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子卿,你看著我,我跟你說件事。」季子淵走到鳳子卿面前,溫情款款的注視著鳳子卿的黑瞳。

「何事?」鳳子卿面若桃花,唇角勾揚的對著季子淵。

季子淵雙手環上女人的腰肢,閃著精芒的眸光盯著鳳子卿的黑瞳,「我打算跟父親提我們的婚事,你若嫁給我,等我做了掌門,你就是掌門夫人了,天下正派之首的掌門夫人。」

季子淵成功的對鳳子卿施加了攝心術,收到季子淵心意的鳳子卿,雙手攀上季子淵的脖頸,一對櫻唇慢慢的湊了上去,溫情包裹著季子淵的雙唇。

兩人所處位置是葯林邊緣,季子淵將鳳子卿打橫抱起,直接抱進了葯林裡面走了幾十丈遠,確定不會有人來才將鳳子卿慢慢放到草地上。

鳳子卿溫情款款的望著季子淵,伸手勾過男人的腰帶從後面解開,自己也將衣衫一件件的褪盡。

「鳳子卿,我對你百般討好,你都不讓我碰一下,這可怪不得我。」季子淵色心大起,脫得光溜溜的直接撲在了鳳子卿一絲不掛的身上,猶如兩條蛇般的交纏在一起。

鳳子卿一寸寸的肌膚都留下了季子淵的氣息,嬌喘聲一陣高過一陣。

深秋的風拂過兩人的肌膚,涼意也不能令季子淵的頭腦清醒,一次又一次的歡好,直到寅時(凌晨三點)鳳子卿失去了攝心術的控制,才清醒過來,看到在自己身上氣喘吁吁的季子淵才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季子淵,你混蛋!快滾開!」鳳子卿一絲不掛,兩隻手不知道擋住哪裡好一些,不知所措的拍打著身上的季子淵。

「著什麼急呀,我都跟你歡好了好幾次了,你可是配合的很好,我很滿意,乖一點,我給爹爹說了,我就娶你。」季子淵無恥的哄著身下的女人,一對唇瓣朝著鳳子卿的櫻唇就覆了過去。

「我早已摸遍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吻遍每一個地方。」季子淵指著下面,「連這裡都親過了,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實實在在的我的人。」

季子淵這麼一提示,鳳子卿才覺得渾身酸痛,尤其是私密之處更是說不出來的酸爽,不知道被他蹂躪的多久了。

季子淵盡興才從鳳子卿的身上爬起來,不慌不忙的穿衣服,而後還親自給鳳子卿穿上肚兜,還不忘在雪白的山峰上摸兩把。

把丟在附近的衣服撿過來給鳳子卿穿上,「別哭了,我不會不管你的,過兩天我想你了,還在這裡好好伺候我,不然,你知道的,你的名節就不保了。」

季子淵站起來瀟洒的離去,背後傳來嚶嚶的哭泣聲。

鳳子卿在地上坐了很久才站起來忍受著下面的痛楚一步一步的挨回自己的卧房。

封離月睡熟了也警惕性很高,聽到外面的哭泣聲,躡手躡腳的輕輕打開門,看到鳳子卿衣衫不整的進了房門,「怎麼回事?有人欺負她了?衣衫不整,哼,沒好事,還是去睡覺吧。」

上午墨南楓帶領師弟妹練習前幾日季連新教的術法,收妖壺的用法,點過名之後發現鳳子卿沒來。

「辛涼羽,鳳子卿呢?為何沒來?」墨南楓認真的問到。

「她……身體不舒服。」辛涼羽支支吾吾的回答。

「身體不舒服?」墨南楓想不起來修仙的弟子為何還有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又沒有受傷,「那你回去帶她去錢老那裡看看吧。」

「謝大師兄,我這就去。」辛涼羽匆匆離去,臉色很難看。

鳳子卿看著讓墨南楓喜歡上她無望,就把寶押在季子淵這個掌門之子的身上,誰知昨晚回來終於意識到這個季子淵根本就是覬覦她的美貌,根本不是真心喜歡她。

還是大師兄墨南楓好啊。

這下可好捉雞不成蝕把米,大師兄沒了指望,季子淵根本就沒有真心可言。 封離月納悶,昨晚鳳子卿衣衫不整的回來,今天一早就身體不舒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師妹,師妹?」

