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噗!」一根真氣凝聚的金色大槍突兀出現,毫無防備的長發男子被穿了一個透心涼!

「你——!」

長發男子把長槍插在地面上,雙手無力的抓住槍柄想要站起來。

終於明白川風的話,他是在為自己的死亡惋惜。如果他不貪圖那百萬白銀,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

「砰——!」長發男子雙眼一閉,一絲生機蕩然無存。

「啪啪,閣下好手段!」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誰?」

川風臉色立即一變,他拉起花花牛剛準備逃命,背後一個陰森森的聲音令他停下了動作。

一位衣衫破爛的老者出現,他在長發男子的屍體上檢查一下,隨即肯定的點了點頭。

「你應該是憑藉某種寶物殺的將夜!」

「是又如何?」

川風神色謹慎的看著老者,直覺此人比將夜要厲害一點!

「交給我,可保你一命!」

「痴心妄想!」川風怪異的看著老者,沒有人會把主動權交過敵人,除非自己腦袋當機了!

「呵呵,既然如此老朽送你一程!」老者甩出一把鐵爪抓向川風。

鐵爪迅速射來,川風一個反應不過來被抓住肩膀。

這柄鐵爪後面連著金屬鐵線,屬於遠程控制武器的一種。老者大力拉扯鐵線,川風立即被狠狠摔在地上。

「噗!」川風一股鮮血吐了出來,體內氣血翻騰不停。 誰家的崽掉了 如不是銀龍鎖子甲,這一擊便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小子,命真大!」

老者露出一臉猙獰的笑容,以他之前的觀察,川風擊殺將夜的寶物應該是一件近程武器。

正好自己的是遠程武器,剋制他應該不成問題。想到這裡,老者愈發的得意!

「得意的太早了吧!」

川風忍住眩暈的感覺,拔出身上最得意的凡階黃級中品匕首,輕鬆的將控制鐵爪的金屬線切斷了。

「什麼?」

老者吃驚的看著手中斷線,他這可是(精良)級武器,怎麼會被這小子割斷的?

「我說你別得意的太早!」川風左手一甩,一支金色大槍射向老者的腦袋。

「你!」老者閃躲不開,只得運轉真氣擋在面前。

「噗!」金色長槍瞬間穿透老者的罡氣護體,剛鑽進他的右眼之中便消失不見。

「啊——!」老者痛苦的抱住眼睛,如不是他及時激發護體罡氣,此時已經被金槍擊斃。

趁著老者方寸大亂,川風再次施展霸王槍符。金色長槍瞬間擊穿老者的喉嚨,將他狠狠的擊倒在地上。

「呼——!」

川風喘了一口氣,托著重傷的身體爬上花花牛的後背,不顧將夜兩人的屍體離開了這裡。

霸王槍符只剩下兩次,再蹦出來幾個高手他可招架不住。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鐵峰王國山狼主城領地邊緣,蒼狼山脈深山裡。

