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對於,楚河,你可是會瞬間移動的人,這個招數真是一級的好!」布瑪臉色轉喜,旋即她心中忽然想起一個念頭,情不自禁的對楚河說道;「楚河,送我回家之後,你有這種方便的絕招,那來我家一定輕而易舉了,你會經常來看我嗎!」

說完,布瑪神色再次滿是期待,一眨不眨的望著楚河。

面對布瑪的眼神,聽到她期待的話語,楚河微笑說道;「我絕對會來的,到時候一定要準備好吃的啊,你知道的,我飯量很大的!」

布瑪撲哧一笑,笑嘻嘻地說道;「一定叫你吃掉了舌頭!」

「好了,我先送你回西都吧!」楚河對布瑪道。

即將要離別了,布瑪的臉上又露出幾分傷感,楚河看在眼裡,輕笑道;「又不是不見面了!真是小孩子脾氣。

布瑪嗯了一聲,道;「我會等你來看我的~!」

問清楚了布瑪家西都的大體位置,楚河拉住布瑪的白嫩的小手,閉上眼睛,腦海中瞬間出現了地球的方點陣圖,各個地區的經緯度都可以在腦海中有自己的意識分化出,被布瑪指明的大體方位已經清晰地烙在了楚河的腦海中。

楚河的瞬間移動,既可以感應氣瞬移到人的身邊,又能不受氣的限制,在宇宙星球中遨遊四方,上入乾坤,下達九幽,一個閃身之下,兩人的身影,在孫悟空瞪的如燈泡般的眼球中,消失不見。.. (求鮮花,鮮花)

西都是一座非常美麗的大城市,這裡氣候適宜人們居住,環境優雅,而且建築優美,交通便利,實在是一個經濟發達的好地方。

顧名思義,因為這座城市所處的位置偏於西方,故而人們稱這裡為西都。與往常一樣,城市裡人來人往,急急匆匆,車水馬龍,川流不息,人們各自忙碌著自己的事情,呈現出一種都市快節奏的景象。

而就在這座繁華的大城市中,誰也沒有注意到,不知在什麼時候,有一男一女悄然踏入了這座城市的土地之上。

男的面貌清俊,身材修長,女的青春靚麗,美麗可愛,兩人行走在寬廣的大街上,十分注目,引得路人們側目而視,回頭率頻頻增長,給交通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布瑪,這座城市就是你生活的地方嗎?」帶著布瑪瞬間移動來到了西都,呼吸著城市裡乾淨無污染的空氣,楚河心中莫名的舒暢起來,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讚嘆不已。

到底是龍珠世界啊,就連城市中的空氣也都這麼好,不知人們是怎麼處理人與自然的關係,弄得這麼和諧。再想想自己那個世界的各種污染,楚河垂頭喪氣,這差距咋就這麼大呢?

「嘻嘻……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很繁華……「布瑪並不知道楚河前世之事,以為他也如孫悟空一樣並未見過多大的世面,於是喋喋不休的為楚河介紹了起來。

拒嫁豪門:總裁追妻成癮 見到她一臉興奮的樣子,楚河不忍打斷,強忍著聽完了她的一番話,他乾咳一聲,插嘴問道;「布瑪,先別說這麼多了,到了這裡,你應該很快就能回家了,你自己先回去吧,悟空還在等我呢~」

布瑪一下子止住了聲,她神色突然變得有些黯然,螓首微微低下,忽然,她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緊緊盯住楚河,鼓起勇氣,柔聲道;「你……你送我回家不行嗎,反正已經送到這裡了,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的~~~」

望著布瑪那近乎哀求的目光,楚河也不知該說什麼,想了想,楚河決定道;「好吧,我去還不成嗎,就當是認認門!下次來也方便些!」

期待中的布瑪本以為楚河會拒絕,但沒想到楚河真的如自己所望,竟然答應了,布瑪興高采烈的跳了起來,雀躍道;「來來來,我帶你去我家,一定好好招待你!」說罷,雪白小手牽起楚河的手,就朝著她自己家走去。

