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好好!我不動手,您快忙您的去吧!」沐青青收了靈氣,連忙將店老闆扶了起來,而後氣哼哼的坐了下來,吃起了飯。

幹什麼都沒有讓沐青青吃東西這麼興奮,果然只是片刻,她就已忘記了剛才發火的事兒,開始在心裡對這些小菜做起了點評,這道還可以,沒有上次炒的嫩,這道不行,有點咸了,不過還好。這個嘛,比哪次炒掉的都好吃……

「老闆!」那名地痞似的青年,看沐青青沒在糾纏,卻也是坐下了下來,召喚板拿出菜單,「你們這裡的特色菜,一樣給我們拿來一盤,少一樣,小心爺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老闆戰戰兢兢的看著眼看前的地痞,「小店的特色菜一共一十八道,可您只有兩位,這?」老闆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十八道菜,兩個人哪裡吃得完,太浪費了。

「怎麼?是怕我不給你錢么?」那青年一把將手中的菜譜甩到了老闆的臉上,飯館的老闆被打的一愣,卻又不敢說什麼,只得撿起菜譜,步履蹣跚的走回到了後堂。

爆笑天王:來呀,互相傷害啊 一十八道特色菜,怕是這十八道菜做出來,那麼他這一整天就要白辛苦了。

但他又不能說出來,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咽。

這一切都被一旁的沐青青看在眼裡,那名小青年囂張的態度讓沐青青慧常的不爽,但又不能在店裡光明正大的打收他一頓。

「笨,等他吃完飯不就得了,到時候打得他滿地找牙,還要把這家店老闆的飯錢還上。」正在沐青青愁眉不展的時候,屠靈棍中的王絡開口。

「絡哥哥,就知道你最聰明!」沐青青高興得不得了,捧著自己碗的大吃特吃起來。

沒想到沐青青只是那麼隨意的一笑,卻被不遠處的小青年看個正著,一時間竟也看得呆了,「趙師兄!」跟在他身邊的另一外青年在他的眼前揮了揮手,卻發現他沒有任何反應。

半晌之後,他的嘴角居然流下了晶瑩剔透的東西,另外一名青年連忙將這位趙師兄的碗放好,對準了他流下來的異物。

沐青青終於吃飽了,她滿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而後又一臉壞笑的看身不遠處的那名青年,心想著到底要怎麼把引出這家店。

趙九看著沐青青突然盯著自己,反到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於是連忙低頭拿過自己眼前的大碗,用力的吃了起來。

盛世寵妃 「唉,趙師兄那個碗里……」對面的青年話只說了一半,便發現趙九已經快將那碗飯吃了個精光,所以他也把後面的半句話吞了回去。

「我要怎麼引他出去呢?」沐青青手中拿著屠靈棍,裝作漫不經心的小聲開口,她生怕別人再看到她自言自語,把她當成精神病。

「美人計唄!」王絡翻了個白眼,多簡單的事,還用問么,那兩個東西本來不就是對你的美色所動,還用什麼其他辦法?

「這?這……」聽到王絡的話,沐青青顯然有些緊張,她心裡對這個美人計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比如要在那名青年的面前脫衣服啦、或者直接走過去坐在他的大腿上了、再若不然,要湊上前樓著他的脖子啦,沐青青把這幾個方法在腦袋中過了一遍,她突然發現她哪個也做不到。

「你這個小妮子腦袋裡天天都想的是什麼啊?」王絡翻著白眼在屠靈棍里大喝道,沐青青那些過腦子的想法,當然逃不過王絡,因為兩個人必竟是契約的關係,沐青青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王絡。

「啊?什麼?」沐青青有些羞紅了臉,沒想到這又讓對面的青年差點沒一口酒直接噴出來,因為像沐青青這樣的高冷范,突然臉紅是多麼讓人抓狂的一件事,而且,對面的小青年已經快要喝不下去了,因為他想直接把沐青青按倒在地……

