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好吧,那我換一個問題,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

「不告訴你。」

季夏笑的奸詐,「既然你不告訴我,那我就只好自己猜咯,我猜猜啊,你肯定是找張媽要的對不對?」

「才、才不是,你猜錯了~」雖然是否認,但後面的話音量明顯小了不少。

季夏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很簡單,以那小屁孩的脾性,問電話號碼這種事肯定覺得很沒面子,所以便會找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問。

而這個人,除了張媽不會有第二個合適的人選。

季夏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哎呀,你就承認你想我了會怎麼樣嘛。」

沒事逗逗小屁孩也蠻好玩的,特別一想到他是墨城御的弟弟,季夏就覺得自己好像在調戲縮小版的墨城御。

想到這,她就可開心了。

「哼,本少爺只是通知你,趕緊想好怎麼彌補本少爺。」

「彌補?」

「本少爺因為你被關了這麼久的禁閉,身心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噗……」季夏噗的一聲笑出來。

「你笑什麼?」某小少爺不滿了。

「沒,我只是在很認真的想,到底該怎麼彌補你才好。」季夏忍笑,假正經。

不過——

「你這不是才關一個來星期,就出來了?」

可以想象,另一頭的墨逸之將是怎樣的黑臉。

估計,與墨城御是同一款。 第二天一早。

季夏還在睡夢中,忽然被人吵醒。

她不滿的嘟囔一聲,翻個身繼續睡,可那人不依不饒,直接跳上她的床,在上面蹦起來。

「哎呀——」季夏不耐煩的睜開眼睛。

正欲發作,卻一下愣住。

眼前逆光而站的小身影不是墨逸之是誰?

似乎太久沒有看到這小傢伙了,忽然之間看到他,就好像是做夢一樣……

等等,做夢?

季夏趕緊掐掐自己的大腿,然而——

「嗷嘶~」疼死她了。

「笨蛋你怎麼了?」聽到她的叫聲,墨逸之頓時趴到她身上緊張問。

季夏有些囧,「沒事,你怎麼來了?」

一來就打擾她睡覺,簡直了。

見她沒什麼問題,墨逸之便放心下來。

他下床穿上拖鞋,哼了一聲,表示自己心情不好。

見他這副樣子,季夏從床上坐起來,「遇到不開心的事了?」

墨逸之臉色更加不好,「笨蛋!」

季夏滿頭黑線,「你再叫我笨蛋我可不跟你玩咯?」

墨逸之鼓著個腮幫子,氣到不想說話。

見此,季夏挪過去用一根手指戳戳他的小胳膊,「快點告訴我嘛,為什麼不開心?」

墨逸之退開一大步,不讓她碰。

嘿,這小祖宗的怪脾氣。

季夏無奈揉揉頭髮。


面無表情道:「既然你什麼都不告訴我,那我們就不算是好朋友了,以後你也別來找我了。」

聽到她這話,墨逸之眼底閃過一抹小小的慌亂。

最終,還是不情不願的開口了。

「我被關了這麼久,你一點都不關心我。」

虧他第一時間就給她打電話,可她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

原來只是因為這樣啊~

季夏忍著笑,故意把臉色緩和一些,「你哪裡看到我沒關心你了,明明我一天關心你好多次,老是想著逸之小朋友有沒有好好吃飯呀,有沒有好好睡覺呀,會不會不開心呀,只不過這些你都不知道而已。」

雖然……這都是她瞎說的,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讓她編一大堆瞎話出來。

一聽這話,墨逸之眼睛頓時亮了,「你說的是真的?」

季夏點頭,「當然是真的,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已經把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了。」

墨逸之心裡樂開了花,但是表面上還是很矜持,「本少爺還沒答應跟你做朋友!」

季夏笑得很賊,「我知道,其實你已經把我當成好朋友了。」

這小屁孩就是口是心非,典型的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墨逸之臉頰紅了紅,卻是沒有反駁。

此時,兩人卻沒發現卧室門口,高大的男人已經站了好一會,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

實在難以想象,這女人還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可能她自己都沒有發覺,面對逸之時,她眼神都是溫柔的。

跟小孩相處的她,很童真。

篤篤

卧房的門忽然被敲響。

季夏跟墨逸之同時轉頭,皆一愣。

「哥……」

「呃……」

「你倒是不長記性,還跟她鬼混?」這話是對墨逸之說的。 What?鬼混?!

