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嘿嘿,老大給咱透個底唄。」

陳紹峰賊眼滴溜溜一轉:「我看這些零食包裝,可都是小女生愛吃的,尤其是這背包,都是LV的,快說說這是哪位美女的。」

「你猜?」

楊浩換了個姿勢躺著,料不想口袋一擠——

啪!

一袋小小的包裝掉落下來。

「我去,老大你不厚道啊,褲兜里還藏著一包吃的。」

陳紹峰動作飛快,一把就彎腰將地上的東西抄起來,低頭一看——

蘇……菲,超薄衛生巾……

「我嚓,是這玩意!」

陳紹峰瞬間傻眼了,手一哆嗦直接拋了出去。

「老……老大,你他娘的還需要這玩意兒?」關堂也是一臉懵逼的問道。

「咳咳……這個……可不是我的。」

楊浩一臉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尼瑪怎麼就掉出來了,這下怎麼解釋。

他腦袋一靈光,直接開口道:「這個是……老大特意幫你們買的。」

什麼?給我們用!

三人滿頭黑線,看看那粉紅色的包裝袋,一臉鄙視的看向楊浩。

「看什麼看,真是給你們用的。」

楊浩臉不紅心不跳,繼續說道:「你們這些菜鳥,看看老大怎麼給你們演示。」

說著。

楊浩大手一撕,掏出一大片衛生巾來,直接墊在了自己的鞋底。

「你們看,這樣墊著,以後站軍姿的時候,就不會燙腳了,嘿嘿嘿嘿!」

楊浩挑了挑眉頭,得意的看向傻眼的三人。

「這尼瑪都行,老大我服了!」

陳紹峰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自己也試著墊了一片在腳底,瞬間眼睛一亮。

軍長老公別亂來 「卧槽,滑滑的、涼涼的,還他娘的柔柔的!哈哈,下午站軍姿哥幾個可就爽了!」

陳紹峰一下就來了精神,趕緊抽出幾片給關堂熊子兩人遞過去。

看著鼓鼓的一大包衛生間,轉眼間就縮水了一大包,楊浩的嘴角就一直在抽動。

這尼瑪要是唐佳怡問起來,小爺還怎麼回復?

難道說哥幾個看你用不完,就幫你用了幾張嗎?

想到唐佳怡那殺人般的眼神,楊浩就感覺自己背後閃過縷縷寒意。

「行了行了,你他娘還真當鞋墊使啊!」

眼看著那幾個活寶準備墊第二層,楊浩頓時就慌了。

趕忙奪過只剩下小半包的蘇菲,然後身子矯捷一躍,瞬間躺到了自己的上鋪。

「都特么趕緊午休,下午還要站軍姿呢!」

……

到了下午軍訓的時間,楊浩幾人神清氣爽的來到操場。

炎炎夏日,地板早就已經被蒸得火熱,透過薄薄的帆布鞋,將腳底板也燙得發痛。

可是唯獨楊浩幾人,器宇軒昂的挺直了腰桿,站了大半個下午標準的軍姿,吳斌好幾次都行特意找茬,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借口。

「老大,你的方法可真是絕了,哥幾個再也不怕站軍姿!」中間休息的時候,陳紹峰擠眉弄眼的對著楊浩賤笑。

楊浩笑著踢了一腳過去,正要說話的時候——

一道凜冽的寒意從側前方傳來。

楊浩回頭一看,不由得渾身一個哆嗦,只見唐大小姐美目中蘊含煞氣,正死死盯著自己。

唐佳怡看著不遠處的那個臭流氓,就恨得牙痒痒的。

今天自己一時慌亂,竟然忘記了那個小背包裡面,可是裝著自己的「好朋友物品」啊!也不知道這個臭流氓發現了沒有!

