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好多靈藥!」十多米外,有著一處小葯土,當中有數十珠靈藥。靈光遍體,緩緩搖曳,散發著驚人葯香。

「那裡另有禁制守護,先看一看屋子中還有其他好東西嗎!」夢雪說道。毫無疑問這是一處極為難得的保存完好的洞府,院中有靈藥,很期待那屋子中會不會有更大的造化。

葉昊天點頭,臉色興奮的跑進了屋子中,小半時辰后一臉失落的走了出來。裡面有數間屋子,但卻都是一覽空空,此地的主人臨走時帶去了所有能帶走的東西。

「這些靈藥年份很長,雖然很普通,但都藥效驚人!」葉昊天站在葯土禁制外面仔細觀看,心中猜測。

「應該是後來的種子自行生長!」他有些興奮,得了這數十株靈藥,修為又能漲上一點了。

「好麻煩,要動強力破除才行!」夢雪觀摩禁制良久,如此說道。

葉昊天也是皺眉,強力破除便意味著要造成不小的動靜,可能會引起怨靈群的注意。

「不管了,采了靈藥就跑,大不了再來一次生死逃亡!」葉昊天嘟囔。無論如何,這些靈藥他是不會放過的。

按照夢雪的指引,葉昊天站在了一處禁制薄弱的地方,單手后引,以腰帶腿,全身力量彙集在拳頭之上。

「吼!」虎嘯震山林。驚人音波之後,便是絕強的碰撞。禁制竭力抵抗,光芒流轉,衝天而起,但也難擋虎嘯皇拳之威。

「嘩啦啦」一聲,禁制破碎,光芒一斂,數十株靈藥的葯香幾乎濃郁得化不開,此刻撲鼻而來,令葉昊天陶醉的深吸一口氣。

「好膽,敢打我靈藥的主意!」突然傳來一聲大喝,並有急速的掠空聲傳來。葉昊天臉色一沉。<

。 院落之外,有十數人掠上了牆頭,冷冷的注視著葯土之前的葉昊天。

為首一人有鍛體九層,已達此境巔峰,一身靈力深沉,身著黑色鎧甲,泛著幽幽青光,氣勢驚人,有鐵血軍人之姿。

那聲大喝正是從他口中發出,他叫王浩,是黑風軍一個小隊隊長,此次黑風軍百人共有五個鍛體九層實力的隊長,二十人為一隊,是最大的一股勢力。


見到葉昊天,王浩很欣喜,一是因為可以捉拿他向黑風城少主邀功,二是,那眾多靈藥,若得到就是一場不小的機緣。

「將我的靈藥帶出來,我可以當做沒看見你!」王浩說道。院子中有殘陣痕迹,他不敢貿然進入。 重生之廢后不好惹 ,損失了數個好手,二十人只剩下了十二人。

葉昊天微怒,連個奴才都是這般囂張嗎?嘴角上翹,譏笑道:「此處有萬年之久,你說這些靈藥是你的,難道說你是萬年老妖不成?」

這話極端諷刺,便是一些黑風軍隊員聽到也有些忍俊不住,偷偷的看著王浩。

「哼!」王浩低哼,掃視隊員,冷聲道:「葉家小子,我看你要先了解一下你是處在什麼樣的境地!」

頓了頓,他露出些冷笑:「少主已發令,許諾眾多探險修者,斬你人頭者得十萬金,活捉你者,寶葯一株,煉脈丹一顆!」

聞言煉脈丹,在場之人目中都湧上些火熱之色,便是王浩也不例外。煉脈丹可增加修者突破煉脈期的幾率,傳言只要資質不太差,服下煉脈丹便能穩穩突破。

葉昊天一怔,心中自嘲,原來我值一顆煉脈丹嗎?看來黑風城少主還真是必殺自己啊!連煉脈丹都拿出來作為懸賞,可想那些探險修者會有多麼的瘋狂。

