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8 日

「夫君,青吾師叔說的有道理,耽擱一日也沒什麼。」

趙金晟的仙子夫人在一旁開口。

「這……好吧!」

趙金晟略一遲疑,最終還是同意了,接下來他迅速向十大宗門傳訊,那邊果然很重視,當即就派出一名大羅九階攜帶鎮世神器煉天爐趕來。

但是等趙金晟向其他幾名大羅九階傳訊之時,卻無法與之聯絡了。

當下他不敢怠慢,立刻帶青吾神器趕去那條礦脈,卻發現並無異常,留守在礦脈入口的士兵只是說那幾名大羅進入礦脈深處了,畢竟這裡原本就是一處土著開闢的靈晶礦脈。

「青吾師叔,我去叫他們出來。」

趙金晟開口,青吾卻皺眉,「我建議你不要去,還是等煉天爐來了再說,此地讓我很不安。」

「那我更要叫他們出來了,我身負鎮守之責,豈能退縮!青吾師叔放心,我有神器天仙鎮神碑,又掌握『鎮』之結構,自保還是沒有問題的。」

趙金晟笑道,他是他們這一代人裡面,最有潛力突破太上一階的,所以不是一般的強。

青吾不再開口,只是神情嚴肅。

接下來趙金晟自入礦脈深處,沿途見到開採靈晶礦的礦工與己方的監管士兵,便令他們暫時退出去,怎麼看,都不像有問題。

而越向下行進,沿途那濃郁的血紅靈氣就越發濃郁,這絕對是大礦。

但趙金晟並未能夠從這些血紅靈氣里感應到什麼不妥,這運轉起來不要輕鬆。

很快,趙金晟就發現了那幾個大羅的身影,他們正在一路向下鑽探,畢竟都是大羅九階,做個礦工綽綽有餘。

「金晟師兄,快來啊,我們這次發達了,剛才都是低估了,我覺得這座大礦至少有十億塊血神靈晶的儲備。」

「師弟,情況有變,青吾師叔命我們暫停開採一日。」

趙金晟喝道,他這話才落下,前方的礦層就坍塌了,露出一個巨大的空間,空間之中,血紅的靈氣濃郁得不成樣子。

但是,這裡有些不對勁,因為那空間之中,有一具龐大的血色棺槨,無數條血線鑽出,扎在大地岩石之中。

好像,好像……

李肆忽然驚醒,滿頭大汗,眼前還是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待罪神器青吾,還是問道劍,但他忽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大爐子!」

「哎,我在呢,不用問了,我當時走在半路,忽然心生警兆,覺得如果我真的去了,就必死無疑,我不是青吾,我肯定逃不出來的,所以我就逃了,我真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

「那個龍門界,最後逃出來的就只有青吾自己,它雖然說出一切,但仍然被懲罰,並被鎮壓封印了,而我,則成了非法的待罪神器,就此一路逃亡到虛妄界,在虛妄界又糊弄了一些天地之靈,給自己搞了個氣運熔爐的身份,就這麼一路恓惶的過日子,直到最後遇到你,我才擺脫了追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解說席上,記得和澤元幾乎同時瞪大了眼睛。

因為UP這邊,打完峽谷先鋒之後,日女直接朝着最先走過來的泰坦E了上去!

其實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UP這裏剛打完峽谷先鋒,最理智的做法都應該是先撤退,或者拉扯一下,調整一下站位再打。

從上帝視角來看,UP這裏五人是被WE圍在了龍坑入口處,可以說位置相當之差。

雙C沒有閃現,如果WE這邊瑟提直接閃現進場,甚至可能會出現強手裂顱一拉三或者一拉四的名場面,到時候UP的這波團戰絕對會直接爆炸。

畢竟,說到底他們這個陣容還是一套偏poke流的陣容,持續輸出能力比較弱。

正面5V5打一波,或許第一時間的爆發他們能夠秒掉WE一個甚至兩個,但是後續的團戰殘局,卻很難繼續打下去。

而現在,他們卻主動找WE開團,並且還是在位置比較劣勢的情況下……所有人都覺得,即便現在有優勢,也不該是這麼胡亂打的!

而果不其然,當蕾歐娜E到泰坦時,其他人同時集火,一瞬間秒掉了泰坦。

但,下一刻,進場的蕾歐娜卻同樣成了瑟提的大招進場跳板!

