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好嘞!」

子川說著走到葯櫃旁伸手便將蘆薈膠拿了下來,他對那姑娘說道:「姑娘,這蘆薈膠可是好東西,您啊,真是好眼光。」

「這我知道,這蘆薈膠我也用過,就是吧,需要用好幾盒才會把我臉上的這些東西擦好。」

那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將臉上的面紗拿掉,露出滿臉的痘痘,那痘痘還冒著膿瘡,子川看著直犯噁心,明裳早已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她對那女子說道:

「你放心好了,我這款蘆薈膠是升級的,對於你臉上的情況很有作用的,一盒見效。」

女子聞言,眸光一亮:「你說的是真的?」

明裳點了點頭:「我的藥鋪就在這裡,若是沒用的話,你大可來找我。」

女子聞言更是放下心來:「給我來一盒,這價格?」

明裳伸出一個巴掌,說道:「五兩銀子一盒。」

女子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她再次問明裳:「多少銀子一盒?」

「五兩銀子一盒,我方才已經說這款蘆薈膠是升級款,不管是在材料方面還是外形包裝上,都是用最好的材料。而且你臉上的痘痘太嚴重了,若是我沒猜錯的話,你已經去過別的醫館了諮詢過了,若不是沒有什麼成效,你也不會來我這裡的。」

「是,你說的完全正確,但是這五兩一盒實在是太貴了,要是再便宜些的話,我就買一盒。」

明裳朝女子一笑:「買不買就隨便您了,但是您的這張臉的價值應該超過五兩銀子吧!」

女子猶豫不決的看著明裳:「你剛才說一盒蘆薈膠就能治好我的臉?」

明裳點了點頭:「是的,這款蘆薈膠的功能比之前的那款普通的蘆薈膠的功能強大多了,我言盡於此,買不買隨便你。」

這若是擱在別的醫館,那些人肯定會圍著女子誇大其詞的說這款蘆薈膠是如何如何的好,甚至還有起死回生的效果,然而,女子看著明裳就要離開了,女子一咬牙說道:「五兩就五兩吧!給我拿一盒,倒是若是沒有你說的那種效果的話,我可是要來找的。」

明裳聞言轉身看著女子說道:「你的臉上起了這麼多的痘痘,而且這樣子還是比較嚴重的,所以你的日常飲食方面千萬要注意了,不要吃辛辣的食物,要不然神仙下凡都治不好你的臉。」

「我知道了。」

女子拿出五兩銀子遞給了賬房,然後拿著蘆薈膠便離開了濟世堂。 女子走後,子川問明裳:「東家,這蘆薈膠以前只賣一兩,現在怎麼變得這麼貴了?」

「方才我不是說了嘛,配方升級了,所以價格變貴了,這效果自然也是最好的了。」

「哦。」子川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蘆薈膠上架了幾天偶有人來問,當她們聽到價格后皆被嚇了回去,五兩銀子一盒蘆薈膠簡直貴到了天際了,除非她們是吃飽了撐著才會買這麼貴的蘆薈膠。

轉眼便過了七八天了,明裳算了算,之前買蘆薈膠的那名女子臉上快要好的七七八八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半個月內,她的臉會完全的恢復,只要那名女子的臉好了,還怕以後沒有生意嗎?

子川和子山站在櫃檯旁發獃,他們看了一眼明裳,見明裳竟然沒有一點擔心的樣子。

「東家,咱們這個醫館也是太涼了吧!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啊?」子川問明裳道。

明裳看了一眼子川,笑著說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再說了,這兩天沒生意,你們不是正好清閑了嗎?等到病人多的時候,你想歇歇都沒時間歇著呢!」

子川不相信明裳所說的話:「東家不是我說啊,我和我哥哥來這個醫館也有些年頭了,這邊的情況怎麼樣,我們還是知道的,要等到病人多的時候,恐怕等到猴年馬月都等不到吧!」

子山瞪了一眼子川,冷聲地說道:「子川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以後不允許你在東家面前說這樣的話,東家說什麼便是什麼,容不得你反駁。」

子川撇了撇嘴,小聲地說道:「我說的是事實。」

子山見子川不聽話,伸手就要打子川,子川見狀連忙閉上了嘴。

「我說,再給我拿一盒蘆薈膠聽到了沒有?」 我有一個庇護所 一貌美女子對子川說道。

「好,您稍等。」

子川回過神來,連忙去拿了一盒蘆薈膠遞到女子的手中。

女子也不急著給銀子,而是對子川說道:「我說,你不記得我了嗎?」

子川被女子問得莫名其妙的,雖然來看病的人不多,但是他清楚的記得,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這麼一位女子來醫館看病啊!