楚河也不掙脫,由著布瑪,跟隨布瑪走了一段路,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座非常大的別墅停在了兩人的眼前。

面前的別墅佔地之大,面積之廣,奢華之程度,都令楚河前所未見,果然不愧是布瑪大小姐的家,有錢的程度非楚河之想象。

望著那豪華的別墅,楚河不住雙目放光,點頭稱讚,一路走來,進入其內部,在楚河眼中,卻又是一番天地,彷彿進入了一個動物大觀園,各種動物,應有盡有,讓楚河都叫不出名字,楚河大開眼界,機器人僕人不斷地朝兩人問好。

「……哎呀,布瑪,是你回來了呀!瞧瞧,變得更漂亮了,還帶來了個小帥哥來~~」

走進屋裡,一個金髮的年輕婦人笑嘻嘻沖布瑪打了一聲招呼,再望向楚河的時候,金髮夫人忽然兩眼放光,來到楚河身旁,冷不丁的拉起了楚河的手,笑嘻嘻地說道;「……小帥哥,你是布瑪的朋友嗎~~~長的真俊啊,要不要和我喝一杯啊!我這裡有最新的葡萄汁,想喝什麼跟我說,這裡有很多好喝的東西……」

「媽,你說什麼呢!」見自己的媽媽一上來就和楚河調笑,頓時,布瑪羞紅了臉,臉蛋嬌羞如同蘋果,她飛快地將自己的媽媽拉開,自己擋在楚河身前,轉頭對楚河慌忙地解釋道;「楚河,我媽是開玩笑的,你別介意啊,她就是這種小孩子脾氣……」

雖然從原著中就知道布瑪一家人性格都有些古怪,但見到布瑪媽媽的熱情,楚河還是有些感覺受不了,不過楚河並不討厭這種性格,他只是有些不適應。

不介意的搖了搖頭頭,楚河笑道;「沒事,阿姨只是有些熱情而已。」

「女兒,怎麼這麼說你媽呢?是不是嫉妒了,別生氣嘛,你看小帥哥都不介意。還有,小帥哥,別叫我阿姨,我們各叫各的,你叫我姐姐就行!」

「來,先不說這些,你們先嘗嘗葡萄汁,解解渴……」說著,布瑪媽媽遞給兩人一人一杯葡萄汁,笑嘻嘻的看著兩人,道;「乖女兒,我不打擾你們了,我去給老頭子送點飲料,你們繼續……」在格格的笑聲中,布瑪媽媽離開了兩人身邊。

氣氛終於沉靜下來,楚河將葡萄汁一飲而盡,清爽甘甜,美味非常,讚歎道;「你媽媽雖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譜,但給的飲料倒是挺好喝的!~」

「哼~~~她整天就知道忙些這個~~~~」撇了撇小嘴,布瑪小聲道。

布瑪領著楚河在自己的家裡瀏覽了一番,布瑪的爸爸因為在研究室里研究東西,所以並沒有看見,不得不再次感慨一下布瑪家,一個字形容,那就是大。

再次回到屋裡,楚河見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既然送也送了,看也看了,那也該回去了,於是,他站起身子,對布瑪做出了告別。

「等等,楚河……」

見楚河就要離開,布瑪心中雖然不舍,但也知道無法挽留,於是,布瑪伸出小手,展開手掌,一個萬能膠囊出現在了楚河的眼前。

「這個是送給你和悟空的……」布瑪道。

「這裡面是什麼?」楚河看著萬能較能,眼中閃過疑惑,詢問道。

「我知道你們是去色老頭子哪裡修行的,修行一定很苦吧,那色老頭子一看就知道營養不良,而你和悟空又都是大胃王,我怕你們吃不飽,這是食物膠囊,是我家的糧食儲備的一部分,裡面有十個膠囊,每個膠囊里的食物夠你們吃上幾個月了,你就收下吧~~」

食物膠囊!