季夏就不滿了,「你能好好說話嗎?什麼叫跟我鬼混?」

墨城御淡漠的看向她,「上回是你私自帶人去遊樂場,不知道下回你還要做什麼?」語氣,分明諷刺。

提到上次的事,季夏承認,是有那麼點心虛。

畢竟墨逸之身份特殊,要真有什麼閃失,她就是十個腦袋都擔不起。

撇撇嘴,「上次的事不都翻篇了嗎,大不了我以後再也不帶他出門就是了。」

聽到這話,墨逸之頓時皺眉朝季夏看過去,眼裡分明寫滿了不高興。

見到他幽怨的眼神,季夏聳聳肩,表示自己也無奈。

兩人的小動作墨城御看在眼裡。

「行了,換好衣服下樓吃早餐。」說完,他便轉身,走兩步,見墨逸之沒跟上來,腳步一頓,「逸之。」

墨逸之這才往門口走去,走到門口,還不忘提醒季夏一句,「快點換衣服下樓。」



餐桌上。

季夏跟墨城御分別坐在兩端,墨逸之是吃過早餐的,原本他坐在餐桌中間,卻被墨城御趕到客廳去。

於是,他只能一個人在客廳干坐著,時不時往餐廳方向看一眼,眼神幽怨的很。

餐廳這邊。

季夏安靜的用著餐,在墨城御的教導下,已經習慣了不說話。

然而,這次她不出聲,墨城御卻意外主動開口了。

「你家裡想要怎麼處理?」昨晚他答應她,可以幫她處理家裡的事,跟人。

季夏一下抬頭看向他。

說實話,要怎麼處理她還沒想好。

她以為自己還有幾天時間可以好好想一想,沒想到他早上就問了。

「那個渣男你怎麼處理了?」她先問姜澤峰。

聽她第一時間就關心前男友,墨城御心裡莫名就不是很爽。

他悠悠道:「估計這會兒他應該很享受。」

「享受?難道你還給了他一筆錢?」

靠,這男人有毛病吧!

墨城御斜她一眼,「我給他錢做什麼?」

他有病?給她前男友錢?


「哦,就聽你那樣說我以為你給他好處了嘛……」

什麼很享受?難道不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

墨城御冷哼一聲,並未解釋。

「我就想知道,你有沒有拿他怎麼樣?」

「要是我拿他怎麼樣了,你要如何?」墨城御目光淡淡的看向她。

「我?」季夏驀地就笑起來,「你要是能整死他,我放鞭炮慶祝。」

墨城御一愣,顯然沒想到她會這樣說。

「看來你很恨他?」試探問。

「一個恨字根本不能表達出我心裡所有的情緒好嗎?」那個渣男,就活該被整死。

「這就是所謂因愛生恨?」

季夏嗤的就笑了,「你說錯了,第一,他那種人不值得我愛,以前是我眼瞎,我承認。第二,我是噁心他,所以沒有所謂因愛生恨。」

對於她這番回答,墨城御頗為滿意,好心告知一句,「我所說的享受需要打個雙引號。」

畢竟她年紀輕,對她前男友的懲罰,不太方便跟她說。

季夏一愣,一瞬明白了。

頓時笑道:「那我就非常感謝你了。」

「嗯,你家裡的事?」回到原來的問題。

季夏摩挲著下巴,「不如,你幫我把季氏收購了吧。」 季夏的想法很簡單。

只要季氏沒了,那對母女跟那老渣男就全部玩完。

原本她真沒想過要弄垮季氏,但上次季天臨再次給她下藥,她的心就已經不是死了,而是恨、怒,恨不得將他們生煎油炸。

大概沒有人的親生父親能做的像季天臨這麼極品了吧。



周末無事可做,季夏早有想法。

現在她最缺的就是錢,所以前段時間她就在網上留意兼職工了。

正好,她在網上找了份兼職,地點就在城中街道的一家咖啡廳。


周六因為墨逸之過來浪費了一天。

所以,季夏在頭一天晚上就跟墨城御打好了招呼,說今天要出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