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回去后你住校嗎?」

「我好好的公寓不住,去住宿舍,給自己找罪受啊。」

說的也是,但是讓她一個沒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的人怎麼那麼酸呢。

姚之樂擔憂地看著言之醒過來:「怎麼樣?頭還疼嗎?」

言之看著她,伸手把人攬進懷裡:「我有些……冷。」 爸爸與瘦彈簧聊得太投機了。

瘦彈簧說在深圳開了一家公司,正在全國招工,爸爸要是有興趣,就去干經理。

楚仁貴激動的如遇知音,總是動不動就想握一下瘦彈簧的手。

瘦彈簧的手,那是手嗎?那是董事長的「熊掌」啊!貴著呢!

土地爺倆眼瞪得像燈泡,一會兒照照這個,一會兒照照那個。

爸爸的心裡,那個美啊!好比裝了一肚子南方的甜水!

他們正興高采烈地交談著,楚江童冷不丁插進去:「爸,天傍黑時,去一趟二姑家,二姑病了!」

楚仁貴隨意地答應一句,然後再次進入那個未來的伸手可及的「總經理」的角色,在他看來,這個震驚全村的場面,就是一場提前版的董事會擴大會議。

楚仁貴的心早已坐上祖國的高鐵,飛馳在前往深圳的途中了。

楚仁貴不僅有著夯死人的音樂細胞,而且還具備出色的影視畫面想象天賦。

雖然此時身處一間不起眼的畫室,他的身體卻已徜徉於美麗的大都市,坐在闊氣的辦公桌前,喝著服務員(或是秘書)遞來的茶水,吸著好幾十塊錢一根的香煙,出門前隨手撥一個電話,司機便點頭哈腰的過來提杯子,拿手包,啊!貴族的享受,總統級的待遇啊!

哼!這麼點破工程款,還不夠老子買衛生紙的。

這天中午,果然土地爺兌現了他的諾言,要請他們吃飯。

瘦彈簧讓女司機將車開到古城縣第一大酒店。

一路上,楚仁貴總覺得不好意思,自己作為一個準總經理,讓董事長請客,這不黑白顛倒嗎?


唉!也罷,以後,我好好為你工作,不就找回來了嗎?

這頓午餐,楚江童原本是不想去的,但又想想爸爸,最好還是去吧!

酒店裡。

高雅別緻,金碧輝煌,猩紅的地毯,讓人如踩霧中。

楚仁貴第一次走紅地毯,有種飄然若仙的激動與緊張,他居然忘了自己這是走在進酒店的紅地毯,揚起手,像電影明星一般,沖「影迷」們,不停地晃腦袋、飛吻。

直到把一群服務員弄得哭笑不得,不知所措。


楚江童悄悄提醒爸爸:「爸,淡定些,咱們是來吃飯的,不是領百花獎的!」

楚仁貴今天看著兒子很不順眼:「你神氣什麼呀?有本事開一輛賓士來讓我坐坐?」

進了房間,土地爺爭著為瘦彈簧脫去風衣,服務生才欲接過,楚仁貴搶過來,吩咐服務員:「別弄髒了,掛好!」

楚江童默然而坐,心裡糾結著:二姑家去的一男一女,究竟是何方高手?為什麼非得半夜造訪?

不時地看看牆上的表,都快十二點了,這酒菜還沒上來,看著爸爸的陣勢,不喝到天黑,肯定不會罷口!

無論怎樣,自己下午要早點去二姑家。

瘦彈簧坐主陪,土地爺坐副陪,女司機喝果汁,她冷著臉說了句順口溜:

醉駕技術哪家強?神仙喝酒也慌慌,勸君開車莫喝酒,前途無量酒有量!

