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嗯,我們離開無盡空間后,我哦打算去一趟神界,看看那些兄弟們是不是被黑暗族抓走了,然後再返回符元界。」江帆說出自己的打算。

聽到江帆的打算,妙雅公主皺起眉頭,「江帆,我們去神界需要多少時間啊?」妙雅公主急忙問道。

江帆知道妙雅公主的擔憂,微笑道:「妙雅,你不用擔心大元國的事情,我們此去神界最多也就幾年時間,也許很快就返回符神界的。」

「是啊,妙雅,大元國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有二十萬青龍軍,還有趙輝、李清、閆帥他們,肯定沒事的。」李志玲望著妙雅公主微笑道。

妙雅公主點頭道:「好吧,我就隨你們一起去神界。」

隨著一道光一閃,江帆等人出現在無盡空間,梁艷和李志玲望著四周,「呃,盛凌雲呢?她在什麼地方?」李志玲驚訝地道。

盛凌雲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江帆知道她是迷路了,「我看看她在什麼地方?」江帆額頭的風之眼釋放出綠色光,他遙視到不遠處迷路的盛凌雲。

「哦,盛凌雲在那邊呢,她迷路了!」江帆微笑道。

「呵呵,既然盛凌雲迷路了,那我們就把她丟在無盡空間算了,讓她一個人呆在這裡。」陳麗笑道。

「呃,這樣不好呢,我們不能把盛凌雲丟在無盡空間!」梁艷急忙道。

陳麗不解地望著梁艷,「梁艷姐,盛凌雲這麼壞,為何帶她走呢?」陳麗驚訝地道。

梁艷微笑地望著陳麗,「陳麗妹妹,盛凌雲是壞不錯,但是她和我們打賭了,只要江帆能夠在一千年之內離開無盡空間,那她就做江帆的女僕,而起我們立下了靈魂契約呢。」

李志玲也點頭微笑道:「是的,梁艷說得沒錯,我們已經贏得這次打賭,盛凌雲現在是江帆女僕了!我們當然要帶著她離開這裡。」

「哦,既然這樣,我們去把盛凌雲帶走吧!」陳麗點頭道。

江帆帶著眾女人進入神器閃星之中,隨後江帆出了神器閃星,他使出五行元素法則的風行術,很快就到了盛凌雲身邊。

「盛凌雲,你隨我走吧!」江帆對著盛凌雲冷冷地道,他對盛凌雲沒有什麼好感,但是也不忍心把盛凌雲仍在這無盡空間。

盛凌雲吃驚地望著江帆,她已經迷路很多年了,不知道傷心多少次,看到江帆心裡很高興,點頭道:「好的!」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帶著盛凌雲回到原地,然後帶著盛凌雲進入神器閃星,進入神器閃星盛凌雲露出吃驚之色,沒想到江帆還有這麼一艘類似飛船的東西。

「呃,竟然有了飛船?」盛凌雲吃驚地道,她把神器閃星當場宇宙飛船了。

「這不是飛船,這回神器閃星!」江帆望著盛凌雲冷冷地道。

盛凌雲露出詫異之色,「呃,神器!竟然有這種類似飛船的神器!」盛凌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她不知道江帆從哪裡搞來的這神奇東西。

「盛凌雲,等會江帆就要帶著我們離開無盡空間了,你輸了!」李志玲望著盛凌雲微笑道。

盛凌雲更加震驚了,「不可能!江帆是不可能離開無盡空間的!」盛凌雲搖頭道,她根本不相信李志玲的話。

「哼,等會你就知道了!」李志玲冷笑道,她不願和盛凌雲解釋,要用事實來告訴她。

江帆對著女僕閃星道:「閃星,馬上高速飛行!」

女僕閃星對著江帆躬身,面帶微笑道:「是的主人,請按在下的下面。」

眾女人聽到女僕閃星的話,頓時都驚呆了,「呃,這女僕也太風流了吧!竟然當著眾人面勾引江帆!」眾女人都是這麼想的。

看到眾女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樣子,江帆忍不住笑了,「呵呵,你們想歪了吧!閃星說的下面是指下巴!」江帆伸手按了閃星下巴一下。