「你想,我要是在此大喊一聲:葉昊天在此!會怎麼樣?」王浩玩味兒,神色譏諷:「怕是這周邊的所有修者都會蜂擁而至,來搶奪你這顆人形煉脈丹吧?」

葉昊天變色,難道地底城池被人發現了不成?那處蛇窟也是極端隱秘的所在,他也是巧合聽到李凌峰與飛蛇爭鬥的聲音才會趕過去的。

「上古仙宗,為磨礪門人,往往在道場之內設立一些考核之地,這座地底之城應該就是了,那處蛇窟應該只是入口之一!」小塔恍然道。

聞言,葉昊天臉色一沉,他以為只有自己與李凌峰闖到了此處,所以才會一路悠閑,探尋各個洞府,現在看來要抓緊時間了。

「只要你將那些靈藥帶出來,我便不聲張,就此退去!」王浩又說道,顯得苦口婆心。目光燦燦,有貪婪之色。

葉昊天心中冷笑,搖了搖頭,極為認真的道:「你自己進來拿吧!」

王浩一怒,威脅道:「你當真不怕被群修圍攻?」

葉昊天卻是不管他,自顧自的收取靈藥。這些都是萬年靈藥,雖然品種普通,但藥性十足。唯恐弄壞了一般,每一株都收取的極為小心。輕拔泥土,輕斂根莖。每拔出一株,都要仔細觀賞一會兒才收進儲物戒指中。

這是誘惑,更無異於一種挑釁,王浩震怒,在他看來,葉昊天是一個必死之人,唯一的用處便是黑風城少主的懸賞,移動的人形煉脈丹,他可不會真張口大喊,那會引來眾多競爭者,與他爭搶人形丹藥。

「你的靈藥還要不要,不要我全拿走了!」葉昊天冷笑,他就是要吸引王浩踏入殘陣,不然十二人圍攻他,縱然可以逃脫,也會筋疲力盡。


「將這裡圍起來,我就不信他不出來!」王浩臉色陰沉,一揮手,帶領十二名黑風軍圍住了院落。

這些黑風軍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都有鍛體五層以上修為,皆是從廝殺中爬上來的,實力很不錯。

葉昊天眉頭一皺,還真有耐心!將所有靈藥採摘一空,便直接將一株靈藥放到了口中,盤膝而坐,開始煉化,嘴中嘀咕道:「不知道吃了這些靈藥,會不會再次突破呢!真是期待!」

「什麼?」王浩同李凌峰一樣,被葉昊天生吞靈藥的一幕鎮住了。十二名黑風軍都有些不敢置信。

這些靈藥藥性很強,靈氣濃郁,被葉昊天咬在嘴中爆發湛湛光芒,那是藥性的流逝。這也是修者不願生吞靈藥的一大原因,會造成藥性流失,難以發揮最大功效。

萬年靈藥藥效極為龐大,舌尖輕觸,入口香甜。一股純粹的藥液流入肺腑,令人心醉。

葉昊天砸吧著嘴巴,閉起了雙目,一臉陶醉的進入煉化中。孔武鍛體訣已經全力催動,一股股藥液化為靈力匯入丹田。他的修為在緩慢的漲動之中。

外面的王浩看得心頭滴血,那是一株靈藥啊,還是上等的萬年靈藥,居然,居然就如此被人吃了!

煉化了一株靈藥,葉昊天頗覺收穫,旋即皺眉,如此濃郁的藥效也不過讓孔武鍛體訣漲了一點。這讓他苦悶,預計到鍛體六層巔峰要吃下近百株萬年靈藥。

「咦!你們還在啊!別看著啊!我多不好意思!」葉昊天嘴角玩味兒,看著一臉陰沉的王浩,再次拿出了一株如人蔘般的靈藥,像是啃蘿蔔般的啃了起來。嘴中還囫圇不清的說道:「來啊!都進來,天地靈藥,見者有份!」