剛說完,楚仁貴便帶頭鼓掌。

土地爺忙說:「好詩,好詩!」

楚江童被突如奇來的掌聲嚇了一跳,心從二姑家飛回桌上。

女司機從來不笑。

酒菜上來,楚江童趕緊吃了一些,卻壓根沒聽見女司機念的「詩」,他滴酒沒沾。

爸爸和土地爺卻輪番敬瘦彈簧。

過了一會兒,楚江童沖瘦彈簧一招手,示意他出來一下。

瘦彈簧跟在後邊,大搖大擺,晃晃悠悠地,可能是去了南方才矯正的外八字步法,讓人感到這人來頭不小。

「瘦彈簧,我不稱呼你為畢總——因為我還是若干年前的楚江童,今天,我鄭重地告訴你,發財是很多人的嚮往,你發了財,我恭喜你,土地爺,很實在,沒有多少心計,你可以不幫他,但是絕不要傷害他,他傷不起!」

瘦彈簧臉色大變,才欲說點什麼,楚江童手一推:「瘦彈簧,你不用解釋,你包裝自己的外表,是某種需要,但你洗一洗自己的心,也是某種需要!你、土地爺、卓越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患難朋友,所以,我才會說這些!」

楚江童告辭。

之前,他已經去收銀台買了單。

坐上客車,徑直回了古城村。

奶奶正在收拾著大大小小的包裹,二姑愛吃柿餅,奶奶將一堆長了白醭的柿餅,選了些最好的,裝起來。

「奶奶,你看這樣好不好,我自己去,你就別去了,過幾天再帶你去行嗎?」

「不行,我非得去,都大半年不見你二姑了。」

楚江童只好不再說什麼,也好!

臨出發前,去了一趟山上,眉月兒正在練功!聽了這事,欲要與他同去。

楚江童說:「眉月兒姐姐,我覺得你還是別去了,因為他們若是陰鬼,一定能看到你,說不定會鬧出更多事來,你在家好好照看老婆婆,我很快就回來!」

眉月兒雖然相信他的能力,但還是叮囑:「一定要小心點,若真是陰鬼,點到為止!」

二姑的確嚇病了,樓下小區里的醫生為她打完針剛走。

她臉色還不太好看,精神恍惚著。

看到他倆趕來,好像多了幫手,不再那麼緊張了。

二姑家的堂姐在外地上大學,為了不影響她學習,就沒告訴她。二姑父出差去了雲南,剛去,若讓他回來,也不合適。

楚江童將「網球拍」放在門口。

二姑問:「小童,怎麼還帶著球拍?」

「二姑,是怕放在車上,被人拿去了!」

二姑也就沒再細問。

楚江童四處看了看,門窗、防盜門,嚴嚴實實,別說是人鑽不進來,就是連只蚊子也很難鑽進來,那一男一女是怎麼進來的?難道他們真是鬼不成?

那他們又是誰?

二姑說,因為害怕,根本就沒敢看他們的臉,只有一次看到,他們是穿著古代的服裝的,他們從不說話,自己去做好飯,他們在餐廳里吧唧著嘴吃,過一會兒,廚房裡就靜下來,再大著膽子去看時,早已沒人了。

二姑想過報警,又怕惹著兩個人,這倆人來無蹤去無影的,要是抓不住他們,再來報復怎麼辦?

奶奶勸二姑:「小童在這裡,二閨女,你就別怕了,咱家小童,會兩手!」

二姑不知道他的本事,有點半信半疑。吃罷晚飯,看了一會兒電視,早早準備一下,單等著一男一女的到來。

奶奶困了,二姑勸她去睡了,她自己也很困,連日來的驚嚇,睡不好,嘴上雖說不困,卻打著呵欠,一會兒便去睡了。

楚江童關掉燈,倚在沙發里,練了一會兒功,便閉目養神。

落地鐘敲了十二下。

他覺得,這一男一女,也該來了。

是不是他們發現了自己,又悄悄遛了?

不能!雖然自己是凡人,但已經煉到看清鬼怪。

再等等吧!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鐘聲剛敲了半點——他覺得臉前飄來一股涼風。

黑暗中,有一團白色的煙霧氤氳不定,一會兒貼向牆邊,一會兒粘向自己的臉。

不好!