「這裏,瑟提一個大招直接將蕾歐娜抱了回去摔在了維魯斯臉上!強手裂顱直接拉到維魯斯和炸彈人。」

「盲僧反應很快,直接一腳把瑟提踢了出去,但是發條的大招已經出手,又是拉到了UP三人,雖然傷害不高,但是依舊把維魯斯打成了殘血上去,!」

「趙信直接閃現捅了上去,維魯斯沒有辦法,直接被趙信收下一個Shutdown,不過回頭的大招腐敗鎖鏈同樣是禁錮住了趙信,盲僧配合炸彈人的傷害也是收掉了趙信的人頭。」

「正面戰場鱷魚進場,扛着EZ輸出打出了發條的閃現,而自家輔助蕾歐娜同樣也是被瑟提打出閃現。」

「雙方就此拉開,這一波……兩邊打了一個二換一,UP這裏擊殺了兩人,也拿到了峽谷先鋒,算是小賺一點。」

「而WE這裏雖然陣亡了野輔,但是卻拿到了維魯斯的一個價值七百塊的Shutdown,也還可以接受。就是有點可惜,這個人頭是趙信拿的,而不是WE的雙C。」

……

看着自己灰暗的屏幕,余秋心裏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五個人的比賽,果然正確的指揮很重要!

剛才那波在打完峽谷先鋒之前,他們視野里就已經看到了WE眾人靠了過來。

在余秋的計算里,他們打完之後直接沿着河道往中路一塔撤去,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但,在打完峽谷先鋒后,小C說了一句他能開……

余秋並沒有出聲阻止,因為蕾歐娜已經E了上去,這時候無論對錯,都應該是把這波團戰打完,而不是在輔助一人上去開團后,他帶着其他人撤退。

那樣會對整個隊伍的團結造成巨大的影響!

除非他們最開始的戰術就是賣輔助,保其他人撤!

……

「抱歉,我不該開的。」小C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使得陣容的關鍵點維魯斯陣亡,拖了進攻節奏,於是趕忙道歉。

「沒事。」余秋抿了抿嘴,「這波我們2換1還拿了峽谷先鋒,終歸是賺了的。」

只是,余秋沒說的是,WE這波同樣不虧,拿了自己一個7百塊的人頭,足以讓趙信的發育瞬間趕上盲僧。

所以,這波里究竟誰才是真正賺到了,沒人能說的清楚。

……

17分鐘,第三條小龍,火龍刷新。

但,WE依舊是選擇了放棄爭奪。

因為EZ的第二件裝備,絕對能在下一條小龍刷新前做出來。

而那時候,上野的瑟提和趙信,也絕對是兩件套在身,算是他們陣容強勢期的開始。

所以他們完全可以在下一條小龍刷新的時間點,直接和UP正面打一波。

當然,發條這個點除外,發條此刻的發育註定了這一局如果想要有聲音,起碼得30分鐘往後看。

但,即便沒有傷害,發條也依舊可以大招配合進場的上野,打一波控制。

只要能定點秒殺維魯斯,那團戰他們就有獲勝的希望!

……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殘酷。

當大家看到WE放棄第三條小龍的爭奪時,所有人都明白,WE要開始打「拖」字訣了!

余秋同樣也清楚,所以他不想給WE任何喘息的機會!

「中路二塔這裏WE也守不了,直接被峽谷先鋒撞破,下路二塔也被消磨了很多血量,感覺炸彈人過來隨便A兩下來個定點爆破就可以直接拆掉了。」

「短短18分鐘,UP已經連續破掉WE五座防禦塔,而自家只是掉了一個上路一塔。」

「野區再次被UP掠奪一番,經濟差距現在已經來到了5千多塊,我們常說20分鐘之前能領先達到5k,其實就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領先了。」

