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25 日

「對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誰叫你這麼突然。」

寒風看着夏蓁蓁嫣紅微腫的嘴唇,又想親上去。被夏蓁蓁一把推開:

「行了你,一個太監還這麼色,沒完了還…炸雞冷了不好吃,快吃吧。」

寒風便吃起了炸雞,不知不覺吃完了一小盆。

寒風吃完炸雞,夏蓁蓁便起身收拾。寒風把她攬過,坐到他左腿上。夏蓁蓁嬌羞地喊了一聲討厭。

寒風禁不住誘惑又親了上去,夏蓁蓁索性環住寒風的脖子享受起來。

「夫人,炸雞全賣完了…額…」

初七頓時又覺得自己命又在刀刃上了。而南月看到此情形沒有什麼太大反應。

夏蓁蓁心想怎麼回回行不軌之事都會被這個初七撞見,真是羞死人了。她把頭埋在寒風的懷裏不敢見人。

寒風漠然說道:

「初七,以後有夫人在的地方先敲門。再有下次,自己去領板子。」

初七磕磕顫顫回了句是,便一下子溜出去了。

南月倒是沒有出去,他倒是想看看夏蓁蓁什麼表情。

寒風皺眉:「南月你也出去。」

南月輕笑道:「怎麼?千歲大人是要幹什麼事嗎?現在天色還早。不太好吧?」

夏蓁蓁在寒風懷裏小聲道:

「你快出去啦…我待會兒給你結工錢。你放心我不會少你的,我懂你意思,你別追着我要錢…」

寒風聽后忍不住笑了,

南月勾了勾嘴角:

「那我在院內等夏姑娘給我結工錢。」

夏蓁蓁有點不耐煩:

「知道啦,你快出去…」

半晌后,寒風開口:「人都出去了。可以把臉放出來了。」

夏蓁蓁先露出一個眼睛看了看,確定沒人抬頭。夏蓁蓁嘴上破了一道口子,還流了點血,撅著嘴埋怨寒風:

「都告訴你了我的嘴是肉做的,你能不能注意點。你這樣讓我出去怎麼見人?」

寒風摸了摸她的頭,微笑道:

「蓁蓁,本來想儘快和你成婚。但是想了想還是給你個風風光光的婚禮。再等幾天,我就正式迎娶你。」

夏蓁蓁又抱住他脖子說道:

「我上次跟你說過了,你可得想好了,成了婚就不能變卦了。雖然你是太監,但我不希望哪天冒出個女的讓我分享丈夫。你得說到做到,不然你的財產可都是我的咯~」

寒風眼神無盡溫柔,捏了捏夏蓁鼻子說道:

「今天百姓那些話你都聽見了,可後悔嗎?」

夏蓁蓁一口輕鬆回復:

「我聽見了,聽見了又咋樣。我就是喜歡你嘛,我跟我喜歡的人摟摟抱抱,還要管別人,我累不累啊?」

寒風聽着夏蓁蓁如此直白的對他訴說愛慕之情,心裏彷彿被什麼東西填滿了。

同樣是被表白,公主的話他心裏毫無波瀾。可夏蓁蓁的話語卻暖了他整個心窩。

寒風把夏蓁蓁揉進懷裏:

「夏蓁蓁,我寒風定不負你…」

夏蓁蓁甜蜜應答:

「嗯,知道啦。所以可以帶我去看店鋪了嗎?」

寒風鬆開,捏了一下夏蓁蓁屁股:

「帶你去,你隨便挑地方。看上的地方我給你買下來。我可說好了,我要分紅的。」

夏蓁蓁十分大方:

「那當然了,千歲大人你放心。我都把我自己賣給你啦,是不是,嘿嘿?」

寒風突然邪魅一笑:

「成婚時候我會給你個大驚喜的。」

夏蓁蓁疑惑:「什麼驚喜?」

寒風又小啄了一下夏蓁蓁的小嘴:

「讓你歡喜的驚喜。先不說這個了,我陪你去選店鋪。」

寒風起身要拉夏蓁蓁出去,夏蓁蓁突然站在那裏不動。

寒風詢問怎麼了,夏蓁蓁揪揪衣服角,咬着嘴唇輕聲說道:

「你背我出去,我想讓你背我出去逛街選店鋪。」

其實夏蓁蓁的目的是狐假虎威,讓上次那個瞧不起她的「柳家妝鋪」看看,她背後金主是誰。

然後,她想一戰成名。被千歲背着,一定能轟動京城。到時候再把她開店的消息一放出,開業時候一定很多人。

寒風看着夏蓁蓁紅撲撲的臉,明知道這樣做太招搖,可還是不忍心拒絕眼前的小女子。

但是其實他心裏好開心,她撒嬌的模樣真讓他愛不釋手。

寒風蹲下,柔聲道:

「上來吧,我的小千歲。」

夏蓁蓁眉開眼笑跳到了寒風背上,在他耳邊問:

「千歲大人,我重嗎?」

寒風有點不屑:

「就這麼幾兩肉,你以後多吃點,身板子太瘦了。」

就這樣,寒風背着「小千歲」除了廚房。南月看到此情形,心中竟泛出一絲苦悶。

夏蓁蓁在背後抱住寒風的脖子,叫來了清風。今日所得銀兩十兩銀子。拿出一兩銀子笑嘻嘻地跟南月說:

「下次還找你當頭牌。」

說完又拿出一兩給了初七。

夏蓁蓁雙腳敲了敲寒風大腿兩側:

「小風風,出發!」

寒風拍了一下夏蓁蓁大腿根,寵溺說道:「沒規矩。」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處理完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了。

夜北梟,江南曦和江小狼,都在夜靜軒的病房。就連喬伊帶著許喬喬,也來了。

喬天羽軟磨硬泡地說服了她爸爸,也跑來了醫院。

同時,她還打電話給宋顯,讓他務必到醫院去。

雖然她也覺得,借夜靜軒受傷住院的時候,和宋顯約會,有點不地道,但是機會難得啊!

她已思念成魔!

江南曦比較細心,帶來了肉絲粥。

夜靜軒喝著熱乎乎的粥,望著一屋子都是自己親人好友,感覺從未有的幸福。

他覺得,自己挨那一刀,真的值了!

他甚至有些感謝,操縱這一切的那個人。

江小狼看到夜靜軒的眼睛發紅,還有些濕潤,就說道:「二叔,你不會是哭了吧?」

許喬喬緊牽著江小狼的手,看著夜靜軒裹著紗布的大腿,大眼睛淚汪汪的。

她上前,對著夜靜軒的大腿,小心翼翼地吹氣:「阿軒叔叔,喬喬給你呼呼,你就不疼了,就不哭了……」

她以為夜靜軒是疼哭了。

夜靜軒一臉尷尬,「我沒哭!」

不過他看到許喬喬那一本正經的小臉,心都要被她萌化了。

他笑道:「不過,喬喬呼呼之後,就真的不疼了!喬喬真厲害!」

許喬喬眨巴著大眼睛,一臉的天真:「真的嗎?那我再給阿軒叔叔呼呼!」

她說著,就又對著夜靜軒的大腿吹氣。

江小狼一臉的嫌棄,傻不傻啊?

夜北梟問道:「你這到底是得罪了什麼人?」

夜靜軒一臉無辜:「我也不知道啊!我一直與人友善來著,不知道是誰,會下這麼大功夫,來陷害我!」

從許琳開始,到粉絲鬧事,都是很明顯,是有人操控的。

不知道,那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讓他身敗名裂?還讓他死?

誰會這麼恨他?

他看向江小狼:「你查出來點什麼嗎?」

江小狼點點頭,說道:「那個女人撒謊,她的檢查單是假的,和醫院資料庫里的對不上。她的確是有了寶寶,但是不是四周,而是兩周多。」

他本身還是個寶寶,因此,他說這事,不禁有點尷尬。

江南曦摸摸江小狼的頭,笑道:「真是難為我兒子了!」

江小狼的臉,更紅了。

夜北梟道:「你一個月前,和那女人單獨在房間三小時,是怎麼回事?」

江小狼也說道:「我解析了那張照片,沒有人工的痕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