想到這裡,唐佳怡目中的煞氣更濃,狠狠的瞪向楊浩。

「哎,這他娘還怎麼解釋啊。」

楊浩一臉苦悶,想當年他孤身深入非洲部酋,去執行暗殺任務都沒有如今這麼鬱悶。

就在這時,操場中響起了刺耳的軍哨聲。

「好了,休息時間完畢,所有人立刻各就各位!」

吳斌踏著軍靴大步走過來,冷峻著臉吼道:「半個小時軍姿準備,現在開始!」

說完,吳斌微微偏頭,看向了楊浩幾個人,眼眸中精光一閃。

想到王連長交給自己的「任務」,他的嘴角不由得掛著一抹陰森。

……

一天的軍訓終於結束,楊浩幾人先去食堂吃了飯,這才結伴回到了宿舍。

恩?

突然間。

楊浩的眉頭輕微一皺,不經意間回頭一看。

只見一個教官打扮,身穿迷彩裝的平頭男子,正雙手捧著飯碗,跟在他們的身後不遠處。

楊浩的目光一凝,這個人雖然眼神、動作甚至神情都十分的隨意,可是有一點卻是隱瞞不了——

那就是他的心跳和呼吸頻率!

這個人是在跟蹤他們!

楊浩瞬間看穿了這個人的身份。

對方的偵察偽裝水平,只是堪堪入門級別,對付一般人可以,可是在他面前,簡直就是班門弄斧啊!

看來某些人還是不死心啊。

楊浩露出一抹戲虐,身子猛然站定,隨後轉過頭來盯向平頭教官—— 「老大,怎麼了?」

見楊浩忽然停下,陳紹峰等人疑惑問道。

「沒事,就是發現了一隻見不得光的老鼠跟著我們。」楊浩淡淡笑道。

他這句話並沒有壓低聲音,自然是被平頭教官聽進了耳朵。

卧槽,被發現了?

平頭教官眼中有些慌亂,更多的則是驚訝,自己堂堂的偵察兵,跟蹤一個學生竟然還被發現了,這尼瑪傳出去丟人不?

想到這裡,他臉上閃過一絲慌亂,腳步一拐,就從另一個方向離去了。

「走吧,老鼠自己溜走了。」楊浩輕笑一聲。

陳紹峰三人面面相覷,他們幾個自然是沒有發現跟蹤者。

回到宿舍。

陳紹峰和關堂兩人直接癱瘓在床榻上。

「卧槽,開始還對軍訓抱有期待,現在看來簡直就是折磨啊。」

「就是,這鬼天氣又熱,每天站軍姿腳都麻了。」關堂也皺著眉頭抱怨道。

楊浩笑罵一聲:「這就累了? 玩家請自重 以後跟我學拳,吃的苦可不比軍訓少。」

「就是,俺爺爺可說過,學武之人,年刀棍月日日拳。」

熊子在一邊撓撓頭,憨笑道:「想要學好拳法,可是每天都要堅持練拳的。」

「不是吧……每天都要打拳?」

陳紹峰苦澀著臉,一副生無可戀的神情。

「扯淡,想要有裝逼的身手,不吃點苦頭可不行。」

楊浩拎起枕頭就甩了過去。

隨後又說道:「天色不早了,這個點趁著人少,咱們去澡堂洗澡吧。」

「別介啊。」

陳紹峰哀嚎一聲:「我這屁.股都還沒焐熱,打死我都要睡一覺才去。」

看著這兩個癱瘓在床上的懶貨,楊浩苦笑著搖搖頭,轉頭對熊子說道:「熊子,那我們兩個先去。」

「好咧,老大。」

熊子爽快的答應道。

兩人收拾了一下衣服,就結伴走向了澡堂。

「熊子,這段時間你那七傷拳練得怎麼樣了?」楊浩邊走邊問。

「好多了,有了老大你的指點,俺以前一些生澀的招式,現在也搞明白了。」

熊子裂開大嘴巴笑道:「就是俺太笨了,練拳的時候步伐有點跟不上。」

楊浩微微一笑,安慰道:

「沒事,慢慢來,拳法本就是個耐力活,你自己先多熟練熟練,時候到了,我再教給你一些太極巧勁。」

「嘿嘿,那俺就先謝謝老大了。」熊子摸了摸後腦勺憨笑道。

楊浩笑了笑正要說話,可是忽然間就感覺身後傳來一道凜冽的寒意。

回過頭一看,不由得苦笑起來——

只見唐佳怡冰冷著俏臉,正站在樹蔭底下,充滿煞氣的瞪著楊浩。

「咳咳……那個熊子,你先去洗澡吧,那個,老大我還有些事情處理。」楊浩摸了摸鼻子說道。

「行,那俺就先過去了。」

看著熊子獨自走遠,楊浩這才轉過身子,朝唐佳怡走了過去。

「哎呀,大小姐好巧啊,在這都能碰見你。」楊浩一副驚喜的表情說道。

好巧你妹啊,本小姐是專程過來逮你的!