「什麼什麼?白痴!」王絡都已經看到了對面那趙九的變化,而這沐青青居然還在糾結怎麼勾引人家,「你聽我的,就這樣站起身來,向外走,在經過那趙九身邊的時候,沖著他微微一笑,接著走店門。」王絡揉了揉額頭,無奈的開口。 「哪來什麼革命黨人,一切都是誤會!」沈挽箏搭起了台階,「您說對不對,三哥?」

徐少武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傅雨祁拔高聲音,「既然是誤會,有勞三哥款待,三哥唉,您慢走!」

轉瞬,他收回視線,目光鎖住她,臉色陰沉,像山雨欲來,濃雲翻滾。

哪裡還有方才紈絝公子的模樣。

沈挽箏從不是個內向的人,唯獨面對傅雨祁,連呼吸都能低到泥土裡。

他綳著臉強行將沈挽箏拽出了拷問室,扔進車裡,氣氛讓她感到窒息與壓抑。

尤其當他鑽了進來,同她待在一起。

她本能地縮了縮身子,傅雨祁開口:「你躲什麼?」

「我沒有……」辯解道。

「心裡有鬼?」他微微傾身,逼近,「你不打算跟我解釋解釋?」

車子緩緩移動,是長青在開車。

後座的男人卻脫下帽子,開始動手動腳,挾迫她坦白交代底細。

「你……」沈挽箏驚呼一聲,那手已經伸進去欲解她的胸衣。

未果,是西洋的胸衣,與肚兜是不一樣的,他沒見過,只戲謔道:「你長大了。」

這個長大是什麼意思,似乎想偏了。

她臉上躁紅,抓住他埋在毛衣中的手,「你別亂動!」

旁邊有人……

「你說不說,不說我來真的了。」毛呢的戎裝,他另手是解皮帶的動作。

天……沈挽箏窘迫,「我說——」

下一秒,人跌進他懷裡,掙脫不開,耳邊溫柔的熱氣,輾轉到了頸間,她一個勁兒地躲。

「那……那是一個朋友托我幫忙送信,我……」從喉間衝出來一聲嚶嚀。

雖然雲雨不成,手和唇,沒有一樣放過她,實實在在地撩撥得她渾身骨頭都酥了。

沈挽箏又惱又羞,堂堂一個大帥,居然不分場合地調戲她,這叫她如何見人。

他眉眼堆笑,上來咬住她的唇,奪了她的呼吸。感官如此清晰,她彷彿聽到窗外車馬行人,川流不息,電車馳飛,上面人擠人,男女老少……

末了,他放開她。

好似才反應過來,沉聲,「你膽子長毛了?幫朋友送信,對方是革命黨人,你懂不懂?你以為你有幾條命?」

傅雨祁雙眼微眯,一根心弦猛地撥動。

革命黨人?一個小小的枝節他忽略了,戲班子和帥府的槍聲。

以及那把掌中雷。

手指撫上她下巴,「你在搪塞我。」

「不敢……」紅暈未退,舌頭也是打結的。

他是何等聰明的人,不願捅破窗戶紙罷了。

「你若不想失去自由,便少跟那些人來往,聽明白了?」

沈挽箏心下一驚,連連點頭。

「不會說話?還是你當我開玩笑?」他眸光一沉,十分冰冷。

「明白了!明白了!」

到了里弄外頭,沈挽箏下車,在原地沒動,他睨了她一眼,轉向長青,牙齒縫裡蹦出兩個字:「開走。」

真是喜怒無常,沈挽箏微微嘆息。

進里弄,摸出鑰匙,正準備開,裡頭有人先一步拉了門,是房東。

「沈小姐,你這樣每天早出晚歸,恐怕不合適,那車的模樣,是軍車,北洋軍閥,我沒說錯吧?」

房東道:「我只是尋常人,萬一攤上什麼麻煩,可如何是好。」

「謝謝」一詞兒還未說出,便滯於喉中。

「我能惹什麼麻煩。」不過仔細想來,確實惹了許多麻煩,但與房東卻是八竿子打不著邊的。