楚河聞言頓時大喜,這食物膠囊簡直就是楚河夢寐以求的好東西啊,楚河舔了舔嘴唇,對布瑪的細心和關心有些莫名的感動。

「好,我也不矯情了,膠囊就收下了,我也替悟空謝謝你了~~~」接過膠囊放入口袋中,楚河沖布瑪笑了笑,旋即,在布瑪的默默凝視中,楚河回頭看了布瑪一眼,直接施展瞬間移動,再次消失不見。從西都返回到了之前來的位置。

布瑪望著消失的身影,凝視良久,才慢慢離開屋子…….. (求鮮花,求收藏)

孫悟空百無聊賴地坐在地上,默默抬頭望著天空。想念著自己的爺爺。忽然,一陣微風傳來,他雙眼猛地睜大,目視前方。

楚河的身影從他的前方沒有任何徵兆般的出現,就彷彿一開始他就站在那裡,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讓孫悟空心裡十分驚奇。好在孫悟空神經很粗,他只愣了一下,便回過神來。臉上綻開笑容,如陽光普照。對著楚河問道;「楚河,把布瑪送回家了吧」

楚河嗯了一聲,又對孫悟空一笑,走到他身前,興奮的說道;「悟空啊,有個好事情,你想不想知道啊?」

「什麼好事情?」孫悟空一聽有好事,耳朵一下子就豎了起來,眼中閃過好奇,疑惑問道。

「嘿嘿~!悟空,以後我們的食物有找落了,不用我們自己去找了。布瑪臨走之時送給我們許多好吃的,你肚子準備撐起來吧~~呵呵~~!~」

「……啊!真的,太好了……」聽到這個消息,孫悟空喜形於色,他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口水蕩漾,馬上手舞足蹈開來。

對於孫悟空來說,有兩件事情是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第一是吃飯,第二是修鍊,兩件事相輔相成,沒有飯吃,又怎麼修鍊呢,尤其還是有好東西。

想著想著,孫悟空口水再次蕩漾……

「悟空,有點出息好吧!別整天想著吃,不然就真成了吃貨!我們現在還是快點去找龜仙人吧~~~」楚河見孫悟空高興的樣子,心裡也是感同身受,自從當了賽亞人之後,見了食物,自己就有些控制不住嘴了。雖然自己也是這麼想,但他還是滿臉正色,對孫悟空義正言辭的批評了起來,叫他少吃點。也不知道是為了悟空,還是為了他自己。

孫悟空點了點頭,忽然,他朝天空招呼一聲,筋斗雲從天而降,輕飄飄地浮在二人面前,孫悟空安穩的跳在筋斗雲上,楚河雖然有瞬間移動這個絕技,但他並不知道龜仙人的具體方位,無法定位,而以他現在功力來說,還感應不到很遠地方人的氣,無法依據氣來判斷位置,所以,只能將腿緊緊盤在孫悟空腰上,抱著孫悟空的後背,一起乘雲飛翔。

「悟空!~先說好了,你不許飛的太猛,如果我掉下去摔死了,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知道嗎」

如離弦之箭沖入雲霄,撲面而來的飛呼嘯而過,衝擊在楚河兩側,雖然被孫悟空擋了一部分,但楚河還是嚇了一跳,於是馬上慌忙威脅道。

「知道了~~~」孫悟空拍拍胸口,轉過頭來回答道。露出潔白的牙齒。

果然,接下來,筋斗雲的速度由超高速一下子就變得穩定了下來。

坐在筋斗雲上,雖然底下實在是沒有什麼踏實感,一不小心就會掉下來,但飛翔的感覺,卻給楚河帶來一股別樣的刺激,望著四周不斷倒退的景物,楚河心中十分暢快,他放開心胸,不住的仰頭吶喊,喊完之後,心情一下子輕鬆了下來,悠閑地望著天上天下。