封離月正想的出神,被董茂的聲音吸引了回來,「師兄,何事?」

「師父和三位師叔在上面等你呢。」

永福門 斷情崖的大殿上,季連坐在掌門位置上,桑奇、顧雲溪和丹林坐在下首,花襲一向對三青門的事情沒有興趣,議事就從未出席過。

「離月,過來坐。」丹林指著身邊的座位。

「坐?」封離月一驚,這斷情崖的大殿哪裡有自己的座位啊,「師父,弟子不敢。」

「讓你坐你就坐。」桑奇也指著丹林身邊的座位說到。

「二師伯,我還是站著比較舒服。」封離月覺得這三個老奸巨猾的人一定沒安好心。

丹林微微一笑,笑的封離月心裡發毛,「離月,我問你,那你為何在魔宗接受那麼多人的行禮就那麼坦然呢?」

原來在這裡等著我呢,封離月撓撓頭,「我也說不清,一進鍾離山,血魔珠自己就開始吸收魔氣,然後我就有一種自我膨脹的感覺,覺得我就該是老大,他們就該向我行禮,昨日若不是師父和二師伯跟著,我的氣場會更強大。」

丹林抿抿嘴,嚴肅的說:「疏影跟我說了我還不信,昨日一去親眼見到才信了,魔宗上上下下都尊稱離月一聲『尊主』,魔宗那三大長老對離月還真是畢恭畢敬。」

桑奇也感嘆,「是啊,不親眼見到實在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乖順的小姑娘,到了魔宗氣場那麼強大,語氣冷的嚇人,魔宗上上下下無人不服,跟現在簡直判若兩人啊。」

丹林指著封離月,「到現在我還不敢相信,魔宗的那個封離月就是我的徒弟封離月。我問你,到了魔宗你到底有沒有失控的感覺?」

封離月果斷搖頭,「回師父,沒有,若是失控,伏辰就被我醫死了,我確定我頭腦清醒的很,跟周圍人說的每一句話,在伏辰身上下的每一刀,都在我的控制之下,絕沒有半點失控,就是霸氣了些。」

丹林舒了一口氣,「嗯,這我相信,從你給伏辰治傷的情況來看,你頭腦很清醒,傷口處理的不錯,比錢老處理的還要好,斷骨接的也很高明,我現在相信在你們那裡,你確實是大夫了。」

封離月訕笑,「師父,在我們那裡我真的是大夫,專門給人開刀的,可惜這裡沒有趁手的手術刀,連縫合線都得自己弄。」

桑奇一揚頭,「對,就是霸氣了點,其他的也沒什麼不妥。」

確定封離月並無不妥之後,四人終於放了封離月出去。

封離月還是擔憂伏辰的傷勢,他身上那麼多外傷,要是發燒怎麼辦,昨日去的時候就已經有點發燒了,不知道今天怎麼樣了。

一整天的時間鳳子卿都沒有來練劍池,晚上封離月看那本伏辰給的內功心法,墨南楓坐在對面依舊研究乾坤弓的用法。

又有人敲門,正在修習內功的桑芙蓉停下去開門,「你來做什麼!」

桑芙蓉不友好的語氣引得封離月和墨南楓同時扭頭去看,辛涼羽站在門外,扭頭向里張望,「大師兄,子卿想讓你去看看她,她真的很不舒服。」

「大師兄你就看著大家是同門師兄妹的份上,去看看她吧……」辛涼羽不厭其煩的說了好半天好話。

墨南楓很為難,並不想去看鳳子卿,又頂不住辛涼羽的苦苦哀求,向封離月投去詢問的眸光。

封離月抿了抿嘴,「別看我,我不管。」

墨南楓不耐煩的回了一句,「她不舒服就去請錢老,找我做什麼,不去!」

桑芙蓉毫不客氣「砰」的關上了門。

封離月嗤笑一聲,「其實你去看看她,我也不會說什麼的。」

墨南楓似笑非笑,「那我去看她了?」

封離月笑容一僵,「……」

「你不要攔著我!,放開我,讓我去死!」隔壁傳來了鳳子卿哭鬧的聲音。

「子卿,你這是何苦呢,你想開一點,大師兄一定會來看你的……」辛涼羽大聲勸解的聲音傳來。

封離月和墨南楓猛地對視一眼,「走,月兒,一起去看看。」

兩人來到鳳子卿的卧房,鳳子卿正拿著劍要抹脖子,辛涼羽正跟她奪劍。

鳳子卿見到墨南楓終於來了,放棄自盡,轉而撲進墨南楓的懷裡,緊緊抱著他,淚水奔涌而出,「大師兄!」

墨南楓被突如其來的變化搞蒙了,封離月就站在身邊,墨南楓使勁推開鳳子卿,「師妹,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鳳子卿淚眼婆娑的抬頭望著墨南楓,委屈的大哭起來,再次撲進墨南楓的懷裡,「大師兄……」

封離月尷尬的聳聳肩,攤了攤手,帶著桑芙蓉出去了,隨後辛涼羽也跟了出來,還給兩人關上了門。

「師父,你怎麼留他們兩個獨自在屋裡?」桑芙蓉覺得封離月可真是大方的有點過頭了。

「師妹,鳳子卿到底是怎麼了?」沐玄雲和葉素華聽到動靜也跑了過來。

封離月搖搖頭,「不知道。」想起昨晚鳳子卿衣衫不整,走路還有點詭異的樣子,封離月大膽猜測莫非是讓人給強睡了?會是誰呢?