眾女人頓時臉上發燒,她們剛才的確想歪了,一個個都不吱聲了,獃獃地望著江帆,心裡暗自道:「這是誰設置這種無聊的方式!」

「主人、主母,請做好,馬上高速飛行!」女僕閃星對江帆恭敬地道。

江帆對著眾女人擺手道:「你們趕緊坐好吧,神器閃星馬上高速飛行了!」

眾人急忙坐下,隨著嗖的一聲,神器閃星高速飛行起來,瞬間就到了幾百里之外。李志玲不解地望著江帆,「江帆,你是想利用神器閃星飛離無盡空間?」李志玲驚訝地道。

江帆搖頭笑道:「僅靠神器閃星飛行是無法離開無盡空間的,無盡空間是流動的空間,我必須讓流動空間停滯下來,我們才能夠離開無盡空間。」

李志玲瞪大眼睛,「呃,你如何讓流動的空間停滯下來呢?」李志玲詫異地望著江帆,她並不知道江帆已經融合兩種五行元素,練成了流光冰凍技能。

「嘿嘿,我當然有辦法,你們就瞧好吧!」江帆神秘地笑道,他早就想好了離開無盡空間的方法了。


隨著神器閃星飛行,江帆他使出了五行元素融合技能流光冰凍,隨著一道綠光一閃綠光穿透神器閃星飛到無盡空間,霎那間方圓幾十里的空間、時間、能量等全部被凍結了。

江帆不停地使出流光冰凍的技能,十幾分鐘,神器閃星穿梭出了無盡空間。其實無盡空間本來就很小,只是裡面的空間都是流動的,才讓人感覺到裡面是無窮無盡的。

神器閃星離開了無盡空間出現在虛無界,眾女人看到了虛無界,立即歡呼起來,「哦,我們終於出來了!這裡是虛無界!」眾女人喜悅地喊道。

盛凌雲頓時一臉死灰色,她完全沒有想到江帆竟然只用了一百多年就離開了無盡空間,這怎麼可能呢?但是眼前的事實又不得不相信。

「盛凌雲,你輸了,你該兌現自己的賭約了吧?」李志玲望著盛凌雲微笑道。

盛凌雲心裡是不想,但是她已經立下了靈魂契約,無奈地點頭:「我輸了,我會兌現承諾的,從現在開始我是江帆女僕了!」

聽到盛凌雲的話,江帆吃了一驚,「呃,我可不要盛凌雲當我的女僕!」江帆急忙搖頭道,這個盛凌雲可不會甘心做女僕的,留著她在身邊,那就是留著一顆定時炸彈在身邊呢。

「哼,江帆,你以為我願意做你的女僕啊,誰讓我打賭輸了,我願賭服輸!」盛凌雲瞪著江帆冷哼道。

「是啊,盛凌雲和我們打賭,她輸了,就讓她做你的女僕吧。」李志玲對著江帆微笑道。

江帆急忙擺手,「算了,我可不想把盛凌雲留在身邊,她這人太危險了,留著身邊就是禍害。」江帆搖頭道。

盛凌雲臉色變了,她冷冷地望著江帆,「江帆,是你不讓我做女僕的,那你讓我走,我可不想看到你!」盛凌雲氣呼呼地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這裡是虛無界,你是返回符元界還是到神界去呢?」

盛凌雲望著江帆,她遲疑起來,她不知道江帆去神界是否還返回符元界,她並沒有放棄報仇的念頭。

「江帆,你們還會返回符元界嗎?」盛凌雲望著江帆道。

江帆笑了,「盛凌雲,看來你還想找我報仇啊!你別忘記,你現在可是我的女僕了!」江帆搖頭笑道。

「哼,你剛才可是不要我做女僕的,不是我違背賭約的,如果你害怕我盛凌雲找你報仇,那你殺死我吧!」盛凌雲望著江帆冷哼道。

「哈哈!盛凌雲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我才不怕你報仇呢,我希望你報仇,要不然我會很寂寞的!我肯定還會返回符元界的!」江帆不屑地笑道。