孫悟空帶著楚河先回了一趟家,拿了一些被褥床鋪,好為二人修行住宿做些準備,由孫悟空駕駛筋斗雲,衝破萬頃森林,連綿高山,以及廣闊海域,在二人不斷地搜尋下,終於找到了一片在海面上漂浮的孤單島嶼。一座簡單的小屋建在上面,為這浩渺的大海增添了一份色彩。

「悟空,咱們下去吧,這裡應該就是龜仙人的家裡!~」楚河輕忽了一口氣,指著小屋,笑著說道。找了半天,總算沒有白費功夫。

筋斗雲載著二人停到島嶼上,兩人走了下來,想要前去去敲門,剛走進門旁,隱隱中,一聲聲起伏不停的音樂聲不斷傳入兩耳雙耳,兩人尋聲而走,見窗戶沒關,紛紛抬眼向里望去,只見在屋子裡,背著龜殼的龜仙人正聚精會神地端坐於地,興奮地看起了女子健美操節目,目視著電視上那一片白花花的大腿,龜仙人興奮地手舞足蹈。

「這個老頭子!」楚河對龜仙人有些無語,果然無論他怎麼想尊敬一下這位武學宗師,卻總是也尊敬不起來。

哎~~~這龜仙人也算是一奇葩了。

楚河與孫悟空對視一眼,兩人心領神會,跳窗而入,龜仙人還在聚精會神,專心致志,兩人一左一右,張開嘴巴,

「老爺爺……」

「老頭子……」

兩個不同的聲響被兩人大喊出來,龜仙人全身猛地一震,好似被當頭棒喝,鐘聲震耳,他一下子從電視節目上回過神來,左瞧右看,見兩人的面貌有些熟悉,稍一回憶,便訝然道;「搞什麼!是你們兩個小子。你們來這幹什麼?」

「對不起啊老爺爺,我們只是想叫你一下。我們兩個是來這裡修行的!」孫悟空答道。

「請指點我們修行~!」楚河裝模作樣的抱了抱拳,恭聲道。

意外贈品 龜仙人哦了一聲,打量了兩人一眼,心中雖然暗暗讚許,不過卻說道;「哼!有你們這麼叫的嗎~~~知不知道尊敬老人家啊!」

「你們想要修行啊,可以倒是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完成了這個條件,我才會教你們修行……」

「……什麼條件?」孫悟空期待著快點完成條件,好早點修行,一雙大眼緊緊盯著龜仙人,而楚河則是撇了撇嘴,心想,這色老頭子,毛病又犯了,看過原著的他早就知道,接來下,是什麼條件了。

「去把漂亮可愛的女孩子給我帶過來!」

笑眯眯的看著二人,龜仙人直接道出了條件。

「女孩子?」孫悟空喃喃自語,目光不解。

「切!~會有哪個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會到這種地方陪你這老頭子啊~~~」楚河心裡想著,不屑道,

恐怕也只有蘭琪那種性格兩極的女孩。才能在你這裡遊刃有餘,搞得你老頭子狼狽不堪。

蘭琪啊,蘭琪,一面溫柔鄉,一面英雄冢,實在是一個奇詭的女子。

哎~~看樣子要去和悟空尋找蘭琪了。

楚河心念電轉,他微微一笑,對龜仙人答道;「好!我和悟空一起去找。」

兩人正要出門,忽然前方的海面上,一艘小木船正漫漫的划來,逐漸接近島嶼,三人凝視前方,只見木船上面坐著一個身穿黃色僧袍,身材矮小,頭頂光光,額頭六個香疤,沒有鼻子的少年。他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望著前方的屋子,嘴角微微牽起弧度。

只見他在楚河三人的注視下,縱身騰空,連翻數個筋斗,也許是沒掌握好平衡,在落地之時,一個倒栽蔥,腦袋直接嵌入了地面。

「哈哈哈哈~!~~」見到這搞笑的一幕,首先楚河就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好有意思,沒想到,還是親眼所見好玩。此人,當然就是孫悟空的死黨兼兄弟克林了。

