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好,我知道了。」

跟門房告別後林雪初直接掏出手機撥通了小金的電話。

(本章完) 「喂?」小金的周圍有很多的人,聲音有些嘈雜。

林雪初沒有顧得上這些,直接道,「他知道那件事了。」

只是這一句話,小金瞬間急了,「你現在在哪兒?他沒對你做什麼事吧?我現在就來找你。」

平時的林雪初有什麼事情是不會麻煩小金的。

但是關於林如許,這是林雪初跟小金之間共同的事情。

林雪初走到了旁邊的長椅上,讓自己的呼吸盡量變得穩重起來。

但是心亂如麻的感覺卻在告訴著她什麼叫做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在林雪初跟林如許開始正式冷戰的日子裡,林雪初深刻的分析了自己跟林如許之間的一些事情。

而在這個時候,那些事情都如同潮水一般直接湧來,林雪初的心再次被之間的記憶所緊緊的擰到了一起。

林如許從來沒有給自己哭過,大喊大叫過,可是那次,他這樣做了。

也從來沒有給林雪初說過任何不切實際的話,在那件事之前,林雪初想的還是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的弟弟培養出去。

後面,一切都變得很狼狽,讓林雪初措手不及。

無限的爭吵,無限的冷戰。

野棠如熾 還有無限的不理解。

「你為什麼偏偏要選擇那條路?休學對你來說很好嗎?」林雪初在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了自己弟弟的不理智。

還在上高三的少年看著很青澀。青春的味道就是在這裡散發出來的。

那個時候的林雪初已經走出校園多年,每次看見自己弟弟現在的狀態的時候,就會想起以前的她。

青春不會老。

在校園裡放肆的張揚著,這是林雪初理解的青春。

「你不要像一個家長一樣好嗎姐?」 萬古帝神訣 至少那個時候,林如許還會叫自己一聲姐。林雪初想。

「我現在還不了解情況,但是你等我去了解清楚好嗎?」林雪初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平和下來,可以確保自己不會因為不理智而打亂跟林如許之間正常的交流。

但是林如許不給林雪初這個機會,只是道,「事情的發展已經很明確了,我說了,我不想像別人一樣。我想活我自己的生活。」

「你自己的什麼生活?」林雪初問這話的時候,旁邊有老師給她倒了杯水,「他的班主任已經去找材料了,有什麼事情都說清楚,但是如許,老師希望你可以呆在學校,繼續完成你的學業。」

林如許搖了搖頭,「我之前說的很堅定,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麼,所以這是別人不能干涉的事情。」

那個老師已經感受到過眼前這孩子強硬的態度了,最終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了一邊。

林雪初這個期間因為公司的事情而各種跑,忽視了林如許現在的情況。

明明開學的時候還一切

正常,怎麼現在就直接變成這個樣子了?

然後,林雪初坐到了一邊的沙發上,深深的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林如許的這個想法林雪初不會同意,也不可能同意。

林雪初不否認有的人可以在高中的時候輟學不去考更高的學府,但是關於她的弟弟,她還是知道的。

林如許的聰明是出了名的,林雪初只是不想讓他荒廢了他的聰明。

「你現在冒然從這裡離開,能得到什麼?你能去哪兒?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林如許的目光沒有變,甚至連表情也沒有任何的波動,「我說了,我的未來,我自己承擔。」

而其實林如許的這個想法,有的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的他只想出去,不再受到這裡的任何束縛。

林雪初的鼻子忽然酸了,在林如許身上,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堅定。

反叛。

「好,你告訴我,你這樣做是為了什麼?」林雪初盡量讓自己說話的時候不帶哭腔。

可是尾音的顫抖還是暴露了林雪初的心態。

林如許默默的走到一邊的辦公桌旁,然後抽了一張紙巾給林雪初遞了過去,後者接過,擦了擦淚后又問了一次,「究竟是因為什麼,你要做出這樣的決定?」

十七八歲的少年腦子裡在想什麼,林雪初不知道。

但是衝動是有的。還有不理智。

林雪初其實很慶幸自己可以目睹到這樣性格的林如許。

但是此時的事情,她不會接受。

「我有我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林如許忽然說。

「什麼?」林雪初被這個理由逗笑了,「只是因為這個?」

林如許點頭。

然後,林雪初瞬間不知道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話去表達了。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這個決定其實很瘋狂?你不要為了你自己以為的某種……」

「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林雪初。」林如許直接叫了林雪初的名字,「我不想讓我的路被別人影響,這是我自己可以承受的決定。」