頓了頓,又道:「再者,也輪不到您承擔。」

房東面無表情,「那更好,還有一事需要通知你,房租上調了,想住每個月就多繳十個大洋。」

「十個?」沈挽箏以為聽錯了,她尚在見習期,本就沒有工資,如今的開銷都是啃老本。

屋漏偏逢連夜雨,她正盤算著,又聽房東冷嘲,「這才幾個錢兒,沈小姐攀上個什麼師長軍長的,榮華富貴恐怕是享也享不盡。」

「我想你誤會了……」好一個借題發揮,她暗暗冷笑。

「我只將房子租給夫妻,一來防賊二來防娼,但看你們姐妹可憐,才同意租給你們,像我這樣心軟的,打著燈籠都找不著。」

又是賊又是娼,房東兩條蚯蚓似的細眉一上一下,令人極為不舒服。

沈挽箏淡淡一笑,沒再理會房東的絮叨,徑直上樓。

門一關,卻見林一城在裡邊。

「你怎麼在這?」她問。

林一城倏地起身,抓住她的雙肩,「謝天謝地,你沒事,我還擔心——」

「放心,信已安全送出。」

「我知道,接頭的也準備進報館披露消息。」林一城道,「謝謝你。」

沈挽箏輕輕掙脫他的束縛,「舉手之勞而已,上次破壞你的計劃,你沒按紀律處置我,應當我謝你才是。」

「因為我——」

「對了,你吃飯了嗎?」生怕他說出什麼,故作不經意截斷話頭。

林一城捏著帽沿,「吃了。」

「姐,你回來了。」秋蟬及時出現,沈挽箏鬆了一口氣。

「你們聊,我先走了。」林一城戴上帽子,開門離去。

「你怎麼敢放一個男子進房間?」沈挽箏皺眉,看著秋蟬。

秋蟬沒心沒肺道:「林先生不是壞人呀。」

「防人之心不可無。」她指尖點在秋蟬額頭,「對了,我之前寫了封信給埃迪。」

秋蟬心頭一驚,瞪大雙眼,「姐,你……」

「我說了你有身子的事,收到回信了。」她帶著笑意,預示接下來會是個好消息。

秋蟬讀懂了,期待的眼神。

沈挽箏道:「他願意撫養孩子,希望徵求你的同意,將來讓孩子接受西式教育。」

「姐,他沒說旁的?」

「別急,慢慢來,婚姻牽扯到財產問題,因而洋人不會輕易結婚,既然他同意撫養孩子,也算盡了一份責任。」

「好……」

沈挽箏結束了話題,目光落到報紙上,細看才知徐少武領著一個師的大部隊源源不斷開進煙陽,一場鏖戰即將爆發。

同時日本發表了態度,嚴重警告傅雨祁,煙陽是日本僑民及商人的集中地,戰端一開,日方就要插手了。

而她今日闖的禍,豈不是更讓徐少武抓到由頭了,難怪輕易放了她,原來是另有打算! 「啊?這樣就行?」沐青青小臉一紅,原來這樣就可以了,那自己剛才想的那些豈不是有些太過齷齪了。

「豈止是齷齪,簡直是不要臉,清清白白的大姑娘,非要做那些動作么?」王絡叉著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哦,那我知道啦,我聽你的絡哥哥!」沐青青微微一笑,兩個漂亮的梨渦露了出來。

「嘩啦!」趙九簡直看的呆了,喝進口中的酒就順著原路流了出來,「媽的,老子忍不了了,必須要把她抓回去!」趙九一拍桌子,咬著一口鐵牙沉聲喝道。

「師兄,你要三思啊,這個小娘們可不太好惹啊!」對面的師弟張口勸道。

「你我二人合力一,還怕抓不到她么,到時候到手了,你我二人共享齊人之福,嘿嘿!」趙九那人噁心的賤笑聲再次響起,對面的師弟想來是有些猶豫,可一聽他們二人….又看了看對面的沐青青,於是他狠下心來,喝道:「好!」