「好,既然如此,你把我留在虛無界,我自己返回符元界。」盛凌雲望著江帆點頭道。


「呵呵,盛凌雲,是你說要留著虛無界的,那我就把你留著虛無界了!」江帆笑道,他知道盛凌雲是無法從虛無界返回符元界的,因為她不具備這個本事。

神器閃星在一座山前降落,盛凌雲從神器閃星裡面出來,一道光一閃,神器閃星消失不見了,盛凌雲望著遠處,她眼淚流了出來。

「江帆,我盛凌雲總有一天會找你報仇的!我一定會設法回到符元界的!」盛凌雲望著天空發誓喊道。

在神器閃星裡面,盛婉君皺起眉頭,「江帆,把盛凌雲留著那裡太殘忍了,以她的能力是無法離開虛無界的!」盛婉君皺眉道。

江帆露出一絲微笑,「婉君,我對盛凌雲已經夠仁慈了,我把她帶出無盡空間就是對她的仁慈,她卻還想著報仇,我只能讓她獃滯這虛無界了!」

「是啊,盛凌雲帶著虛無界也不算壞事,如果讓她回到符元界,她肯定會與我們繼續為敵的!」李志玲微笑點頭道。

「哎,盛凌云為何難以放下她的仇恨呢!」盛婉君搖頭感嘆道。

江帆拍著盛婉君肩膀笑道:「婉君,盛凌雲還是執迷不悟,希望她在虛無界能夠看開這個仇恨!」

盛婉君點了點頭,「嗯,希望她能夠忘掉仇恨!」

「呵呵,算了,不管盛凌雲的事情,我們去虛天子的草屋去看看,他還在那裡嘛!」江帆笑道,他下令讓女僕閃星改變飛行軌跡。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片刻之後,神器閃星到了草屋附近,江帆的眉心風之眼遙視草屋,發現草屋裡沒有人了,「哦,虛天子已經走了,我們去草屋查探一番,看看他留下什麼蹤跡沒有。」江帆對著眾人擺手。