「哼!你找死!」王浩目光寒芒涌動,氣得不輕。

半柱香后,葉昊天又煉化了一株,接著又拿出了靈藥,左右看了看,流著口水嘟囔:「該吃哪一株呢?都是美味啊!」

「算了,還是一起吃吧!」葉昊天砸吧著嘴巴,一起將手中的靈藥放到了口中,大口嚼得歡快,吧唧吧唧作響。

「他瘋了嗎?」黑風軍目瞪口呆,有人結舌道:「兩株一起,他不怕藥性衝突嗎?」

他話音才落,葉昊天便是慘哼一聲,臉色扭曲了起來,抱著肚子滿地亂滾,面頰漲紅,額現冷汗。

「果然起衝突了!」黑風軍中有人面色微喜,所有人蠢蠢欲動。

「隊長!」有人看向王浩,想要闖陣,將葉昊天擒拿,奪取靈藥。

王浩有些猶豫,這番殘陣很不簡單,複雜的讓他根本看不透,可見威力極大。十二人闖過去,不知道還能留下多少。

但片刻后,葉昊天卻是翻滾得沒那麼劇烈了,大口喘著粗氣,身上靈物升騰,有金芒點點,這是藥效太大,虛不受補的現象。

他故作后怕,道:「有一株,混青草,居然沒看出來!」

混青草是上等靈藥,對鍛體極有好處,還能堅實根基,務實靈力的效果,吃下一株能有極大好處。但就是藥性強大,煉化太過艱難,難怪葉昊天會有那番模樣。

「隊長,混青草生吞會有腹痛,攪動腸胃,他絕對沒那麼容易恢復!肯定受了內傷!」有黑風軍急切的道。他目光火熱,神色迫切,那些靈藥價值太大了,給他一株便能突破眼下境界。

不是所有人都修鍊了孔武鍛體訣,多半有一株靈藥就可有極大提升,而不是像葉昊天這種怪胎,連著吞掉四株了鍛體六層才漲了一點。

「隊長,不能再讓他浪費了!」又有人勸誡,這個黑風軍不弱,有鍛體八層,是除了王浩最強的一個。

葉昊天斜睨了一眼,心道:還得加把火!

隨即又強行盤坐好,拿出了一顆丹藥,道:「加上這顆鍛體丹,應該可以突破了!」

話畢,不管眾黑風軍近乎瘋狂的貪婪之色,將那丹藥納入了口中。閉目煉化,他的修為果然開始大幅度攀升了,隱隱有突破的現象。這是假象,那顆丹藥是一種偏門奇丹,能短時間內增強人的氣息。

「隊長,不能等了!」那名鍛體八層的黑風軍道。

急得直跳腳,鍛體七層是一個坎,邁過去之後靈力可以外放,戰技威力大增,還可以運用其他手段。

葉昊天是葉家族長的孫子,身上難免沒有保命之物,若是讓葉昊天突破了鍛體七層,他們這些人很有可能不能將其活捉。

如此思量一陣,王浩終於是點了點頭,一馬當先,喝道:「衝進去,抓住煉脈丹!」

「喝!」眾黑風軍齊齊發力,躍到庭院內。

葉昊天差點沒背過氣去,居然叫他做煉脈丹!天殺的!當小爺好欺負嗎?雙眼圓睜,爆射出一陣神芒,葉昊天站起身,腰背用力,全力一拳攻向院落中的殘陣。

「吼!」虎嘯皇拳聲勢極強,音波繚繞,力量被催發到極致。


打破了殘陣一角,小塔說,這是殘陣的死角,被摧毀后,反而能讓殘陣餘力最大的發揮。

即使是餘力也令黑風軍一眾叫苦不迭,面色駭然。符文飛舞,青光漫天,化成小刀小劍,盤旋不定,紛紛破空而起,凝聚成十二柄長刀狀,分別劈向十二人。

「天啊!」人人驚呼,面色死灰,這該如何抵擋。王浩更是怒吼連連,全力出手攻擊那青色長刀。

法陣之內爆裂聲不斷,十二柄長刀一一落下,慘叫連連,有被劈成兩半的,也有被一刀削首的。

半柱香后,「轟」的一聲,整個院子都是大震了起來,地面塌陷一截,形成深坑。

葉昊天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為黑風軍默哀。但隨即發現,一個人影從深坑中爬了出來。