「你是……」

女子朝子川一笑,剛要說話,便聽到明裳的聲音傳來:「你是七天前來買蘆薈膠的那名女子吧!我還記得呢,當時你臉上的痘痘非常的嚴重,只是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的臉會恢復的這麼快。」

子川聞言,瞪著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貌美女子,語無倫次地說道:「你……你就是那個……」

他實在是說不出口,那天他差一點就吐了。

「是我,真沒想到這個蘆薈膠的效果這麼神奇,這短短的幾日,臉上的痘痘就沒有了,而且我這臉上的皮膚也比之前的好多了,這一盒呢,是我幫朋友買的。」

「您用著好,那就是好。到時候別忘了幫我宣傳宣傳啊!」

「你放心吧!酒香不怕巷子深,你的蘆薈膠效果這麼好,大家若是知道,肯定會爭先恐後的來買的。」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五兩銀子遞給了明裳,與此同時,明裳拿出了一盒蘆薈膠給了女子說道:「早知道你要來,所以再贈送你一盒。」

自己做的蘆薈膠贈給別人也不心疼。

女子手中拿著那盒蘆薈膠心中自然是高興的,一盒五兩的蘆薈膠,這個東家說送就送,也是個慷慨之人。 「那我就拿著了,你放心我不會白拿的,我會幫你宣傳的。」女子一邊說著一邊出了濟世堂。

「東家,這蘆薈膠可是五兩一盒呢,您怎麼說送就送了?」子川不解地問。

「這名女子身份不簡單的,我送出去的只是五兩銀子的事兒,而她會讓我賺更多的銀子。」明裳微笑著說道。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子川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東家說的話我不懂。」

「明裳,你上來。」

這時樓上傳來劉熙的聲音,明裳隨即便上了樓。

「我說這小屁孩還有完沒完,竟然對咱們東家大呼小叫的,這膽子夠肥的啊!」子川打抱不平地說道。

「這孩子真是不應該啊!」這一次,子山同意子川的觀點。

明裳上了樓,見劉熙坐在桌子旁嗑著瓜子,明裳說道:「我說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姐姐,不准你直接叫我的名字。」

劉熙瞥了一眼明裳:「不就是大三歲嗎?那也叫大啊!」

劉熙說著朝明裳一伸手:「我今天要去外面玩兒,沒銀子。」

明裳二話沒說便拿出一兩銀子遞給了劉熙:「想要買什麼就買吧!」

劉熙見明裳沒有責怪他,倒是覺得有些不自在,這個女人這是怎麼了?他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不應該責怪他嗎?為什麼會給他銀子啊?

劉熙再抬眼看明裳的時候,明裳已經到了樓下。

明裳讓子山陪著劉熙出去逛街,因為子山穩重,所以她讓子山跟著劉熙出去,她是放心的。

子川非常羨慕地看著子山,他不明白,他人這麼好,東家為什麼不讓他陪著劉熙出去玩兒啊?東家若是讓他陪著劉熙出去,他肯定會把劉熙看得好好的,絕對不會讓劉熙亂跑的。

唉,只是可惜了,東家沒有選擇他。

明裳正在店裡查看藥材,只是一轉眼的功夫,他看到劉熙回來了,她剛要上前詢問,便看到子山扶著一名孕婦走了進來。

明裳見孕婦一臉痛苦的樣子便知道那孕婦怕是要生了。

「怎麼了,這是?」明裳問。

「我們一出去就遇到了她,她說自己要生了,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就把她帶到你這裡來了。」劉熙緊張地說道。

「東家是大夫又不是產婆,這樣,我們趕快把她放好,我再去找個產婆過來。」

子山比劉熙有經驗,子山扶著孕婦輕車熟路地去了病房。

明裳連忙換了一身白大褂,拿了醫藥箱便進了病房。

子山把孕婦放在床上以後便要去找產婆,不過被明裳給攔住了,明裳說她能行的,子山雖然不怎麼相信,但是這名孕婦的情況危急,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劉熙和子山被明裳給趕了出來,明裳關上房門,幫孕婦檢查了一番,孕婦的宮口才開了三指,要等到宮口開到十指的時候,恐怕是來不及了。

