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嘿嘿,小子,我這是異火,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能量,而是空間的能量,只要是催動就是可以轟殺一切,現在我雖然只是掌控了一成的低階異火,但是照樣是可以擊殺一個神化境的高手。」

看著圍繞在姬玄身邊那些玄勁波動結晶,一點的被吞噬,他更加的得意。

「嘿嘿,小子殺你就是這樣的簡單。等你徹底的失去結晶的保護,就是你被徹底的擊殺的時候。」

姬玄自然也是感覺到,那種包裹在四周的異火,他明顯就是感覺到,這是對於自己力量的徹底壓制。

擊殺神化境的實力,姬玄想到這裡,冷哼了一聲,但是我身體中的功法,和隱藏的各種實力,雖然現在,只是洞虛境,但是已經是相當於一個半聖的實力。


姬玄隨即,心中一橫,然後,口中爆喝一聲,「滾開,」

陡然間,一股狂猛的力量波動,開始在瞬間的功夫,震蕩著時空扭曲。

那些原來,朝著姬玄轟殺而來的力量波動也是望而卻步,根本沒有辦法可以近身。

「好可怕的實力,」

這個時候,火焰之子,看到姬玄這樣的實力,心中,除了震撼就是,震撼。

姬玄面色淡然,然後,慢吞吞的朝著地獄之子的方向,緩緩的靠近。


「火焰之子,我不管你在火焰家族,還是什麼我聽都沒有聽過的狗逼家族,有多麼的厲害,我只想告訴,在我的眼中,這些,你引以為傲的資本,都不過是我要抹殺的。」

說到這裡,姬玄手中的長劍一揮,看似平常的一劍,其實卻是有強大的玄妙的功法在演化。

整個天地間都是無窮的玄勁波動,直接扶搖直上,然後,到達了無盡的虛空之中,那些,原來轟殺而來異火,直接在那股玄勁波動中,被消滅的一乾二淨。

然後,姬玄眼中一寒,這個時候,那個火焰之子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東西,可以阻擋自己的功殺。

隨即,姬玄口中爆喝了一聲,「驚天一劍,」

此時,劍鋒一轉,陡然間,從,姬玄的劍身之上,直接有著一個蛟龍的虛影,轟殺道那個火焰之子的眼前。 蛟龍虛影展現出無盡的殺伐氣息,震撼人心,壓制的那個火焰之子,根本是沒有辦法可以抵擋。

「該死的,既然直接要轟殺我。」

隨即,火焰之子,心念電轉,手掌一揚,一個狂猛的掌印,和那個蛟龍對撞而去。

「地獄焰火掌。」

不過,當那個掌印,剛接觸到,蛟龍的時候,就是被,一股狂猛的扭曲的玄勁,震碎。

蛟龍更快的功殺而來,地獄之子,也是急了,連續的功殺出數十掌,可是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抵擋那呼嘯而來的蛟龍。

眼看著蛟龍就是要將自己生生的吞噬,火焰之子,驚恐萬狀,嘶吼了一聲,

「啊。」

這是完全意義上的恐懼和戰慄。

不過,就在這時,突然有著一股怪異的力量,直接的席捲而來,然後,吧火焰之子包裹了起來。

那蛟龍,見識到四周的怪異力量,如同天然的屏障,擋在蛟龍的面前,根本沒有辦法可以衝破。

姬玄此時,其實就是那蛟龍的意志,見到這樣的情形臉色一變。

咻咻咻

隨即,在虛空之中,憑空出現了無數的箭矢,爆射而來。

轉瞬間,射殺在那給蛟龍的身軀之上,然後,立刻,蛟龍的身軀被射殺的千瘡百孔,血肉模糊。

最後,重重的咂在地上,漸漸的化成虛影,消失不見。


姬玄也是腳下一軟,然後跪在地上,一口獻血吐出來。

但是,全身上下,那種狂猛的鎮壓,依然存在。

這時,從遠處,一個紅衣人緩緩的走進,然後,就是可以看清,一個棕色的軟甲,肌肉健碩,背披著紅色的披風,手中那種戰槍,儼然就是一個戰神的模樣。

姬玄一眼望去,立刻就被那種強大的心神震懾住了,然後,那種鎮壓的心神,似乎要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意志,讓自己臣服。所以姬玄根本爬都爬不起來,只感覺,在自己的四周,有著一種力量在制約自己的行動,有內到外。