黑白配:懶王為凰 「師妹,師妹,你到底怎麼了?」墨南楓被抱得很尷尬,鳳子卿很傷心,哭的一塌糊塗,墨南楓不好再推開她,無論怎麼問,鳳子卿都不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哭。

墨南楓扶著她躺下,陪了鳳子卿很久,直到她睡著,才離去,本想去封離月房裡待會兒,可時間很晚,封離月的房裡已經熄了燈,只好回了自己的卧房。

一連三日鳳子卿都這麼纏著墨南楓,墨南楓除了在練劍池就是陪著鳳子卿,墨南楓不來,鳳子卿就要死要活的,搞得墨南楓也很煩,又不得不陪著她。

早上封離月正在吃飯,就被門口守門的師兄找到了,「師妹,魔宗有來人了,說伏辰連續三日高熱不退,魔宗的大夫已無計可施了,想讓你去看看。」

封離月「騰」的站起來,聲音也提高了許多,「連續三日高熱不退,為什麼現在才來,燒壞腦子怎麼辦!」

封離月語驚四座,眾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封離月的身上,封離月顧不得那麼多,撩開步子就離開了膳堂,坐在封離月對面的丹疏影不假思索就跟了上去。

坐在鳳子卿身旁吃飯的墨南楓也站起來跟著封離月走了。 三人一起來到了斷情崖,跟丹林說了情況,丹林再次叫上桑奇,四人跟著封離月一起再次來到了魔宗的鐘離山。

血魔珠依舊不停的吸收周圍的魔氣,魔宗的守衛依舊一路給封離月行禮,「參見魔尊!」

「參見魔尊!」

「參見魔尊!」

……

聲音不絕於耳,封離月在來報信的飛廉的帶領下,一路來到了伏辰的卧房。

伏辰兩頰酡紅,封離月抬手試了體溫,燙的嚇人,四十度只高不低!

封離月掀開了蓋在伏辰身上的被子,加快散熱速度,拿出那可凈靈珠,借著凈靈珠的光芒,撥開眼皮檢查了瞳孔對光毫無反應,已經深度昏迷了。

趴在伏辰的胸前聽了聽心跳,情況倒是不那麼糟糕。

「傷口換過葯了沒有?」封離月冷冷盯著一旁的大夫。

「換過了,一些傷口已經癒合,還有……」大夫欲言又止。

「還有什麼,快說!」封離月厲聲喝道。

「還有幾個傷口有些腐爛了。」

「腐爛不要緊,再處理一下就好了,發熱是大問題,這裡已經沒有葯可以醫治他了……要是有青霉素和賴氨匹林就好了。」封離月喃喃自語,「要製造出青霉素來至少需要四五天,搞不好要六七天,賴氨匹林?就更不用說了,根本做不出來。」

墨南楓等四人面面相覷,完全聽不懂封離月在說什麼,墨南楓走到伏辰床前,輕輕地拉了一下封離月,皺著眉頭,十分擔憂,「月兒,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封離月扭過頭來,認真的說:「聽不懂就對了,我說的是我們那裡的葯。」