「5K的經濟,平均到每個位置身上,都有一千塊,足夠形成實質性的裝備差距,這是很要命的。」

「無論是什麼陣容,當你整體裝備落後對方太多的時候,團戰里就會出現很明顯的傷害不足的問題。」

「現在WE想要繼續往下拖,真的得看UP這邊給不給機會了!」

……

23分鐘,當第四條小龍刷新時,兩邊的經濟差距已經穩定在了六千塊。

其中,維魯斯依舊是領先了一個大件,而且炸彈人同樣也領先了一個大件。

可以說,UP這邊的裝備優勢幾乎全都出自雙C身上。

「這第四條小龍WE拿什麼去和UP接啊!」澤元有些無奈的笑道,「好不容易等到了雙C全都兩件套,想要發力了,結果一看對面雙C已經都3件了。」

「炸彈人這裝備,蘭德里的苦楚、鬼書和中亞,這真是又有傷害又有保命能力。」

「維魯斯這裏也是同樣,第三件掏了個夜之鋒刃,完全斷絕了WE想要先手開他的想法。」

「UP這雙C真的是不給一點機會!WE這一局,感覺懸了啊!」

……

「我們直接Rush小龍,對面要是來就優先開團。」

龍坑前,余秋提前做出了指揮,防止出現之前峽谷先鋒那波溝通上的誤差。

「小龍可以不要,但是這波團要贏。」

贏了,他們就可以直接動大龍,上高地,甚至可以破三路!

那收益遠不是一條小龍能比的! 現在場面這個尷尬,倒是沒有人想著再將鄭晶晶推開,她也順利的走到鄭一帆身邊。

鄭一帆心累的接過湯,等喝了幾口,卻是再也喝不下去了,把湯越過鄭晶晶遞給了林昭,然後看向鄭邦國。

「又怎麼了,直接說吧。」

鄭邦國笑著,「二叔,今天那個是我做得太衝動了,我應該提前和您商量好才對,害的您摔了,是我不對,我道歉,您要是覺得還不夠,不然,給我一巴掌也行。」

說著,還抬手,在自己的臉上拍了一下。

但鄭一帆對他的這種態度已經徹底免疫了,只冷冷的看著他。

鄭邦國就算臉皮厚,但還是要臉的,看鄭一帆這態度,也裝不下去了。

「行吧,其實就是去M國這事情吧,之前不是定的鄭學么,現在鄭學不是腿摔了,我就想著,就別讓他去了。」

鄭邦國說出這話,倒是讓鄭一帆驚訝了一番,沒想到他竟然會主動放棄。

「你這話還算中聽。」鄭一帆點頭說。

鄭邦國瞬間笑起來,「不過,這人該去還得去是不是,鄭學去不了,就讓晶晶去吧。」

說著還把鄭晶晶拽出來。

鄭晶晶適時的表現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彷彿這整件事情都和她無關。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鄭晶晶身上。

「我……我可以嗎?」鄭晶晶很清楚在什麼時候應該擺出怎樣的表情才最合適,這段時間她沒少思量。

但卻忘記了過猶不及,所有人看向鄭晶晶的時候,目光都隱約帶著複雜,鄭邦國倒是第一個不開心了。

「怎麼,你們還重男輕女啊,我告訴你們,我兒子女兒一個樣,現在兒子去不了,你們要是不讓晶晶去,這事情沒完。」

鄭一帆不悅的蹙眉,看向鄭晶晶,眼裡有著審視。

「晶晶,你自己說,你想去嗎?」

這是將主動權教給了鄭晶晶,鄭晶晶雙眼發亮,剛想說想去,但是在接觸到鄭一帆眼神的時候,她的表情瞬間僵住。

他們,不想她去。

甚至沒有一個人對她懷有期待。

可是之前,他們看鄭學的時候,可不是這個眼神。

她知道,自己應該拒絕,但她只有這一次機會啊,她不是鄭學,會有人時時刻刻的為他打算。

「我……想去。」

鄭晶晶說完低下頭。

鄭一帆失望的搖搖頭,總歸是不一樣的。

「行,你想去就去吧。」

鄭學本性不壞,他是真心想要帶一帶鄭學那孩子,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鄭邦國的確也是他的侄子,誰會不希望家人過得好,但現在看,這一家子,唯一一個能扶起來的都被他們這些家人給作成這樣。

其餘的……

不說也罷。

鄭晶晶從鄭一帆病房裡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還是處於狂喜狀態。

她可以去M國了,在她心裡,鄭一帆說出這樣的話,就是默認了她,默認了她和鄭樂樂擁有同等的權利。

鄭邦國也是一臉得意洋洋,覺得自己在鄭一帆面前,終於扳回一局,不再什麼都被鄭邦民壓著。

鄭晶晶轉過身來,搖晃著鄭邦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