日當中午,小桑葉村的村民正在田裡忙碌著農活,村中房屋冒起幾縷炊煙。

一襲黑衣蒙面的川風騎著花花牛走在泥濘小路上,雨後的植被顯得異常精神。

一名中年漢子抬頭看了一眼走來的川風,隨後便收回目光繼續給田地排洪。

「大哥,能帶我去見你們村長嗎?」川風利落的跳下花花牛,一張俊臉從長袍裡面露了出來。

「好!」漢子露出淳樸的笑容,他們村子偏僻難尋很少有外來人。

單純的漢子沒有多想,擦了擦泥濘的腳板穿上草鞋,主動跑到前面帶路。

川風露出驚訝的目光,這村子里的人這麼淳樸實在。他一個來路不明的外人,都能這麼信任的帶給村長。

川風牽著花花牛腳步一淺一深,跟著漢子走在泥濘不堪的小路上。

小桑葉村的孩子停下嬉鬧,紛紛勾頭觀察川風。他們可沒在村子里見過外人,第一次看到川風特別的好奇。

「這位叔叔好帥啊——!」

一位梳著朝天辮、紅肚兜的六七歲女娃娃流著口水哈喇,歪著頭天真無邪的望著川風。

川風露出和藹的笑容,善意的向她揮手示意。

川風一路走來,村子里的人皆是帶著善意好奇的目光,沒有一個村民因為他是外鄉人就露出介意的目光。

他跟著漢子來到了一座樸素的院門前,牆頭綠油油的野草正在隨風飄蕩。

「村長—砰—砰砰—!」

漢子論起拳頭捶在門上,強大的力道震得木門顫抖起來,彷彿下一刻便要倒下。

「別敲了,門都快倒了!」

一位白鬍子老頭推開院門,顫悠悠的杵著拐杖走了出來。滿臉著急的神色,可見十分擔心房門會就此倒下。

白鬍子村長一臉憤怒的盯著漢子,大中午的不回家吃飯找我幹什麼。

「咦?外來人!」

白鬍子村長目光撇過漢子,才看到站在門口的川風。混濁的雙眼裡閃過一絲精光,隨即消失不見。

這一幕皆被川風看在眼裡,村長顯然不似漢子那般沒見過世面。

「村長,您老貴姓?」川風恭敬的躬身行禮,初來乍到還是低調做人。

「免貴姓邱!」

邱老村長一捋鬍子,好奇的看著面前這位年輕人。

無事不登三寶殿,此人找自己肯定有所求。希望這位年輕人,不要給村子帶來災禍!

「邱村長,小子川風!」

張老板修仙經商記 「客套就免了吧,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邱村長直接打斷川風,拐彎抹角的話自己聽不慣!

「小子想在村子里住一段時間!」聽到邱村長的話,川風直接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他真沒有想到,這位邱村長也是一位人精。

「住一段時間?」

邱村長拄著拐杖繞著川風轉了一圈,上下仔細檢查了一番。

「嗯!」川風只覺一股惡寒湧上心頭,這老頭怎麼一直盯著自己,該不會是他有什麼特殊嗜好吧!

「好,你可以住在村子里!」邱村長收回探查的目光,以他闖蕩多年的閱歷感覺川風是個好人。

如果川風不是好人,又為何煞費苦心的找自己商量?他要真是個善於表演的惡人,那也只能怪他自己眼瞎了!

「謝謝村長!」川風臉色一喜,沒想到村長如此的通情達理!

「狗蛋,你把川風安排到我哥的老宅院里!」

「是,村長!」漢子恭敬的應了一聲,邱叔的交代一定會辦好。

「狗,狗蛋——?」

川風強忍著一臉笑意,鐵骨錚錚的一位大漢居然叫作狗蛋。

沒有一丁點的歧視想法,他只是感覺魁梧大漢叫做狗蛋挺怪異的。

「希望你能老老實實的,不然——!」

邱村長眼中露出一絲戾氣,武師級的修為氣息爆發出來,年老體衰的村長竟然也是位高手!