龜仙人命孫悟空將克林的腦袋拔起,克林重新站起,對孫悟空道了聲謝,他心裡很鬱悶,沒想到本來想要展現一下身手,但卻在三個人眼前丟了這麼大一個人,他裝作毫不在意拍拍地上的塵土。又看了看三人,最終把目光定在了龜仙人臉上,躬著身子,恭恭敬敬的問道;「請問,您就是武術之神武天老師嗎?」.. (唉,鮮花好少啊,希望有人可以投鮮花支持,讓我知道有人在看,謝謝)

龜仙人掃了克林一眼,嘿嘿一笑,點頭道;「沒錯,我就是被譽為武術之神的武天老師。怎麼,你找我有事嗎?」

「您好,我是從遙遠的東方來的,我叫做克林。請武天老師務必收我為徒,指導我修行!」龜仙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接著摸了摸鬍子,嘆息道;「你千里迢迢能找到這裡真是辛苦了。不過很遺憾,我是不會輕易收弟子的。」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聽到龜仙人的拒絕,克林的神色沒有絲毫失望之意,彷彿他早就預料到了,只見他一雙狡黠的雙眼滴溜溜的一轉,手腳麻利的從懷中迅速地掏出了一本花花公子雜誌,在楚河與孫悟空驚奇的目光下,恭恭敬敬的用雙手捧著,呈到龜仙人的面前,恭聲道;「這本書不成敬意,請老師務必收下!」

原本一臉嚴肅表情的龜仙人掃了一眼書的封面,頓時眉開眼笑,眼中閃過光芒,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從克林手中奪過雜誌,飛快地翻起書頁,一雙賊眼也越來越亮,之後克林又陸續呈上各種雜誌,龜仙人來者不拒,笑吟吟的看了一本又一本。。

楚河望了克林一眼,心中暗暗想道,這克林倒是會拍馬屁,竟然早就了解了這老頭子的愛好,接著就投其所好,展開行動,果然是好手段啊。

「……咳咳!」片刻之後,龜仙人放下雜誌,旋即乾咳一聲,面朝三人,悠悠說道;「你們三個資質倒是都不錯,不過想做我的徒弟,必須要給我找一個女孩子來,這樣吧,你們三個,一起去找,找不到,就別回來。等什麼時候找來了,我就會指導你們修行!」

「我在這裡等你們,你們乘坐悟空的筋斗雲去吧~~」龜仙人道。

「筋斗雲?」

三人中唯克林不解其意,之後在孫悟空解釋中,他嘗試著跳上了筋斗雲,不過以他一肚子不良的心思,卻是以一個屁股蹲收場告吹。

兩個人沒有辦法做筋斗雲,三人稍稍商量了一下,形成了這樣一個結果。

一頓小小的黃雲上,孫悟空坐在正中間,克林騎在孫悟空的肩膀上,而楚河則雙腿盤住孫悟空的腰身,在這樣一種很擠的狀態下,幾人搖搖晃晃的,飛天尋找美女去了。

「真的飛上天了!好高啊……」克林臉上滿是激動,忍不住喊出聲來。

「楚河,不要拽我的腰,好癢啊~~~」孫悟空咯咯笑出聲來,回頭瞪著楚河,抱怨道。

「悟空,忍著點,如果我不抓緊地話,掉下去就會掛掉的!就當是我這是在鍛煉你的忍笑能力。」死死抱住孫悟空身子,楚河笑嘻嘻的說道。

………

筋斗雲一直飛著,時而騰空,時而下落,時而盤旋,時而停滯,幾人眼睛不斷地往下瞧著,尋找著美女的芳蹤。。

「蘭琪啊蘭琪,你在哪裡?快點出來啊~~」楚河心裏面在喃喃自語道,也不知道原劇情中這兩個人是如何找到,八成是碰巧了,哎,不知道多出一個自己,還會不會順利碰上這位美女。

