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嘎嘎嘎嘎!」曲幽冥興奮的一笑,身上出現恐怖的金屬性風暴,恐怖的威嚴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來,目標直指方言。

「好恐怖的氣息,快退!免得被殃及池魚。」

「這個曲幽冥只怕距離突破也不遠了,不然氣息怎麼會如此可怕,方言死定了。」

人群一陣嘈雜,羅明旭等人的眼中卻露出一絲驚喜。看樣子曲幽冥是吃定方言了,最好能把方言幹掉才好。

「小子,你現在跪地求饒我還能留你一具全屍。」曲幽冥怪笑著,慢慢的朝方言靠近,似乎在積蓄力量,又似乎想看著方言恐懼的模樣。

那潮水般湧來的恐怖殺機,如果是一般人只怕都跪倒在地了,但是方言卻是不屑的一笑。

這個笑容直接刺激了曲幽冥,他怒吼一聲:「狗東西,我這就要了你的小命。」

說著,直接往前一竄,鬼魅般朝方言拍出一掌。這一掌打出,方圓百米的天地靈力都好似強行朝方言擠壓過來一般,一時間天地變色恐怖如斯。

人群響徹一連串的倒吸氣聲,虛空武帝的出手就是如此駭人。

可是大家還沒回過神來呢,方言忽然出手,他身後的百米空間忽然湧現恐怖的雷火力量,兇悍的轟殺過去。

「轟」!

一股恐怖的碰撞,駭人的震蕩之力瞬間傳遞出來,把所有人嚇得臉色慘白。


左小妍羅明旭等人連忙出手把這些震蕩之力攔截下來,不然擴散開來的話,所有人都要被震死了。

等到大家再看過去的時候,頓時發現曲幽冥連連倒退十多步,堅硬的地板都被踏出了十多個恐怖的腳印。

「噗」!

曲幽冥張嘴就吐出一口黑血,駭然的看向方言,眼中帶著一絲絲驚恐。

大家再看方言,他除了臉上帶著一絲不屑之外,居然紋絲不動。

所有人嘩然了,硬拼一招居然是方言佔據了強大的上風,這也太誇張了吧?

左小妍左詩蕊滿臉驚喜和崇拜,而羅明旭和軒轅清寒則是滿臉的陰沉了,方言總能恰到好處的打他們的臉,讓他們惱怒異常。

曲幽冥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自己的震驚之後,手中直接出現一把短刀,冷笑著道:「沒想到你剛突破修為就如此恐怖,我還真的是小看你了,不過你沒有虛空玄兵沒有武技,你就是個垃圾。」

說著,曲幽冥手中的短刀爆發恐怖的金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在金光閃爍之中,一聲龍吼傳來,頓時震撼所有人的心神。

等到大家回過神來的時候,只看到曲幽冥的短刀已經兇悍的劈向了方言,而且爆發武技的他比之前恐怖太多了,讓所有人心中一緊。

「方言小心。」左小妍緊張的驚呼。

關心則亂,她根本就沒注意到方言臉上的不屑。

「蠢貨。」方言冷哼一聲,直接一揮手。

天地在方言揮手之間猛然變色,烏雲匯聚雷光閃動。


「轟隆隆」!

一聲炸雷響起,一道水桶粗細的狂雷從天而降,在曲幽冥快靠近方言的時候,猛然劈在他的頭上。

曲幽冥慘叫一聲,身體直接變成焦炭,那雙不敢置信的眼神直接黯淡下來,最後直挺挺的倒下。

一招滅!

現場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已經呆住了。 她坐在他左側,伸出手,落在那隻截了大半截的左腿上。

「小朵!」

他聲音陡變,一把抓住她的手。

剛才還那麼疼惜的眼神,瞬間覆上了一層薄冰般的疏離、排拒。

這道牆,陶小朵很熟悉。一直以來想要逾越,一直以來都是失敗。不管是他,還是別的男人,都一樣。

她無謂地笑笑,問,「不疼了?」

「嗯,不疼。」他輕聲應,手又撫上了她的臉,拇指摩挲過她的唇,很慎重地說,「小朵,如果你想,我可以幫你安排最好的美……」


「不用。」她抽回手,「現在這樣很好。」

「可是……」

她眨了下眼,端正笑容,「我對現在的自己很滿意。」

不滿意的,絕對不是她。

挨那種刀子的感覺,她這輩子都不想再償一次,就算是醜死也一樣。

向凌睿看著面前的女子,雖然她的笑容似乎沒有多少變化,可是他能敏銳地察覺到那股令人舒服的溫暖消失了。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但他現在依然無法做到如她一樣敞開自己,談論那些東西,沒想到這樣轉移話題,反而傷到了她。