村子東邊,一間破敗不堪的庭院。

川風正在整理院中的環境,這座院子的位置他很喜歡。除了自己一個人,周圍幾百米都沒有村民居住。

更令他驚喜的是,這裡以前竟是戶鐵匠人家。 嫡女翻身記 鍛造的工具一應俱全,如此一來倒也省事了許多。

自從鐵幕城逃脫以後,川風便低調的藏匿起來。

越接近山狼主城,周圍關口的盤查越嚴格。川風現在不敢往前去了,再露頭他可未必能逃脫追捕。

趁著現在風頭正緊,川風準備躲在村子里更新一下裝備。

自從伍月將他的裝備搜走,川風全身上下僅剩下銀龍鎖子甲了。

第二天一早,川風便生起煉鐵火爐開始打鐵。他目的很簡單,要打造一副神秘面具。

這還是他之前頓悟那張圖譜,現在這個時期正好能夠派上用場。

川風取出一塊通體亮黑的石頭,,這正是他從夜月幫倉庫拿走的黑耀石。

川風舉起黑耀石端詳一番,隨手拿出黑鐵礦石將他們一同丟進火爐之中煉製。

「砰——砰砰—砰—砰砰!」

待黑鐵礦石燒紅,川風先將它取出來敲打錘鍊。

一旁的黑曜石被他扔在一邊,任由高溫火焰煉製。

黑鐵塊里的雜質完全錘鍊出來后,川風便將它丟進火爐里燒制。

直至黑鐵塊被煉成液態,他才把早已液態的黑曜石水倒入黑鐵液中。

緩緩將其攪拌均勻,待兩種液體徹底融合后,川風才把它倒入一個大約30×30正方形磨具中。

液體凝固成一指頭寬的通紅鐵板,拆掉模板將鐵板放到鍛造台上。

「砰砰——砰——砰砰砰!」川風重新揮舞鐵鎚,正式開始神秘面具的鍛造工作。

每當鐵板即將冷卻的時候,川風便把它放進永夜水裡浸泡。

永夜水:一種百年之內沒見過光明的水,多處於地下暗河裡面。一旦接觸陽光,永夜水便會立即變成普通水。

然後他又把鐵板扔進火爐之中燒煉,待鐵板通紅后撈出來繼續錘打。

「砰——砰砰!」

第一夜,鐵板厚度被川風錘薄了一半。

「砰—砰—砰砰!」

第二夜,鐵板厚度被川風錘薄了六分之一。

「砰——砰!」

第五夜,鐵板厚度被川風錘的薄如蟬翼。

「呼!」川風輕鬆的吐出一口氣,這塊萬鍛鐵板終於打成。

川風滿意的摸了摸亮黑的鐵板,它雖然薄如蟬翼分量卻不輕。

再次將鐵板放入火爐中烤制通紅,小心的將它放在臉模上輕輕敲打。

「砰—砰—砰—砰!」

鐵板漸漸被敲出一個橢圓形,眼睛、鼻子、嘴巴,全都從臉模上複印下來。

「叮,恭喜宿主鍛造成功黃級中品神秘面具坯體一張!」

「叮、天冰鍛鐵術熟練度+5!」

川風拿起面具坯體,貼在臉上試了試大小正好合適。

川風伸手從腰間黃級下品的雕刻刀,開始在面具坯體上雕刻起來。

綉雙眼、點鼻孔、開嘴唇,最後再雕刻一些裝飾性花紋。

「叮,恭喜宿主鍛造成功黃級中品神秘面具一張!」

「叮,雪花浮雕術熟練度+5!」

神秘面具:1、凡階黃級中品

2、技能:夜面。凡戴上神秘面具者,外人皆無法窺視其面。除非修為高於宿主一階,或者一階以上可以看透夜面。

3、武士中期的傷害100%幾率抵抗,武士後期的傷害70%幾率抵抗,半步武師的傷害40%幾率抵抗,武師初期的傷害10%幾率抵抗。

川風拿起這張童子面具,特意刷上一層色漆,最後還在背面雕刻了三一兩個大字。

這張面具既然是自己用的,便叫它三一,正所謂三一齊豎既為川! 「川風,你在不在家?」

蒼老的聲音從院外傳來,川風立即放下手中面具走出房間。

「邱村長,你怎麼來了?」

看見邱村長正站在院門口向著裡邊張望,川風便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這老頭果然放心不下自己,安穩沒兩天又過來探底了。

「川風你拿著,這可是我們村子里的一點心意!」邱村長打開手中盒子,一隻烤雞兩壺老酒露了出來。

「這——謝謝村長!」

川風略一猶豫,隨即伸手將村長的飯盒搶了過來。

村長一臉的懵逼,這川風竟然如此的厚顏無恥,一點客氣也不講究。

「村長還有什麼事嗎?」

川風提著飯盒拿到身後,生怕邱村長再過過來搶。對於一個吃貨來說,搶他們的美食比殺了他們還痛苦!

「怎麼,大老遠跑過來也不請我進去喝口水?」

村長鬍子一翹,杵著拐杖輕敲地面,裝出一副被川風氣炸的神色。

「快快請進!」

川風臉色一紅,尷尬的把邱村長請了進來。確實有點考慮不周,客人上門怎麼能不給口茶水。

村長剛一進入房間,便看到冒著火焰的爐子。

一張玉面黑髮的童子面具引起村長的注意,他剛準備走上去觀察卻被川風收了起來。

「哈哈,村長快請坐!」

川風急忙拉出一條凳子,轉身去給邱村長倒茶水。

邱村長神色自若的觀察了一下,發現房間里沒有任何異像。莫非,此子真是逃到本村避難的?

「村長請慢用!」

川風「熱情」的將茶水遞給邱村長,彷彿不知道他的小動作。

「哦,謝謝!」

邱村長端起茶水慢慢品嘗,臉上露出陶醉的神色,就像他從未喝過這麼好的茶水。

川風撇了撇嘴,不過是最低級的碧羽青茶,有必要這麼誇張?

兩人心照不宣的嘮起家常,直至太陽快下山,邱村長才杵著拐杖離開院子。

望著邱村長的背影,川風露出一臉嚴肅的神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