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小兄弟小心!」

壯漢驚呼一聲,剛欲衝過來,卻是被接下來見到的一幕給驚呆了。

那個動作靈敏的女子,原本已經衝到了少年的近前,手上薄如蟬翼的刀刃隨時都有出手的可能,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女子好像感覺到了什麼,身形一轉,竟然閃到了一側,以一種警惕的眼神盯著少年。

然而這還不足以讓壯漢吃驚,真正讓他吃驚的是,那個暴怒的男人揮動著帶血的巨大板斧,咆哮著向著少年劈砍過來。

強大的勁風帶著濃濃的血腥味,眨眼便是襲到了少年的胸口處。

少年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他一點都沒有要躲開的意思,難道打算以血肉之軀抵抗對方這威猛的一擊?

當時的壯漢是真的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不過隨後見到的一幕卻是讓他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少年快如閃電地伸出手,拇指與食指,竟然很輕易地加夾住了板斧的斧刃,威力無比的一擊竟然瞬間止住,並且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來。

如果再仔細觀看,就會又發現一處不可思議的地方。

板斧的血液,竟然沒有沾到少年的手指上。

那兩根手指,就像是有著一層看不見的防護衣,更像是與那板斧融在了一體,任由那個男人如何用力,就是無法掙脫束縛。

「這……這……」

看到這一幕的那個壯漢,他已經無法找到合適的語言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了,眼前這個少年給他帶來的震驚猶如山洪暴發。

他不是一個煉器師么,一個煉器師怎麼會……怎麼會……在壯漢的認知里,那些身份不凡的煉器師,除了在煉器這一領域比較利害外,至於實力非常稀鬆平常。

「吼~~」

就在這個時候,狂奴發出一聲吼叫,他看到同伴的境遇忙過來幫忙,掄著巨大的鎚子,向著東方修哲的頭頂處便砸了下來。


強大的風聲說明著對方這一錘的威力多麼巨大!

「小心!」

壯漢大喊一聲,便欲衝過來,可是他被那位女子給纏住了。

就是這麼一耽擱,巨錘已經落了下來。

「碰!」

東方修哲聽到身後勁風,頭也沒回,反手就擊了出去,拳頭正好與巨錘碰撞在一起,巨錘發現震人隔膜的聲響。

噔噔噔~狂奴手中的巨錘瞬間飛了出去,因為巨錘上面的鎖鏈與狂怒的手臂相連,在強大拉扯力的作用下,狂奴向後退了數米才穩住身形。

「不會吧?」

正在與那個戰奴女子打鬥的壯漢,看到這一幕,再次張大了嘴巴。

作為一個強化系斗師,他可是看得明白,那個使錘在大塊頭,也是一個強化系的斗師,而且實力還不低。


赤手空拳,竟然將強化系斗師奮力的一錘給擊了回去,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望著少年的身影,壯漢突然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這一刻的他感到非常慶幸,這個少年不是他的敵人,不然的話……「吼~~」

狂奴再次發出一聲咆哮,並且再次向著東方修哲衝來。

「你的實力比幾年前確實增長了不少。不過——」東方修哲身體一躍,竟然跳到了狂奴的肩頭,「不過,我的實力增長的更加恐怖!」

膝蓋微彎,身體重心猛地向下,東方修哲使用了一個類似於「千斤墜」的招式。

「咕咚!」

狂奴的雙膝一下子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堅硬的石地竟是被他這一跪砸出兩個坑來。

狂奴用手臂支撐著身體,他已經使用了全力,但肩膀上的力道卻是在以恐怖的速度增加著,無論他怎麼努力,都無法從地上站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有一座山壓在了他的肩頭。

「嗖!」

就在東方修哲考慮著要不要在這裡幫著柳紅解決掉狂奴時,身後驟然傳來了破空之聲。

身體向後一仰,躲過了踢來的一腳,東方修哲就像是打破了地心引力,在狂奴的肩膀上做了一個一百八十度搖擺,然後又站直了身體。

如果那個傭兵協會的會長在這裡,他一定會驚呼道:這不是老子的招式么?

戰奴女子在一腳未能將東方修哲從同伴的身上弄下來后,她並沒有就此住手,柔軟的腰枝連續數個後空翻,然後以一個后掛劈腿再次踢來。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在她的腳尖之上有寒光閃爍,竟然暗藏著刀刃。

「說到實力,你好像是三人之中最利害的吧?」

東方修哲這一次不再躲閃,也是飛起一腳,打算與對方來個硬碰硬。

女子的柔軟度實在是太利害了,她並不打算與東方修哲硬碰硬,似乎也知道撈不到好處,在關鍵時刻她的雙手交插按在地面之上,力由手臂傳至腰部,再由腰為紐帶,竟是硬生生將腿的下劈之勢改為了橫掃!

東方修哲身形一躍,跳到了地面之上,女子的橫掃腿幾乎貼著狂奴的頭頂掃過。

「你們是什麼人,或者說你們是哪個組織的?」

東方修哲胡些好奇地問道。

然而,戰奴女子除了那雙眼睛不住地冒著寒光外,她的嘴唇一直緊閉,似乎不打算說任何話。

「算了,還是靠我自己吧!」

東方修哲也不指望對方會說出實話,反正他現在已經將「搜魂之法」修鍊到了很高的境界,就算是在戰鬥之中,依舊可以靈活使用。

人說的話可以騙人,但人的靈魂卻是最真實的!