然後,那個紅色的戰神緩步的走上前來。

灼熱的眼瞳看了姬玄一眼。

「小子,不錯,既然可以鎮殺我的兒子,可以說是比我的兒子,還要有天賦的,」

頓了一下,他目光一寒,「嘿嘿,不過,就算是天才有能怎麼樣,只能是死在我的手裡。」

隨即,那個戰神的身影一閃,轉眼間,就是到達了姬玄的眼前。

然後,腳下一踢,直接把姬玄的盪飛到高空,重重的咂在地上。

「小子,知道了把,你今天必然要死在這個地方,你已經沒有自己的心智了,只能被我擊殺。」

姬玄咬牙撐著,讓自己的心智抵抗那要控制自己的力量。

「你……你……休想控制我,我……會反抗,……絕對不會讓你那麼容易的控制的。」

火焰戰神,看到姬玄硬氣的表情,那種,恨自己,咬牙切齒的表情,在他的眼中卻是得意。

「嘿嘿有趣的小子,我擊殺過無數的天才,他們最好,為了報名,都要臣服於我,但是想你這樣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但是你和他們的命運一揚,被我擊殺,死無葬身之地。」

姬玄拚命的催動身體中的力量,到一種極致。

隱隱之間,既然要恢復我的身體的控制之力。

火焰戰神,當然也是感覺到,那種力量波動。

驚訝的砸了咂嘴,

「好小子,真是厲害,既然要恢復自己身體,不過,你的精神力,還是太弱了。」

隨即,手掌一揮,姬玄又是感覺到自己的身心,被硬生生的控制住了,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抵擋。

「小子,怎麼樣,你這次死定了。」

姬玄此時雖然是拚命的催動功法,但是根本沒有辦法可以抵擋。

就在姬玄以為自己要這樣被擊殺的時候。

突然,從時空縫隙里,泄露出一絲金光。

金光把姬玄遮蔽在金光之上,然後,姬玄立刻感覺到自己漸漸恢復了身體的控制力。

就在姬玄準備活動手腳的時候,一股吸力,直接把他吸收到金光的縫隙,在金光散盡,姬玄消失。

火焰戰神看到這樣的場景,面色一變。

不過很快又是摸了摸下吧,淡淡一笑,「真是有趣呀,這個小子似乎是和我的古人,有什麼莫大的牽連,在剛才交手的時候,我都是感覺到,他悠長的氣息中,有著一種力量,這就是我的那個故人的氣息,可能這個小子,就是他在人間的代言人。」

此時,火焰之子,緩緩的走近,因為傷勢,他全身疼痛,所以,走起路來也是跌跌撞撞。

「父親,怎麼讓他就這樣的逃走了。」

火焰戰神淡淡一笑,「他們跑不了的, 重生之婦甲天下 ,二兒子。」

「是的父親大人,我已經通知了他們,他們已經痛恨那個小子。他們願意和我們一起施展計劃。」

「好,這樣是最好,我的那個故人,早就飛升了近百年,現在我也是沒有辦法可以探知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的強大。所以,閻羅鬼帝也會來幫助我們。」