<

。 王浩渾身滴血,閃耀的鎧甲殘破不堪,右肩甲已化作了碎塊,一道尺長的傷口在右肩上,觸目驚心。

他狼狽的走了出來,看到葉昊天後,爆發出滔天的恨意:「我要你生不如死!」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葉昊天撇嘴。舉目看天,完全將他無視了。

「靈力不外放,終究是螻蟻!」王浩一怒,冷笑連連。他是受了重傷,但也不是一個鍛體六層的小修士能無視的,鍛體九層的實力爆發力極為驚人。

葉昊天沉默,問道:「你的實力比你們少主如何?」


王浩稍愣,譏笑道:「我雖不算弱,但比起少主是天差地別,他為天才,即將突破鍛體十層!」

葉昊天變色,黑風城少主將要突破鍛體十層?他想打破常規,衝擊極限嗎?難怪還不選擇閉關衝擊煉脈,而是進入黑風遺址中冒險尋找機緣。

葉昊天頗覺心頭沉甸甸的,或許黑風城少主的紈絝將他的天賦掩蓋了下去,常人都只是敬畏他背後的勢力,從未注意過他自身的實力。王浩沒有說謊,目中那抹敬佩之色由衷而發。

「既然知道我們少主強大,那就乖乖跟我走吧!若是肯跪地求饒,奉上那些靈藥助少主突破鍛體十層,說不定你還可以免除一死!」王浩目光連閃,如此說道。

他沒有急著出手,一邊默默調息,一邊放出了個重磅炸彈:「告訴你吧!我家少主已被仙宗選中,突破之後將進入仙宗修行。」

什麼!葉昊天一驚,集合在夢雪那裡得到的傳聞,他隱約間猜到了一些,難怪黑風城少主要突破鍛體十層,原來是想進入仙宗,若是真被他突破到鍛體十層,定會被仙宗重視,作為核心弟子培養,這樣一來,他的勢力將更加大了。

必須要殺了他!葉昊天深吸一口氣,心中愁雲滿布,若是王浩所說為真,那黑風城少主身份更加超然,大到他不可撼動。

「你可以去死了!」葉昊天淡淡道,目光平靜,實則波瀾四起。

「什麼?」王浩以為自己聽錯了,怒極反笑:「你以為你也如同少主,可以驚世嗎?」

「你試試就知道!」葉昊天冷冷的說,單腳跺地,嘭的一聲堅實的地面被踩出一個深坑,身似利箭,一拳擊出。

王浩拿出長刀,一陣黑芒繚繞,殺意騰騰,大喝:「黑風刀法!」

黑風刀法雖然只是玄階高級戰技,但聲名遠播,修鍊到極致可抵地階戰技,是王浩目前最強的手段。因為他身受重傷,想要一刀重傷葉昊天。

長刀破空,黑風有如罡氣,颳得皮膚生疼,掃起一片亂石雜物。葉昊天手帶紫金拳套,強烈一擊,衣袖啪啪七聲輕響。

與長刀相交,叮叮火花迸濺。巨力侵襲,隨即長刀輕吟不斷,震顫連連。王浩大驚,怎麼可能,鍛體六層就有萬斤巨力,比他也差不了多少。

有些天才天生神力,難道葉昊天就是其一?

不容他多想,葉昊天單腿一甩,如同鐵鞭,踹在王浩的胸口,將其踢得蹭蹭後退,揉身欺上,近身相搏。

如同猿猴跳躍,輾轉騰挪,十分靈活,雙拳雙腿紛紛化作武器,有萬斤巨力加持,每一擊都得讓王浩慎重對待。

不多時,王浩虎口崩裂,長刀握之不穩,極為憋屈的被打飛了出去。無奈以雙拳對敵。

葉昊天皮膚下金芒點點,如同鐵石,每一拳都能讓王浩的傷勢加深一分,而且如牛皮糖般,緊緊黏在其身周,雙拳如同暴雨。

好似在打沙包,發泄心中抑鬱。王浩怒極狂嘯,硬受一擊退開兩步,身上黑芒顫動,要施展什麼手段,但被葉昊天快速襲上,震動衣袖一擊打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縱有靈芒阻擋,這一擊也讓王浩頭腦發暈,身形搖晃。葉昊天雙手成鷹爪狀抓起其鎧甲,猛力將他拋飛,撿起地面的黑風刀,投擲出去。