江帆等人從神器閃星走出來,片刻之後他們到了草屋前,江帆發現草屋前紫色的葫蘆都不見了,只剩下藤蔓。

草屋裡十分簡單,只有桌子、椅子、茶几,裡屋只有一張破舊的木床,看來這裡很久沒有人居住了。

「呃,虛天子很久沒有來這裡了!」李志玲皺眉道。

「他一定是去了符神界,不知道他破解了那個金色鼎和《金鼎符籙》的秘密沒有?」江帆手摸著下巴道。

江帆的話音剛落,突然草屋外傳來納甲土屍的聲音:「主人,這裡面有東西呢!」

江帆扭頭望著門口,看到納甲土屍站在院子的石桌前,他急忙走了出去,「哦,傻蛋,你有什麼發現?」江帆驚訝地道。

納甲土屍手指著石桌,「主人,小的感受到這裡面有強大的能量呢!」納甲土屍望著江帆道。


江帆額頭上的風之眼打開了,他看到石桌裡面的金色符球,臉上露出喜悅,「噢,沒想到金色符球在這裡呢!」江帆驚喜地道。

這是符元界的金色符球,有了這些金色符球,就可以修鍊成為符神了!這是虛天子萬萬沒有想到的,他把金色符球放在石桌裡面,被江帆得到了。

虛天子以為江帆不可能離開無盡空間,因此他就把金色符球藏在這裡,這點他失算了,以後他得知江帆得到金色符球飛升符神界之後,他後悔莫及。

石桌裡面是一個空間,江帆伸出手,他輕而易舉地穿透了石桌的空間之門,抓住了金色符球,「呵呵,有了金色符球,我們就可以達到符神境界了!」江帆喜悅地道。

江帆收起了金色符球,他要等回到符元界的時候,再把金色符球釋放出來,修鍊就有了金色符球修鍊了,就可以達到符神境界了。

李志玲、梁艷、李寒煙等人看到金色符球,露出喜悅之色,「哦,沒想到那個虛天子把金色符球藏在這裡了!看來老天註定江帆要飛升符神界了!」李志玲笑道。

李寒煙露出擔憂之色,「是的,我們都要跟著江帆去符神界了,一切又從零開始了!」李寒煙知道,江帆只要飛升符神界,那一切將從頭開始。

「寒煙姐,你不用擔心,江帆雖然是從頭開始,但是他有很多基礎的。再說了,他修鍊速度很快,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稱霸符神界了。」陳麗不以為然地笑道。

江帆拉著陳麗的小手,「呵呵,還是麗麗對我有信心,我透點秘密給你們吧,我修鍊了《五行元素法則》,已經融合了兩種五行元素,想殺死我的符神應該不會很多了!」江帆頗為得意地笑道。

李志玲和李寒煙同時瞪了江帆一眼,「你呀,總是那麼得意,不要太輕敵了!如果被虛天子知道你到了符神界,你就危險了!」李志玲搖頭道。

「嘿嘿,我早就想好了,我飛升符神界后低調點,我們就找個地方隱蔽起來,等到有了自保能力之後,再出來!」江帆笑道。

李寒煙伸手指了一下江帆的額頭,「江帆,就你還會低調?你就是個惹禍精, 掠愛成歡:狼性老公太霸道 !」李寒煙笑道。

江帆一把抓住了李寒煙的手指,手摟住了她的腰,「寒煙,只要你每天陪我瘋狂,我肯定沒時間去惹禍。」江帆壞笑道。

眾女人立刻咯咯笑了起來,「是啊,寒煙姐,你就陪著江帆瘋狂吧!」眾女人笑道。

李寒煙臉羞紅,瞪著眾人道:「你們胡說什麼呀!你看還是你們陪著江帆瘋狂吧!」

在眾女人的嬉笑之中,江帆再次進入草屋搜索了片刻,沒有什麼發現,隨後他出了草屋,對著眾女人道:「沒有什麼發現了,我們馬上去神界!」

「哦,太好了,我們要去神界了!」眾女人歡呼起來,特別是那些神界的女人,什麼呂宇春、范冰心、柳晶甜、艾妮格瞪女人最為高興了。

江帆等人回到了神器閃星裡面,江帆對著女僕閃星擺手道:「閃星,我們要去神界!」

女僕閃星對著江帆鞠躬道:「是的,主人,請選擇速度和空間軌道!」

江帆知道速度的選擇,但是空間軌道還是第一次選擇,「呃,閃星,空間軌道如何選擇?」江帆不解地望著女僕閃星道。

女僕閃星馬上變了一個姿勢,敲著屁屁對著江帆,「主人,空間軌道在這裡呢!」女僕閃星嬌滴滴地道。

江帆差點沒流鼻血了,「擦,這姿勢真撩人呢,我就喜歡這姿勢呢!」江帆暗自喜悅道,他伸手就去摸女僕閃星的屁屁。

「哦,主人,你弄錯了,空間軌道在小的背上!」女僕閃星嬌羞地道。

眾女人忍不住笑了,「江帆,你又想歪了吧!」眾女人嬉笑道。

江帆尷尬了,「呃,是我把達菲亞想得太猥瑣了!」江帆手按在女僕閃星背上,一道光一閃,她的背上出現了一副宇宙空間地圖。

「哇塞,真有點高科技的感覺呢!」江帆驚訝地道,沒想到女僕閃星背上是整個宇宙的空間地圖,地圖上標註了許多星球和界。

江帆看到了神界,伸手點了一下神界,然後到了女僕閃星面前按了一下她的下巴。只見女僕閃星馬上站直了,「主人,您選擇了神界,請坐好,馬上就飛行了!」女僕閃星面帶微笑地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