唐佳怡捏緊了粉嫩小拳頭,狠狠道:「臭流氓,我剛剛打你電話,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額……我這不是要去洗澡嗎,手機撂宿舍了。」

楊浩笑眯眯的說道:「怎麼,大小姐有什麼事找我嗎?」

看著這個臭流氓賤笑的模樣,唐佳怡恨不得一拳頭就打過去!

她撇著小腦袋左右看看,見沒有人這才把小腦袋湊過來,壓低聲音開口道:「臭流氓,你現在馬上,把我中午給你的小背包還給我。」

看著這妮子慌亂的眼神,楊浩內心暗笑,嘴巴繼續揶揄道:

「大小姐,你要那個小背包搞什麼,東西我還沒吃完呢?」

吃你個大頭鬼!

唐佳怡小臉急得有些緋紅,想到自己的「大姨媽」估計就在這兩天了,可是衛生巾卻在這個臭流氓這裡,她就一陣羞怒。

「我不管,你必須馬上把背包還給我。」唐佳怡揮舞著小拳頭威脅道。

腹黑總裁替嫁妻 「大小姐,你這麼著急,是因為你背包里有什麼重要的物品嗎?」

楊浩裝作一副獃獃的模樣問道。

「啊?沒有什麼東西……恩也不對,裡面確實有些東西對我很重要……」

唐佳怡一下就慌了,說話的語氣多支支吾吾。

「哼,你問那麼多幹嘛,趕緊回去拿給我,現在!馬上!」

唐佳怡氣鼓鼓的翹起紅唇,伸出小手對著楊浩的腰間就擰了過去。

她這也是惱羞之下做出的動作,卻不知道這在別人看來,更像是一對情侶之間的打鬧。

楊浩眸子噙著一抹笑意,退後一步脫開大小姐的魔抓,伸手在褲兜里一掏,手中瞬間就多了一件物品——

「大小姐,你是不是要找這個玩意啊。」

楊浩咧開大嘴巴笑道。

啊?這不正是我的「蘇菲」嗎……

唐佳怡的小腦袋瞬間有些懵了,看著癟了一大半,封口被撕開的「蘇菲」,唐佳怡瞬間狂怒——

「啊!」

絕不做舔狗 唐佳怡尖叫一聲,直接朝著楊浩撲了過去:「臭流氓,我要打死你!」

咳咳咳……

看著狂暴的大小姐,楊浩滿頭黑線。

「呃……大小姐你別誤會啊!」

楊浩抹了一把額間的冷汗,弱弱說了句:「我……我只是,幫你試試好不好用……」

唐佳怡此刻內心有些奔潰,自己貼身用的衛生巾,竟然被這個臭流氓給撕開了!還幫她……幫她試試好不好用?

「臭流氓,本小姐跟你沒完!你這個超級無恥臭流氓!」

汗。

楊浩默默鼻頭,尷尬的開口道:「咳咳,那個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就在……」

就在這時!

楊浩的話還沒有說完,遠處跑過來一個滿臉焦急的學生。

「呼呼……楊,楊浩,出事了,你們宿舍的那個熊大飛,出大事了!」

什麼?熊子出事了?

楊浩一把扯過這個同學,急問道:「什麼情況,說清楚!」

「我也不知道,只是剛剛路過澡堂那邊,就聽到熊大飛的怒吼,裡面還有好幾個教官再揍他,好像是因為熊大飛毆打了教官!

藥香狂妃:王爺碗裏來 而且現在澡堂那邊,被好幾個教官封鎖,裡面傳來了打鬧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