噗嗤,黑風刀被巨力加持,穿透鎧甲,刺透王浩左肩。葉昊天再度撲上,握住刀柄,猛地一拉,想要將心中憤慨盡數發出一般,用盡了全身力氣。

磨牙般的聲音傳出,竟是將那防禦力不弱的鎧甲緩緩切開了。王浩慘嚎,差點被切成了兩半,用力掙脫,踉踉蹌蹌退後,指著葉昊天,口中血如泉涌,不甘的倒了下去。

「啊!」葉昊天看著王浩倒下的身體,仰天狂嘯,心中極為不平靜,黑風城少主有極好的背景,有大量資源作為依仗,只需稍有天賦便能被培養成高手。

想他葉昊天,天賦同樣不弱,堪稱驚人,十二歲便可修鍊到鍛體七層,若是繼續必定超越黑風城少主,一朝被仙宗強者發現,收入仙宗是鐵定之事,可卻被同族陷害,一身修為化為烏有。

畢竟是少年心性,心中極為不忿,巨大的落差讓他呼吸急促,氣喘連連。

「那仙宗有個鳥用處!」夢雪說道:「別忘了你可是要成為人皇的人,若是被一些仙宗之才打敗,那你就太廢了些!」

葉昊天目中一怔,旋即狠狠的點頭。他有些感激葉旭堯,修為被廢,反倒走上了一條不尋常的路。

收斂心思,葉昊天打掃戰場,收集了十二個儲物戒指,裡面又發現了不少靈藥,在王浩的戒指中還發現了些鍛體期增進修為的丹藥。

王浩是一個高手,毋庸置疑,若不是被法陣重創,葉昊天定會戰得極為艱難。可他只是一個黑風軍隊長,這樣的隊長在遺址中還有四個。

葉昊天依舊極端危險,他疾行穿梭在城池中,尋找合適的閉關地點,他要將那些靈藥吞服,儘快達到鍛體六層巔峰,若真有淬體池,也能第一時間閉關,衝擊鍛體七層。

只有達到鍛體七層,他才有資格與眾多鍛體境中的高手爭奪造化,也才能有機會斬掉黑風城少主。

突然,前路上一個身形狼狽的修者與葉昊天照了個面,一愣之後便是大喜起來,自顧道:「葉昊天,煉脈丹!」

葉昊天無語,看來正如王浩所說,自己已經成為了眾多修者眼中的人形煉脈丹。

「煉脈丹啊!是我的了!」這個修者實力孰為不弱,雙眼泛著星光撲向葉昊天。

腹黑娘親爆萌寶:九王,太兇猛 ,眼中殺機閃過,袖拳打到了七響。那人震驚,隨即駭然,體表連連爆發靈光,阻擋巨力,但依舊被掀飛了出去,嘴中吐血,不由驚叫:「怎麼這麼強?」

「隊長!快來啊!煉脈丹在這裡!」那人大聲喊道。轉身就逃。

葉昊天變色,憤恨的追上,狠狠一拳,將那人打了個半死,但馬上聽到前路腳步聲連連,人聲鼎沸。

想也不想,葉昊天轉身就跑,走在陰暗處,留下一個模糊的背影。這是兩伙人,看其模樣應當是在血拚,聽到那人呼喝之後,全都跑了過來。

「在哪裡?」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漢問道。他是鍛體九層,一個實力不弱的探險隊隊長。

「還真是葉昊天!大家快上,抓住煉脈丹!」人群中有眼尖的,看到了葉昊天的背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