「大夫,我的肚子好疼啊,救救我。」孕婦虛弱地說道。

明裳看著孕婦那張蒼白的臉,點了點頭:「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大夫,我好疼啊!」孕婦撕心裂肺地喊道。

「你別喊,留點力氣生孩子。」

明裳又幫孕婦檢查了一番,宮口依舊只開了三尺,不能再等了,明裳目光落在一旁的剪刀上,明裳沒有多想便拿過剪刀消過毒以後,便剪了下去,明裳對孕婦說道:「這下可以生了,你使勁兒。」

「好!」

最後孕婦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孩子生了出來,是一個帶把兒的大胖小子。

明裳將孩子的臍帶剪了,又幫孩子包裹好放在孕婦的懷中,這才將方才剪開的那個地方用針縫起來。

「東家,熱水。」子川的聲音再次傳來。

明裳連忙將熱水端進屋子裡,幫那孕婦給清理了一下,事情忙完時,明裳已經累得精疲力盡了。

做好一切事宜后,明裳端著盆走了出去,子山見明裳出來了連忙接過盆,一臉的欣喜:「東家真厲害啊!就連接生孩子的事情都會,咱們這醫館就不怕沒生意了。」

明裳:「……」

「明……裳,你沒事吧?」

劉熙見明裳一臉的疲憊,擔憂地詢問道。

「我沒事,就是有些累,我去休息一下。」

明裳說著朝子川招了招手,子川連忙跑了過來問明裳:「東家,你找我何事?」

「那婦人剛生產過,需要喝些中藥調理身子,我開個方子,你抓藥煎了。」

「好嘞,東家,您稍等,我去拿一下筆和紙。」

子川說著又跑了回去,很快子川便拿著筆和紙回來了,明裳接過筆和紙墊在桌子上,飛快地將那藥方寫好。

劉熙偷偷地望了一眼明裳寫的字,他只覺得明裳所寫的字是他見過最好看的字了。

子川接過明裳寫的藥方眼睛一亮,誇讚道:「哇,東家的字跡真是漂亮啊,還真真是字如其人啊!」

說完,子川便拿著藥方飛快地去抓藥了。

「明裳,你也別太累了,快去休息吧!」

明裳看著劉熙這副小大人的樣子不禁覺得有些好笑:「跟你說了不準叫我的名字,得叫我姐姐。」

「我沒有姐姐。」

劉熙扔下一句話便上了樓。

明裳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很快便沉沉地睡了過去,當她再睜開眼時天已經黑透了。

明裳來到病房查看了一下大人小孩的情況一切正常,只是到現在了還未見其家屬,明裳擔憂地詢問:「你出來有沒有跟你的丈夫說?畢竟你都快要生了,這麼長時間沒回家,他肯定會擔心的。」

「我本來是要回娘家的,所以他不知道我在這兒生了。」婦人說道。

「那難怪了,現在時間已晚,等到明日我便讓人通知你的丈夫,讓他過來。」

婦人朝明裳一笑:「今天的事情謝謝大夫了,要不是你,我和我的孩子恐怕有危險了。」

「不用謝我,是他們兩個把你帶過來的,你要謝就謝他們吧!對了,你這剛生產,不能大補,我讓人給你熬碗藕粉喝,記得及時給孩子喝母乳,你要是有什麼事的話及時和他們溝通。」

「我知道了,謝謝你大夫。」 明裳叮囑了幾句便出了病房。

「東家,吃飯了。」

子川看到明裳從病房裡出來,便對明裳說道。

「好的。」

明裳應了一聲便來到二樓的餐廳,桌子上已經擺好了幾道菜,眾人皆以到齊,明裳與蕭衡有專門用的餐桌,而子山和子川以及賬房還有劉熙四人在另一個餐桌上就餐,他們見明裳坐下了,幾人這才坐了下來。

