,燒得鬼影凄厲慘叫,泣似狼嚎。

「鏘!」

楊殘一劍斬出,頓時圍困他的牢籠應聲破碎,隨即楊殘抬頭,全力一劍光耀乾坤,斬向無邊暗黑處。

外面,骷髏頭在空中旋轉,此時劇烈震動,晨曦般的光彩從骷髏眼睛鼻子嘴巴中射出,驚得冥宗二老迅速出手,海量靈力灌入骷髏頭。

二老此時面色凝重,他們全力出手,但是王兵威能太過猛烈,強行壓制之下竟然讓他們感覺到氣血翻湧。

「駝子,雖然這頭骨裡面有你畢生的心血,收入了數不清的鬼魂,但是今日只有捨棄了,不然壓不住他。」鷹鉤鼻長老沉聲道。

「這……」佝僂老者聲音蒼老,有些猶豫。

「別再猶豫了,就讓他與那些鬼魂同歸於盡吧,不然今日我們不僅計劃不成,身子性命也堪憂。」

「哎!好吧!」

隨著一聲蒼老的嘆息,佝僂老者咬破指尖,一滴黑紅而妖異的血從他指尖飛出,滴落在骷髏頭骨上,並且伴著他低聲誦念,骷髏頭居然劇烈抖動起來。

骷髏頭骨中,鬼靈泣訴,痛哭聲悲,楊殘感覺到神魂錯亂,渾身有種被束縛的感覺,竟然不能一動,甚至他能感受到,自身的力量都受到了牽制,難以揮發自如。

感受到異常,楊殘不能平靜,他五行**急運,想要撐破身子的枷鎖,頓時兩股力量僵持,整個骷髏頭像是地震般劇烈震顫。

骷髏頭外,冥宗二老額頭出汗,他們不敢大意,因為關鍵時刻就要來臨。

「還等什麼?趕緊引爆!」鷹鉤鼻老者催促,因為他楊殘體內的力量很讓他心驚,再僵持下去他們很可能壓制不住。

佝僂的老者眼中充滿不舍,他看了骷髏頭骨一眼,隨即眼神凌厲起來,他手掌一揮,一團黑氣快速將骷髏頭骨包圍起來,頓時骷髏頭骨變得透明起來。

看以看到,骷髏頭像是一個匣子一般講楊殘困住,讓他難以動彈。

「爆!」

突然,佝僂老者爆喝一聲,先前他滴在骷髏頭骨上的那滴血明艷了起來,發出妖異的光彩,整個骷髏頭變成了血色,而後像是再也承受不住能量的衝擊般,轟然爆炸開來,劇烈的能量波衝出,將二老震得大口吐血。

「結束了。」鷹勾鼻老者雖然口角有血,但是表情卻隱藏不住欣喜。

唯有佝僂的老者眸光深邃,愣愣的看著骷髏爆炸的地方,意味不明。

… 下一刻,佝僂的老者瞳孔慢慢放大了起來,因為他看到,陰氣朦朧中金光閃爍,楊殘提著王劍一步步走了出來,氣息並沒有比剛才弱了多少。

可以看到,他連髮絲此時也都變得金黃,整個人像男天使一般聖潔,英俊而雄武,讓人生不出褻瀆之意。

只是,他身上許多地方流轉著綠色的生機,正在修復受傷的傷體,許多已經失去大塊血肉的地方在綠色的生機之下,正在以肉眼能見的速度生長,很快就要復原。而隨著這些致命的傷口慢慢復原,楊殘也慢慢的恢復了戰力。

「怎麼可能……他能運轉五行之力。」鷹鉤鼻老者哆嗦著說道,他臉色無比沉重。

因為一般而言,擁有五行之力的人很難殺死,可以在短時間內復原自己的身體,甚至可以讓自己的身軀短時間內無堅不摧,堅如精金。

現在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楊殘為什麼會沒有就此隕落了。

冥宗二老對視一眼,皆心中繃緊。

陰霧中,楊殘一步一步走出來,他目光如炬,注視著冥宗二老,殺機更勝了,剛才啊若不是五行之力自主復甦,那麼他不死也怕半殘了。



「殺!」

一聲大喝,楊殘一步跨出殺向冥宗二老,可以看到,他所過之處綠色生機如輕霧溢下,草木瘋長,轉瞬間像是一股波lang般隨著楊殘撲卷而過。

冥宗二老大駭,如此強盛的生命機能當真他們心驚。

「快,一起施展血符鎮魂!」

佝僂的老者急切道,隨後他自拍胸口一掌,吐出大口鮮血,他口中默念,頓時這些血液發光,佝僂老者手指划動,牽引著這些血液在身前凝畫,瞬間一道血符出現在他身前。

而鷹勾鼻老者見狀,也同樣吐出一口鮮血,迅速在身前凝成血符。

「鎮!」

冥宗二老同時一喝,兩張血符飛出,兩股奇異的力量像是能封印所有一般,向著楊殘壓去。

血符攝魂,奇異力量竟侵透了神魂,楊殘頓時感覺到神魂渙散,當場踉蹌了一下,險些倒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