「呼!」

心中剛剛做了決定,身後便是再次響起勁風,是先前那個使用板斧的暴奴男子沖了過來。

這個男人的樣子很古怪,他雙眼紅得像血,整個人如同瘋了一般不知疲憊、不知恐懼,心中唯一的信念好像只有殺戮!

看著這個男人,東方修哲的腦中突然冒出了三個字——狂戰士!

雖然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狂戰士什麼樣子,但通過閱讀過的書籍,眼前這個男人的樣子非常像狂戰士狂化的樣子。

還有他那超強的自愈能力,也是狂戰士的一個特徵!

於是,東方修哲對這個男人產生了興趣,並且決定「搜魂之法」先對他使用!

「嗖!」

身形一閃,東方修哲已經到了那個男人的近前,腳下在他的小腿上踢了一腳,這個男人頓時橫著躺了下來。

出手如電,東方修哲的手掌瞬間按住了他的頭髮,強大的力道,竟是將地面上按出了數道裂縫來。

「就讓看看你們是些什麼人吧?」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心中已經激動得想要知道答案了。

然而,還未等他開始施展「搜魂之法」,狂奴還有那個戰奴已經沖了過來。

「別搗亂,給我閃一邊去!」

伸出左掌,掌心對著衝過來的兩人,嗖嗖,兩團拳頭大小的火球,以奇快無比的速度迎上衝來的兩人。

那火球很是詭異,上面看不見跳動的火焰,反而像是某種發著白光的小球。

「吼~~」

狂奴將鬥氣包裹住自己的手臂,速度不減地衝來,並且揮起手掌打算擊飛這衝到眼前的火球。

在強化鬥氣的強化保護下,他的身體是可以抵禦高溫的,就算是跳入火海也能安然無恙。

然而,這一次卻出現了例外!

「嘶嘶!」

他的手掌拍到了火球,然而那火球竟然沒有改變方向,一陣像是油炸的聲音響起,然後就見那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火球,竟然突破了他的鬥氣。

「吼~~~」

狂奴咆哮著甩動手臂,雖然最後將粘在手掌上的火球給甩飛了,但他的那隻寬大的手掌,卻被燒得血肉模糊,其中最嚴重的就是掌心處與火球直接接觸的地方。

鑽心的疼痛讓狂奴一陣陣咆哮,估計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那團火球怎麼會燒傷自己?

其實理由很簡單,那是東方修哲修鍊「融火術」的成果,「融火術」雖然是一種煉器功法,但同時也可以用於戰鬥,它所提煉出的火焰,不但炙熱無比,而且一點的特性。

那個戰奴女子就要聰明多了,看著飛向自己的火球,她選擇了躲避,腰部一扭,身體向著一側發生了偏移,然後再借著前沖的力道,做了一個凌空前手翻的動作。

只是有一點讓她沒有想到,那個被躲閃過的火球,竟然還能夠改變軌跡,劃過一個巨大的弧度之後,竟然向著她再次沖了過來。

東方修哲利用這個時間,終於開始了對暴奴男子施展「搜魂之法」。

暴奴男子儘管極力掙扎,但在強大力量面前,就算他是已經狂化的狂戰士,也要接受這個被「搜魂」的事實。

如今東方修哲的「搜魂之法」已經有了很高的成就,雖然離著進化到「融魂之法」還有著一段不小的距離,但已經可以做到不破壞對方記憶與靈魂的前提下展開「搜魂」,並且搜魂的速度不知比以前提高了多少倍。 「搜魂之法」很快便施展完畢,然而東方修哲卻是怔怔地望著被按倒在地的男人,難以想象,這個狂戰士之所以濫殺無辜,並不是出於他的本意,而是因為他被人控制了。

控制他的人不是使用什麼法術,而是通過某種奇特的藥水!

不僅這個男人如此,就連狂怒和那個刻有「戰」字刺青的女子,也都是被藥水所控制。

這種藥水類似於某種迷魂湯,讓他們的靈魂處於封閉狀況,將喪失言語和思考能力,完全聽命於人!

通過對深層記憶的解讀,東方修哲知道這三人受到的痛苦簡直超乎人的想象,他們三人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都被奇怪的藥水浸泡過。

從記憶之中了解到,讓他們三人變成如此模樣的人是一位頭戴面具的老者,應該是一位邪惡的調劑師。

「難怪沒有見過狂奴說過一句話,原來是這個樣子。」

東方修哲雙眉緊皺,了解到三人的痛苦遭遇后,讓他有些為難要不要再擊殺他們?

「求求你,殺了我!」

就在這個時候,被東方修哲按倒在地的這個狂戰士,竟然說話了。



他的聲音沙啞,一張臉扭曲得十分可怕。

應該是「搜魂之法」的作用,讓他的靈魂暫時擺脫了藥水的控制,不過從他的通匪表情來看,這種擺脫應該只是暫時的。

「殺……了我,求求你……」

聲音越不越小,狂戰士的四肢開始劇烈地掙紮起來。

「我不想再被支配,求求你……」

這個男人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東方修哲。

東方修哲卻是沒有動手,只因他覺得這個男人還有救,如果能夠給他一點時間,也許能夠找到讓他恢復自由的辦法。

「呼!」

就在這個時候,狂奴還有那個女子沖了過來。

東方修哲抬頭望去,卻是嚇了一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