不過,反正兩次都是孫悟空帶路,以他的運氣,應該可以碰上吧。

楚河在心中給自己打氣道。

筋斗雲飛啊飛,在孫悟空的駕駛下,漫無目標的飛到了一處極為荒涼了無人煙的荒岩石地的上空,地面上山戀起伏,層層相疊,不得不感嘆一下,找人本應去人煙密集之處,而孫悟空卻反其道而行,越飛離人越遠,而在這種境況之下,能巧遇蘭琪的話,不得不說,這是何等緣分。

楚河聚精會神,全神貫注注意周圍的動靜,他眼觀四路,耳聽八方。隨時注意尋找蘭琪。

「咦~~「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楚河的注意下,隱隱約約中有一聲嬌呼聲傳入他的雙耳。

是女孩子的聲音!

哈哈,終於找到了。

「悟空,去哪裡~!」指著剛才聲音傳來的大體位置,楚河拍拍孫悟空肩膀,伸出手指指了指方向。

「哦!知道了~!」孫悟空聽楚河的指示,朝他所指方向飛去,楚河仔細俯視下方,忽然,在兩座山峰的中間道路上,終於被他發現了呼救的蘭琪。

「救命啊,來人啊……」

呼救的聲音再次傳來,聲音柔柔弱弱,清脆動聽,如黃鸝啼鳴,嬌柔婉轉。

「你們快看下面,我們找的女孩子就在那裡!他現在在呼救呢。」楚河嘿嘿一笑,指了指下面,沖旁邊二人說道。

「咦!真是個女孩子,他好像被壞人包圍了!」克林低頭一瞧,馬上驚呼出口。

「這就是女孩子嘛。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救她呢?」孫悟空插口問道。

隨著三人視線望去,下面是二男一女,兩個男人身穿制服,手持手槍,指著中間的女孩子,女孩子一臉嬌弱,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她有著一頭飄柔的藍色髮絲,微微捲曲,被一條紅色頭戴拴住,身著短褲小背心,露出雪白嬌嫩的雙臂和大腿,此時無辜的坐在地上,散發出一股無助的氣息,給人一種想要情不自禁生出保護慾望的感覺。

「這就是蘭琪啊。倒是挺漂亮的!」楚河眼睛一亮,喃喃道,旋即,他看了看二人,說道;「就是她了。救她的任務就交給我了,悟空,克林你們在上面待命!我去去就來」說著,楚河鬆開盤住楚河的腿和手,無需跳下,便直接從筋斗雲上穿透掉落,直直向地面摔去。

英雄救美,是大多數男人都有幻想情節,楚河當然也是個俗人。如此機會,可以展現男人的風采,他怎麼會把機會讓給這兩個在他開看來還是小小少年的兩人呢。怎麼說,有了力量之後,也要展示一下,好讓他自己得意一番,滿足一下虛榮心。

而且,還可以得到女孩子的崇拜。

如此好事,怎麼不捨我其誰?

上面的克林見楚河掉下,頓時驚呼一聲,慌亂道;「小心!」

卻見半空中的楚河,在臨空處忽然翻起了筋斗,幾個漂亮的翻身之下,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上。

這個情景,令克林羞愧不已,之前他從小船騰空,想要展現身手,卻倒栽蔥入地,而和此時楚河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克林的臉旁現在就好似有個小火爐在烘烤一樣,發熱發燙。.. (求鮮花支持!)

楚河剛一出現,兩人聽到動靜,不約而同轉過頭回望,見到眼前來人,兩人紛紛露出警惕之色,其中一個男子拿槍指著楚河,瞪著眼睛,大聲道;「你……你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那個女孩子,放了她!」指著蘭琪,楚河抱著雙手,無視男子的問話,輕鬆說道。筋斗雲上的克林一直在觀察著地面上的動靜,眼見楚河這麼囂張,竟然不把警察放在眼裡,眼中頓時了閃過驚訝的神色。