「老闆結帳!」沐青青自然是沒有聽到那趙九兩人所說的話,只是與王絡商量好之後,便叫來了老闆,將銀錢放在桌子上后,拿著屠靈棍便向外走去。

當走到趙九二人身邊的時候,沐青青的小心臟突然狂跳起來,伸出手輕輕的壓了壓胸口,停在趙九二人身邊,微微的笑了笑,接著便頭了不回的走出了小店。

有道是微微一笑很傾城,回眸一笑百媚生!沐青青的這一笑,堪稱風華絕代,讓那個趙九的魂兒直接跟著沐青青的身影走出一小店。

「怎麼還沒跟上來么?」沐青青懷抱著屠靈棍,低著頭,邁著小碎步,她生怕走的快了,那個趙九出來找不到自己。

「嗯!」王絡很是享受的感受著沐青青胸前的那一片柔軟,輕聲應道。

「那怎麼辦?」沐青青猛的停下腳步,將屠靈棍從懷中扯了出來。

「能怎麼辦,一會兒就跟上來了,你著什麼急啊你!」離開了胸前那片柔軟,王絡有些不悅的開口訓斥道。

「哦!」聽到王絡不高興的聲音,沐青青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而後又繼續買著碎步向遠處的山脈走去。那裡常年了無人煙,是個殺人越貨的好地方。

沐青青心裡想著,微角也不由得向上勾起。

「姑娘等等!」果然,片刻之後,後面傳來了一道輕微的呼喊聲。

沐青青剛要停下腳步,就聽到王絡大喝道,「別停,快點走!」對於王絡的話的,沐青青基本上無條件相信,所以當他說完,沐青青便加快腳步,向前走去。

而跟在她身後的趙九二人,本還對沐青青剛才的表現心存疑慮,可是一見她要跑,兩個人幾乎想都沒想就抬腳便追了上來。

「姑娘,我們沒有惡意,是為了向你道歉的!」趙九邊跑邊在後面喊著。

沐青青聽到他的話,不由得低笑一聲,「道歉,鬼才相信你是來道歉的!」想到這裡,腳下的速度更快了,轉眼之間,已經進入了山脈的密林之中。

沐青青還要向前繼續走,可王絡的聲音卻傳了出來,「坐在地上假裝腳部受傷!」沐青青想也沒想,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捂著腳脖子一臉痛苦的神色。

「絡哥哥,你是神仙么,為什麼什麼事情你都能提前知道?」沐青青一臉好奇的開口。

「噗嗤!」王絡沒想到沐青青會這麼問,一時沒忍住,笑了出來,心下想到:「這在我們那裡,還不是小伎倆,那些女孩子會的可多了!」

正當沐青青想要張口問王絡笑什麼的時候,不遠處響起了腳步聲。

種植女仙在古代 「他們要過來了,你假裝站起來要跑,然後摔倒在地!」王絡指揮著,此時王絡發現自己可能還有當導演的潛質。

沐青青依計而,當自己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就被趙九二人發現了,他們兩個剛要上前,卻發現沐青青一瘸一拐的掙扎著向前,但好像受了傷,又一下摔倒在地。

「姑娘,要不要哥哥扶著你啊,哥哥保證扶的又准又好!」趙九那賤賤的聲音從沐青青的身後傳來。

「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喊人了!」沐青青照著王絡給他的劇本演道。

「這裡還有什麼人嘛,只有哥哥我啊,讓哥哥我疼疼你吧!」趙九賤嗖嗖的走上前,伸出手向沐青青的身體抓去,看樣子想要一把將沐青青抱在懷裡。

「你!色狼!」沐青青照著劇本,然後揮出一掌,正中趙九的胸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