既然血魔珠能帶著自己穿越時空,自己也能在銀杏林攝來卧房的東西,那麼只要靈力足夠多,醫院藥房里的東西應該也能攝到或者變到這裡來。

「小蜘蛛,你把你師父的繃帶全都拆下來,我看看傷口怎麼樣了。」封離月吩咐完,小蜘蛛和飛廉一起扶著昏迷的伏辰起來,將繃帶一圈一圈的拆了下來。

封離月攤開雙手,集中魔氣靈力和意念死死盯著攤開的雙手,注射器和賴氨匹林在手上若隱若現,封離月喜上眉梢,「看來可以啊,再試試。」

墨南楓和丹林、桑奇、丹疏影驚奇的發現封離月身上的紅色魔氣在向雙手集中,封離月的衣裙忽而紅色,忽而綠色,四人心裡緊張到了極點,不知道封離月在搞什麼幺蛾子。

誰也不敢打擾,只見封離月手上有東西若隱若現,始終形不成實體。

足足試了有一炷香的時間,封離月耗盡了血魔珠吸收來的所有魔氣,手上終於出現了一盒青霉素,一盒賴氨匹林和六支注射器,封離月高興的回頭看著丹林和墨南楓,「成了!」

「月兒,這是什麼?」墨南楓還是隱隱擔憂,眼前的東西從未見過。

「葯,退熱的和消炎的」,用完吸收來的魔氣又耗費了一些靈力,血魔珠又開始瘋狂的吸收周圍的魔氣。

封離月撕開一個注射器,拿出針管,和兩支賴氨匹林,動作麻利的把退熱針劑吸到針管里,推出空氣,

「你們兩個把他側過去,背對我。」封離月招呼過來飛廉和小蜘蛛。

兩人輕輕的把伏辰側了過去,「烈酒和棉布也拿過來。」

封離月用棉布沾了烈酒,扒開了伏辰的褲子就擦了兩下,眾人瞪大了眼睛瞧著,墨南楓更是走上前來,一把攔住了封離月,「月兒,你幹嘛!」

封離月抿了抿嘴,在魔宗還是頭一次不好意思,掃了眾人一圈,「打針啊,不打針怎麼退熱?」

然後推開了墨南楓攔著的手,拿起注射器就朝伏辰的屁股扎了過去,慢慢的把葯推入體內。

把剛才消毒沾了烈酒的棉布捂到上面,看了一眼小蜘蛛,「按一會兒,不出血了就可以鬆開了。」

封離月盤膝而坐,開始催動血魔珠加速吸收周圍的魔氣,一會兒要再弄過來一下葡萄糖和生理鹽水還有輸液器,需要大量的魔氣。

絕品女王之驚宮 丹林和桑奇此時走到桌前,拿起封離月變過來的注射器和兩種藥品,上面的字基本都不認識,這些東西的材質也從未見過。

許久封離月再次攤開雙手集中大量的魔氣和靈力,攝來了六份葡萄糖和生理鹽水,以及輸液器、輸液貼和酒精棉簽。

丹林覺察到了封離月的疲憊,走過來關切的詢問,「從你們那裡弄來這些東西,你到底耗費了多少靈力?」

封離月慘淡一笑,「師父,我沒事的。」

封離月熟練的拆了一個注射器,將青霉素兌進葡萄糖和生理鹽水裡面,這才拿著對好的輸液袋和輸液器來到伏辰的床邊,把輸液袋掛在床頭的掛紗帳的掛鉤上,裝好輸液器。

封離月找到了伏辰胳膊上的靜脈,「飛廉,你壓著這裡。」然後把輸液器的針頭送入消過毒的手背上的靜脈。

輸液貼貼好了輸液管,封離月身子一晃,差點摔倒,身旁的飛廉長臂一伸扶住了她,「尊主?」

「沒事,歇一會兒就好了。」封離月確實耗費了太多的靈力,扶著湊過來的墨南楓坐到了榻子上,盤膝而坐開始運功調息。

一直守著伏辰的飛廉和小蜘蛛驚喜的發現,伏辰開始發汗,熱度也退了下來,

飛廉剛才在封離月用藥的時候還持懷疑態度,現在僅僅過去不到半個時辰,就有了效果,這才信服,「尊主這神葯,藥到病除啊。」

封離月歇了好一會,一袋液體輸完了,又換上另一袋,才去處理伏辰腐爛的兩處傷口。

伏辰的發熱可能還會反覆,今天不能離開,封離月轉身對丹林和桑奇說:「師父,二師伯,我要留在這裡住兩日,要不你們先回去?」

丹林和桑奇交換了眼神,「師兄,你和南楓回去吧,我要留下來看著她,每次我丟下她都會出事。」

桑奇看著這兩次來封離月也沒什麼事情,魔宗的人對封離月和跟來的人都很客氣,即便是盯著封離月也是好茶好水的伺候著。

「好,那我們就先回去,你們要小心,走吧南楓。」桑奇抬腳就向外走,墨南楓卻站在原地不動,「二師叔,我想留下來陪著月兒。」剛才封離月扒開人家伏辰的褲子,就沖這個墨南楓也不放心啊。

「罷了,你想留就留下吧。」桑奇走了出去,羲和和流火跟在他身後送了出去。 「宗主醒了?」小蜘蛛掩飾不住的高興,轉身到封離月面前,「多謝尊主!」

伏辰扭頭看到了走過來的封離月,「我睡了多長時間?」

「兩天兩夜了。」小蜘蛛回答到,給封離月讓開了地方。

封離月攝來現代的藥品耗費靈力太多,血魔珠又在持續不斷的吸收周圍的魔氣,魔氣在封離月體內逐漸佔了上風。

清冷的氣質越來越濃,眸光也變得越來越冷冽,對伏辰也沒有了以往的柔和態度,語氣卻冷得嚇人,「伏辰,你感覺如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