這是他最不願看到的情況。

他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氣氛變得有些沉寂,冷清。

陶小朵又做了幾次深呼吸,想要壓下心底翻湧上來的那股熟悉的無力感。她想離開,可是想到威爾斯在看她進來時滿懷期待的眼神,又覺得很沮喪。他們都太高估她的魅力,連她自己也一樣。

現在才會感覺這麼挫敗,沮喪。

「向凌睿。」

再換個角度,試試。

「嗯?」

「這裡風景優美,景色怡人,桃花正艷,梨花瑩白,要不咱多住幾天吧?」

深藍的眼睛重新泛出光茫,「你很喜歡這裡?」

她猛點頭,口氣獻媚又討好,「坊間傳說這是上面的皇親國戚、開國元勛才能住的療養院,難得能沾上點兒偉人的光,我當然……」

「我讓威爾斯安排一下,你搬來我隔壁,一起休養幾天。」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要不要這麼直接啊?

「那什麼意思?」這較真的習慣真是可愛又可恨。

她怎麼有種拿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我只是說,你應該……多休息,不該辦公。你是老闆,養那麼多員工是吃醋的啊?」

他眯起眼,說,「我不是老闆,也沒養員工。」

「那就是……員工也是人,你老闆不能那麼壓榨你,天天讓畢小姐送那麼多工作,存心不讓人安心養病。」她說得有些義憤填膺。

「如果不做些事分分心,會更難受。」

他輕輕一笑,揉起她的手,那笑容看起來像個孩子在討好她。

她真恨自己沒骨氣,心頭漲的那股酸窒氣,因為這個笑,瞬間就蒸發掉了。

然後,這一招裝可憐啥的好像又失敗了。

她鬱悶地嘀咕,「私有企業吧,老闆都沒良心。」

他還附合,「是家族企業。老闆有沒良心我也不清楚,不過脾氣超大,大家都說他是一代暴君。」

她抬頭,一臉擔憂,「向凌睿,你怎麼不跳槽啊?」

她直覺像少爺這麼大脾氣的,發個燒讓整個醫院的人都圍著他一個人轉的「霸氣側漏」畫風,怎麼會委屈在一個暴君手下做事,這好像不合少爺的人設啊?!

「簽了合同,五年期沒滿。」

他說得撒有介事,她一直信以為真。直到那個「一代暴君」找上門來,專踢她的館,她才知道向凌睿睜眼說白話的本領也是一流的。

雖然拖延了他出院的時間,但說來說去也沒說到重點上去。向凌睿還是死要堅持用假肢,而且出院后的行程已經排滿一周,全部都是出差。

晚上離開時,他就急著問她,「小朵,我讓威爾斯陪你回去,你今晚就搬過來。」

聽吧,這是命令口吻,都不是詢問。

「這個……不行,我同學得了我父母的好處,有門禁。如果我不回去,她會跟我父母打小報告的。」

丫就吹吧,陶小朵,誰不知道這世界上最民主的家庭,就是他們老陶家。

當然,向凌睿這麼紳士的傢伙,是很尊重中國傳統的。何況現在這是中國西部內陸地區,在沿海和國外都被認為是落後不發達的超級保守城市。

「那你把身份證給威爾斯,先把出國的護照辦好。」

「這個,暫時先不用了。我……英文很爛的!」她扭捏地揪他的被角。

他笑得很開心,理所當然道,「沒關係,我懂就行。」

唉,人沒交出去,證件先沒收了。

左右想想很不忿,鬼子沒打著,被人繳了械,太丟咱中華兒女的臉了。不行,她要再接再厲,扳回一程。

回頭把身份證給威爾斯時,他很擔心地告訴她,向凌睿未來一周要去四個國家,非常忙,要把之前耽擱的工作全部解決掉。

陶小朵心裡非常愧疚,追根究底,還是因為他陪她游東湖。

老先生充滿期待地看著她,她只能說儘力讓他在住院期間,少辦公,多休息,假肢的事再徐徐圖之。

晚上又做了夢,夢見向凌睿完好無缺,跟正常人一樣,我高興得邊跑邊叫他,他朝我笑,要走過來,突然一輛車衝出來把他撞飛上天。她嚇得尖叫醒來,還記得他躺在血泊里,下半身都浸在血里,手捂著雙腿,痛苦地哀嚎。