聽到這裡,火焰之子,眼前一亮,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必然會勝算大漲。」

「這也是必然的。」

然後,讓火焰戰神朝著天空的一個地方,瞭望了一眼。

那眼神中除了冷靜,便是殺意。

此時,在另一個地方,原來,感覺到自己在一個縫隙中,被一股力量吸收,然後穿梭在一出甬道中。

這個時候,雖然是停下來了,但是周圍的環境,依然讓他頭暈目眩,死去活來。

「怎麼回事,我是如何到達這個地方的。」

姬玄環顧周圍的環境,眉頭一皺,這應該是一處大殿,很快,姬玄的視線,就是被一塊鏡子,吸引住了,只感覺到,這是一種超凡的寶貝,通體都是那種玄妙。

於是,他幾步走上前來,就在姬玄要摸到那個鏡面的時候,突然一道神光席捲而下。

姬玄眼前一花,被那突如其來的光芒,震的倒飛而去。

一頭栽到在地,加上原來身上就是傷痕,這個時候,全身疼痛。

「該死的,怎麼,在哪裡都是可以遇到神迷的人物,老天是不是在耍我。」 金光散盡,才是看到一個一個人影。

姬玄本來是沒什麼火氣的,因為,他可以感覺到,能釋放出剛才那樣實力的人,絕對是不凡之輩,現在看清那人,既然是黃金人形首領。

姬玄直接冷笑了一聲,「你這個傢伙,怎麼跑到這個地方裝神弄鬼,你難道,不怕我直接的催動留存在你身體中的印記,直接把你控制。」

不過,姬玄卻看到那個黃金人形根本沒有搭理她,反而是目光冷淡。

姬玄心中一怒,手中長劍在手,就是要直接的衝殺上去,將這個小子擊殺。

「嘿嘿,姬玄,何必要對我的人動手,你是我在人間的代言人,其實也是我的人,你們應該友好的相處。」

姬玄眼前一征,看到一個鏡面中,既然是有著一個蒼老的面容。

「你是人是鬼,怎麼跑到鏡子里去了。」

姬玄嚇的連退數步。

鏡面中蒼老的面容,看到少年慌張的表情,淡淡一笑,「小子,你的身上有著一絲我的氣息,難道,你不知道,」

聽到這裡,姬玄臉色一變,他的身體中可以說是有著三種非凡的氣息,一是隕神星域,二是太虛神皇,三是黃金戰神。

這樣,他一想,便是知道,必然是黃金戰神。

「你是黃金戰神前輩嗎。」

那個鏡面中蒼老的面容,聽到姬玄這樣的話語,立刻笑道,「好小子,既然是知道我的名字很好,既然是這樣我就是給你說清接下來的事吧,因為,那股火焰戰神,不知什麼時候,就會衝殺而來。」

姬玄聽到火焰戰神,離開眉頭一皺。

「你到底是要說什麼。」

「留存在這個鏡面中的我,不過是我的分身,真實的我,已經是飛升到宇宙,但是這個世界上,將會有著一場浩劫…………」

接著,姬玄聽完這件事之後,淡淡道,

「你確保降臨就可以擊殺那個火焰戰神。」

聞言,黃金戰神鏡面,沉吟了良久,才是緩緩的說道,「這件事,已經不單單是你一干人的仇怨了,只要那個火焰戰神從我的黃金大陣中,衝殺出去,這個世界,必然動蕩,到時候,一切都玩了。」

姬玄眉頭一揚,眼睛一眯。

「這件事,我倒是可以做,只是想問,你能給我什麼好處,如果這樣干為你賣命的話,我可是干不來。」

「你這個小子,想要什麼。」

姬玄眼中猛然間,爆掠出一絲的精光,然後,笑道,「你將我身體中你的那絲念力取出來。」

「小子,你知道嗎,你利用我的氣息,有利於你的修行。」

姬玄苦笑了一聲,「我不想變成別人的傀儡。」


說著,姬玄看了一眼,那個站在,黃金戰神身邊的黃金人形。

「哎,真是一個奇怪的小子,好吧,既然你像這樣做,我就答應你,但是,我現在還是沒有實力,可以為你做這件事,只有在我的分身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才是可能,給你做這件事。」

姬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一眼,那過站在黃金黃金戰神身邊的黃金人形,「那我們現在就趕緊的去那個地方吧。」

「行,你們現在趕緊的離開這個地方,因為我感覺到,有著一股強勁的力量,波動正在朝著我們的方向而來,他應該是那個火焰戰神。」

姬玄聽到這裡,立刻頭皮發麻,他可是知道,那個火焰戰神的厲害,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於是,和黃金人形,迅速的離開。

看著姬玄的身影漸行漸遠,黃金大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卻是有著一個人影出現。

他一身紅色的戰衣,便是那個火焰戰神,在火焰戰神的身邊,還跟著一個黑袍的老者,鬼氣森森,兩個黑色勁裝的少年。還有火焰之子。

幾個人聯合起來的實力相當的強悍,使得這個空間的力量波動,都是在扭曲。

「老朋友,你似乎很著急的樣子。」

火焰戰神淡淡一笑,「你以為他們真的可以逃脫我的手掌心嗎。」

隨即火焰戰神,朝著自己身後的兩個黑衣少年說到,「那個叫作姬玄的小子,就在哪裡,他不是擊殺了你們的父親地獄領主嗎,現在就趕緊的出手,把他擊殺把。」

那兩個黑色勁裝的少年,自然就是地獄領主之子,他們的父親,就是被姬玄擊殺的,所以,可以說,有不共戴天之仇。


「好,火焰戰神,如果你可以幫助我擊殺那個少年的話,以後我們就願為你賣命。」

火焰戰神點了點頭,看著他們離去,既然是有著不放心,然後,看了一眼,那個身邊的黑袍老者。

「閻羅鬼帝這個小子似乎也曾經冒犯過你把,希望你可以幫助那兩個小子,擊殺那個姬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