玄武霸天劍嗖地彈出,削向那一團白煙,白煙如碎裂的紙張一般,斷開,卻難以重新粘合。

這便是「斷霧靈悟」的威力所在,能夠斬斷煙霧,只要斬斷了,就難以復原。

楚江童伸劍直指——摶在地上抽動不已的白煙。

「你們是誰?每天晚上來做什麼?老實交代,就放了你們,若不然,就讓你們再也恢復不了原型!」

地上的一團白煙,停了一會兒,便低低地說:「沒想到,你是楚江童,我們知錯了,快,快……」

白煙說話困難起來,好像只剩下一口氣了。

楚江童急忙閉目運氣,以內功為他們恢復了原來的整體。


白煙這才不再急喘了。

楚江童低聲說道:「看來,你們是認識我的,好吧,現形吧!我不傷你們!」

這一團白煙,溫順地停下來,好像表示道歉,楚江童並沒有放鬆警惕,他一向都是如此,敵人的屈從,往往是一種假象。

果然,白煙突地往後一閃,同時飛出一根鐵棍和幾支狼牙箭,直直攻向他的頭部!

啊!玄武霸天劍脫身攔截,將棍和箭擋住,但是這一團白煙,卻嗖地貼向地面,順防盜門的地縫鑽出去。

楚江童不禁大驚:佳勃、清智和尚。

這明明是他倆的武器!推窗,躍出去,緊緊追趕那一團白煙。

白煙越飄越快,越飄越遠,楚江童哪裡肯放棄,施展輕功,尾隨他們來到城郊的一片樹林里。


楚江童收劍一個飛躍,攔住這一團白煙,並非要消滅他們,而是要問個究竟,於是,揮劍大喝:「如果再跑,我會施展——斷霧靈悟。」

白煙就地盤旋一會兒,便顯示鬼形,果然是佳勃和清智和尚。

佳勃腆著肚子,可能是懷孕了。

清智和尚揮棍擋住佳勃,準備廝殺。

楚江童將劍插在地上,才不想動武呢!尤其看到佳勃這個樣子。

佳勃嘻嘻一笑,沖清智和尚一擺手:「先滾一邊去,我要跟這個二貨和平解決爭端!」

清智和尚很聽話,對佳勃甚是體貼呵護,百依百順。

佳勃拉住楚江童的手:「我要和你談談!走!」

楚江童很無奈,只好隨她走了幾步,便停下來。

佳勃不要臉地嘻嘻一笑:「楚子,你快當爸爸了!」

楚江童臉一紅:「呸!我還沒和眉月兒結婚呢!」

佳勃一瞪眼:「你敢不承認,我就去找眉月兒說說!」

… 聽姚之樂說姚之其要結婚,驚訝下后冷漠的道:「孩子小,就不去了。」

姚之樂還能不了解她,白了她一眼:「又又讓你出錢出力,就一塊湊湊熱鬧而已。」

幾乎會是姚之其的朋友圈,跟他們是沒多大關係的。

洛塵一聽這才和顏悅色,也有點好奇的問:「不過怎麼那麼快就想結婚?」

姚之樂搖搖頭:「不太清楚。」

「別是未婚先孕……」

姚之樂:「……」

也有點擔心的姚之樂就打電話給姚之其,悄咪咪問一下,結果還真是,而且對象不是張凝軒!

而是那個甘璐!

「你怎麼回事啊?你不知道甘璐差點就把方榛助理給……」

「睡了。」洛塵好心加一句。

紀辭牧看著姚之樂,輕聲道:「我畢業後會去華國。」

「啊?你要來華國嗎?」

「嗯,伊能靜女士讓我去華國轉轉。」

聽紀辭牧這麼說,姚之樂就點點頭:「隨時歡迎你來,來得時候,記得給我打電話。」

紀辭牧點點頭,隨後看了看洛塵,低聲問道:「如果要你做一個選擇,你會選擇言之還是薛允諾?」

姚之樂完全沒想到他會問這個,神色有些慌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