醒時她還驚得一身冷汗,久久都睡不著。

早上,陪他吃飯時,他手上拿著一疊文件,全部是字母拼的,而且還不是她稍微能懂幾個詞的英文,是純正的德文。他講的電話,基本都是她聽不懂的語種。

威爾斯還很得意地告訴她說,他家少爺會講五國語言。

她突然覺得,自己很弱智。怎麼花那麼多功夫,為這種傢伙愧疚。他就是天之嬌子,也是人啊,是人,這一生會栽幾個跟斗,拌幾個坎兒,都是人之常情,憑什麼弄得大家都為他戰戰兢兢的。

「小朵,你在看什麼?」

「美男圖片。」

陶小朵帶了自己的本子來碼字,打發他休息的時間。

「找靈感?」他似乎很好奇的樣子,側著身子就想來看。

「嗯,對。」她笑得有點壞,要是用小說語言形容那就是「眼裡都冒著綠盈盈的光」。

他更感興趣了,「我也看看,找靈感。」

「切,」她立即將電腦轉向,不讓他看,「你找什麼靈感?你光看字母就飽了。」

未來之戀愛合約GL ,傾身朝她靠了過來,她的電腦就放在他左手邊,搭了個電腦小桌子。

果然,當他一看清她在看什麼時,臉色刷地一下就變了,讓我想到咱們省的傳統技藝——變臉。

「這是那年汶川地震中,殘疾人協會搞的運動會。」裡面的人全部坐著輪椅打籃球,場面十分熱烈。她指著一個帥哥說,「瞧,我覺得這比櫻木花道,流川楓帥多了。」

他皺眉,不語,眸底的藍愈發凝重化不開。

她想他大概沒看過《籃球飛人》,改口,「比邁克爾。喬丹還有型。」

他冷哼,「邁克爾能跳兩米高,他們行嗎?」

「為什麼不行?人只要想,連宇宙都能征服。」

「他們連一米三都沒有!」

「可是在我看來,他們不比一米九的人矮,至少他們敢於面對事實。」我的聲音驀然加重,看著他。

黯藍的瞳孔一縮,那種排斥憎惡噴薄而出,「陶小朵,我的事不要你管。你給我……」

他的手一揚,在半空中僵住。

「要我出去嗎?好!」她把電腦朝他一推,「這雙腿是你的,你想怎麼處置都隨你,就算你要我們看著你痛得要死,最後再鉅上一截,也不關我們的事。」

她轉身甩門走掉。心裡還在想,這個激將法,會不會管用。

但門還沒關上,就聽到嘩啦一聲重響。

糟,她的的電腦,裡面還有好多稿子沒發,都是錢啊啊啊啊啊啊~~~~~ 三天之後,方言在左小妍的帶領下,終於正式踏入了天啟宗。天啟城全都是記名弟子,人數雖然有百萬之多,但是根本就算不上什麼正式弟子,也不會引起天啟宗的注意力。

但是現在方言突破到了虛空武帝,那麼就有資格成為天啟宗的外門弟子了,這可是正式的弟子,擁有進入天啟宗修鍊的資格。

一陣陣迷霧把天啟宗一百零八座主峰圍繞,左小妍自豪的道:「那是護宗陣法,沒有天啟宗身份玉牌的人想進去根本不可能。」

站在左小妍的坐騎身上,方言震撼的看著下方的龐大宗門,一百零八峰每一座都是高達萬丈佔地寬廣,更是靈氣環繞風景秀麗,仿若仙境一般。

方言心中湧起一股豪氣,這就是天啟宗嗎?可比天啟城壯觀萬倍了,要不是突破到虛空武帝,方言根本就不可能踏入此地。

方言打眼往回望去,天啟城的人就好像螞蟻一般,讓他升起了一股強大的欣喜,那是俯視眾生的感覺。

「總有一天,我要憑藉自己的力量到天地之巔看一看。」方言心中出現一個堅定的念頭,那就是強大起來。

在左小妍的帶領下,方言直接來到了天啟宗宗主峰。宗主峰就是在一百零八峰的環繞之下,顯得鶴立雞群。

宗主峰上有一片龐大的平台,一大片巍峨的宮殿豎立其上,最大的乃是一個登天殿。登天殿之前,是一個龐大足以容納萬人的廣場,廣場上鋪著珍貴的深海白玉,盡顯奢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