克林悄悄拉了拉孫悟空的衣袖,小聲提醒道;「……喂,他沒問題吧,這兩個人可都是警察,手裡還拿著槍。有道是雙拳難四手!」

「不會的,你放心,這兩個人看起來好像很弱的樣子,不用擔心了……楚河沒問題的。」孫悟空咧嘴一笑,對克林的話不以為然。見孫悟空這樣說,克林搖了搖頭,繼續觀察著事態的發展。

地面上的兩個男子相互對視一眼,被眼前出現的小子無視,讓他們臉上均閃過怒色,其中一名上前一步,斥聲喝道;「怎麼,你和這個犯人是一夥的嗎?」

「不是,我不認識她,不過,為了老頭子的任務,雖然你們是警察,但,還是請你們休息一下吧!楚河微微一笑,而後又輕笑道;「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

說完之後,楚河忽然察覺到好似有人此時在盯著自己,他目光一掃,卻見此時那藍琪正愣愣的注視著自己,楚河面帶笑意,盯著蘭琪那清澈的雙眸,卻見那蘭琪雙頰忽然閃過一絲紅暈,如受驚的兔子,慌忙低下頭來。

楚河沖著蘭琪輕輕一笑,輕聲道;「別害怕,我是來救你的!」

聽到楚河的話,蘭琪微微抬頭,一雙秋水雙瞳中閃過一抹安心之色。

契婚 兩個男子見楚河竟然再次無視他們的存在,頓時怒髮衝冠,心中幾乎氣炸,於是,兩人毫不猶豫的開槍對準楚河就射擊了出來,只聽砰砰聲響起,子彈飛射楚河肩膀,而楚河神色不變,身子只是微微一動,卻只見那子彈便擦著他的身子過去了。

「子……子彈,竟然……躲開了,怎麼可能!」見到眼前一幕,兩人心神駭然,直接目瞪口呆,結結巴巴的說道。

楚河從容不迫,一臉雲淡風輕的樣子,他龍行虎步,行走如風,腳步一邁,便衝擊而上,眨眼的功夫,已經來到兩個男子身旁,只聽咚咚兩人,楚河對這兩人一人一個手肘擊在兩人後腦,兩個男子直接倒地昏厥。

楚河神色平靜,彷彿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臉上淡然而冷靜,他看也不看地上的兩人,直接走到蘭琪身前,伸出一隻手,微笑道;「小姐,沒事吧!「

望著眼前這個救了自己的男子,那面帶笑意的面容,蘭琪的心撲通撲通的加速跳起,如小鹿亂撞,她微微喘了一口氣,此時,一陣微風吹來,撩動了她的髮絲,她輕輕地將飄散的頭髮挽起,白嫩的小手抓住楚河的手,對他報以一個感謝的笑意。

這一笑,如同一朵百合花盛開,清澈無瑕。如清風拂面,心曠神怡。

楚河微微愣住,一瞬間竟然沉浸在了藍發蘭琪那純凈無瑕的笑容之中,旋即,他回過神來,拉住蘭琪柔軟嬌嫩的手,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謝謝你拔刀相助,不知道怎麼謝謝你耶!」蘭琪雙手交叉在胸前,亭亭玉立的站住身子,嬌嫩的俏臉上充滿了無邪的笑意,一雙明亮的眼睛凝視著楚河,感激的說道。

「不用客氣,小事而已!」楚河笑著說道,他看著蘭琪嬌嬌弱弱得樣子,實在很難想象,這個女孩竟然擁有兩種性格的變身,一面是水,一面是火,簡直就是兩極之身,反差也太大了。

「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跟我走一趟!」楚河直接開口道。

「跟你走,好啊!」想也沒想,蘭琪就痛快地答應了,楚河看在眼裡,暗想,這藍發蘭琪還真是單純啊,竟然也不問問我要去哪裡,就不怕我把你給賣了呀。

「喂!悟空,快下來吧!」楚河轉身仰著頭向天空中大聲喊道,在蘭琪奇異的目光下,孫悟空腳踏筋斗雲背著克林到了他們身旁。

「竟然真的打敗了,剛才我還擔心你會中槍呢,你挺不錯的嘛!」克林開口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