剛剛平靜下來的心瞬間再次被眼前的人給摔進油鍋了。

這個時候,林如許的班主任拿著文件走進來了。

「那個,你們靜下來好好想想這件事,別衝動。」

林如初坐在了林雪初的旁邊。

林雪初不想扭頭。

「我知道我忽然之間做的這個決定很不負責任,但是我的這種不負責任只是對你,對學校,對老師,可如果我現在繼續按照之前的路走下去,我就是對我自己不負責任了。」

「究竟是誰?」林雪初認為自己說這話的時候很平靜。不可能是柔聲細語的,但起碼是好好的在跟著林如許說的。

「我不能告訴你原因。」林如許開口,「不管是誰,我都不會說的

。」

「你……」林雪初覺得自己直接想從窗子上因為不理智的林如許跳下去。

班主任走了過來,看著林雪初跟林如許,「你們商量好了嗎?確定要退學?」

「不確定。」

「確定。」

林雪初跟林如許的聲音同時響起。

不過在下一秒,林如許直接從班主任的手中接過了自己退學申請單。

林雪初眼疾手快的把單子搶了過去,直接撕碎。

「不好意思老師,我覺得林如許需要被我帶回家好好教育,給你們添麻煩了。」說著,林雪初對著前面的人鞠了一個躬。

林如許搖了搖頭,站了起來,直接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接著,林雪初跟在了林如許的後面。

班主任忽然叫住了林雪初,然後道,「我不知道是學校的緣故還是什麼別的原因……他從從上個月就變了。」

(本章完) 林雪初看了一眼外面后問道,「請問,老師您是怎麼發現他變了的?我平時沒有太關注我弟弟的心靈……」

說著,林雪初覺得自己有些愧疚。

班主任擺了擺手,「上次的月考成績下來后,他的成績一落千丈。」

然後,班主任把兩張成績單交到了林雪初的手上,「這兩次考試,左邊的是平時林如許的正常水平,而右邊,則是他那次的月考成績。」

在面前的人說話的過程中,林雪初低頭瀏覽著成績單。

林如許的名字在左邊很好找,高居前三。

而右邊,林雪初直接找了很久才找到那窄窄的一條,象徵著這段時間林如許狀態變差的成績。

「這……差的是不是太多了?」林雪初瞪大眼睛,不知道說什麼了。

「我其實很相信他的水平,再墮落也不會那麼誇張的。」

林雪初把成績單整理好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那老師的意思是,他是不是沒有用心考?」

「一開始我也是這樣認為的,直到在後面,我見到了這個監控。」

班主任把林雪初帶到了自己的電腦桌旁邊,「這是圍牆那邊的監控錄影。」

說著,班主任把錄影給點開了。

雖然隔得很遠,但是面對著被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弟弟,林雪初還是一眼就看了出來。

「至少林如許不會做這樣的事。」班主任說完又補充了一句,「之前的。」

「那老師您知不知道,林如許出去是為了做什麼?」

林雪初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對林如許的關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缺失這麼多了。

甚至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自己的弟弟就變成了一個不認識的人。

「還有一次……」班主任說到這兒后猶豫了一下。

林雪初的視線一直都在班主任的電腦屏幕上,「您接著說。」

「是我在了解每個學生的時候沒有了解透徹,我沒想到林如許會做出那樣的事。」

說完,班主任直接調出了另一個監控,「在監控之外,我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你看看,不管怎麼說他也不能直接動手。」

視頻里的林如許直接把旁邊的凳子舉了起來,然後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朝著對面的人砸了下去。

很冷靜,也很平靜。

監控只有畫面沒有聲音,但是林雪初只是看著那些畫面,也能感覺到被林如許用凳子砸過的那個人有多疼。

「這個畫面我第一次見到也很震驚,我不知道這件事竟然是他做的。」班主任不想再看監控,於是默默的轉過了身子。

林雪初又看了一次。

上面林如許的狠,再一次透過屏幕讓林雪初感知到了。

「他沒有任何的歉意。」班主任

說。

林雪初覺得自己的手有些顫抖。

在一遍又一遍的觀看中,她清楚的感受到了一個自己根本不了解的林如許。

「然後呢?這件事是怎麼處理的?」林雪初問。

「這件事鬧的很大,他回去沒有告訴過你們家長嗎?」班主任問。

林雪初苦笑了一下,「從來都沒有。」

回想之前,好像林如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已經不和自己進行交流了。

那個監控畫面讓林雪初感覺到震驚的原因是,那個樣子的林如許,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

所以在看的時候,不管是視覺還是心理上,對林雪初都有著很大的衝擊。

「這件事直接鬧到了校長那裡,沒有壓下來。」

班主任的意思是對兩個學生進行私下調解。

不過當時最反對的,其實不是那個被打的人,而是林如許。

班主任至今都記著林如許那個時候的眼神。

不寒而慄。

這根本不像是一個現在年齡的少年應該有的表情。

「我沒什麼可說的。」最終,就連解釋都沒有,林如許便直接轉身離開。

被打人的家長鬧到了校長那裡,需要給自己孩子一個交代。

而在這個過程中,林如許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我一定讓你付出代價。」那是被打人的的母親對著林如許說的。

而在聽見這話后的林如許,目光平靜,看著前面的人就像是在看著空氣,「什麼代價?我打他,就是他為他自己所做事情的代價。」

說完,沒有再等對面人的回復,林如許直接往前面走去。

「你就等著被退學吧!學的好又怎麼樣?出去以後可能還會成為一個殺人犯!今天你那麼對我兒子……」

林如許只覺得很吵,於是加快了腳步朝著圍牆根走去。

這還是之前無意間發現的地方。

林如許在這裡看見了屬於自己的自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