「天色都這麼晚了,你們肯定肚子都餓了,都吃吧!」

明裳一聲話落,幾人拿起筷子夾起菜吃了起來。

明裳這邊剛拿起筷子,那邊蕭衡便夾了一塊肉到明裳的碗里:「今天累壞了吧!趕緊多補補。」

「謝謝啊!」明裳倒也沒有拘謹,她向蕭衡道了一聲『謝』便夾起那塊肉吃了起來。

那邊劉熙時不時朝明裳看來,他見明裳和蕭衡有說有笑的,一直冷著臉。

「我說劉熙啊,你看咱們東家和蕭公子多配啊!我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喝他們的喜酒了。」子川八卦地說道。

劉熙收回了目光,依舊冷著臉:「蕭公子長得一表人才,明裳不配!」

子川聞言一皺眉:「唉,我說你這孩子亂說什麼呢?他們怎麼不配了?我知道你對明裳有偏見,其實,東家人挺好的啊!」

「我已經十三了,不是小孩子了,以後不準叫我小孩子。」

子川朝著劉熙一笑,摸了摸劉熙的腦袋,說道:「好,我知道你不小了。」

劉熙不喜歡子川這樣摸他,頭一偏,躲開了子川的手。

子川和劉熙的對話並未傳到明裳的耳朵里,這邊,明裳依舊和蕭衡再講著話。

「真是看不出來啊,你竟然會接生。嘖,明裳,你都快變成產婆了。」

明裳知道蕭衡是在和她開玩笑,並未生氣,她笑著說道:「做產婆我樂意,說不定啊,哪一天你的娘子要生娃還得我接生了,我倒是要看看你那緊張的小表情。」

「你放心,我家娘子生娃不會找到你的。」

蕭衡一邊說著一邊又往明裳的碗里夾了一塊菜。

明裳不以為意:「但願如此,省得到時候累的還是我。」

劉熙實在是看不慣明裳與蕭衡說話的樣子,而且還說的那麼開心,真是太刺眼了,他小聲地嘀咕道:「真不知道有什麼好說的?你看她笑的那麼燦爛,就不怕被人騙啊?」

「我說劉熙,你嘀咕什麼呢?趕緊吃飯吧!天這麼冷,一會兒飯菜都涼咯!」子川提醒劉熙道。

「我知道了。」

吃過飯後,明裳洗漱一番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裡,現在天氣這麼冷,在這條件不好的古代,沒有空調,躺在被窩裡的明裳,只覺得被窩裡冷冷的。

明裳被冷的根本就無法入睡。

不多時,房門敲響,蕭衡拿著手爐走了進來。

明裳看了蕭衡一眼,便問:「你找我何事?」

「這天氣是越來越冷了,我給你送來了手爐,我想這個對你有幫助。」

蕭衡說著便把藏在衣袖中的手爐拿了出來,明裳眼睛一亮,這樣的手爐她只是在電視中見過,如今一見覺得甚是稀奇,小小的那麼可愛,又十分的暖和,這若是帶回現代定是價格不菲的。 翌日一大早,婦人的相公得到通知便匆忙地朝濟世堂趕來,他到濟世堂的時候,孩子還沒有醒。

若不是自家的娘子阻攔,男人早就抱起孩子猛親一頓了。

男人激動地對女人說道:「娘子,你不是回娘家了嗎?怎麼會在這兒生了呢?」

女人瞪了一眼男人,責怪地說:「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跟我吵架,我能回娘家?要不是在路上遇到了好人,恐怕你現在已經看不到我了。」

男人也自知是自己的錯,連忙認錯:「對不起娘子,是我錯了,我發誓以後我再也不會那樣對你了。」

女人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次多虧了那個叫子山還有劉熙的少年,是他們好心把我帶來了這裡,你呀,要好好的謝謝人家。

哦,對了,還有那個叫明裳的姑娘,你不知道啊,就她一人為我接生的,當時我還害怕來著,畢竟一個姑娘家又沒生過孩子,誰知道啊,人家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孩子接生下來。

小姑娘也不容易啊!」

男人被嚇了一跳:「你說跟你接生的是一個姑娘?」

女人點了點頭:「是啊,怎麼了?」

「沒什麼,我也是好奇,一個小姑娘怎麼會幫人接生呢?」

「人家可是大夫。」

「女大夫?恐怕咱們縣城也就只有她一個女大夫了吧!真是了不得啊!」男人感嘆了一聲。

「那是自然。相公,孩子突然臨產我沒來得及準備些什麼,孩子的衣物你都帶來了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